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十一節美味與家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十一節美味與家事字體大小: A+
     

    再開章節之前厚顏向眾位兄弟姐妹求收藏,收藏成績慘不堪言,十四萬字了才不到五百收藏,叫我汗顏無地,懇求諸位花三秒點擊一下,孑與拜求。

    雲燁在家門口受到最熱烈的歡迎,全家在門口歡迎家主回府,剛下馬,小丫頭們就圍住哥哥七嘴八舌的向他反映以前欺負他們的壞蛋現在都跪在門外祈求得到原諒。

    在門口就看見了,雲燁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毆打賀老二和今天朝堂的風光給他們造成極大的困擾,擔心雲府掀以前的舊賬。逃無可逃,避無可避唯有上門賠禮道歉,希望可以平息雲家的怒火。

    站得高,眼界就不同,以前雲家不過是長安城裡的富戶,有幾百畝祖田,三四家店鋪,雲家幾位男丁在官府擔任小吏,稱得上與世無爭。只因為受到鼎鼎大名的雲定興牽扯才遭此大難。雲定興何許人也?隋太子楊勇的老丈人,為人猥瑣,品德不堪入目,以貪腐和反覆無常著稱於長安,風光無限之時就連李二陛下都曾在他手下任職。見到楊勇倒霉毅然決然的投入到隋煬帝楊廣的麾下,追殺起女婿遺黨比楊廣還上心,親手斬殺了女兒為楊勇生下的兩個兒子。連親外甥都下得了殺手真正的禽獸行徑。後來倒霉,小人得志時得罪人太多,所以也就沒什麼人站出來說話,逃得無影無蹤。他逃了,長安城裡姓雲的就倒了大霉,不管有沒有牽扯只要姓雲就在打擊行列,再加之楊玄感造反,雲定興又牽扯其中,註定了雲家的悲劇命運。男丁幾乎屠戮一空,女子財產都被他人趁勢劫掠,命運悲慘。

    雲燁最想殺的就是雲定興,這個罪魁禍首,沒有與野心相匹配的智慧就不要玩無間道,害人害己,自己無緣無故跑唐朝來有一半的原因可能是老天看不下去雲家的慘狀,把自己弄回來解救這些婦孺。當然老夫人日夜祈禱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拿了我的給我還回來。欺負了我,就得有被我欺負的覺悟,跪在門口希望得到原諒?太幼稚了。沒有作聲,把小北抱起來,這丫頭被擠到外面哇哇的哭,擦乾小北的眼淚,對管家姑姑說:「找出雲家以前財產的明細,算算這些年該有多少收益加上兩倍讓他們賠。」說完就帶著一群小丫頭回府,這點小事還用不著本侯爺出面,一個家裡的管事就足夠了。現在,自己的當務之急是看看那口肥豬被收拾的怎麼樣了,全家還等著吃呢。

    管家姑姑也覺得堂堂侯爺處理這樣的事有些丟人,匆匆的去找老夫人商量看有沒被遺忘的雲家產業。僕役關閉了雲府大門,門外那些商家,小吏跪得更加恭敬,雲家家主回來了.......

    一口大肥豬就掛在廚房外面的架子上,被屠夫收拾的乾乾淨淨,雲燁指揮著屠夫將豬肉分解,排骨,裡脊肉,五花肉肥膘特意留出,再找出肥瘦相依的後腿肉吩咐剁成肉末備用。四個豬蹄明顯不夠,雲燁早在西市就買了一車豬蹄。若是讓老程知道自己做美食沒給他送,發起飆來一般人扛不住,為少挨幾頓打還是連他的那份一起做了吧。

    軍營里打造的做飯傢伙早就被送回來,唐朝的菜式除了煮就是烤,要麼吃生的,就是膾一類的東西,不衛生,裡面的寄生蟲殺不死,會得各種各樣的怪病,想起豬肉絛蟲滿肚子亂竄就毛骨悚然。後世有衛生檢疫都不放心更別提現在了。炒菜大約起源於宋代,那是一個講究吃穿,物質極大豐富的年代,文人的天堂,只要不是憤青那是穿越者的首選年代。既然身在大唐一切就得自己來,沒炒鍋,打造,沒鏟子,打造,沒調料,自己找,沒味精,這個現在造不了,只好熬雞湯,沒醬油,回莊子再釀造,小時候在鄉下,早就會了,沒難度。沒綠菜,這才是要人命的事,溫湯監倒是有,可他只供應有限的幾位皇族,就連太子,也是有一頓沒一頓的,自己一介侯爵就別想了。手頭只有蘿蔔,蓮藕,小丫貢獻出來的一盤子蒜苗,這是小丫頭的心愛之物,因為哥哥不吃飯,所以大方的貢獻出來。再就是豆腐和十幾種乾菜。今天主打豬肉,魚肉,羊肉就不用了。

    砂鍋里煮上豬蹄,用了十個砂鍋,大火燒開,倒掉水,再加入新水,投入姜,蔥,蒜,把調料裝在紗布里,小火慢燉,嬸嬸站在背後看的仔細,還叫來潤娘記錄,老夫人說見不得孫子下廚幸苦,就不來了。雲燁想不明白,自己弄幾口吃食怎麼就幸苦了?

