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五十七章 粉暈桃腮思伉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五十七章 粉暈桃腮思伉儷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陳楚刷刷刷的在韓瀟瀟的腳底跟腳的側面上都扎了不少的銀針。

    韓瀟瀟的兩隻小腳像是小刺蝟似的,而且陳楚每扎一下,就當著大美女的面,親人家一下小腳。

    他說是消毒。

    韓瀟瀟卻氣咻咻的,心想混小子,這簡直就是在佔便宜,在耍流氓,不過想想親的只是腳而已,又不是別的地方,算了。

    陳楚這時說:「嗯……一會兒給腳上扎針完畢,給屁股扎針……」

    「呀!陳楚,你敢?」韓瀟瀟臉更紅了,心想要真給屁股上針灸,她死也不從了,按照他的針灸方法跟套路,給屁股針灸,首先要脫褲子,然後再親自己的屁股消毒,然後再……

    想想都讓人受不了。

    「陳楚,我的手槍呢!你幫我拿過來,在我的那個警褲下面呢!那個……」

    「咳咳……韓大警官,跟你開玩笑呢,你還真信啊,屁股可不是亂扎針的,以屁股中間為軸,腚溝子分開的兩瓣,而這是左右兩瓣,而上下兩瓣的地方,上半部分可以扎針,下半部分卻萬萬紮不得,因為穴位太多了,弄不好就容易給人家扎癱瘓了,口歪眼斜,扎傻了,所以你不要小瞧屁股了,那裡的穴位不少,而且死穴也是相當多的……」

    陳楚解釋了一大堆,韓瀟瀟最後明白他不給自己屁股扎針就放心了。

    不禁撇撇嘴說:「就你懂得多?呸啊!就騙我的吧!你也就能糊弄糊

    弄我了,等我病好了,肯定找個中醫啥的揭穿你的真面目,對了,你應該沒有行醫資格證對吧?給我針灸算是亂行醫,等你給我治好病的,我一定抓你!你是跑不掉的……」

    韓瀟瀟恨恨的樣子,陳楚氣得動了動她腳底的銀針,韓瀟瀟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那亦是一處笑穴了,腳底亦是又不少神經穴位,亦是又哭穴,笑穴,甚至是昏穴的。

    「韓大警官,剛才你說抓誰?嗯?」陳楚又動了動。

    「哈哈哈!」韓瀟瀟歡笑不止:「陳楚,你混蛋,你敢……哈哈哈,你再動……哈哈哈……我,我不抓你了,你別動了,求你了。」韓瀟瀟眼淚都笑出來了,兩手在虛空里受不住的亂舞動著。

    陳楚開始認真的黏動她腳底的銀針。

    韓瀟瀟感覺腳底一陣**辣的感覺,像是有一個小火爐似的,而且一陣陣的暖暖的感覺在她的身子的四肢百骸慢慢的運動著,肚子也不禁咕咕咕的叫著。

    韓瀟瀟遂道:「是不是我餓了?」

    「不是!是你肚子里的涼氣,等針灸完畢了,你體內泛熱,乾坤倒置,斗轉星移,血脈運轉后,產生熱量,把你身子里的涼氣逼出去,放幾個屁,基本上就好了……」

    「滾!陳楚,你這都是什麼醫術啊!我呸!」韓瀟瀟不禁想起上次自己屁聲不斷,丟了大人,不禁新仇舊恨一起湧上心頭了。花都王者

    陳楚呼出口氣。

    「別這麼瞪著我,我給你針灸看病,沒功勞還沒有苦勞啊!你一個謝謝不說,還一會兒要手槍,一會兒要抓我的,我早知道你是這個白眼狼,才不給你看病呢,還好心好意的摟著你給你溫暖……」

