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九節 潛水(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九節 潛水(3)字體大小: A+
     

    牛見虎自己對出仕文職還是武職並不在意,自己腳上有殘疾,這就導致他對馬上封侯不抱有希望。但是作為軍方的一員,他必須對這樣的苗頭報以足夠的警惕,這些天文官們歡欣鼓舞,這是皇帝要對勛貴們下手的一個訊號,他們毫不吝惜的拿出文官體系中很重要的一些基層官位來安排這些勛貴子弟,很迅速,短短的半個月,就清理出足夠的位置,然後就把皇帝的意願落到了實處。

    「文官也沒什麼不好,哥哥在泉州如果到了刺史的位置,小弟的船隊就能排上用場,泉州此地本身沒有多少特產,田地也貧瘠,有個好處那就是靠海,哥哥到了泉州,其他的事情都不要管,只要把泉州港擴大,擴大,再擴大,就好,如果有餘力,就多建造船隻,尤其是出海的大船,小弟保證泉州的百姓靠這個海港就可以活的很不錯。」

    雲燁想了半天,最後得出結論,李二是在擔心將門一代代綿延下去,最後會尾大不掉,趁著自己威望還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先把那些出色的將門後輩的位置定下來,等到老將們大勝歸來,木已成舟,再想改變已經晚了。這一回李二的意志很堅定,不容更改。如果不想造反,也只能如此了。

    「小燁,哥哥我的事情不用擔心,自從腳殘了之後,我就萬念俱灰,能有現在這樣的結果我已經很滿意了,不需要你多操心,只是哥哥我遠走泉州之後,家裡就多仰仗你了,家父,家母年邁,你嫂嫂又是一個不會管家的,你就多操點心,讓弟妹勤來,指點一下,我不想母親再為家事操心。」

    牛見虎是獨子,原本按照牛進達的功績,他不必遠走泉州,只需守在長安擔任職務,這樣家國兩不誤,是最好的安排,可是在冰冷的現實面前,他必須隨波逐流。

    從牛家出來,雲燁的心情就不好,李二這是柿子撿軟的捏,越是和皇家親近的人,就越是要擔負更多的責任,做表率,這三個字沉重而無奈,不管是奸臣還是忠臣,只要沾個臣字,就需要付出各種代價。

    貞觀朝沒有真正意味上的奸臣,李二的光輝在大白天中也是熠熠生輝,只有幾個傻子,會去觸犯他立下的禁條,他是一個戰鬥的帝王,從歷史上看,還屬於那種生命不息戰鬥不止的人物。

    和老秦蹲在後花園烤鯨魚肉吃,被煙熏過的鯨魚肉很有嚼勁,表皮被炭火烤的發脆,再刷上辣椒油,蘸上調好的醬汁,的確是人間美味。

    「秦伯伯,懷玉要去地方上任職,您就不擔心么?」雲燁給老秦烤好了一塊鯨魚肉,刷好醬料,放在他的盤子里才問。

    「這有什麼,老夫少年時就去了濟南府當捕快,男兒漢就要四處闖蕩一番才好成器,一輩子守家裡有什麼好的,小子,不要多想,不要多做,只要多看看就明白了,你現在自己滿屁股債,先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好就行,不要多管其他人的事,潤娘這孩子老夫很喜歡,日子也到了,老夫準備讓老二十月初六去你家抬人,你看如何?」

    老秦不給雲燁說其他事情的機會,只是催著他,趕緊準備妹妹的婚事才是真的,看來,他對秦懷玉當文官不太反對,甚至有些歡喜,也好,只要自己舒坦了,怎麼樣都好。

    「如果是袁天罡看得日子您就沒必要嚴格遵守,您自己隨便挑個日子都比他看的更加合適,現在這老道的名聲臭了,前些天才給張亮看過運程,說他即將遠行,大吉大利,誰知道還沒過兩天,子孫根就被人家給廢了,老道的話聽不得。」

    「胡說八道,袁天師就沒說錯,張亮的確要遠行了,這次是去洞庭湖訓練水軍,的確算得上高升,至於身體上的殘疾,還擺不到檯面上,劉弘基這次含怒出手,小子別說你自己說乾淨的,沒煽風點火。」

    「小侄才進了長安城就發生了這種事,想做什麼事情也來不及啊,這些天小侄就足不出戶,灞河上的水軍營地都沒去看,說是出自小侄的挑唆就太過了。劉公他們還不是我一個小小侯爵能指使的動的。」