    忙了兩時辰,眼見就要吃完飯了,雲燁把做好的豬蹄,蓮藕紅燒肉紅燒獅子頭,糖醋排骨各樣裝兩份,炸好的麻花,油餅,雞塊,也一併裝上,吩咐管家姑姑給程府,牛府送去,聊表心意。

    身後的一群小丫頭早在雲燁開始做飯就你一塊,我一塊的吃個不停,嬸嬸攔都攔不住,說是姑娘家家的,養成饞嘴的毛病可不好.雲燁可不管,小時候自己就沒少在媽媽做飯時偷吃,長大不也好好的?更別說幾個小妹是吃過苦的,一想到五六歲的年紀就伺候主家,吃不飽,穿不暖的熬了一年多,疼都來不及那,還管偷不偷吃?

    血腸灌好了,五香腸灌好了,豬腰子炒成腰花,滿滿當當兩大桌子,看的老夫人目瞪口呆。

    飯廳里一片吸口水的聲音,外院搶飯食的聲音遠遠傳來。庄三停叫罵的嗓門特別大,看來戰況激烈。

    「燁兒,你和師傅平日里就吃這樣的飯食?」老太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紅燒獅子頭最對胃口,糖醋裡脊也酸甜可口,豬蹄子綿軟酥爛香氣撲鼻,咬一口從心底讓人滿足。

    「這算什麼,只是一些粗陋的家常菜,等孫兒把缺少的幾味調料種出來,您再好好嘗嘗。"雲燁大吹大擂。後世的飯食之精美恐怕只能在夢裡回味了,自己只是一個半調子廚師,弄幾道家常菜沒問題,想做出南北大菜那是妄想。

    雲燁早吃飽了,現在殷勤的給老夫人布菜,幾位長輩也沒落下,小丫頭們一人抱一隻豬蹄啃,吃的滿臉油膩,實在是怕她們撐壞,吩咐下人熬些山楂水回來,給她們消食。

    飯沒動,菜吃個精光,全家紅光滿面,心滿意足。

    嬸嬸掩著嘴不好意思的打個嗝,捋幾下胸口才說:「難怪燁哥兒不吃飯,吃過這樣的飯食,別的飯菜可真是沒法吃。燁哥兒跟著老神仙可是享福呢。」

    「哈哈,嬸嬸這話說的對,滿雲家在遭罪就小侄一人隨家師滿世界享福,的確有些不應該,不過既然回來了,就沒有我享福,你們受罪的道理,門外跪著的雲家仇人,有誰欠過我家人命,有誰欠過我家錢財要一一算來,不用留情,陛下既然大張旗鼓的為我進爵,就不會阻攔我報仇雪恨。你們看著辦,有回夫家打算的長輩和姐姐給奶奶說,我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他們當年毫不留情的把我雲家女兒趕出家門,那就要紅紅火火的再接回去,除了我雲家人,他們休想登門一步。回到夫家若有受辱之事,我會叫他們生死兩難!」剛才在廚房,嬸嬸就說有幾位家裡有孩子的姑姑和姐姐因為夫家來接,就想回去,說到底是拋不下骨肉親情,男人道個歉,服個軟,這些年糟的罪就全忘了。

    "我不會去,哥哥,我不回去,」小西抱著雲燁的腿嚎啕大哭,二姑姑一臉難色的看著他兩。

    「小西當然不會去,以後就和哥哥過,以後嫁娶我自會安排,他們活膩味了就來家裡要人。」雲燁是半點情面不留,對二姑姑說完,給老夫人告了聲退,帶著八個小的離開飯廳,去花園裡消食。

    「老二啊,你是哪根筋不對了?好好的侯府不呆,要跑回去遭罪?燁哥兒人和善,喜歡小西,又有孝心,回來這幾天那可是真心把我們當長輩孝敬,你這樣干,不是戳他心窩子嘛?」大姑姑很生氣。

    老夫人止住了老大的埋怨:「路是自己走的,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腳知道,你既然要回去,就回去吧,你夫家還有兩個兒子,牽心也是情理之中,你不用擔心燁哥兒,他年紀小,又是將軍,脾氣自然不好,小西他會安排的很好,比跟著你小門小戶強太多了,你夫家不就是看雲家又起來了,生起攀附的心思,有你在,燁哥兒總會給幾分臉面。走時帶上三百貫錢,這是你侄兒給你的私房,以備萬一。」說完起身離開飯桌,被丫鬟扶著去了花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