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有濕淋淋的小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有濕淋淋的小草字體大小: A+
     

    陳楚忍不住在她臉蛋兒上又叭叭親了幾口。

    「滾……」劉翠狠狠推了他一把。

    扶著牆頭站了起來。

    她沒回頭,只背對著他無比冷淡的說。

    「陳楚,你,你和閆三有什麼區別?」

    「有,嬸兒,我喜歡你。」

    「我是有家室的人,我以前說過給你一次,現在,現在已經給了,以後……以後我們誰也不欠誰的,我們……我們斷了吧……」

    劉翠說完,快步往回走。

    月下,她的身子走路搖曳多姿。

    陳楚有點傻了。

    這女人,這女人多好,生不逢時啊。

    陳楚嘆了口氣,在牆頭上見劉翠走進屋裡。

    這才回到自己房間。

    心裡美美的,下面也終於滿足了。

    不僅把被子抱住。

    閉上眼當成劉翠。

    小聲說:「劉翠,寶貝,我摟你睡覺。」

    陳楚這一覺睡的挺舒服。

    而劉翠卻是一夜未眠。

    看著呼呼大睡的自己的男人孫五。

    自己被糙了,他都不知道,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去歌廳和哪個女人鬼混。

    但現在她也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女人,但同時想到,孫五難道就是一個好男人么?

