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五十節 門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五十節 門神字體大小: A+
     

    李淵目光獃滯的坐在椅子上,手裡無意識的捏著一張麻將牌,回手把那張五餅踹到懷裡,對雲燁說:「開始吧,我需要好好睡一覺,養養精神,她對我的懲罰還不夠,我得多活幾年,多遭些罪才能去見她。」

    雲燁很想捂住耳朵,這些話能不聽還是不聽為妙,李二的臉都陰沉的能擰出水來。

    「太上皇說笑了,您春秋鼎盛,陛下,太子對您恭順有加,是該養好身子多看看這錦繡江山。您現在已經無礙了,想睡覺就睡吧,聽說您晚飯都沒有吃,我讓廚子熬了些新鮮的蓮子羹,熱熱的喝了,再睡一覺,明日醒來,又會是一個艷陽天。「雲燁從門口的食盒裡取出一碗加了麻沸散的蓮子羹,端給李淵說:」這碗羹湯里微臣加了一些有助於睡眠的藥物,您喝了以後,會很快就睡著的。「李淵不做聲從雲燁手裡拿過瓷碗,一小碗粥三兩下就灌了下去,抹了一把嘴笑著對雲燁說:」不錯,粥熬得恰到火候,就是有一絲藥材的苦澀,影響了美味。「說完就靠在矮榻上的靠枕上閉上了眼睛,不一會,鼾聲響起,兩位內侍輕手輕腳的把李淵放好,給他蓋上毯子,李二招招手,除了伺候李淵睡覺的內侍,其他人都隨著李二走出偏殿。

    大殿外面寒氣逼人,剛從溫暖的房間走出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個寒顫。

    李二站在白玉欄杆前,拍拍欄杆上的獅頭雕塑,幽幽的聲音傳來過來:」雲燁你也打算對朕用你的那套鬼把戲嗎?「」父皇,那沒什麼奇怪的,就是一張薑黃水畫的人像,麻將上,酒水裡有一點鹼,兩者相遇就會變成紅色,是一個很簡單的化學實驗變化,雲燁不過是做了一點變化而已。「李泰剛剛吃了雲燁的半隻雞,所以跳出來替他解釋,事實上這種牽扯神怪的事情由李二自己的兒子戳破最好。

    李承乾又說:」雲燁來的時候就說,皇祖父的病是心病,需要心藥來醫,麻將牌是孩兒趁大家分神的時候換上去的,雲燁說前期需要保密,所以孩兒就沒有說破,請父皇降罪。「」特殊的病就該有特殊的治法,雲燁做事不拘一格,天馬行空,朕心裡只會高興,哪裡會去怪罪他。「長孫愁眉苦臉的說:」你們就不該把這件事情揭破,你父皇知道了緣由,這法子就沒用了。」

    李二帶著笑意問雲燁:「你還打算用這種法子來給朕看病?」

    雲燁笑著搖搖頭,拍拍手,拎著食盒的內侍就走了過來。雲燁指著食盒對李二說:「陛下一生征戰不休,氣吞萬里如虎,那種上不了檯面的把戲對年老體衰,神思恍惚的太上皇有用,如果對陛下依樣施為,會被您笑話的。」

    李二哈哈大笑,他剛才的確存了笑話雲燁的準備,一個漏洞百出的把戲也想騙他?他對自己病情比父親嚴重,也更加難治,很是得意,皇帝嘛,得個病也要比其他人難治才是正理。

    「陛下睡不著只是因為心憂太上皇,受他影響自己亂了心緒,其實只要治好了太上皇,陛下的病情就會自然痊癒,當然,如果您喝了這碗粥,會睡的更加舒暢,就算真的有什麼妖魔鬼怪,有兩位國公在,也會神鬼辟易。」

    李二驚詫的順著雲燁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太極宮門外有兩位頂盔貫甲的大將,手持利刃守在門口,一位身披黃金鎖子甲,手持熟銅寶鐧,背上有弓,腰間帶著箭囊,在牛油巨燭的輝映下如同天神下凡,另一位身披鑌鐵凱,手裡握著竹節鋼鞭,背插六隻短矛,臉上戴著面凱,只有兩個眼洞里散發出森森寒意,這就是一位地獄來的魔神,這種裝扮一般在戰場上才會見著,沒想到現在出現在自己的寢宮門口。

