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末世大回爐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這家伙誰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末世大回爐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這家伙誰啊?字體大小: A+
     
        ()  ()  ()

        劉玉定的話一出,不少人都驚訝的望著這名軍銜與狂獅一樣的年輕少將,再看看那只腳依舊踩在狂獅臉上的楚涵,眾人猛然一愣

        這兩人認識?

        狂獅心頭一跳,但很快就一臉戾氣的沖著劉玉定大吼:“你沒看到我被攻擊了嗎?還不趕快把這個人殺了”

        同樣是少將,狂獅可不認為劉玉定比自己強,除非軍銜比他高,不然以他的三階進化者戰力,根本不怕任何人,哪怕對方是少將也依然張口就是命令

        劉玉定被狂獅的大吼聲拉回了神,只是他卻下意識的猶豫了下,望著眼前的楚涵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楚涵眼神卻帶上了一絲詢問,眼前這家伙誰啊?

        “你他媽聾了啊?”狂獅再次一聲大吼,拼命的掙扎大叫:“還有你們這群廢物,本少將被人攻擊,你們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快點把這個小子殺了”

        站在劉玉定身旁的幾名軍人皺了下眉,其中一名約莫三十多歲的上校小聲開口:“少將,這敵襲?”

        這么上校的話提醒了劉玉定,他決定先將楚涵的事情放在一邊,目光盯著眼前的狂獅問道:“狂獅少將,請問敵襲呢?”

        這里除了楚涵是外來者,其他全部都是過來報名參軍的人,沒有動·亂沒有殺戮,但是敵襲信號已經發出,現在整個城內城的軍官都知道了,可是眼前的敵人究竟在哪?

        “你們都瞎了不成?”狂獅不可思議的望著劉玉定:“這個小子就是敵人,他都攻擊少將了還不算敵襲?”

        我去你·媽

        不少陸陸續續跑出來的軍人差點沒罵娘,敵襲和有人挑事你他媽是分不清啊?

        劉玉定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而然他卻謹記此時的威嚴,只是抿了抿嘴唇嚴厲的喝罵道:“狂獅少將,你知不知道誤傳信息導致現在整個城內城都大亂?”

        狂獅心中一陣憤恨,楚涵的那只腳已經踩在他臉上整整十分鐘,結果這些人跑出來壓根不出手,竟然責罵他起來了?

        “快點把這個小子拉開軍規中有明確規定,攻擊少將以上軍官是什么罪你們難道不清楚?”狂獅一邊氣的吐血一邊沖著些人歇斯底里:“快點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已經觸犯了軍規,你們還不動手”

        “行了”劉玉定連忙喝住狂獅,緊接著對著身邊人吩咐道:“快點把消息傳回去,沒有敵襲”

        “是”一名士兵連忙取出對講機將情況匯報

        城內城中大批的軍隊剛剛整合就集體解散,一時間怨氣滔天,不少整裝待發的少將甚至中將都恨不得罵娘,當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狂獅誤傳的假消息時,一個個全部跑到了會議大廳聲討

        此時會議大廳也剛剛湊成緊急會議的人數,會議還沒開始就傳來敵襲是假的情況,搞的一群人頓時了臉,尤其是那些連衣服都來不及收拾的大佬們,恨不得當場就剝了狂獅的皮

        堂堂少將,竟然連這種小事都分不清

        此時工棚外狂獅卻是不可思議的望著做出這般反應的劉玉定:“你瘋了?我被人打的門牙都沒了,你竟然把事情壓下?”

        劉玉定嘆了口氣,走上前幾步望著地上一臉凄慘的狂獅,然后在楚涵神色戲謔之中開口:“狂獅少將,請問你參軍多久了?是否參加過軍規集訓?搞得清楚‘敵襲’兩字的含義嗎?”

        一連三個問題,將狂獅直接問住,狂獅并不是老牌軍官,而是進化者隊伍里普升的少將,由于是最早成為三階進化者的一批人,所以才破例封為少將

        但與軍校畢業的劉玉定比起來,軍人的姿采則完全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軍規集訓這種事情狂獅向來仗著自己軍銜高不去,軍規之中他也只在意哪些會觸犯到自己的利益而已

        楚涵詫異的看著眼前這名三兩下就把這本該鬧大的事情壓下來的年輕少將,心頭一股古怪之意升起,哪怕壓下了這件事將他的陰謀搞的泡湯,但是自己的腳還踩在狂獅的臉上呢,眼前這個年輕的少將怎么一點不在乎的樣子?

        而且,他認識自己?

        可自己不認識他啊

        “那他呢?”狂獅決定將自己之前的事情避開,一只手指著楚涵沖著劉玉定大聲道:“他襲擊少將,你不管?”

        周圍一群趕到的軍人也是眼神帶上了疑惑,狂獅假傳消息造成恐慌固然可惡,可是劉玉定故意把眼前的一幕晾在一邊不管,似乎是有些刻意偏袒這個攻擊狂獅少將的年輕人了?

        “你快點把腳拿開”劉玉定對著楚涵煩躁的說了一句,那語氣和神態似乎和楚涵很熟悉

        楚涵一愣,緊接著順勢抬起腳站在一邊,他決定先看看情況再說,并且既然眼前這個狂獅鬧出來的‘敵襲’被壓了下去,自己再繼續不依不撓的鬧事可就玩過了,做壞事也要站在正義的一方才能得到多好處

        但眼前這個年輕少將到底是誰啊?自己沒見過他啊

        他知道自己是楚涵?貌似不對,如果是知道自己是即將上任的上將,不該是如此孰能的語氣和態度,這感覺反倒是像老朋友似得,到底啥情況?

        楚涵踩在臉上的腳終于拿開,狂獅連忙站了起來,不顧自己臉上明顯的鞋印憤怒道:“我說,這件事你們難道都想包庇這個小子不成?他攻擊少將,你們這么多人都看到了,卻打算當沒看見?”

        他被人揍成這個樣子,還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揍,不把楚涵弄死他怎么咽的下這口氣?

        劉玉定瞥了楚涵一眼,眼神中的意思讓楚涵很意外,說出來的話是讓楚涵意外

        “我說狂獅少將,這個人是我的老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這事就這么算了?”劉玉定笑呵呵的對著狂獅開口,一顆四階喪尸的晶體握在手中,別的人看不見,但是楚涵和狂獅卻一目了然

        我靠?

        楚涵驚呆,眼前這家伙到底是誰出手也太大方了

        “不行”

        下一秒,楚涵和狂獅卻是異口同聲的大聲開口,只是兩人的目的卻是南轅北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