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枝輕根亦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男歡女愛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枝輕根亦搖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陳楚撲哧撲哧的就這麼插了十五六分鐘,最後手插進郭美的長發里,下面呲呲呲呲的都噴shè了進去。

    郭美亦是呼哧呼哧的,下半身基本上都是光著,上半身的衣服也沒脫,就這麼被猛插猛干,心裡不禁想這被人包養亦是不容易了。

    陳楚終於噴shè了,她也從眩暈中有些清醒,被陳楚噴shè而出的東西燙的渾身亦是暖洋洋的,一陣的舒服,渾身亦是有些癱軟的。

    幹了郭美一把,陳楚感覺不那麼憋的慌了,從她白嫩的屁股上爬了下去,抽出紙巾擦了擦下面,黏糊糊的紙團扔進了紙簍。

    郭美也抽出紙巾,白嫩的小手放在屁股下面插著流出來的液體,擦的差不多了,這才說:「楚哥我去洗個澡……」

    「嗯。」

    陳楚索性躺在床上,脫了衣服,想小憩一會兒,反正房間都開了。

    十幾分鐘后,郭美圍著浴巾出來了,見陳楚脫的光不出溜的在被窩,她把浴巾打開,玲瓏的身子,細長的小腿兒,胸前的兩隻扎不算大,但兩腿下面的黝黑的那叢之地亦是很吸引人。

    見陳楚沒動,她光著屁股撿起絲襪,隨即慢慢的往上卷著,又穿上了黑色丁字褲,戴上了ru罩,長發甩呀甩的。

    陳楚受不了了。

    從後面摟住她的小蠻腰,壓倒后狠狠的親著她的嘴唇,在她清純俏麗的臉上狠狠的狼吻著,在她的脖頸,小小的紮上亦是又親又抓。

    郭美嗯嗯的呻吟出聲,兩手抱著陳楚的頭,任憑他像是在饕餮的在吃一頓大餐似的,像是要把自己全體都吃進肚子里。

    她的兩隻扎不大,陳楚兩手捏著,感覺那硬硬的小扎頭,亦是異常的性感,從她白嫩的脖頸親吻到她胸前,隨後小腹,再往下親吻著她嫩白的大腿,陳楚摸著她的絲襪,看著她小巧的丁字褲,隨即把她兩條大腿分開。

    從她丁字褲裡面露出了十幾根調皮的*毛,讓陳楚更為的興奮。

    陳楚手抓住她丁字褲往旁邊一分,里,裡面的那粉紅的**便顯露出來,洞口已經濕潤,而且明顯的像是被撐大了許多,不再是花瓣的圖案,而是一個圓圓的小洞了。

    陳楚把下面的大**再次瞄準她**的洞口,咕唧一聲便在郭美的丁字褲的邊緣幹了進去。

    郭美嗯哼了一聲,閉著眼,享受著的呻吟出聲。

    兩條白嫩的大腿,盡量往兩邊劈開,兩手摸著自己丁字褲的兩邊,隨即抓住自己的胸前,自己撫摸著,而陳楚屁股一頂,下面全部進去了,郭美啊的痛叫一聲,感覺整個人不再是自己得到了,那長長的東西讓她好像靈魂出竅般的爽。

    有種被羽化,被燃燒的感覺。

    郭美下意識的兩手去抓陳楚的胳膊,陳楚下面就隔著她的丁字褲用力的啪啪的往裡面干著,兩隻手掌抓住郭美的小手按到床上。燈火闌珊之轉動的我們

    慢慢的,隨著席夢思床墊一起一伏,陳楚借著這力道,下面開始在郭美的身子里快速的抽動起來。像是在草原中騎馬一樣的。

    以前他喜歡苞米地,喜歡炕頭,那種硬硬的床啥的,干起女人來能使上力道,對於這種帶著彈簧的席夢思啥的感覺不得勁。

    不過睡了幾次這樣的床鋪,感覺還是彈簧的好,可以借力發力,很省力氣的,而且這樣呼呼呼的干,有種像是在草原上策馬賓士的感覺。

    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騎馬一樣,忽然發現很多人管女人叫馬,管幹女人叫做騎馬很對的,這種在床上的運動真相是在騎馬了。

