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 哪來的平等(感謝書友:“秦Leaf”成為本書新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 哪來的平等(感謝書友:“秦Leaf”成為本書新盟主)字體大小: A+
     

    “大明的儲君今日上了第一節課。”

    “本官覺著自己就站在風口上,下一次大風興許就會被吹飛了,所謂的首輔……”

    太陽很暖和,氣溫很適宜,讓人覺得涼爽。

    這是一年之中和秋季并列的最好時光。

    可秋季肅殺,所以對于六十一歲的楊榮來說,他更喜歡生機勃勃的春季。

    楊士奇在等待著老家兒子的回復,最近有些惆悵,所以精神不大好。

    “誰知道他教了什么?估摸著是吹噓科學吧?”

    楊士奇失去了往日的鎮定,楊溥看了他一眼,說道:“肯定是,他需要讓殿下記得科學的好,然后……弄不好還會貶低儒學。”

    黃淮搖搖頭道:“那是在動搖的大明的根基。等殿下長大后,他將如何適從?陛下不會允許方醒胡鬧。”

    楊榮看著外面的陽光,說道:“幼孜還是沒來。”

    政事堂又漸漸的安靜了下來,只剩下翻動紙張的聲音。

    朱瞻基同樣在忙碌著,直至看到了一份奏章。

    奏章是宗人府的,提及了漢王在外可好等問題,雖然啰嗦和隱晦,朱瞻基還是知道了他們的想法。

    “告訴他們,漢王在華州很好,有奏章跟著興和伯回京,抄錄給各地藩王。”

    目前大明還在頭痛的事就是藩王。

    在士紳們的特權被取消之后,各地對藩王也沒怎么客氣,該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別跋扈,否則本官彈劾你。

    從朱瞻基登基開始,藩王們的好日子就結束了。

    朱高燧上個月來了奏章,說自己在封地的各種煎熬,地方官也不尊重等等。

    藩王們都不滿意,可大明武功鼎盛,沒人敢造反,于是他們就難免牢騷滿腹。

    于是朱高煦的出海就引來了不少關注的目光。

    一部分藩王覺得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大不了去海外找個地方,雖然條件差了些,可卻不用在中原裝孫子。

    而大部分藩王都很糾結。

    習慣了富貴安逸之后,讓他們去蠻荒地區重新開始,那和流放并無二致。

    于是他們望向了京城,望向了皇帝。

    真要流放我們嗎?

    于是快馬出城,奔向各方。

    朱瞻基依舊在處理政事,直至天色微黑。

    “陛下,用膳吧。”

    俞佳帶人進來點亮了蠟燭,朱瞻基放下毛筆,然后揉揉眼睛。

    “太子呢?”

    “殿下早就回了坤寧宮,說是很高興。”

    俞佳覺得杜謙真的是個蠢貨,教授了太子那么久,竟然比不過只是上了半天課的方醒。

    “今晚吃火鍋吧。”

    朱瞻基覺得有些冷,從骨縫里漸漸溢出來的冷氣讓他微微皺眉。

    吃完晚飯后,朱瞻基去了后宮。

    他現在很少去坤寧宮,去的話也只是看看兩個孩子。

    帝后的關系已經變成了冰塊。

    外界對此多有揣測,但是隨著太子之位的塵埃落定而慢慢淡去。

    除非胡善祥突然去了,否則孫貴妃的兒子就沒有機會。

    所以那些人才用了各種手段,甚至叩闕的更多原因就是方醒占據了太子老師的位置。

    在許多人的眼中,這個位置誰都可以,就是科學不行,方醒不行。

    等看到了那個熟悉的女人后,朱瞻基的心情就輕松了些,然后在燈火下微微一笑。

    孫氏也微微一笑,兩人漸漸走近,然后并肩進了里面,里面隨即就傳來了孩子的歡呼聲。

    俞佳站在外面看著這一幕,低聲道:“哪來的平等,就算是皇后也只能冷著。”

    他看了一眼坤寧宮方向,嘴角微微翹起。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服侍下一位帝王,也就是說,等皇帝駕崩之后,他要么就隨著一起去,被贊一聲忠仆;要么就只能學孫祥,去守墓。

    孫祥的結局很平淡,安綸出面去收殮了他的尸骸,然后悄然去懇求皇帝,只求讓孫祥在天壽山的某一個地方入葬。

    可這個要求并未得到同意,于是安綸就找了另一個地方。

    一番折騰下來,讓宮中不少人都在羨慕著孫祥的際遇。

    而安綸的形象在此次之后也變得好了不少,只是卻越發的沉默了。

    俞佳不知道自己未來會是什么樣的,可卻很憂懼。

    他不年輕了,每年冬天他的身體就會做出反應,很難受。

    看著那些年輕的太監宮女們,他總是會多停留一瞬,然后感慨著。

    可隨即他就會充滿了斗志。

    黑夜中,他目光炯炯,絲毫沒有忙碌了一天的疲憊。

    等皇帝睡下后,俞佳才能休息。

    回到住所,一個宮女已經打好了水,然后伺候他洗臉洗腳。

    水微微發燙,泡腳很舒服。

    等水漸漸有些涼了時,一直在為他按摩腳丫的宮女抬頭道:“公公,擦干吧?”

    俞佳嗯了一聲,宮女就把他的腳提出來,然后用毛巾擦干。

    “有些冷。”

    俞佳閉上了眼睛。

    宮女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揭開了衣服,把那雙大腳放在了自己溫軟的懷里。

    過了半個時辰,打盹醒來的俞佳趕走了宮女,然后在床上睡下。

    他只能睡兩個時辰,然后就醒了。

    洗漱之后,他急匆匆的趕到了孫氏的寢宮外等候。

    那些太監宮女都已經換過班了,見到他來就紛紛諂笑著。

    等皇帝出來后,皇宮中的一天才算是正式開始。

    而土豆的假期也結束了。

    他有足夠的時間回去銷假,可方醒卻在他吃了早飯之后就把他趕走了。

    出了方家,他打馬進了城,一路往馮霖家去。

    等到了馮家時,他拎著一個小包袱敲門。

    “你來做什么?”

    開門的是馮霖的嫂子楊氏,作為‘大戶’人家的閨女,嫁進來后還要拋頭露面做事情,讓她的情緒非常糟糕。

    等看到是土豆后,她就不耐煩的道:“沒見誰整日往別人家跑的,下次再來就叫別人開門。”

    土豆笑了笑,看在馮霖的面上忍了一下。

    而楊氏的怒火來自于馮翔去年鄉試的失敗,讓她覺得自己所嫁非人,順帶連父母的眼光都懷疑上了。

    進了里面,土豆在屋外朗聲道:“小子方翰,請見先生。”

    “小方來了?進來,看看老夫的這幅畫如何。”

    側面的書房傳來了馮有為的聲音。

    土豆進去,楊氏在外面嘀咕了一陣,稍后馮霖買菜回來了,楊氏只是勉強笑了笑。

    “嫂子,我哥還在讀書呢?”

    馮霖笑瞇瞇的問道,楊氏勉強點點頭,姑嫂就此分開。

    “好!這鳥兒靈動,先生,這畫可以當做傳家寶了。”

    馮霖聽到了土豆聲音,就在外面說道:“你又不懂畫,胡亂哄我爹。”

    她的聲音清脆,里面靜了一瞬,然后馮有為笑道:“好好好,這畫就送你了。”

    “多謝先生,小子下次休沐再來請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