    自己和他一心一意,他卻打罵自己……自己辛苦賺來的錢,他卻去歌廳玩那些女人……而自己……

    她不僅覺得自己的命真的很苦。

    ……

    陳楚的生物鐘基本上就到了四點多左右自然醒了。

    雖然感覺有些困。

    不過等他真正醒了過來。

    那胸前的玉扳指一閃一閃的。

    也就精神了許多。

    想起還要和老疤干架。

    他不禁命令自己起身。

    隨後綁上張老頭兒給他做的沙包。

    陳楚幾步跑到了外面。

    翻牆跳出了牆頭。

    四點鐘,外面微微有點發亮。

    陳楚看到劉翠家的外屋有點昏黃的燈光。

    想起劉翠那大屁股不禁舔了舔嘴角。

    不過還是要事為重。

    一溜煙來到那處荒地。

    把沙袋綁在一些柳條上。

    沙袋挺重,所以陳楚把七八根柳條弄在一起,沙袋系在上面。

    此時,他雙眼微微閉上。

    慢慢感受著周圍的氣息。

    隨後緩緩打出古拳的招式。

    一招一式,開始緩慢,而後加速。

    雖然閉著眼,但感受著周圍一切的風吹草動,還是那樣的自然清晰。

    彷彿人體當中有第三隻眼一樣。

    那便是感官。

    一套拳打完,陳楚身上有些汗涔涔。

    索性把上衣脫掉。

    赤著上身,更清晰的感受到這徐紅里的一點點的波動。

    隨後快速的出拳。

    只幾下拳頭打在那沙袋上。

    便把沙袋打飛。

    陳楚也感覺拳頭挺疼的。

    也明白了,雖然這古拳日臻熟練。

    但這出拳的力度還是不夠的。

    不禁把這些沙袋重新歸攏在一起,用柳條拴著,這次不系在柳條上了。

    而是綁在樹上。

    這下每次用力都是實在的。

    天光日漸通明。

    陳楚的汗也流下一條條的。

    褲襠里也都濕乎乎的了。

    早上男人都是勃起的。

    下面的傢伙又有些硬了。

    這處荒地也是劉翠去地上的必經之路了。

    一般劉翠都是先把家裡的飯做好,再去地上幹活。

    一般六點多吧。

    陳楚正打著拳。

    耳邊傳來刷刷刷的聲音。

    他現在感官也特別的靈敏。

    忙收了架勢。

    退後幾步,心跳不禁加快了。

    竟然是劉翠。

    她扛著鋤頭。

    而這次不是穿著黃膠鞋,和部隊下來的舊衣服和褲子了。

    而是那身出門才穿的深藍色的連衣裙。

    此時她扛著鋤頭。

    頭髮從額頭分開往後面梳攏成一隻馬尾辮。

    俊俏的臉上顯得異常的平靜。

    而凸凹的身材在這緊身的連衣裙裡面顯得凸凹有致。

    前面鼓鼓囊囊的。

    後面也挺翹凸顯。

    走起路來,身體搖曳,那胸前的肉球也是晃來晃去。

    腳下露出小麥色的小腿。

    穿著低跟的涼鞋,沒有穿襪子。

    「劉翠。」陳楚低低叫了一聲。

    下面一下就挺起了。

    劉翠沖他哼了一聲。

    轉身快步繞過他。

    「翠嬸兒。」

    陳楚跑過去,抓住她的一隻胳膊。

    「陳楚,你還要幹啥?」

    陳楚笑笑。

    「我不幹啥啊?」

    「那就讓開,我該給你的都給你了,我現在特煩你!」

    劉翠白了他一眼。

    甩開他的手。然後快步朝自己家的地頭走去了。

    陳楚看著她那如同旗袍一樣裙子後面凸起的屁股。

    舔了舔嘴唇。

    回身又打了幾下沙袋,根本沒有心境了。

    忽然想起張老頭兒說的。

    女人都是騙子,女人的話是不足信的。

    男人只有成為更大的騙子才能得到女人的身體。

    陳楚堅定的點了點頭。

    收了沙袋,跟在劉翠後面。

    他腳步很輕,一直到了地頭,劉翠都沒有發現。

    這種時候,地已經鏟完了,苞米都長到肩頭高了。

    再澆幾遍水,就等著秋收了。

    苞米雖也都長得有模有樣的了。

    劉翠在地頭除了幾棵草。

    便鑽進苞米地,往裡面走著。

    早晨的露水,很快把她身上打濕了。

    身材更是凸凹畢現。

    等她快走到另端的地頭。

    發現還真有兩顆苞米的棒子被人掰下去了。

    肯定去哪燒著吃了。

    不禁低低罵了幾句。

    「呵呵,劉翠,掰你兩穗苞米,你就罵人,這不太好吧?」

    「你!」

    劉翠一看。

    陳楚正坐在低頭,手裡握著兩隻苞米棒子,在那笑。

    劉翠咬牙切齒。

    想到昨天晚上被他欺負,今天她又被欺負。

    不禁眼淚在眼眶打轉轉。

    轉身要走。

    不過腰已經被陳楚攬住了。

    「陳楚,你想幹啥?」

    「嗯,不想幹啥,就是想和你好……」

    「你放開。」劉翠說著張嘴一口咬在陳楚胳膊上。

    但陳楚還是一動不動。

    而陳楚的另外一隻手已經隔著她的旗袍一樣的連衣裙摸著她的屁股。

    而且手指往裡面摳了摳,正摳進了她的腚溝子。

    「啊……」劉翠叫了一聲,慌張的要躲開。

    陳楚五指張開,已經大力的揉著她彈跳的圓圓的屁股蛋兒。

    嘴已經湊了過來,在她脖子上胡亂的親著。

    「劉翠嬸兒,我真的喜歡你,咱倆好吧……」

    「陳楚,你,你這是欺負我。」

    「我咋欺負你了?孫五整天在外面扯,不和你好,你也是女人,我……我也是男人啊,我沒媳婦,我也想女人,你……你難道就不想男人?」

    劉翠噙著眼淚。這話說到她心裡去了。

    「那我們,我們成啥了?」

    陳楚笑了。

    「我的好嬸子,你說我們成啥了?我們成人了唄?是人還不能幹男人和女人該乾的事兒,那是啥了?那連牲口畜生都不如,人活著還有意思么?憋著難受還硬憋著不能歡愛?還不如死了算了……劉翠,你和我說實話,你一天憋著難受不難受……」

    「我……」

    陳楚打斷她說:「反正我憋著是難受,而你這個年齡,三十歲正是需要男人滋潤的時候,你天天憋著,等你到了四十歲,你這輩子的好時候都沒了,你說你虧不虧……那時候後悔你還來得及嗎?」

