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留賓乍拂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留賓乍拂弦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電話嘟嘟的響了,他是給閆三打過去的。

    閆三接聽了電話忙問:「陳副村長,啥事?」

    陳楚隨即道:「閆三,我問你,我對你咋樣?」

    閆三呵呵笑了:「陳副村長,說實話,沒有你就沒有我閆三的今天……咳咳……」停了一停,閆三走到一個僻靜處,小聲說道:「剛才……剛才孫姐還偷偷的給我塞倆雞蛋呢,讓我好好乾……」

    「嗯,行,閆三,你還敢不敢惹事了?出了事我兜著!」

    「啥?啥事?陳副村長你直說。」

    陳楚呼出口氣,皺了皺眉頭。

    隨即說:「新來的李鄉長裝逼,麻痹的罵我,讓我滾出去,以前是部隊的,剛轉業回來,可能還以為這是他的連部,我,張財,劉海燕,徐國忠還都是他手下的兵呢,一個個吆五喝六的,媽的身後跟著的那個女的還裝逼裝的厲害,你說咋辦?」

    「糙!干他!」

    閆三一聲喊,隨即咳咳兩聲,跑到了外面。

    「陳副村長,別看他剛從部隊回來的,狗j8不是,不用**他,干他!又不是特種大隊的,而且還都是和平年代的兵,囊貨一個,尤其是當官的,更是狗屎……干,沒事,我在監獄的時候聽那些獄友說過,要是參加過越戰啥的這些兵混子離他們遠點,急眼了真敢殺人,這樣的狗籃子一個……」

    「呼呼……閆三,我不想惹事,一會兒你過來,裝作挑費,他們要是嫌棄推你,你就干他,把孫五叫上,他要是真有兩下子你們倆一起上,晚上我請你喝酒……」

    「陳副村長你放心吧!不用請我喝酒,沒你我沒今天,我閆三好壞分的輕,糙他奶奶的部隊最黑了,下來了跑到地方還裝牛逼了……」

    陳楚掛了電話,隨即給邵曉東撥了過去。

    那邊傳來咚咚咚的音樂聲。

    陳楚呼出口氣:「曉東啊,還玩哪?」

    「沒……呵呵,楚哥我玩啥啊,要不你來,咱倆和這幾個妞兒玩玩……」

    邵曉東說著捂住電話聽筒喊道:「你們把音樂給我放小點,然後滾到旁邊那屋裡去,我打電話哪!」

    身後的一眾小姐都被他給罵跑了。

    這才笑呵呵的說道:「楚哥,啥事?想要妞兒了對不?」

    「咳咳……」陳楚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邵曉華呵呵笑道:「楚哥,我還以為啥事呢,不就這點事兒么?我找點人去鄉里鬧一鬧,那個比樣的,我讓他哭……」

    陳楚旋即想起送邵曉華回家的那次,她家竟然是部隊大院。

    不禁問道:「曉東啊,你家是……是部隊的?」

    邵曉東呵呵笑了:「嗯……我爸以前也是部隊退役的,參加過越戰,那個……在部隊的時候是當的營長,唉,其實也沒多大幹部,回到地方混來混去的,混了個副處級幹部,一直沒提升,主要我爸那人太死性了,要是我這性格早就上去了。」

    陳楚笑了,心想你那性格是上不去,能讓人家單位開除了差不多,把單位的領導的老婆小蜜啥的你都給上了,都給連窩端了,你能混下去么還……

    「咳咳,那你說這小子……」陳楚又問了問,感覺剛才自己的做法有些太激動了。

    邵曉東呵呵笑道:「楚哥,和你說句實在話,如果他要是在部隊,你正好是他手下的兵,他能整死你,部隊那地方就是官大一級壓死人,沒辦法,但是現在在地方,他頂多算是一個副科級的破比幹部裝啥啊?在部隊正科級的回到地方都掉半級,算副科級,他當這個什麼鄉長,而且還是一貧困鄉的鄉長,估計在部隊頂多是個正連級別的幹部,這麼說吧,他要是個複員兵我都不招他,因為天朝的兵都是好樣的,都是爺們,就他媽的這些當官的,都是孫子,他不裝么,那就給他來點作料,我邵曉東要是整太大的幹部整不了,就一個破鄉長,看我怎麼弄的,還是初來乍到的裝犢子,強龍海不壓地頭蛇呢……」