    李二快步走到宮殿前哽咽著對殿前的兩位老帥說:「愛卿何至於此,朕只是稍有小恙,如何能勞動兩位愛卿如此厚愛。」

    秦瓊沉聲說:「如今天下萬民皆繫於陛下一人身上,大軍將要開始征伐不臣之地,陛下心神不安實為大忌,這大門由老臣守衛,就不相信還有什麽魑魅魍魎敢踏進殿門一步。」

    尉遲恭也桀桀發笑:「臣與老秦,這輩子殺人如麻,如果真的有冤鬼索命,早成了枯骨一對,現在還不是每餐飯一斗肉十斤,活的舒坦,陛下乃是主帥,這些年過於仁慈了,什麼東西都敢找上門來,活著的時候都被我們大卸八塊,死了老子就拿它沒辦法了?

    老秦身子弱,一會來了猛的,交給我,你觀敵暸陣就好,讓雲小子架起油鍋,老夫斬一個,你就炸一個,天寒地凍的正好用來下酒。」

    「尉遲,你忘記朕也是戰陣里廝殺的好漢,不是何不食肉糜的蠢蛋,今晚朕就睡他個酣暢淋漓,明日我們再議如何蕩平天下,哈哈哈。「李二再無客套話,大笑著進了宮殿,連雲燁準備的蓮子羹都不喝,準備去夢裡和那些死鬼廝殺。

    長孫對秦瓊,尉遲恭躬身一禮,也笑意盈盈的進了宮殿,全然不見先前的憔悴。

    李承乾不知何時也披上了甲胄,手握橫刀站在台階下,李泰李恪也不甘示弱,各自披甲,李泰還對尉遲恭說:」尉遲叔叔,一會不要把惡鬼殺盡了,給小侄留一個練練手。「秦瓊,尉遲恭一起大笑這說好,還稱讚他虎父無犬子。

    雲燁捂著厚厚的皮衣,招呼宮人們抬來幾個炭爐子,上面蓋上鐵網,如此寒夜,不做點燒烤怎麼對得起自己。

    親自動手,不要廚子搭手,皇宮廚房裡所有的雞翅膀都卸了下來,凍好的羊肉切成薄薄的片子,豆腐切成大塊,選了一些合適的青菜。土豆拿了七八個,等一會烤土豆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體型適中的魚,三四條,紅辣子帶著花椒大料炒香,御廚房裡的雞湯裝了一大鍋子,這才興沖沖的殺向太極宮。

    李二不需要人家來殺鬼,只需要足夠的信心和人氣,哪怕再恐怖的場景里,有歡聲笑語傳過來,是個人就會增添無窮的勇氣。

    他躺在溫暖的床上,蓋著厚厚的毯子,長孫擁著他,聽到殿門外的歡聲笑語,不由得嘴角上翹,斷斷續續的聽到李泰和雲燁搶雞翅膀的嘈雜聲音,沒有絲毫的不悅,只覺得很溫馨,在長孫的耳邊輕輕說:「觀音婢,朕有你這樣的皇后,老秦尉遲這樣的臣子,乾兒,青雀,恪兒這樣的孩子,雲燁這樣的晚輩,上天真的待朕不薄啊。」

    長孫在李二的額頭吻了一下,輕輕的拍著他不說話,李二很想去宮殿外面參加聚會,因為他聞到了辛辣的香氣,可是如同潮水般的睏倦頃刻間就淹沒了他,他隱約聽見尉遲恭大罵李恪的聲音,為什麼?好像是土豆熟了,被李恪搶走了?

    李二睡著了,鼾聲如雷,秦瓊示意殿外吵鬧的幾個人輕聲些,害怕影響李二的睡眠。

    雲燁搶過一條羊肉然後對老秦說:」伯伯,無妨,皇宮裡太冷清,陛下需要聽見這些來自人間的氣息。「宮殿外面的六個人都知道沒有什麼鬼怪會來,自己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讓皇帝安心,所以吵鬧的越發的厲害了。

    長孫一覺醒來,發現已經三更天了,自己的丈夫依然睡的香甜,沒有做噩夢的徵兆,遂披衣而起,輕手輕腳的宮女給她披上了裘皮大氅,推開門,只見秦瓊依然卡在殿門前,手裡的兵刃不離手,雖然旁邊堆著兩個酒罈子,眼睛卻炯炯有神的四處掃射。