    陳楚俯下身,狠狠的親吻著郭美的嘴唇,下面噗噗的開始瘋狂的抽動。

    郭美的身子幾乎都麻木了,只機械的呻吟著,眼睛緊緊的閉上,享受著,就像是一隻落葉,任憑大風的百般吹弄,自己在空中無限制的飄零。

    陳楚隨即把她翻了個身,讓她屁股撅起來,而郭美已經沒啥力氣了,的屁股對著他,陳楚騎著她的屁股,插進去就干。

    隨後又把她的一條大白腿抬起來干,把郭美的一條腿上的絲襪脫掉,留下一個絲襪的干。

    最後終於呲呲呲呲的shè了進去。

    這次郭美沒什麼力氣了,陳楚那紙巾給她擦乾淨。

    郭美像是馬上要掛掉的求饒道:「楚哥……別……被糙我了……我,我不行了……」

    陳楚笑了,直接把下面塞進她的嘴裡,一陣抽出進去的,最後硬了,把郭美的丁字褲脫了下來,而郭美已經一動不動的任憑擺弄,嘴裡嗯嗯啊啊的,身子已經像是一個麵糰似的,被人隨意的揉捏了。

    陳楚把她的內褲掛在腳踝上,兩手抓著她的腳脖子,下面插進去開始再次瘋狂的抽動起來。

    郭美兩隻秀美的小腳緊緊的勾著,更是叫開了,這**聲開始像是小貓似的,到後來的越來越大,最後陳楚啪啪衝刺的時候亦然是歇斯底里的了。

    ……

    陳楚換了各種姿勢,幹了五次。

    力氣消耗了一些,不過算是過癮了,下面算是不憋得慌了。

    最後一次讓郭美跪著撅著屁股狠狠的干著。

    郭美此時雖然在享受跟回味著,不過兩手還是捂住紅腫了的,亦是破了皮的膝蓋,剛才被陳楚乾的,她的嬌嫩的膝蓋皮肉在床單上亦是磨破了。

    陳楚休息了一會兒,穿好了衣服,出去買了避孕藥回來給她吃了,又買了一沓創口貼。

    郭美小心的貼在膝蓋上,隨後想用絲襪卷上去,陳楚摟著她,壓著她又是一陣的又親又啃。無限之角色扮演

    郭美仰著頭,感覺陳楚啃著她的脖子,揉著她的兩隻奶。

    嗯嗯呻吟中,小聲的說一句:「楚哥,你是不是……把我當做別的女人了……」

    「嗯?沒有,呵呵,你就是你,不是別人。」

    陳楚雖然這麼說著,不過在干她最後兩次的時候,還是盡量的把她想象成上官嫣來干。

    shè出去了,也爽了。

    郭美的下面亦是有些紅腫,大腿也被掐的有些發紫。

    不禁讓陳楚輕點,而不讓他幹了。

    陳楚也有點累了,摟著郭美,兩人小睡了一會兒。

    隨後兩人起身,出去吃了點飯,陳楚開車送她回家,郭美的家在一個有些頹敗的居民小區。

    瀚城新樓開發的不少,不過很多舊樓還是佔據大半個城市。

    看著郭美上了樓,陳楚這才開著車準備去王亞楠那轉一轉。

    他感覺王亞楠那女人算是紅燒肉了,而郭美算是清涼的冷盤,吃完了冷盤,配兩口油膩的紅燒肉也好。

    這時,邵曉東打來電話,陳楚見沒有交警,按了接聽鍵。

    邵曉東呵呵笑道:「楚哥上午戰況怎麼樣啊?哎,我和你說啊,剛才我弄到一個黑妞兒,好像是非洲來的,咋樣?楚哥你干她一把?那樣子挺sāo的……」

    「咳咳……」陳楚咳咳了兩聲,隨即搖頭。

    心想老子口味可沒那麼重的,要是老外的話,白人還是不錯的,他看電視里的那些白人,長得高高大大的,要是干一把可能老爽了,但是黑人……黑不溜秋的,就跟黑驢似的,還是算了。