    陳楚笑了,有了邵曉東這句話,他心裡也有底了。

    隨即兩手插兜上了車,正要離開之時,劉海燕跟張財跑了出來。

    沖陳楚說道:「哎呀,快下車,給李鄉長賠個不是!」

    張財也說:「陳楚啊,這李鄉長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誰當官都一樣,不燒幾把火,下面不服氣,你還小不懂的這個道理,但是你以後也要當官的啊,官場就是這樣的,你要是當官就得忍著,誰讓他官比咱大呢!人一輩子最主要的不是在於能力不能力,運氣不運氣,是一個忍字,只要你忍住了,就能成事,你要是忍不住,那就不行了……」

    「嗯……」陳楚點點頭說:「村長,你說的對,凡是是得忍,但有些事不能忍,這人明明把咱這當成他部隊大院了,以為他就是土皇上了?沒錯,是上下級關係,但是都是為人民服務的,都是工作之間的上下級關係,剛才是談工作么?如果要是在過去,他就是一個走資派!你回去跟他說,有本事把我陳楚這個副村長給撤了,不過也告訴他,他這個鄉長也別想當好,我陳楚雖然沒啥能耐,但也不是省油的燈,也不是誰想捏幾把就能捏的了的!」

    陳楚說著調轉車頭開車走了。

    張財嘆了口氣。

    劉海燕著急道:「你看看,這……這咋整啊?」

    張財忽然笑了:「咋整?這純粹就是狗咬狗,都不是什麼好玩意,正好掐一掐……」

    劉海燕白了他一眼,剛回到村部,準備說和說和,就見到徐國忠在那說陳楚壞話呢。

    「嘖嘖嘖,鄉長啊,你也看見了吧!年輕氣盛,簡直……簡直就是流氓么!這樣的人能當領導幹部么?你說都不把你放在眼裡還能把老百姓放在眼裡么?不把老百姓放在眼裡還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么?和你說啊鄉長,我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你看看我為咱村操了多少心了……」

    「徐國忠!一邊去……」劉海燕白了他一眼。

    見李鄉長已經收拾好要出門了。

    而身後的那個紅色風衣的女人亦是冷哼一聲。

    「什麼破地方,窮山惡水出刁民的,姐夫啊,你就不該來這,跟你上級說說調到別的地方多好啊,你看看這裡的一個個刁民,我就沒見到一個有素質的……」

    劉海燕忍著忍著,不過這女人說起來還沒完了。

    不由得哼了一聲道:「我們小楊樹村是不咋樣,不咋樣你們別來調研啊,我們請你們來的還是盼你們來的?不願意來可以走啊……」

    張財徐國忠蒙圈了,忙拉著劉海燕。

    張財一陣的給他擠咕眼睛,心想今天是怎麼了?撞邪了是咋的,怎麼陳楚先犯病,這劉海燕也不消停了呢!

    「哎呀,李鄉長,您別生氣啊,剛才……剛才劉主任不是這個意思,她是說啊,早就盼著你們來了,一直等到今天……」

    徐國忠也賠著笑說道:「是啊,是啊,我們小楊樹村都在等鄉長您呢……剛才劉主任是沒吃藥,回去吃藥就好了!」

    啪!