    「呸!摟本大美女你就知足去吧!你還冤屈了?我要是願意,喊一聲,不知道多少男人花錢來摟著我呢……」

    「嗯?花錢來摟你?那你不成了雞了?」陳楚說完,發現韓瀟柩瀟瀟臉黑下來了。

    忙呵呵說道:「韓大警官笑一下,我剛才是開玩笑的。」韓瀟瀟不笑,陳楚就動一動銀針,韓瀟瀟雖然是儘力的綳著,還是綳不住的哈哈的笑了,花枝亂顫,眼淚都出來了。

    陳楚忙收住了,過了一陣,把她腳底的銀針都撤掉了。

    隨後鑽進被窩,韓瀟瀟臉紅了紅,不過被陳楚一把摟過去,她的臉貼在陳楚暖烘烘的胸膛上。

    感覺好受了不少。

    「陳楚啊,你這銀針是不是扎完了啊?」韓瀟瀟紅著臉問。

    「切!哪那麼容易啊!和你說啊,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的,尤其是這種感冒的病,屬於病毒感染了,既然感染了就沒那麼容易快速恢復的,中醫是不錯,但是講究的是養生,有個好轉的過程,普遍比西醫慢的,就你這感冒,要是去醫院打點滴,咋說也得一個療程,差不多一個星期了,而好轉的話,就算快,也得三天吧,能徹底恢復身子,中醫再快,我的醫術再精明,也得三天時間,你就好好休息吧!」

    韓瀟瀟嘆了口氣:「那不行啊,我在這,警局裡的事兒咋辦啊,這兩天還得抓壞人呢,正引那個黑衣人上鉤呢!」

    陳楚笑了,心想,你這個大傻妞兒,現在那個黑衣人正摟你睡覺呢。

    韓瀟瀟感覺腳底熱乎乎的,肚子亦是咕嚕嚕的,像是有一股熱氣不停的在她的腸胃裡亂竄,像是要放屁的樣子。

    忙貼的陳楚更緊了一些,臉上亦是羞答答的。

    她一米七五的身高,身材頎長,貼著陳楚的胸口,而腳底亦是長出陳楚一些。

    陳楚摟著她,感覺異常的幸福。

    慢慢的把上衣脫掉,隨後慢慢的解開褲帶,把褲子也推了下去,裡面的襯褲也一點點的弄掉了,最後剩下了內褲,光著膀子摟著韓瀟瀟。

    韓瀟瀟亦是感覺到了,不過身子發高燒,腳底溫暖了,身子還冷冷的打著冷戰,心想自己只不過是跟陳楚兩人索取體溫了,也就不管那麼多了,身子慢慢的蜷縮,兩人慢慢的摟抱在一起。

    早上,陳楚勃起,給她針灸完畢也只到了六點半而已。

    外面天還沒亮透,屋子裡光線亦是有些發暗。

    韓瀟瀟迷迷糊糊的,睡起了回籠覺。

    這回籠覺最是酣甜。

    帶著農場混異界

    韓瀟瀟感覺渾身熱乎乎的,不禁慢慢的把睡衣推開,她這睡衣亦是一體的,拉鎖拉開,陳楚的手下意識的伸了進去。

    韓瀟瀟像是一隻從蛋殼裡鑽出來的小母雞似的,身子蜷縮的進入了陳楚溫暖的懷抱。

    雖然這房間供熱不好,但是兩具身子摟抱的緊緊的,外面玫瑰紅的大被一裹挾,亦是溫暖如初。

    被子蒙住頭,兩人像在被窩裡亦是相互纏抱,陳楚迷迷糊糊的有些醒了,手摟著韓瀟瀟柔滑的美背,摸到了她的乳罩,下面慢慢的去摸,一下摸到了她彈性十足的屁股。

    還有那蕾絲的三角褲頭。

    而韓瀟瀟亦是像一隻小貓似的一門的往他的懷裡鑽著。

    陳楚呼出口氣。

    感覺這比用銀針刺暈韓瀟瀟,摟著她更是美的不得了。

    前者是沒有生命力的,而後者是一種兩廂情願的,自然不同了。

    輕輕的摸著韓瀟瀟的玉背,陳楚的嘴慢慢的印在了她的肩膀上,輕輕的親了兩下,韓瀟瀟嗯嗯兩聲發出聲響。

    陳楚不敢亂動了,生怕把這女人弄醒了。

    而直接霸王硬上弓?他想了想還是沒敢,這可不是邵曉華,說糙就糙了,她要是少了根汗毛,人家老爹知道了能整死他。

    陳楚索性也睡去了。

    兩人昏昏沉沉的,直到一串電話鈴聲響起,這才醒來,韓瀟瀟下意識的手往後摸,在床頭摸起電話按住接聽鍵喂了一聲,隨即說:「唔……高隊啊,嗯……我睡覺呢,今天請假,嗯……生病了,發高燒了,嗯……好了……」

    韓瀟瀟掛了電話,高進也沒辦法,心想自己這個領導就那麼回事吧,人家可是韓鐵林的女兒,是自己領導領導的領導,高出他不知道多少級別了,這個小公主得好好伺候著了,而且韓鐵林這兩天還特意打電話詢問女兒怎麼樣了。

