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一十章 低聲問向誰行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男歡女愛 - 第五百一十章 低聲問向誰行宿字體大小: A+
     

    (石頭壘2群快滿了,新建4群閑聊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韓瀟瀟一副受驚的表情,那樣子應該是剛才做夢夢見大蜘蛛從牆縫裡爬出來,然後一點點的壯大,爬到她的床上了。

    她粉紅的小臉嚇得煞白。

    剛才還披頭散髮就跟剛從電視機里鑽出來的貞子似的,把陳楚都嚇得滾到床下了。

    這冷丁一下半夜進來一個披頭散髮的,頭髮遮住臉的女人誰也受不了了。

    陳楚咧嘴道:「瀟瀟大警官啊,你說你一個警察怕那玩意兒幹啥?再說了,你以前穿著警服,威風凜凜的,一手手槍,一手手銬,大蛛蛛如果真從夢裡進來,你用手銬銬住他一隻爪子,然後開槍啪啪啪的乾死它唄!」

    韓瀟瀟搖頭道:「不行啊!剛才我做夢了,我手槍就有六發子彈,但它有八個爪子……」

    陳楚揉了揉太陽穴,洗洗腦這女人要是聰敏起來比猴都奸,要是笨蛋起來比豬都蠢。

    「咳咳……你不會一槍爆頭啊!就像打我似的。」

    韓瀟瀟呼出口氣,嘴裡念叨著:「我明天一定把槍帶著。」

    陳楚嚇了一跳,心想這娘們要是有槍,不會大半夜的真開槍了吧!真是要命了。

    陳楚嘿嘿笑道:「那你睡這個小房間吧,我去睡大的……我剛才還做夢八條腿的大螃蟹還來抓我了呢!都是你今天要生吃那東西把我害的,咦?奇怪啊,你說你連八條腿還有鉗子的螃蟹都不害怕,害怕那麼小的,沒有鉗子的蜘蛛幹啥啊?」

    韓瀟瀟忙搖頭道:「別提蜘蛛這兩個字,我怕!那東西跟螃蟹不一樣啊,螃蟹人家有骨頭啊,鉗子,腿都是硬的,還有殼子……」

    陳楚不解說:「那骨頭長在外面多嚇人啊,蜘蛛沒骨頭,而且渾身軟軟的……」

    「哎呀,別說了,沒骨頭更嚇人的!人家螃蟹是動物,蜘蛛那東西不是……」

    陳楚搖搖頭:「不對啊,蜘蛛也是動物啊,節肢動物……」

    「不許說了!我要睡覺,你去把我的被子也拿過來,咱倆都在小屋裡睡!還有啊,不許你占我便宜!」

    陳楚眨了眨眼。

    忽然心花怒放了。

    心想在農村的時候,就有人說做夢娶媳婦,做夢有大姑娘鑽被窩……沒想到這回還成真了?韓瀟瀟這不是……這不就是大姑娘往自己被窩裡鑽么?好事兒啊!

    陳楚忙過去把韓瀟瀟的被子拿了過來,滿是紅色大玫瑰的被子,韓瀟瀟擠在陳楚的小床上,讓他往那邊考點,陳楚說再靠就要掉到床下了。

    韓瀟瀟瞅了瞅,隨後拿了幾個凳子放在陳楚床邊上,說沒事了,有凳子攔著。然後自己佔據了大半的床鋪,給陳楚一小塊地方,身體被大紅玫瑰的玫瑰花的圖案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冬天挺冷的,而一樓的供熱還不好,地表亦是往上竄涼氣,韓瀟瀟裹得嚴嚴實實像是一個大蠶蛹似的。