    劉海燕一個嘴巴抽過去了。

    「徐國忠你再說一遍!誰沒吃藥?剛才說陳楚壞話,現在敢說我有病?姓徐的,今天我就跟你算算賬……」

    一下亂了,李鄉長搖搖頭,冷哼一聲,大步往外走,身後的媳婦跟小姨子跟著。

    而張財還攔著不讓走,說去大楊樹飯店安排一桌啥的。

    剛到了村部大門口。

    就看見閆三挑著兩個土籃子在外面站著。

    張財一個人拉不住李鄉長,心想這要是得罪了鄉長以後就壞了大事兒了,這個官是別想當了。

    忙給閆三嘰咕眼說:「三子,快來拉一拉李鄉長啊,別讓李鄉長走……」

    閆三哦了一聲。

    隨後手在土籃子里的牛糞啥的抓了幾把,手上抓的全是亂糟糟的牛糞,直接就過來拽著李鄉長胳膊了。

    這一拽,把李鄉長身上弄的全是牛糞。

    閆三還呵呵的滿臉笑容說:「李鄉長對吧,來,握握手,握握手……」

    「你……你什麼人?」

    張財忙說:「這是閆三,是全鄉的十大傑出青年的代表……」

    「你……你還是代表?你鬆開……」後面的那個紅色風衣的女人這時啊!的叫了一聲,像是被人強姦的表情喊道:「哎呀,姐夫,你快看啊,他手上全是牛糞,你的衣服……」

    哼……

    李鄉長見甩不開閆三,忽然手一晃,下面使了個腳絆,直接把閆三放倒了。

    這下閆三不幹了。

    直接從地上爬起來就開罵了:「哎呀,行啊你啊,你可真叫小子啊!他媽的老百姓拉你不讓你走,要請你吃飯你不幹?你他媽的不幹就不幹被,還動手打人!我糙尼瑪的!有你這麼當領導的么!」

    閆三說這話,操起一團牛糞一把就呼李鄉長臉上了。隨即又抓了一把看了看,直接朝那個紅色風衣女人臉上砸去了。

    這牛糞應該是牛剛拉出來的,還熱乎乎的呢。

    農村老百姓不在乎這個,這東西是土地的好肥料了,種地找牛糞都找不到呢。

    李鄉長沒注意,沒想到這人說動手就動手,這時閆三沖了過來。

    兩人支起了黃瓜架子。

    張財忙拉架,一回頭看見孫五了。

    立即喊道:「孫五!還在那看笑話,拉架!」

    孫五跑了過來。

    這時,這李鄉長不愧在部隊當了十多年的兵了,雖然是領導,但是這手上的功夫還是有些的,東晃西晃的,隨後一甩,把閆三放倒了,閆三比他力氣大,但是沒有這小子功夫好了,不過閆三卻死死的夾住了李鄉長的胳膊。

    大喊道:「上傢伙!」

    孫五過來了,端起了一土籃子的牛糞,一頭狠狠的扣在了李鄉長的腦袋上,嘴裡還罵著:「**的跟老百姓打架,還他媽的瞧不起老百姓,你他媽的算什麼狗屁幹部!回家賣土豆子去得了!滾吧你!我們不承認你這個鄉長!我們小楊樹村二百多戶老百姓都不承認!你要是當這個鄉長,我們小楊樹村都去縣裡,市裡上訪去!」

    這一土籃子的牛糞扣的結結實實的,牛糞落了李鄉長一腦袋,而土籃子還扣在了他頭上了。

    下面的閆三閉上了眼,隨即一咕嚕,不少牛糞都落到他頭上了。不過閆三跟孫五兩人一前一後連踢帶踹的就奔李鄉長來了。

    張財忙拉架,那個女人啊啊啊的直喊。

    「喊你媽了個比!」孫五端起另外一土籃子的牛糞奔她去了,那女人嚇得啊啊啊的叫著跑,還喊報警。

    閆三這時罵道:「麻痹的報警吧!老子不僅是鄉里的十大青年,也是縣裡的十大青年,正好我跟縣長好好說說,你這個狗屁鄉長第一天來了就勒老百姓大脖子,讓安排飯店,還要去廠子里要回扣,不給就動手打人!我們全村老百姓都作證!」

    張財腦袋嗡嗡的,這個新來的李鄉長腦袋也嗡嗡的,本來來的時候就打算震懾一下這些老百姓,他感覺老百姓都很無知,覺得窮鄉僻壤出刁民,覺得應該震懾一下,才在陳楚一進來就來個下馬威。

    沒想到落了個這個結果,其實老百姓像是水,不複雜而且很透明,誰對他好,老百姓就對誰好,當官的對老百姓壞,老百姓也不傻,還能擁護了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
    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