    高進拍著胸脯說:「大領導放心,令愛生龍活虎的……」

    這生病了,自然得給人家假了,想休息幾天都成,不想幹警察這行了,天天休息也都可以。

    韓瀟瀟放心電話,轉頭摟著陳楚又睡。

    忽的,她啊的叫了一聲,看著光溜溜的陳楚,還有光溜溜的自己。

    不禁嚇得差點從床上掉了下去。

    見陳楚還睡著,他光著膀子,就剩下了一隻內褲沒脫,剩下的全脫了,而下面撐起來一隻長長的大東西。

    韓瀟瀟臉騰的紅了,而自己也只穿著黑絲的乳罩跟黑色的蕾絲內褲。

    韓瀟瀟腦袋嗡嗡的,抓過一隻小攤子裹住自己的身體,腦袋一陣眩暈。

    而這時,一隻胳膊摟住她的細腰,一個頭又貼了上來。

    韓瀟瀟身體麻酥酥的,感覺旁邊身體的溫暖。好萊塢大亨[美娛+商戰]

    不由得一陣的迷糊。

    不過腦中卻像是要爆炸了似的。

    「起來!陳楚!混蛋!」

    陳楚已經醒了,故意睡眼惺忪的問:「韓大警官,你不睡覺喊什麼?」

    韓瀟瀟氣得咻咻的。

    指著陳楚說:「你!你為啥不穿衣服?你剛才……剛才都看見啥了?還有……我的衣服是不是你脫了的?」

    陳楚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說:「你……嘖嘖,你自己脫得衣服好不?讓我給你取暖,你現在還先翻臉不認人了?真是的,我就是農夫,你就是蛇,我用體溫把你這條蛇給救活了,你還不知道感謝我,還說我不好,你說你還有良心么?」

    「你……呸,你占我便宜?」韓瀟瀟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感覺自己就是被這小子佔了大便宜了。

    陳楚撇嘴:「嘖嘖嘖,我占你便宜?切,你就別妄想了,真是好人難做呢!我和你說啊,韓大警官我這是單純的借給你體溫,看是生病了才這樣的,我還沒怕你傳染我呢!再說了,咱們根本不可能的,你不喜歡我,我還不稀罕你呢!你長得那麼丑,我怎麼會喜歡上你呢!你就別做夢了,也不要有非分之想……」

    「呷?」韓瀟瀟圍著攤子沖陳楚怒道:「你……你說誰丑?」

    「當然是你啊!」陳楚指著她的臉說:「人家我爸說了,女人的臉一定要圓,圓臉才有福氣,耳朵要大,也是有福氣的,你看你長得,臉這麼瘦,一看就是沒福氣的,而且啊臉還這麼白,一看就是營養不良,還有……你看你這腿,你這腰,人家我爸說了,女人腰必須要粗,那樣才能幹活,種地鏟地餵豬啥的都能拿起來,你行么?韓瀟瀟我問你,你能一個人扛一麻袋苞米,一百八十斤的么?還能扛著麻袋裝四輪車上么?」

    「我……」韓瀟瀟腦袋嗡嗡的,心想自己扛一百八十斤的麻袋?自己又不是苦力。

    陳楚嘖嘖嘖的撇嘴說:「不能吧!所以你當我媳婦不合格,趕緊睡吧,我未來的媳婦是那種能幹活的,女人么,能幹活的才叫美,臉大的,腰粗的,腿粗的,胳膊粗力氣大的,體重一百五十斤以上的女人才叫美,你這樣的瘦了吧唧的,嘖嘖嘖,一點肉都沒有,長得這麼丑,還丑仁多怪,說我占你便宜?天方夜譚,不知所謂……」

    陳楚倒下又睡了。

    韓瀟瀟氣呼呼的。

    「我不知所謂?我丑?陳楚,你給我說清楚了……」

    她搖晃了幾下,陳楚也不醒過來跟她舌戰。

    而披著攤子,不一會兒就凍得打了個打噴嚏。

    忙鑽進被窩,抓了抓被子。

    心想陳楚這個混蛋審美有問題,不過這樣的人對她也是安全的。

    她剛躺下,陳楚的胳膊又過來摟她,韓瀟瀟感覺一股熱熱的氣息,便順從的被摟著。

    不過下一秒,一根粗粗的動頂住了她的屁股溝,韓瀟瀟眼睛立即睜得大大的,一副的不可置信的神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