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那只雞(感謝書友:“前塵舊事怎么”成為本書新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那只雞(感謝書友:“前塵舊事怎么”成為本書新盟主)字體大小: A+
     

    國子監的學生沖著皇帝不要臉,皇帝當時忍了,于是當時有些人覺得皇帝軟弱可欺,也想跟著不要臉。

    但是后面皇帝悍然出手,直接讓國子監上下瞠目結舌,悔不當初。

    國子監已經成了一個廢物,里面的人想出來,外面的人不想進去。

    堂堂大明官辦的最高學府,就這么沒落了。

    誰的錯?

    官員們都很清楚,可沒人會說,也沒人會承認。

    那些犯官被拿下也沒人同情。

    這就是炮灰。

    做了炮灰就得有炮灰的覺悟。

    御座上的皇帝感受到了這股漠然的情緒,嘴角就微微下撇,卻是譏諷。

    皇帝和臣子從不是朋友,永遠都不是!

    這是朱棣當年的教導。

    ——皇帝和臣子在更多時候是對手,是敵人!

    ——怎么去壓制這些敵人?

    而能壓制住這些敵人的帝王幾乎都是雄主。

    太祖高皇帝!

    文皇帝!

    現在……

    朱瞻基微微瞇眼,說道:“致殘的十余人,給予補償,家中的子弟可以遞補一人,以五年為限,不合格就退回去。”

    這還是應有之意!

    見群臣沒意見,朱瞻基繼續說道:“其余的若是查明無事,下一次提升就是他們了。”

    蹇義只覺得身體一軟,差點就站不穩了。

    身前身后都是輕松的嘆息聲。

    人人都在歡喜著。

    朱瞻基看到了這些歡喜。

    他說道:“凡事有規矩,朕亦不敢越矩,諸卿可知為何嗎?”

    沒人回答。

    朱瞻基說道:“第一次越矩很艱難,但第二次、第三次……當你習慣了跨過規矩時,再也無法回頭,而且那些規矩再也不是障礙。”

    規矩本就是拿來讓人遵守的,當有人不斷去破壞這些規矩時,規矩實際上就成了空談。

    “朕不想種因,也希望你等不要去種因。”

    朱瞻基點點頭道:“散了吧。”

    群臣沉默著出了大殿,心中的滋味大抵只有自己才知道。

    皇帝越發的成熟了。

    剛才他的一番話直接就點在了這幾年的矛盾點上。

    規矩!

    立下了規矩只想讓皇帝去遵守,而臣子們卻在肆意破壞著這些規矩。

    “讓人臉紅啊!”

    一個官員嘀咕著,卻沒引來共鳴。

    而魯青此刻就在臉紅著。

    “什么?俞公公要抬舉我嗎?”

    這是一個白凈的小太監,看著也就是十六七歲的模樣。

    “你跟俞公公一年多了,口很嚴實,俞公公很欣賞你。”

    來人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得了俞公公的看重,很快就要飛黃騰達了,咱家帶了些酒和肉干來,咱們慶賀一番,以后你有了出息,可別忘了咱家……”

    于是酒香撲鼻。

    半個多時辰后,魯青醉的不省人事。

    來人打個酒嗝,然后摸出一根長針,說道:“年紀輕輕的就去了,到了地底下可別怪咱家,是俞公公覺得你礙事了,記著了,回頭等中元節咱家會給你燒些東西……”

    魯青伏在桌子上,來人先開門看看外面,沒見到人,這才回身關門。

    室內的光線暗淡了下來,酒的味道越發的濃郁。

    來人緩緩走到魯青的身后,然后抬頭再次看了一眼窗戶。

    光線從窗戶擴散進來,不是夏日的熾熱,而是帶著春天的明媚。

    明媚的光線斜照在桌子上,幾片咸魚干孤零零的擺在那里。酒壺和一只酒杯已經跌落在地上。

    來人似乎精通頭部的構造,沒見他怎么尋找,就單手把長針刺進了魯青的后腦里。

    魯青劇烈的顫抖著,來人按住了他,只是十息不到,魯青就漸漸的平靜了下去。

    來人長舒了一口氣,然后緩緩拔出長針來,又用一個東西在魯青的后腦那里涂抹了一下。

    他俯身把手伸到魯青的鼻下,然后滿意的道:“黃泉路上走好,記住要讓你死的是俞公公。”

    他再次檢查了現場,然后過去拿起那只酒杯收好,就打開房門悄然離去。

    一個多時辰后,有人在外面喊著魯青,然后罵罵咧咧的說他沒去當值。

    嘭!

    房門被踢開了,一個滿臉橫肉的太監皺眉走進來,然后一巴掌拍在伏案坐著的魯青的肩膀上。

    魯青的身體緩緩往右邊滑去,當脫離了桌子后,就猛的倒在地上。

    “魯青,喝多了吧。”

    “滾起來!”

    “咦!”

    “死人了!魯青醉死了!”

    宮中死了一個小太監就像是方家莊的農戶家里死了一只雞,絲毫不會引人注目。

    “老爺,這雞死的冤啊!”

    方醒站在一棵小樹前,看著身體還帶著一支箭矢的大公雞倒在小樹下,有些不解。

    方德榮哭笑不得的指著側面的一棵大樹說道:“先前小姐帶著幾個玩伴說要練箭,小刀在看著,本來是射那邊的,可不知怎地就偏過來了。”

    方醒有些無語,因為兩棵樹之間的差不多有六十度的角度差,是什么樣的箭術才能射到這只大公雞啊!

    方德榮的嘴角抽搐一下,繼續說道:“這只公雞在莊上有些名氣,每日就喜歡出來覓食,結果先前它就飛到了小樹上,然后……”

    現在方家的管家實際上就是方德榮,只是方杰倫不肯退休,說是要再干二十年,要服侍著三位少爺成人。方醒和張淑慧不忍心拒絕,就讓他繼續掛著管家的頭銜,但是大多數事情都是方德榮來干。

    “誰射中的?”

    方醒希望不是無憂,可方德榮卻偏過頭去說道:“老爺……就是小姐。”

    方醒過去撿起那只雞,問道:“賠了嗎?”

    “爹!”

    方德榮還沒回答,無憂無慮的無憂就跑來了。

    她緊緊的抱著一只大公雞,歡喜的奔跑著,小刀就在不遠處,見到方醒后就訕訕的止步。

    “爹,我和娘說了,娘叫人抓了這只大公雞賠人。”

    大公雞就像是老母雞般的咯咯噠叫了兩聲,好像被嚇壞了,居然沒掙扎。

    方醒見她滿頭大汗,就說道:“好。”

    三人一起去賠了雞,回頭的路上就拎走了那只被射死的大公雞。

    于是晚飯就多了一道菜,辣子雞。

    晚飯很熱鬧,馬蘇一家子也來了,所以就在院子里開飯。

    “這雞肉好吃。”

    平安一本正經的夸贊著花娘的手藝,無憂在邊上拼命使眼色裝矜持,卻沒有得到回應。

    “二哥,我會射箭了。”

    無憂終于忍不住了,珠珠也幫腔道:“是無憂射中的。”

    大家都笑了起來,然后有人就打趣無憂。

    “老師,蘇州府那邊的遺禍,弟子準備上書……”

    馬蘇突然低聲的給方醒說了自己的打算,包括蘇州府那邊的官田改革等等。

    “……在不缺田地的情況下,而且每年的糧稅能有結余,官田實則沒有半分好處,只會制造**,就和軍戶屯田一個道理,任何官辦的事情若是不能時時盯著,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肥肉,那些人就會上下其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