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末世大回爐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做了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末世大回爐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做了吧字體大小: A+
     
        死罪二字一出,當即讓這十幾人嚇的差點暈過去,他們有想過狼牙戰團過來之后會發生各種是非,卻完全沒想到這個劉玉定竟然這么大膽,竟然搬出軍法,搬出死罪二字!

        他們在這半年里著實囂張慣了,由王塵的帶領下,近乎沒有一個基地敢和他們對著干,甚至態度也是放低一等,誰讓他們控著物資呢?

        可是這個狼牙戰團竟然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里,上來就對肛?!

        一人大驚嚇慌忙出聲:“可是這里不是狼牙基地!這里是……”

        “這里是總戰略部設立的營地,你們是戰略部的人,狼牙軍法不適用在你們身上。”劉玉定強硬的打斷對方的話。

        范德這時候也呆不住了,著急道:“你知道還……”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劉玉定再次強勢打斷,面無表情的樣子將其冷面閻王的一面貫徹到底:“并非是以狼牙的法規,而是以大戰所有參與者總聯盟的軍法,一名軍人應當遵守的職責。”

        一群人已經徹底呆住,聯盟軍為十五戰團,總戰略部顯然不在其內,他們也因此不受聯盟軍的規則影響,劉玉定口中雖說的這些話,什么大戰所有參與者總聯盟軍法,這玩意兒根本不存在。

        可是不存在,不代表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這次的大戰如此重要,總戰略部的職責有多大不用多說,沒有規定不代表出了事不用承擔責任。

        而劉玉定鎖定的點就在這里,沒有明確的條例,但就是反駁不了!

        于是在一群人的呆愣,被這番振振有詞堵住之際,劉玉定已經快速的再次開口:“范德等人嚴重違反大戰聯盟的制度,克扣物資不發放,并且拖延了暗線任務的進程,給此次大戰準備期帶來嚴重影響!”

        一道道罪行脫口而出,劉玉定輕車熟路,話落后直接施行處罰命令:“我以暗線任務直接當事人的名義下令,剝奪范德等人軍人的身份,逐出戰略部及參戰者總聯盟,并——”

        聲音頓住,范德一干人在驚悚中,清晰的感受到了劉玉定周身一瞬間散發而出的寒意。

        他再次出聲:“斷其手筋腳筋腳筋!放逐!”

        嘩——

        根本不給這些人反應時間,神隱戰隊自覺的以劊子手身份出列,一群行動能力和頭腦一樣靈活的家伙,配合無間兩人一組行動,三兩下就將這些人禁錮住,一人制服,一人動手。

        毫不猶豫的下手,當場就將十幾人的手筋腳筋,活生生的從皮表下挑出來強行割斷!

        一下子,整個場地上就響起了凄慘的哀嚎聲,凄厲異常!

        前不久還一副狼牙戰團拿他們沒辦法,甚至還想著如何再多扣下一些物資的這些人,頓時成為了階下囚,劇烈的疼痛以及地上流淌著的鮮血,不斷刺激著他們的腦神經。

        范德至始至終都沒有想到劉玉定說定罪就定罪,甚至說懲罰就真的懲罰,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不夾雜其他意思,也根本不存在威脅迂回這一說。

        他是來真的!

        真的在給他們定罪,并且斷手筋腳筋這種事,狼牙戰團的人真的做了出來!

        他不是新人類,他是個普通人,手筋腳筋一斷,基本上就此生無緣成為強者了,他看著自己的四肢,提不起任何力氣。

        身旁兩名對其下手的神隱戰隊成員,做出這一系列事之后那始終都冷漠的眼神,明顯代表著從頭到尾他們都根本沒有把戰略部放在眼里,或者在他們的心中,壓根就沒將什么王塵什么戰略部,甚至神秘家族當回事?

        他們只會聽從狼牙軍官的指示,只會服從以狼牙名義發出的號令。

        也只會追隨心中的正義!

        恐懼,蔓延在每一名在場的戰略部成員心中,他們這時候總算明白過來,王塵想要對付的是怎樣的一群惡魔,他們留在此處所要面對找茬的對象,是多可怕的人。

        毫不遲疑完全不考慮后果的絕對服從,這在任何一個基地的戰團之中,都從未見過!

        但是狼牙,他們到底是如何做到讓這么多的人信念這等堅定?

        而在這十幾人統統躺在地上哀嚎時,有一人卻被孤立了出來,神隱戰隊未對其下手,此人正是之前脫口而出‘傾巢大戰的勝敗是聯盟主力軍的事’這一句話的人。

        這名戰略部成員明顯沒反應過來,他呆呆的站在原地,望著四周躺了一地不斷凄慘嚎叫的同伴,有種極為不真實的錯覺。

        就他一個人沒遭殃?

        劉玉定在下達懲罰執行命令的時候,并未單獨對其有其他指示,甚至最隱秘的狼牙手勢都沒打,但是神隱戰隊的成員一個個都何等聰明,清楚的了解這家伙所犯罪行,可是與其他人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果不其然在哀嚎聲度過第一階段的最高峰之際,當地上的十幾人都發現了有一人安然無恙時,劉玉定已經將目光投射了過來,定定的看著錯愕又驚慌中的這人。

        “至于你,身為戰略部成員卻不懂戰略,身為軍人卻沒有軍魂。”劉玉定一字一頓的說著,這時候的他與之前的狀態再次有所不同,此刻的他已經不僅僅是冷面閻王,而是帶上了一股制裁的收割感。

        “傾巢大戰的勝敗是主力軍的事?”一閃而過的譏諷在劉玉定眼中略過,他冷笑:“你不配身上的徽章。”

        那人冷汗浸·濕·了衣衫,他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什么,他的恐懼完全來自于眼前這個中將的氣勢壓迫。

        可劉玉定并未有任何解釋的意思,直接別開眼冷聲開口:“做了吧。”

        三個字一出,還不等在場十幾人有一秒鐘的思考過程,一柄彎刀就已經忽然出現在那人的脖頸間,速度快到根本沒人看清是從哪個方向過來的,甚至手持彎刀之人身軀還處于帶著殘影的移動過程中。

        噗!

        鮮艷的血液一下子從此人脖間飆射·出來,一刀下去割的極深,半個脖子都快被削斷,是最快的致命手法!

        啪!

        那人瞬間倒在地上不停抽·搐,雙眼死死瞪大,他似乎想做些什么,但神經還未來得及傳遞大腦的想法,便已經氣絕到無法動彈。

        哀嚎聲在這一刻徹底消失,整個營地在這黑夜中死一般的寂靜。

        說殺,就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