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 來自于方醒的報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 來自于方醒的報復字體大小: A+
     

    馬車上釘著一個囚籠,被簡單處理了傷口的竇欽被塞了進去。

    在進去的那一瞬,他只覺得渾身一冷,恍如身臨地獄。

    “我們京!”

    兩名東廠的番子,外加一個總旗部的軍士,連飯都不在太原府吃,就這么護著馬車而去。

    竇欽茫然的看著外面那些百姓,作為照磨,他以往在府衙里的形象是刻板并嚴肅,可現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猴子,被人戲謔的指指點點。

    “錯了。”

    他沙啞著說道。

    沒有人搭理他,從東廠的人出現之后,大家都把他當做了爛泥。

    他覺得自己不該是那只雞,所以喊道:“好些人都這樣,憑什么抓我?”

    無人應答。

    一行人快到城門時,后面追來了太原知府謝志初。

    “諸位,敢問這是為何?”

    東廠的番子見到是他也不行禮,只是冷冷的道:“謝大人不知道嗎?”

    一共一百余人被拿下,而且還是南北一起行動,官場上有幾個不知道的?

    所以謝志初那一臉的焦急在番子的眼中就成了作偽。

    謝志初愕然道:“本官知道什么?”

    番子覺得當官的都是不要臉的,就說道:“竇欽污蔑陳林,并指使人打斷了他的腿”

    謝志初無辜的道:“本官這等事到不了本官這里啊!可是證據確鑿嗎?”

    番子點點頭,謝志初看了囚籠中的竇欽一眼,說道:“果真是罪有應得,本官去會仔細查查,看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

    番子冷冷的道:“謝大人請便。”

    他們都到太原城半天了,謝志初再蠢也不至于才知道消息,所以番子斷定他是在害怕,一直等他們拿下竇欽準備出城后,這才知道自己平安無事,就追來做戲。

    “大人救我”

    竇欽抓住欄桿,絕望的喊道。

    謝志初看了他一眼,見他的臉上全是血,就打個寒顫,板著臉道:“本官往日卻不知道你這條毒蛇就在身邊,可憐陳林頭本官自然會彌補他,而你罪有應得!”

    竇欽看著謝志初對番子們微微一笑,然后看了自己一眼,帶著人去。

    這一眼很冷,還帶著慶幸。

    這不是往日那個親切的知府大人,竇欽只覺得胸中一股不平涌動上來,就喊道:“你居然知道陳林的名字,那你肯定知道他是科學子弟,但你還是坐視著我去弄他,謝志初,你這個偽君子!”

    謝志初絲毫沒有反應,轉瞬就消失在前方。

    竇欽罵罵咧咧的別過頭來,一行人出了城門卻不走了。

    這是要等竇欽的家人一起到位,然后全部帶京城。

    微風怡人,可竇欽卻在顫抖。

    他絕望的在等待著。

    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還有那個聰明的兒子。

    “大人,犬子犬子無辜啊!”

    雖然知道是徒然,可竇欽還是向番子求情。

    番子冷笑道:“陳林無辜嗎?”

    竇欽說道:“可這事和犬子無關啊!”

    番子想譏諷一番,可卻看到一騎沖了過來,就喝道:“止步!”

    來人勒馬,戰馬人立而起。

    好騎術!

    馬背上的騎士夾住馬腹,冷冷的看了竇欽一眼,然后身體一轉,戰馬跟著轉了過去。

    看著來騎飛快的離去,兩個番子都沒說話,軍士中有人想去追擊,卻被人拉住了。

    這氣氛不對!

    竇欽想起剛才那騎士的眼神,就喊道:“他想做什么?”

    沒有答案。

    直至出城十余里后,那人就在路邊等著。

    “我叫方七,我家老爺就是當朝興和伯。”

    方七手握木棍走過來,兩個認識他的番子想攔,被他用眼神逼住了。

    “我家老爺說了,來而不往非禮也,所以我就來了。”

    兩個番子聽到這話都搖搖頭,然后躲在了一邊,決定不摻和方醒的事。

    有軍士不解的道:“興和伯這是什么意思?”

    總旗官懶洋洋的道:“興和伯人稱寬宏大量,如今科學子弟被人污蔑下獄,還被打斷了腿,他老人家自然是要派人來寬宏大量一番。”

    “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竇欽在小小的囚籠里縮成一團,害怕的涕淚橫流,還帶出了一坨凝固的鼻血,看著就像是鼻下多了一塊胡須。

    方七走到囚籠前,把木棍搭在欄桿之間,然后用力的撬動。

    沒人說話,甚至見到這個囚籠不怎么結實都沒人反思。

    當囚籠被拆散后,方七一把拖出了竇欽扔在地上。

    只是兩棍,方七丟掉木棍,身對番子說道:“我家老爺說了,此事與你們無關,若是有人追問,只管往方家說。”

    兩個番子應了,等方七走后,才催促著把慘嚎著的竇欽抬上車去,然后急匆匆的趕到了下一個小鎮,請了郎中給他治腿。

    “果然是興和伯啊!”

    兩個番子站在藥鋪外面,聽著里面的慘叫聲,不禁唏噓不已。

    “謝志初怕是不干凈吧?”

    “難說,估摸著是坐視。”

    “他先前說要去清理,這是想讓咱們京傳話呢!好讓陛下和興和伯釋懷。可好處都不給,誰會幫他傳話?”

    “不過此次要拿下的人太多,興和伯也顧不上他了,算他走運。”

    兩個番子在感慨著謝志初的好運,隨后就被一匹快馬驚擾了清靜。

    小鎮恬靜,炊煙渺渺。

    就在炊煙下,一騎飛速而來,進了街道后減速,然后在一家餅店外面勒馬喊道:“準備干糧,要快!”

    軍士中有人說道:“那人先前不是跟著謝志初追來的嗎?怎地又追來了?”

    一個番子聽到這話,就搖搖頭,示意大家別管。

    “這是進京的,謝志初慌了!”

    “興和伯的威懾力果真是不同凡響啊!”

    竇欽一家子進京的那一天,方醒也得到了太原知府謝志初上奏章請罪的消息。

    “謝志初說自己失察,不過幾位輔政學士認為他不可能連一個小吏都去管制,所以責任不大。”

    黃鐘這兩天不斷在接收消息,很是振奮。

    “各地多了不少自首的,只說自己當初被人蠱惑才動了手。”

    “還有那些人開始彈劾您,說您派人動手打斷了多人的手腳。”

    “沒人再次去叩闕嗎?”

    方醒覺得很奇怪,上次他離京前,那些人醞釀的就是叩闕,然后想和他決一死戰。

    黃鐘笑道:“叩闕要百官都應承才好,只要有一半不去,那叩闕就成了黨爭。”

    方醒若有所思的道:“國子監被陛下打了下去,他們失去了最聽話的一群人,所以干大事而惜身,大明還能指望這些人做些什么呢?”

    黃鐘由衷的贊嘆道:“陛下的手腕令人佩服啊!”

    方醒點點頭道:“確實是,最后對國子監動手,一下就抓住了他們的七寸。”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