    左面面的尉遲屁股下面墊著一個酒罈子,手裡抓著一隻羊腿,在面前的炭爐上烤一烤,再拿刀子削下來一片,吃的很愉快。

    李承乾端坐在地上,臉被爐火映的很紅,不知不覺間,長孫發現自己的長子嘴角已經有了一些黑黑的絨毛,他已經成人了。

    秦瓊,尉遲對皇後點點頭,並不動彈,李泰上前拉住母親的手,把一個烤得焦黃的土豆放在母親手裡說:」母后,這土豆烤著吃實在是美味,您嘗嘗,孩兒再給您烤一點別的。「雲燁對著長孫展顏一笑說:」陛下睡熟了吧,以後陛下不會再受噩夢的折磨了,只要過了這一關,以陛下的雄才大略,盛世降臨並不是一場夢。「」讓你費心了,這些日子算是皇家對不起你,讓一個滿腹才華的俊才,我在書院教書,大材小用了。「」娘娘此言差矣,這些日子的寧靜,其實是我最嚮往的,我沒有雄心壯志,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把這輩子過完,行軍打仗,治理天下,不是我所長,前些天陛下還問我,給我一個州讓我治理會不會把它變得如同雲家莊子一樣富庶。

    微臣的回答是不能,自知之明必須有,治理一國,一路一州一縣一個家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如果娘娘想看到微臣被斬首示眾就儘管把重任託付給微臣吧。「長孫掰開土豆咬了一口,舒坦的眯上了眼睛,等吃完一口,才說:」你就是一個懶蟲,今年也不過十八九歲,學什麼都不算晚,以你的聰慧,哪有學不會的。「」娘娘,聰明人有個缺點,很致命,在有危機的時候,聰明人往往會選擇躲避,由於聰明,很可能被他躲了過去,不想那些中人之姿的人,知道躲不過去,就迎頭頂上去,一次,兩次很多次之後,就會鑄造出堅韌不拔的性格,這才是做大事的人該有的品性,聰明人永遠在躲,躲得時間長了,就沒有迎難而上的勇氣了,只要一次躲不過去,就是災難性的後果。

    「你說的很有道理,一個歷經艱難困苦脫穎而出的人,的確要比依靠單純依靠小聰明的人要強大的多,可是這個道理用在你身上不合適,如果小聰明已經強大到可以解決任何問題的時候,它本身就是一種強大,無關乎勤奮,是天賦的問題,比如你,比如青雀。」

    雲燁沒有接話,只是抬頭望天,濕冷的寒霧升起了,有細細的雪粉零散的落下來,這是霜,不是雪,透過薄霧,月亮變成了詭異的紫色。

    「再有一個月,我的孩兒就要降生在這個世上,為人父母,我必須為他創造一個合適的空間好讓他平安成長,這個世界上我最看重的就是生命,什麼事情都不會比一個小小的肉團長成一個偉岸的男子漢更加讓人心動的了。」

    提起這個話題,長孫有點不悅。

    「如果本宮沒記錯的話,你還有一個孩子已經降世了,為何不提他?」

    站在奶奶的角度看,雲燁對李安瀾的孩子的莫不經心讓她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

    「李容那孩子會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的,等過了五歲,我會把他接回來親自教養。」

    這是雲燁早就確定了的,雖然有這孩子的經歷曲折,但是只要是雲家的骨肉,就沒有放棄的道理,讓孩子姓李,這是雲燁做出的最大讓步。

    長孫吃完了那個土豆,接過李泰送上來的茶水漱漱口,似笑非笑的對雲燁說:」但願你有足夠的智慧可以應對將來的事情,雲家也算是豪門大戶,傳出嫡庶之爭才丟人呢。「她又回到宮殿里去了,雲燁搓搓臉,把爐子上熬的雞湯盛出來兩碗,給秦瓊,尉遲送過去,兩個老帥,只要接到軍務就絕對不肯苟且,那怕明知沒有鬼魂接近,也不肯離開自己選定的哨位。

    喝湯喝得極為豪邁,倆人都是咣當一下就灌了下去,期間兵刃還不離手。

    李承乾依舊端坐在小路的盡頭,橫刀就擺在膝頭,雲燁特意給他撈了一隻雞腿,讓他暖和一下,鐵片子穿身上絕對不會太舒坦。」剛才你母後來了,為何不搭話?「吃著雞腿的李承乾悶聲說:」我是大人了,一天到晚的圍在母親身邊算什麼事,那是青雀才該乾的事情。「一句話就把雲燁噎得啞口無言,決定不理會這個蠢貨,自己找個地方貓一下才是對自己負責任的做法。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