    秦瓊吃完鯨魚肉,擦擦手,端起茶壺喝了一口水,指指門外,示意他可以走了,老將們都這脾氣,只要話不投機就會立刻攆人。

    還沒走出花園就聽老秦在身後喊:「記住了,十月初六,嫁妝備的豐厚些,我不準備給老二多少錢。「回頭應了聲是,就匆匆離開,不打擾老秦帶著女眷吃燒烤。

    李孝恭,李道宗哥倆都在河間郡王府上,李泰,李恪哥倆也在,今天是李孝恭夫人五十大壽,沒有叫外人,自己家的兄弟子侄關了門吃吃喝喝就算是慶祝了。

    雲燁來得正好,酒宴剛開,進了門才知道失禮了,趕緊打發管家去備厚禮,一車子鯨魚肉實在是拿不出手。

    老錢還沒出門,李家的大門咣當一聲就關上了,李孝恭的聲音遠遠地傳來:「備什麼禮物啊,等到老夫六十歲大壽,你再備厚禮不遲,今天遇上了就來喝酒。「只好如此了,作為後輩,恭恭敬敬的給王妃行了禮,沒有拿得出手的禮物有些難堪,正在窘迫的時候,李孝恭嗅嗅鼻子,忽然問:「小子,你帶了魚肉?「「是啊,李伯伯,小侄在海上抓了幾條鯨魚,存了些鯨魚肉,特意給您送來嘗嘗。「雲燁無奈的說,鯨魚肉就這點不好,腥味很重。

    李孝恭怪叫一聲,扔掉手裡的扇子,撒上鞋子就跑到院子里看,轉瞬間就抱回來一個巨大的荷葉包,用刀子挑開細繩,一大塊泛著煙熏色的鯨魚肉就出現在眾人面前,腥味越發的重了,李泰捂著鼻子對雲燁說:「太臭了,這東西能吃?」

    王妃也嗔怪的看了丈夫一眼,唯有李道宗安坐,眼中也有嚮往之意。

    李孝恭對李泰,李恪說:「你們哥倆沒吃過這東西,別看現在腥味很重,可是只要料理得法,這是最肥美的美味,絕對不是牛羊豬之類的肉食可以比擬的,這小子是個吃貨,一定知道怎麼炮製,正好他今天沒帶禮物,就讓他下一回廚,把這東西弄好,給我們嘗嘗。」

    雲燁笑著答應,自己雖然說現在的身份下廚很掉價,但是在長輩面前,就不會有人說三道四,老王妃過大壽,做一頓飯孝敬不算出格。

    李道宗頻頻點頭,對有些疑惑的王妃說:「嫂嫂有所不知,雲侯少年隨恩師遠遊,見識了天下間各種美食,恰好他恩師也是一位非美味不食的高人,所以在高人的熏陶之下,雲侯做出的飯食堪稱一絕啊。」

    雲燁笑著接話:『小侄不知今日乃是嬸嬸大壽之期,冒然前來已是失禮,且容小侄下廚給嬸嬸做一碗長壽麵以表心意。「「小子做什麼面啊,把鯨魚肉炮製了就好。「李孝恭急不可耐的要吃魚肉,李泰的好奇心也被勾引起來,他也很想嘗嘗鯨魚肉的滋味。

    李泰,李恪和雲燁一起來到廚房,雲燁在和面,他們哥倆按照雲燁的吩咐準備炭火爐子,由於在書院早就很熟悉了,不多時爐子已經備好。

    剝著蒜瓣的李泰忽然問雲燁:「燁哥兒,你說我準備了五六隻大螞蟻是不是有些少?「「那看你要幹什麼了,讓一個人吃點苦頭五六隻就夠了,想要把一個人啃成骨頭架子,那就是全書院的螞蟻都不夠,這種沙漠行軍蟻,咬人雖然厲害,還有一點毒性,那其實不是毒,是一種叫蟻酸的東西,和孫先生提煉出來的那種硫酸很像,但是幾隻還不足以對人造成威脅,知道你的心思,你自幼富貴,李元昌可能是讓你最痛恨的人物,狗的那件事我聽你大哥給我說過,所以,我對這種骨子裡就是惡人的傢伙沒一點好感。

    知道么?我可以和他起衝突,我是外臣,但是你還是算了,這兩天我想了一下,發想利用你來拖住李元昌是愚蠢的,他是你的長輩,不管他對你做出了什麼事情,你如果含恨報復,就是你的錯,我大唐以孝立國,如果你這麼做,就要被鋪天蓋地的口水淹沒,所以很不可取。「「我不管,不弄死他我此恨難消,一條狗沒什麼,他的做法讓我做了好久的噩夢,母后抱著我睡了兩個月才不再做噩夢,對了,你如果把我尿床的事情說出去,別怪我翻臉。「「不好笑,尿床這件事情一點都不好笑,小泰,你沒發現你的噩夢加上尿床,改變了你的心性嗎?這是一種病,很嚴重。「「可你剛才說我不能出手對付他,否則會對我不利,會對父皇造成困擾,如今大軍征戰在外,大哥也在軍伍,父皇又在憂心朝政,我不忍心再給父皇添亂。」

    雲燁笑著拍拍李泰的肩膀,多年的教育終於顯現了他的成效,歷史上自私自利的李泰消失了,殺子傳弟這種混賬話再也沒機會從他的嘴裡說出來,能給歷史書減少一絲黑暗,增添一絲光明,雲燁很欣慰。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