    「我……」

    劉翠眼睛眨著。

    陳楚捏著她的下巴。

    親了親她的小嘴兒。

    「劉翠,你實話實說,昨天晚上你爽不爽?」

    「我……我被你壓著,我就剩下害怕了,我爽啥?」

    「好,那咱現在就好好爽爽……」

    陳楚說著一下把劉翠抱了起來。

    劉翠兩腳騰空,涼鞋差點甩掉了。

    「陳楚……你別……」

    「別啥啊?現在不玩,以後想玩都玩不了了……」

    陳楚說著就要朝小樹林里走。

    劉翠掐了他胳膊一把。

    「我是說你別往小樹林裡面走,早上有放牛的……被看見……」

    哦。

    陳楚答應一聲,彎腰撿起劉翠的鋤頭,抱著她的身子,一溜小跑鑽進了苞米地。

    苞米葉子上有露水,但下面壟溝卻乾乾的沒有。

    陳楚把周圍苞米的下面葉子扯下來。這樣露水就少了不少。

    然後又把自己的上衣脫下了讓劉翠坐著。

    褲子也脫掉,讓她墊在屁股底下。

    「翠兒嬸……」

    陳楚穿著一隻小褲頭,一把抱住劉翠的脖子。

    深情的吻著她的小嘴兒。

    隨後舌頭伸了進去。

    兩手開始解著她的扣子。

    劉翠身體有些哆嗦。

    總感覺有人看著他們似的。

    不過,已經和陳楚幹了一次,身體不像第一次那樣緊繃了。

    陳楚脫掉了褲頭。

    隨後把劉翠放倒。

    在她的大脖子上親著,哄哄的啃著。

    劉翠開始嗯嗯的小聲哼著。

    直到陳楚的手伸進了她的裙底。

    開始摳摸著她的火燒雲,這才小聲的呻吟起來。

    在苞米地里,她沒有了昨天晚上的壓抑。

    呻吟聲也慢慢的變大了。

    陳楚把她的一條腿抗在肩膀上,裙子往上推。

    劉翠光溜溜的大腿就暴露出來。

    「陳楚,你等會,我脫了裙子的。」

    「別的,這樣干正好。」

    陳楚說著把她的兩條修長性感的大長腿頭抗在肩膀上。

    劉翠沒有絲襪,也不用穿。

    陳楚摸著她兩條大腿下面已經硬邦邦的了。

    而他從劉翠的兩腿之間看進去。

    看到了那紅紅的褲衩。

    忙伸手抓住那褲衩的兩端往下一拽。

    劉翠嗯哼一聲。

    臉上臊的不行。

    第一次大白天被別的男人扒掉褲衩。

    她全身都緊張的哆嗦起來。

    她又害怕,又刺激。

    看著自己的兩條大腿被陳楚扛在肩膀上,隨後又合併在一起。

    然後自己的紅褲衩被扒掉,陳楚還啪啪的拍了拍她光溜溜的豐腴的大屁股。

    她臉更紅了。

    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竟然和一個半大孩子做這種事。

    陳楚把她的紅褲衩一直脫到腳踝上。

    然後從一條大腿上脫下,掛在另外一隻腳脖子上。

    劉翠看著更是羞臊的滿臉通紅。

    她從來沒這樣被人干過。

    陳楚嘿嘿笑著,把她的裙子往上推到腰間,又把她的上身裙子拽到腰部。

    這樣她上下都露著。

    陳楚把玩著那一對大兔子。

    下面已經伸到了她的火燒雲上磨蹭著。

    那叢小森林也被陳楚的傢伙磨蹭來磨蹭去發出沙沙的聲音。

    劉翠的下面有點發紅。

    不像一般老娘們都黑了。

    陳楚用手摸了兩把,又抓了幾把劉翠的小森林。

    「啊!」劉翠受不了的呻吟一聲。

    而陳楚手指又伸了進去。

    開始來回鼓弄。

    劉翠聽著自己下面的水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

    臉紅的都能流出水來。

    「陳楚,你別玩了,快,快插進去干吧……」

    劉翠說完自己都感到無地自容起來。

    她怎麼能說這樣沒羞沒臊的話呢?

    陳楚笑了。

    心想張老頭兒說的很對,女人的話是不能信的。

    剛才還要和自己老死不相往來,現在就讓自己伸進去糙她了。

    陳楚又親了親她濕潤的小嘴兒。

    「劉翠我來了……」

    陳楚下面一挺。

    咕唧一聲,下面就進去一個頭。

    然後悶哼一聲,全乾進去了。

    「啊……」兩人都舒服的各自呻吟一聲。

    劉翠也放開了。

    兩手往後背著,頭往後仰著。

    既然已經如此,她就盡情的享受吧。

    陳楚兩手把她的大腿分開,下面開始啪啪啪的幹了起來。

    劉翠被乾的往上一竄一竄的。

    從嗯嗯聲,到啊啊啊!的開始呻吟。

    陳楚幹了七八十下。

    她裡面的水便開始發出呱唧呱唧的聲音了。

    陳楚想停下休息一會兒。

    劉翠的小手忙摟住陳楚的腰。

    「別,別停下來,干,繼續干……啊……。」

    劉翠小臉紅撲撲的。

    陳楚下面更硬了。

    「劉翠,我今天非干你個四遍五遍的。」

    陳楚說著,兩手把她的大腿分的更是大開。

    下面狠狠壓了上去。

    抽出來又狠狠的往下砸。

    這一下那水聲更是噗噗噗的響的厲害。

    同時兩人身體啪啪啪的撞擊聲音也是極響。

    那水隨著運動往外流著,劉翠的兩腿間的那一撮小草都*的了。

    劉翠終於受不了的啊啊啊的*起來。

    「陳楚,別停,別停下啊……我要到了……我要……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