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二十節誓約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二十節誓約成字體大小: A+
     

    雲燁總感覺自己就像一頭開荒的牛,在這個新的世界里想要活得舒坦,一切都要自己親自動手才能獲得,不是你位高權重就可以解決的。

    就生活水平而言,後世的小民絕對比一般的官僚活的舒坦,有錢人家初一十五有兩頓肉吃就可以撅著油光光的嘴滿世界顯擺自家的好光景。

    三月不知肉味,這是一個普遍的生活水平,回想起自己常常把肥肉片子倒陰溝里的行徑,就一陣陣臉紅。在這裡要是還這麼干,會被唾沫星子淹死。

    四月天是關中最舒適的季節,早晚溫度適宜。只要不在書院,到了傍晚,雲燁就會帶著旺財到莊子里溜溜腿。

    農戶們也漸漸熟悉了這個年紀不大的莊主,從開始見面時的懼怕,到現在的熟悉,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在雲燁打斷了胡庄莊主的腿以後,就有上年紀的老漢在雲燁溜腿的時候上前搭個話,問候一下老奶奶是否安康,雲燁總是笑著感謝,這讓他在莊子里博得一個平易近人的親民形象。

    旺財在這裡起到了絕好的橋樑作用,雲家從來都不栓旺財,所以它沒事就在莊子里閑逛,也不用馬夫跟著,見到農戶牆上掛的高粱穗子,就扯些來吃幾口,然後就支著脖子等人家從錢袋裡取錢。開始沒人知道,見是莊主家的寶馬,只好認倒霉,因為牆上掛的高粱是全家用來度災荒的儲備糧。

    直到旺財吃了莊子護衛家曬的麥子,那護衛等旺財吃飽了,給他撓撓肚子,順便從脖子下掛的錢袋裡掏幾文錢,農戶們這才知道旺財大爺從來都不吃白食,是自己不知道拿錢而已。

    從那以後,旺財大爺成了莊子里最受歡迎的動物,沒人拿他當馬看,沒見過這麼聰明的馬。首先是莊子上的孩子,從山裡割來最鮮嫩的青草,洗乾淨了喂旺財,再把它全身痒痒撓一遍,然後從錢袋子里掏一文錢,買糖吃。

    農戶的孩子都是淳樸的,沒有趕上喂馬的孩子寧可含著指頭看其他孩子吃糖,也不會私自掏旺財的口袋。

    看著農戶蹲在牆角捧著老碗往嘴裡刨稀飯的樣子,心裡就一陣陣發酸,這可是地球上最勤勞的一群人啊!

    總的為他們做點什麼,飛機大炮造出來有個屁用,把這些人的生活水平提高才是最該乾的事,還得快,還得長久。

    土豆是個不錯的選擇,可是現在連他都不知道李二把土豆種在哪裡,玉米發出來了五株幼苗,雲家特意為這五株幼苗找了最好的農夫,奶奶一天能看八遍,用不著雲燁操心,至於種苗退化的問題,雲燁對蟲洞有信心,他堅信命運既然把他和幾顆種子送來,就不會只給他一個飄渺的希望,雲燁根本就不指望在他的有生之年能看到大唐船隊環遊地球,跑到美洲把玉米種子帶回來。

    請幾位老先生來家裡,順便把趙延陵也請過來。

    雲燁自己下廚,弄了七八個菜,燙了一大壺酒,就站在雲家門口等人。

    來得很快,老僕吆著牛車來到門口,雲燁把四個老頭子扶下車,殷勤的往家裡讓。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小子的飯食不好吃啊,還是把話說明白,老夫才有心情享用美味。」對著一桌子美味佳肴,李綱吞咽著唾沫,還是很有原則的說。

    「您老過慮了,這些天您幾位的幸苦小子都看在眼裡,這不是心裡過不去,特意慰勞慰勞您幾位。」

    玉山先生是個痛快人,抓起酒壺先連干三杯酒,再挑一塊順眼的雞塊,放嘴裡,話是一句都不說,他老人家打定了只吃飯,不接茬的主意。

    元章,離石二位有志一同,盤腿坐炕上也悶聲大嚼。

    趙延陵坐不是,站不是的莫名其妙。

    把老李扶上炕給他斟了一杯酒,再把趙延陵按在炕上說:「今天咱不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朝政,也不說書院里的糊塗事,就是吃飯喝酒。」

    「真的?」老李抓起筷子狐疑的問一句。

    「自然是真的,小子打算先把書院里的事拜託給諸位,自己干點別的。」

    「哼!你當老夫老糊塗了?書院是你一生的希望所在,你會捨得放棄?說吧!你打算干點什麼事,會比書院還重要?」李綱喝了一口酒問,其他四位也放下筷子,看他。

    「書院當然不會放棄,只是這件事不做,小子寢食難安。」

    「哦?說來聽聽,還有讓你這滑頭為難的事?」

    「小子準備當一陣子農夫。」

    「當農夫?」五個人都奇怪的站起來,不解的瞅著雲燁。

    「您幾位老人家以為小子當農夫,會是一位怎樣的農夫?」雲燁一臉的鄭重。

    離石先生倒吸一口氣說:「是不是好農夫,老夫不知,你一定是最聰明的農夫。」

    「問題就在這裡,我大唐自我標榜重視農耕,卻把最優秀的人才放在朝堂上,這種錯誤不光我大唐會犯,歷朝歷代都在犯這個錯。我就是想試試我自己當農夫,會不會把整個莊子帶動的富裕起來。」

    李綱哈哈大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手指著雲燁氣都喘不上來,趕緊給老頭順順氣。萬一笑成牛皋的下場就慘了。

    好半晌,李綱才平靜下來,拭去眼淚,嘶聲問:「你真的打算做農夫?」

    「那是自然,小子不把一莊子人弄的富裕起來,讓家家有肉吃,就不算完。」

    老李鄭重地伸出手掌,雲燁也伸出手掌,一個蒼老,一個紅潤的手掌互擊三下,誓約成。

    「從明日起,你就不用管書院的事了,老夫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也會給你看好書院,這是老夫的承諾。」

    「不管遇到什麼事,雲燁都會讓全莊子老幼富裕起來,若還有一人衣食無著,我就再當一天農夫,這是我的誓言。」

    六個人都在默不作聲的吃飯,李綱夾了幾筷子,就放下手中竹筷問:「你何時起的這個心思?」

    昨天在莊子里轉悠,發現莊戶們的日子實在是清苦,小子雖說身世凄慘,在家師的護佑下,卻沒受過半點委屈,就說日子,也過得比現在還要好,王侯家的生活小子尤在叫苦,那些莊戶,不知是如何忍耐了幾千年,小子就想試試,讓他們也過上好日子,也品嘗一下做人的樂趣。」

    「你是老夫見過最奇特的人,或許天才的想法不是我等可以企及的,老夫卻知道,你一旦成功,將功在社稷,功在千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