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二十五節自投羅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二十五節自投羅網字體大小: A+
     

    雲燁,程處默正在努力訓練牛見虎,無它,就是把牛見虎雙手綁在橫杠上,雙腳腳尖著地,類似渣滓洞酷刑,雲燁手執一隻馬鞭,本著人道主義在鞭梢綁上了一小塊皮毛,不時抽一下牛見虎完好的右腳,不讓他借力,程處默興緻盎然的用手裡的竹棍騷擾小牛的臀部。小牛如同浩氣凌然的烈士,緊閉著嘴巴,漲紅著臉,雙目射出仇恨的目光,被捆綁的雙手攥緊拳頭,牙齒咬的吱吱作響。左腳假肢套上做工精緻的牛皮軟靴點在地上,這是支撐他身體的唯一支點。七天以來他已經可以熟練的運用假肢行走,只是不能跑。在檢查過後,雲燁認為是心理毛病,牛見虎總是不認同假肢就是身體的一部分,過於愛惜左腳。這不行,完全沒有發揮假肢的作用,想當年,雲燁看到殘奧會上斷腳的輕度殘疾人士,在賽場上跑得飛快,自己無論如何是追不上的,沒理由牛見虎只能走不能跑。

    「見虎兄,今日你落在我兄弟手裡,就不要指望能落得個周全,今日上門就是為報昨日請我吃哈密瓜之恨,現在無論是誰只要在在我面前提起哈密瓜,就是我的敵人,滿長安都知道我雲侯的這個笑話,你還故意拿它來嘲笑我,實在是可恨,處默,用點力,你沒吃飯啊!」雲燁嘴裡叼著一根小柳枝,痞聲痞氣的說。

    「小燁你不知道,見虎兄的屁股甚為豐滿,比燕來樓老鴇子窈娘的還大,小弟準備慢慢欣賞。」說完又給了一棍子,哥倆無視牛見虎的怒吼,嘻嘻哈哈的調戲小牛。

    到底是將門子弟,大吼一聲雙臂一較勁,本來就綁得不甚結實的繩子頓時斷裂,雲燁,程處默見事不好,趁牛見虎解身上繩子的時候拔腿就跑。牛見虎大叫著我要揍死你們兩個混蛋在後面緊緊追趕,從牛家演武場一路奔逃,穿過後花園,竄過花廳,撞翻了牛家的花架,打碎了牛夫人心愛的花瓶,在牛進達,牛夫人目瞪口呆中奪路而逃。牛進達正要喝罵卻見兒子如同瘋虎咆哮著沖了進來,也不答話就一陣風般的追了出去。

    「老爺,剛才是虎兒跑出去了?妾身沒看錯?」牛夫人問老牛。老牛已經緩過神來,大概弄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哈哈大笑:「沒錯,老婆子你沒看錯,剛才就是虎兒在追殺那兩小子,唔,跑得著實不慢,哈哈哈」。

    撞開牛家側門,一頭衝到街上,也不知是誰家的儀仗正在清街。膀大腰圓的護衛布滿街道兩邊,一見兩小子冒冒失失的衝出來,就大喝一聲圍了上來,橫刀刀出鞘,一片雪亮的刀光。正要拿下這兩個刺客,卻不防牛見虎又沖了出來,撞得人仰馬翻。不用說哥三全部被擒。

    殺氣騰騰的侍衛頭子全身甲胄的跑過來,甲葉子嘩嘩作響,握刀的手上青筋亂竄,被氣得不輕。正要審問卻發現這三個刺客全認識。臉上怒火一瞬間消逝無蹤,比川劇變臉還快。

    熟人啊,雲燁正暗自懊悔,不想遇到曾經向自己求教的大內侍衛頭子,這就好辦。臉上浮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原來是劉兄啊,小弟哥三正在胡鬧,不想無意中衝撞了儀架,請劉兄看在我兄弟年少無知的份上網開一面如何?」