    「咳咳……曉東啊,要是白人還行,黑人還是算了!嘖嘖嘖,沒感覺。要是又漂亮點的,俄羅斯大妞兒啥的,我干一把……」

    邵曉東笑道:「楚哥,還是別的了,俄羅斯跟咱們咋說呢!那下面的東西不配套,嗯……你的東西是行了,不過俄羅斯的娘們需要高啊,一般的國人滿足不了,而且我以前倒騰小姐的時候雖然沒幹過俄羅斯的,不過摸倒是摸過,長得是白,比咱們這的女人都白,不過西方人那皮膚太粗糙,沒咱這的皮膚細膩,唉,反正你……到時候你乾的時候就知道了。而且啊,身上還有異味,大部分的都臭胳肢窩……」

    咳咳……

    陳楚呼出口氣,心想那樣是有點重口味了,不過在電視上看見的俄羅斯大妞兒還有米國的白人,陳楚感覺特別的好。有時候看黃片看到老外在一起乾的也特激烈啥的,而且下面沒毛,有毛的也都刮乾淨了。

    國人大部分有些受不了,感覺有*才性感,沒有*,反而不倫不類一些了。

    「嗯……還是等你那有白人的,好看點的,黑人我就不過去了。」被外星人騙婚的日子

    「好!對了楚哥,我手下小姐說今天好像是老疤出院,馬猴子好像去瀚城的市醫院接他了……」

    「嗯?」陳楚皺了皺眉頭,心想這他媽的老疤可真扛活啊,硬是沒幹死他。

    「曉東,不能,他受傷不輕啊,就算是沒刺中脾臟,不過這養傷怎麼也得半個來月,至少的了。」

    邵曉東嘆了口氣說:「楚哥,你好像忘了,老疤現在是個廢人了,本來那人挺狠的,也挺小人挺孫子的,不過現在兩隻眼睛都瞎了,就沒用了,而且啊,這住院費誰管啊?警察推家屬,老疤哪有什麼家屬?反正警察是不管了,馬猴子倒是負責了住院費,但對於這樣的一個廢人,不能太投資的,就到現在算是仁至義盡,馬猴子也就不管他了……」

    「呼……媽的。」陳楚罵了一句。

    邵曉東遂道:「楚哥,我感覺咱也不用管他,沒整死他算是他命大。」

    「行,我去看看。」陳楚隨即掛了電話,調轉車頭,直接奔瀚城四醫院去了。

    陳楚總感覺老疤雖然眼睛瞎了,但是斬草不除根,chun風吹又生,這小子留著怎麼感覺都是一個禍害,真他媽的是好人不長壽禍害活千年,那天刺他的針最多,還補了他一刀,其他幾個人不是死了,就是植物人,就他媽的老疤這麼干他都不死。

    到了市醫院門口,陳楚把中華車停下來,看著街對面,等了能有十來分鐘,一行人從醫院門口走了出來。

    中間那人瘦瘦高高的,禿頭,一臉的猙獰之色,雖然離著能有三十來米,還是能感覺那人渾身一股戾氣,一見就不是什麼好人。

    馬猴子一身黑色貂皮,這貂皮黑亮黑亮的,一看就是純貨,而且很貴的那種,只是穿在馬猴子身上就像是大馬猴成精了似的。

    身後跟著高高大大的留著陳浩南那樣髮型的刀奪。

    身後亦是十幾個小弟,有兩個攙扶著一個已經解開白色繃帶的手裡杵著拐棍的二十五六歲的男人。

    那男人臉上一道明顯的傷疤,而雙眼緊閉,臉上還留著很多開刀的印痕,總是臉上坑坑窪窪左一道右一道的傷口,有些觸目驚心。

    陳楚盯著他們,這時,刀奪已經拉開了一輛奧迪車門沖馬猴子說道:「馬哥,上車!」

    馬猴子也沖身後小弟揮揮手。

    而這些人亦是上車,那兩個剛才還扶著老疤的兩個小弟也鬆開他的胳膊上了後面的麵包車。

    此時,老疤臉色露出慌張。

    手裡的拐棍也凌亂的在搬磚上點著,杵著。

    嘴唇蠕動,緊張至極的說:「馬哥,馬爺,你……你上車了啊?我,我好像沒在車上啊?」

    身子已經進去奧迪車副駕駛一半的馬猴子哼了一聲道:「老疤啊,你……你就在這呆著,我們先走,等有時間了,你就去我那坐坐,行了,就這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