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裡面稀時最歡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裡面稀時最歡樂字體大小: A+
     

    裡面稀時最歡樂

    陳楚一下一下的往前頂著。

    看著這女人往前竄動的身體。

    他是第一次用這樣的姿勢乾女人。

    感覺這麼干力氣也能揮發出去。

    那小床開始吱呀吱呀的響了起來。

    陳楚比她矮了十公分,嘴唇只能親到她的脖子。

    下面的腳尖也只能夠到她的腳背。

    這樣他更興奮了起來。

    這是他干過的身材最高的一個妞兒了。

    身材高,需要的力量也大。

    陳楚下面一聳一聳的。

    而看著這美麗的身材終於被自己糙上了。

    想到這裡,他不由興奮的難以自抑,下面不僅咕嘰咕嘰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他也明白,在這裡不能戀戰,得趕緊射出去才行。

    隨後,陳楚從這女人白花花的後背抬起起身,兩手支撐著扶著小床。

    看著自己的下面一下下的從這女人屁股下面的火燒雲里進進出出。

    一下又一下撞擊著這女人白花花的屁股蛋子。

    發出啪啪的聲響。

    不僅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那女人的屁股快速的發出啪啪啪啪的連續聲響。

    陳楚死死的盯著身下那女人的屁股,看著自己的黑黢黢的大傢伙在那女人屁股下面的火燒雲裡面快速進進出出。終於受不了的,低聲叫了一句*。

    然後啊啊的狠幹了幾次。

    到了最後的噴射的關頭。

    陳楚忙把下面的傢伙掏了出來。

    沖著這女人的白花花的屁股蛋子突突突的噴射過去。

    乳白的液體都噴在了這女人的屁股蛋子上,白花花的一攤。

    陳楚額的舒服的呻吟一聲,下面的傢伙抵住她彈性十足的大腿根上,用力的抵住,把最後的一串液體射到了上面。

    身體僵直了十

    幾秒鐘。

    這才舒服的壓低呻吟一聲。

    「啊……」陳楚抖落了幾下自己的傢伙。

    看著這個光屁股的女人,和她大白屁股上一攤的自己射出去的液體。

    心裡感到異常的滿足。

    他可不敢射進這女人的身體里。

    自己的傢伙長,而這個女人也深,擦不幹凈,人家就會發現的。

    那就麻煩了。

    陳楚盯著這女人看了兩眼,然後心滿意足的撿起地上的褲衩,穿了上去。

    隨後又快速的穿好了衣服。

    找出了紙巾,小賣店不缺這玩意的,隨後展開擦著這女人屁股上自己射出去的液體。

    一團又一團的。

    隨後陳楚又倒了點白酒,用棉花沾染著,把這女人屁股跟大腿根也好好的擦了一遍。

    找了一個塑料袋把這些東西裝好,塞進衣兜里。

    然後捨不得的拍了拍這女人的屁股。

    把她腿彎處的綠色小內褲拉了上去,又把這女人的腰抱起了一點,把綠色內褲抻到她的腰上。

    然後把她的黑色齊b裙慢慢放了下來,一直蓋到大腿根。

    不過從後面瞅,這女人的內褲底還是若隱若現。

    真他媽的是個*。

    陳楚有些不滿足的,把頭伸進她的齊b裙裡面狠狠聞了聞她的火燒雲。

    然後又把她的身體往下竄了竄,一切回復原來的樣子。

    又在她的身體上插了許多銀針。

    這才慢慢的把那枚控制她暈闕穴位的六寸長的銀針抽出,插進自己手腕的護腕中。

    老婆不如情人,情人不如野花,野花不如偷。

    偷腥便是最有感覺的。

    陳楚現在就極為的滿足。

    過了一陣,這女人悠悠的轉性。

    見陳楚還在她後背上攆動著銀針。

    不由得打了個哈欠問:「弟弟,我睡了多久了?」

    「快半個小時了,剛才有個人要來買東西,我怕打擾你,就沒叫醒你。」

    「哈!哈!」這女人大大的打了個哈欠。

    然後說:「嗯,都是塊八毛的利潤,我都不願意賣。弟弟,你給我弄的真舒服,我現在感覺渾身的骨頭節都舒展開了。」

    陳楚笑了。

    心想能不舒服么?你舒服了,我也舒服了。

    「大姐,你要是舒服,有時間我就過來幫你弄弄?」

    「那好啊!反正我一天呆著看店也沒事,你要是給大姐弄舒服了,大姐姐妹也不少的,到時候給你介紹生意,對了,弟弟,你把那煙遞給大姐,被你弄的太舒服了,你別笑話大姐,大姐感覺就跟被人糙了一頓一樣的舒服,比那還舒服呢!」

    陳楚一愣。

    下面又有些硬了。

    「等會,我先把這針刺進去一點就過去給你拿。」陳楚說著又刺中一個穴位。

    然後過去把那煙拿過來。

    這女人抽出了一根,點著了,抽了幾口。

    「弟弟,你給大姐針灸就免費了,但是大姐也不會虧待你,我認識的那些姐妹可都是有錢人,你別看大姐這樣,看個小店,那只是暫時的,話不是這麼說的么,男人有錢就學壞,女人沒錢才學壞,這個女人啊,要賺錢很容易的……」

    陳楚笑了笑。

    「大姐,可能我以後想來也不能來你這了。」

    「為啥啊?」這女人正美美的抽著煙,被針灸的正舒服,自然不幹了。

    「咱這樣,你的店也沒法開,再說,你家大哥要是知道咱這樣,能行么?」

    「靠,有啥不行的?我們也是臨時在一起過,也沒結婚,誰也管不著誰,對了,弟弟,明天你要是有時間我就給你介紹個顧客,她是在瀚城當小姐的,一晚上都賺個千八百的,你要是給她伺候好了,不能虧待你……哎呦,真舒服……」