    「我當是刺客呢,原來是雲侯,程小公爺,牛家小侯爺,咱兄弟當然好說,只是剛才娘娘已經知道了,為兄這就前去稟告,請娘娘消消氣,希望娘娘不會見怪。」

    天哪!雲燁最怕見的人李二第一,排行第二的就是皇後娘娘,能讓李二的貼身護衛隨行的娘娘除了長孫皇后還會有誰?今日落她手裡,雲燁已經不指望有一個好結果了。

    哥三耷拉著腦袋等著被處置,還好,侍衛給面子沒綁上。不一刻,前面傳來話,娘娘要順便拜訪一下牛夫人,著令將三個膽大包天的小子帶回牛府再做處置。

    老牛和牛夫人早就聽家丁回報,在大門口恭迎皇后大駕。

    暖房之中牛夫人與皇后交談的十分融洽,不時有笑聲傳出來。這多少安慰了一下哥三忐忑不安的心情。暖房門開了,牛夫人走了出來,拿指頭在三人腦袋上用力點幾下。讓哥三隨自己進去。

    一進門,程處默就趴地上給皇后請安,這小子平時獃頭獃腦的,這時候比雲燁和牛見虎更有眼色,跟著程處默給長孫請安。頭都不敢抬。

    你們三個站起來,讓本宮好好看看是怎樣的三個膽大包天的小子。」聲音帶著皇家特有的威嚴,又不失女性的溫婉,李承乾比起來差了八條街。

    奶奶沒說錯,是一位極為美麗的女子,說話間頭上的丹鳳朝陽金步搖一絲不動,兩彎娥眉下是一對漆黑如墨的眸子,看不出表情,臉上洋溢著一絲淡淡的微笑。身上穿著一襲青色繡花軟袍,端著茶碗打量這哥三。目光在雲燁身上定格,輕起櫻唇:「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藍田侯雲燁吧?」

    「微臣愧不敢當,今日小臣實在是無禮,請娘娘降罪。」不敢油嘴滑舌,老老實實請罪為上。

    長孫皇后沒有言語,未做置評,又仔細看看牛見虎的腿,見他站立的穩穩地沒有一絲殘疾的影子,好奇地問牛夫人:「牛姐姐,小妹記得見虎這孩子幾年前騎馬出了意外傷了腳,怎麼現在好端端的,難道說是傳言有誤?」

    提起這事牛夫人就高興的眼睛都笑眯住了:「多謝娘娘掛懷,見虎這孩子的確是傷了左腳,在榻上坐了快五年,要不是小燁本事大,給他做了兩隻腳,只怕現在還站不起來。"

    「哦?有這等奇事?小妹倒是沒見識過。」長孫很奇怪,她再是智慧無雙也想不到人的腳可以做出來,血肉之軀如何再造?那是神仙的本事,看雲家小子也普普通通,怎麼會有如此逆天的本事。

    既然皇後娘娘要看看牛夫人就俯身撩起牛見虎的衣袍,覺得不妥,又放下來,吩咐管家去少爺房中拿另一隻腳。不一會腳拿來了,放在炕桌上長孫用手指輕輕戳一下假肢,覺得很有彈性,又放在手上掂掂重量,大概估算了一下說:「換上這樣的假腳可影響行走坐卧?」

    牛見虎連忙說:「回稟娘娘,小臣自安上假肢,行走坐卧全不影響,假肢用料柔軟,安上之後很舒服。剛才就是小臣與雲侯,處默玩耍追逐才衝撞了儀仗,小臣年齡最大,不知檢點,帶著他們胡鬧,請娘娘降罪小臣一人。」

    旁邊的心腹女官也在一邊敲邊鼓:「娘娘剛才您在鳳輦上沒看見,牛小侯爺跑得飛快一頭撞進侍衛隊里,那可是撞得人仰馬翻啊.」

    第一節奉上,求收藏,雲燁拜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