    陳楚想嚇唬她說這麼嚴實了大蜘蛛爬進去你都跑不出來,不過看著她秀髮慢慢淌下來,而且閉上美眸,呼吸有些勻稱的樣子。

    陳楚想起她這一天的遭遇,從早上就開始跑肚拉稀,然後自己一個電話她就風風火火的帶隊來抓人,下午又是逛街,晚上差點被插。

    這一天折騰的也夠累了。

    陳楚呼出口氣,聞著一股淡淡的體香傳出,心想讓這娘們好好睡吧。

    他也擠在了床上,看著韓瀟瀟俊俏的臉龐,慢慢的關了燈,陳楚的手忍不住摸著胯下的東西,想沖韓瀟瀟的臉擼出去一把。

    也想偷偷的用銀針刺一下她,把她刺暈過去。

    不過,陳楚撓撓頭,總是感覺有些不忍心,這個丫頭雖然漂亮,但也愣頭青挺可愛的,而本質也不壞。比那些裝逼的女人,勢力的女人,還有那些**的欺壓老百姓的貪官要強多了。

    感覺自己迫害她有點……陳楚在猶豫著,這時,韓瀟瀟啊的一聲,兩隻胳膊從大紅被子里伸出來了,接著一條大腿也伸出,最裡面還嘀嘀咕咕的,像是說什麼夢話似的,陳楚沒聽清,這傢伙一隻胳膊一條大腿就騎馬一樣的騎過來了。

    她穿著大號卡通的睡衣,不過陳楚借著夜色微弱的光從她的領口看進去,裡面應該是真空的,那兩隻球狀的在夜中模糊的,又有些泛白的奶鼓鼓囊囊的。

    陳楚不禁一陣呼吸急促,兩人貼的很近,從韓瀟瀟紅潤小嘴中呼出的一口口勻稱的甜蜜的呼吸噴面而來。

    她紅潤的小口,朱潤的面容,還有睡夢中可愛的笑靨,小巧的酒窩隨著紅紅小口囈語中慢慢的浮現而出。

    陳楚呼吸了韓瀟瀟噴過來的甜甜的氣流,下面邦邦的堅硬無比起來。

    他忽然覺得,自己怎麼一下成了聖人?有了柳下惠那種坐懷不亂的境界?這可不是自己啊……

    只……只摸一下……摸一下奶就好……

    陳楚感覺渾身汗涔涔的,準備想偷偷的摸一下韓瀟瀟的奶,最好再用銀針刺中她的穴位,然後自己把她那啥……

    這時,韓瀟瀟把被子晾開有些感覺冷了,本能的往溫暖熱量的地方靠攏,隨即一把摟住陳楚的脖子,整個人的身子軟綿綿的像是一條美女蛇似的棲身上來。

    陳楚的身體被箍的緊緊的,下面亦是硬邦邦的,抵住了韓瀟瀟的小腹。

    韓瀟瀟感覺到了熱量,更像是八爪魚似的把纏繞住了他的身體。

    兩人貼的切近,陳楚呼出口氣,被人摟著,聞著韓瀟瀟的發香和體香,有些醉意一般,腦中亦是有些昏昏沉沉。

    最後實在忍受不了了,慢慢的掙脫開手腕,抽出一枚銀針,輕輕的刺入韓瀟瀟的穴位當中。

    韓瀟瀟還是呼吸勻稱著,不過亦是陷入了沉睡。

    陳楚做過好多次這種事兒了,知道自己可以下手了。

    慢慢的起身,拉開燈,看著睡夢沉沉的韓瀟瀟。

    下面無比的堅硬。

    受不了的,幾下脫了個光腚,然後赤身**的站在韓瀟瀟跟前。

    看著她可愛美麗的面容,陳楚一點點的緩緩的靠近。

    他的嘴一點點的貼近韓瀟瀟的嘴唇,在燈光下,韓瀟瀟的紅唇是那樣的誘人。

    陳楚又怕這丫頭心細,第二天覺察出什麼來,所以他只能輕輕的來。

    兩人的嘴唇慢慢的碰到了一起,陳楚慢慢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她紅潤的唇角,嘴終於貼近了韓瀟瀟的嘴唇親吻了起來。

    「瀟瀟……」陳楚低低的沉聲說了一句,嘴唇加大了力道,兩手慢慢抱著韓瀟瀟的白白的脖頸,在她紅唇上慢慢的用力的吻著。

    「嗯……」昏迷中的韓瀟瀟發出一聲嗯的呻吟,像是小羊入虎口一樣的,嘴唇被堵的嚴嚴的,自己亦是渾然不覺,一口口的吐氣如蘭,皆然被陳楚吸收,而被陳楚吻的亦是呼吸有些不暢,昏迷中下意識的把頭轉到一旁。