    陳楚笑了笑。

    心想糙你也就糙了,那小姐……還是慎重點好。

    聽說不少有病那個的。

    陳楚又捅咕了一會兒,然後收了針。裝作不經意的問:「大哥在哪上班啊?」

    「當保安的,一個月也賺不了多少錢,白天他回不來。」

    陳楚答應了一聲。

    臨走,這女人給陳楚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說有時間就給她做一次針灸,自己虧待不了他。

    陳楚笑了笑。

    看了眼電話號碼,記憶在心中。

    回頭看看她那兩條大白腿。

    滿足的笑笑。

    然後往回走去。

    心裡不僅一陣得意。

    自己這算是一次實驗,還是挺成功的。

    不過這才是個騷娘們。糙了就糙了,畢竟她也不在乎這東西。

    如果要是換成了朱娜或者王紅梅,這兩個女生應該是處女。

    就算那王紅梅不是處女了,但是只有十六歲,被男人乾的次數也是有限的了。

    下面一定緊的厲害。

    如果自己真冒失的用銀針控制昏穴糙了她們,這倆女生可能會去報案的。

    那把事情弄大了就不好了。

    用什麼辦法,促成兩廂情願就好了。

    尹胖子那有性葯,有搖頭丸,這東西不行的,畢竟是毒品,而且很容易查出來。

    你給人家下藥,吃了和你發生關係,這也不行。

    畢竟誰都不是傻子,人家能不反映過來么?

    要弄就要神不知鬼不覺,而且最好她主動的脫光衣服讓自己拿下。

    比如王紅梅,她崇拜到自己一定的程度是可以脫光衣服讓自己弄的。

    就像徐紅就崇拜打架厲害的男的。

    但這樣減小太慢了,他感覺自己還差一個機會。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王霞家。

    敲了敲門,王霞打開了門。

    從陳楚走到去小賣店買水,到買銀針,再到糙了那個女人再走回來,已經一個多小時了。

    王霞也是剛回來不久。

    不僅問:「你剛才去哪了?」

    「哦,我去幫我們村一個赤腳醫生買銀針去了,沒想到還挺貴的。」

    王霞也沒多問,主要是還沒等她多問,陳楚已經撲過去,去扒她的裙子,手伸進去摸她的大屁股。

    「哎呀,討厭啊,你這個小色鬼,快去床上躺著,我給你買了只雞,熬點雞湯給你補補。」

    陳楚笑了。

    「我也不是小媳婦坐月子,喝什麼雞湯啊?」

    「呸!」王霞臉上紅撲撲的說:「咱……咱幹了這麼多次了,你不補補能行么?你還真想把我填滿啊?那也得有東西填滿才行啊?」

    王霞說著拎著已經在菜市場給她殺好的雞去廚房熬雞湯去了。

    而陳楚還真得休息一下了。

    剛又糙了那個小賣店的女人。

    他隨後脫光衣服,躺在床上回味了一番。

    隨後又拿起書本看了起來。

    不久,廚房處就傳來了一陣陣香味。

    而陳楚像是沒發現一樣,全部的意識都被書本吸引去了。

    ……

    這一夜陳楚一邊和王霞辦事,一邊兩人在被窩裡補課。

    反正學習是間歇性的。

    勞逸結合,便是干王霞一遍,學一陣。

    陳楚不知道是雞湯的關係,還是本身就很強。

    這一晚上沒怎麼睡覺,幹了王霞八次。

    不過這也不奇怪,馬小河那傻小子夢見他二嬸光著屁股,一上午還自己擼出去八次呢。

    把王霞徹底征服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

    陳楚出去練了一陣拳。

    回來的時候,王霞已經癱軟如泥了一樣。

    陳楚笑了笑。

    王霞咬著嘴唇說:「色鬼,我下面都腫了,都是你乾的好事!明天我咋上班啊?真是的……」陳楚笑了,上去親了親她的小嘴兒。

    「嗯……寶貝老師,我感覺這些科目都學會了,周一你就給我一個班長或者學委噹噹吧,如果你想要,我現在再糙你幾次都行……」

    「哎呀,討厭!」王霞忙兩手攔著他。

    自己下面大嘴唇都浮腫了。

    根本就是受不了了。

    「陳楚,你別鬧,聽說說,你要是覺得自己真的行了,那個……代數你不是考試得了滿分了么?周一的時候我也可以安排英語考試的,而且讓其他科任老師都安排考試,我可以給你漏題,但不能給你答案……」

    陳楚切了一聲。

    那不跟給自己答案沒啥區別了么。

    「你就那麼瞧不起我啊?只要你安排考試就行了,至於漏題還是算了吧。我可是要憑實力的!」

    王霞白了他一眼。

    「就你才補習幾天啊,就那麼有信心?」

    「那是啊,老師在被窩裡給我補課,這教學效果可是高了百倍千倍啊?」

    「你滾……」王霞臉色羞紅的拿枕頭打陳楚。

    而後又被壓在身下。

    腰不是她極力求饒,就又被糙了一次。

    陳楚打了個哈欠。

    隨後說:「那我回去了。」

    王霞雖然有些捨不得,很像讓陳楚光屁股摟著她睡一覺的。

    不過,有一想陳楚畢竟是個半大小子,已經一天一夜沒回家了,人家家裡大人得擔心的。

    不僅點點頭。

    又給陳楚做了些好吃的。

    隨後看著陳楚下樓騎著二八自行車遠去了。

    心裡忽然有種戀戀不捨的像是初戀般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