    露出了她白白的脖頸,還有下面在大號卡通睡衣里鼓鼓的胸脯。

    陳楚有些激動的雙手發抖,親韓瀟瀟的時候下面抵住她的小腹就差點要射了。

    關鍵是這個潑辣的女生,蠻不講理的女生這樣的性格太吸引他了。

    陳楚光著腚,像是只霸道的大螃蟹似的壓著人家身子,並不著急,只是不停的吻著她的紅唇。

    想要受不了的咬幾口不過還是忍住了,別因小失大,萬一留下牙印那就是鐵證如山了,人家警校畢業的自然懂得這些東西了,陳楚想最好親完了給她簌簌口啥的。

    陳楚慢慢的扶起她白凈秀美的下巴,那尖尖的美人的下頜讓人魂牽夢繞,陳楚伸出舌頭在她的下顎舔了一圈,隨即聞著她的嘴唇,鼻尖,眼睛,秀美的額頭,還有滿頭香噴噴的長發,隨即抑制不住的去吻著韓瀟瀟長長的脖頸。

    韓瀟瀟下意識的頭部揚起,陳楚兩手輕輕的扶著她的臻首,在她頭部的每一寸的地方都細緻的長久的親吻著,激動的在她耳邊呵著氣,隨即一手有些激動又顫抖的慢慢解開她寬大卡通水泡的大粒扣子,而手禁不住在她挺拔的山峰上揉捏了一把。

    「啊嗯……」韓瀟瀟紅潤的小嘴微微張開,呻吟了一聲,陳楚遂一口堵住她紅紅的嘴唇,並且趁機舌頭伸進她的紅唇里,撬開了她的貝齒,直接舔到了韓瀟瀟熱熱的滑滑的小舌。

    是那樣的甘甜美好,那樣的柔滑鮮嫩。

    陳楚感覺自己要射出去了。

    忙受不了了,挺直身子,隨即找來手紙,快速的解開韓瀟瀟的睡袍,隨即扣子全部給她解開,然後往兩邊一翻。

    韓瀟瀟像是剝了皮的香蕉似的,裡面光滑的嫩肉全部暴露出來。

    只見她的胸衣是那種半透明的白色蕾絲,那峰尖上面的那顆調皮的相思豆已經挺翹而堅硬了。

    把半透明的蕾絲白色乳罩頂起了一個小小的包包。

    而她雙峰挺拔的狠,峰巒中的那條美人溝壑亦是有種深不見底讓人迷醉的感覺。

    陳楚禁不住哈喇子流了出來,滴落到了韓瀟瀟豐腴大腿上。

    陳楚馬上擦了下去,韓瀟瀟兩條大腿肥嫩渾圓,白嫩的大腿像是玉鑿的一般。

    如果說季小桃是小家碧玉,身子跟玉一樣的光滑溫潤,那韓瀟瀟便是那種大家閨秀的美貌。

    陳楚的手禁不住在她的兩條白花花的大腿上慢慢的摸索著,隨後兩手往上,抓住了她兩腿間的那不大的一個黑色三角內褲。

    這個不是蕾絲的,普通的三角內褲,陳楚激動的受不了了,就像馬上射出去,哪怕是擼出去也行。

    陳楚把她的兩條大白腿抗到肩膀上,隨後舒服的往上一抬韓瀟瀟的屁股,兩手脫著她的細腰,隨即把韓瀟瀟的三角內褲一點點的從屁股蛋兒上脫了下來,經過她圓潤如玉的大腿,小腿,最後在腳踝處……陳楚想了想還是扒掉了,放在鼻尖前享受的聞了聞,隨即看到韓瀟瀟兩腿中間的那一畝三分地。

    陳楚分開她的大腿,想要看的仔細。

    只見她兩條大腿間的肉縫緊緊的夾著。

    那上面稀疏的倒三角的一叢毛茸茸之地有些亂蓬蓬的。

    陳楚受不了了。一頭親吻了上去。

    嘖嘖嘖的發出饕餮一樣的聲音。

    「啊……哦……嗯……」昏昏中的韓瀟瀟亦是本能的發出這種刺激后的呻吟。

    而陳楚的舌頭亦是有力而靈巧,他享受的閉合著兩眼親吻著韓瀟瀟的下面。

    而自己的下面已經腫脹的不行了,像是馬上就要噴涌而出似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
    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