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程序,逼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程序,逼迫字體大小: A+
     

    “誰動的手,可有記錄?”

    解縉回家休息去了,方醒馬上就變了個嘴臉,殺氣騰騰的模樣讓解禎亮不禁打個寒顫。

    “都記得,當時在下去找了沈陽幫忙,書院出仕的學生也自發的把那些事都記錄了起來,準備向陛下喊冤……”

    “那為何不遞給陛下?”

    解禎亮低下頭沒說話。

    方醒都明白了,合著解縉早就看出了朱瞻基的意思,而讓科學子弟受委屈,這也是在那盤棋里面。

    “苦肉計……只是下手的卻不是周瑜,而是曹操。”

    方醒出去了,說是去吏部。

    “他這是認了。”

    解縉有些無奈的道:“別的事他都能容忍,書院和學生的事卻要斤斤計較,卻忘記了做大事總得要有犧牲。”

    解禎亮問道:“父親,山長他去吏部做什么?”

    解縉笑道:“蹇義一直想退下來,就是覺得現在這個局面讓他煎熬,不如眼不見心不煩。德華現在就是去找麻煩的,希望蹇義能聰明些。”

    ……

    蹇義是真的想致仕了,可皇帝卻揪住他不放,每次都說是緩一緩,可這一緩就緩到了現在。

    而郭璡倒是很老實,雖然一直不得頂替的機會,卻也兢兢業業的,所以更是讓蹇義滿意。

    方醒很平靜,反而讓蹇義的心中一冷。

    但凡叫嚷的厲害的,多半是心中沒底氣,可以回旋的余地大。

    而不吭聲,情緒平穩的,多半是大事。

    “蹇大人看看這個。”

    方醒把一份名冊遞給蹇義,然后說道:“是吏部動手還是方某動手?”

    蹇義沒有去看名冊,直接問道:“此事你該去找都察院。”

    這是撇清的意思,這事兒和吏部沒關系,

    方醒點點頭,然后起身走了。

    作陪的郭璡有些糾結的道:“大人,方醒會不會下狠手?”

    蹇義無奈的道:“此事當時他們就做過了,打壓就打壓,污蔑作甚?如今方醒歸來不見憤怒,這分明就是怒不可遏了,那些人怎么辦?誰敢伸手去拉他們一把?”

    郭璡倒吸一口涼氣道:“大人,拉不得啊!到時候方醒怕是會不分青紅皂白的出手。”

    蹇義點點頭,心灰意冷的道:“此事之后,吏部里大概又要進新人了,陛下……陛下這是一步步的逼迫,讓人無法抵御,心灰意冷。”

    郭璡心中一緊,就惶然問道:“大人,那下官會不會……”

    蹇義苦笑道:“穩重一些,和你沒關系。”

    他看著郭璡,目光有些閃爍,心中卻是后悔了。

    這樣的心性如何能擔當吏部尚書的重任?真要讓他上去了,那豈不是皇帝的傀儡?

    在蹇義看來,吏部尚書就是皇帝的顧問,但不可盲從,不可任由皇帝肆意而為,否則官員晉升的途徑一亂,從上到下的風氣也就亂套了。

    不過現在皇帝在下棋布局,他要是建議換掉郭璡的話,按照他的理解,皇帝多半會認為這是他在弄鬼。

    不能動啊!

    蹇義搖搖頭道:“吏部上下都要老實些,看著吧,看看他們能折騰出什么結局來。”

    郭璡有些遺憾的道:“當初那些人都以為方醒成了落水狗,這下可好,惶惶不可終日的反而變成了他們。”

    ……

    “京城也有些小吏是學了科學的,可沒人動,此次的一百多人多在京城以外,南方最多。”

    沈陽已經拿到了不少消息,甚至連那些人的目的都知道。

    “他們想嚇唬那些科學子弟,一切都很順利,只是陛下那天突然去了書院,消息傳出去后,京城往各地的快馬多了不少,然后都消停了。”

    沈陽看到方醒有些木然,就說道:“興和伯,陛下其實可以不出面,等事情鬧大了,不可收拾之后再出來,那樣會更好辦一些。”

    方醒點點頭,說道:“此事陛下沒有旨意,錦衣衛就別插手了,我這就去找劉觀。”

    等方醒遠去,有手下問道:“大人,興和伯很規矩啊!”

    先到都察院去喊冤,這當然很規矩,誰都挑不出毛病來。

    沈陽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方醒遠去的背影。

    方醒去了吏部,然后又往都察院去了。

    京城一票看熱鬧的人都在嘆息,不,是惋惜。

    他們更希望看到的是方醒怒不可遏,然后提刀帶著人從北到南去砍人。

    可方醒卻老老實實地按照程序申訴,這讓京城不少人大跌眼鏡的同時,也在重新評估皇帝這盤棋的內容。

    難道皇帝真的改變立場了嗎?

    對國子監動手沒事,大家可以當做皇帝泄憤,甚至發怒更換六部尚書也沒事,只要壓住科學,那么皇帝就是明君。

    這是不少人的想法,于是京城的各大酒樓又接到了不少豪奴的通知,他們家老爺中午要在這里請客吃飯。

    京城的氣氛宛如此刻的天氣一般,漸漸的明媚起來。

    就在這明媚中,方醒對劉觀說道:“證據確鑿,都察院怎么說?”

    劉觀看著名冊,漸漸的額頭上有些潮濕,然后抬頭道:“興和伯,人太多了。”

    他有些緊張,以至于握住名冊的手用力過度,看著關節泛白。

    方醒說道:“可證據確鑿。”

    你想當墻頭草嗎?

    從劉觀主動上了帝黨這艘船之后,方醒一直都在觀察著他,今日算是兩人之間的碰撞。

    “劉大人是擔心得罪人嗎?”

    方醒看似隨意的問道,同時伸出手去。

    劉觀下意識的把名冊往前一遞,隨后又收了回來,強笑道:“興和伯,此事陛下可有交代嗎?”

    方醒搖搖頭,然后似笑非笑的問道:“都察院彈劾人也要陛下同意嗎?”

    劉觀微微垂眸,說道:“興和伯,這是為科學張目,本官一旦涉足,以后就是儒家的大敵,否則……那些御史誰不知道這事里的貓膩,可誰彈劾了?”

    他誠懇的道:“此事誰站出來誰就是他們的敵人,這也是一個分辨同伴和對手的機會,所以別說那些人不懂謀略,他們比誰都狡猾。”

    方醒只是看著他,說道:“劉大人是想左右逢源嗎?”

    劉觀的面色漸漸陰沉,說道:“興和伯何必咄咄逼人,此事涉及較廣,按理就該是錦衣衛和東廠率先出手,可他們卻按兵不動……”

    說出這話后,劉觀覺得自己真的是夠憋屈了。

    可方醒卻說道:“國子監!”

    說完他起身就走。

    劉觀也沒送,他坐在那里看著外面。等有官員來稟告事情時,見到他那張陰沉的臉,話都不敢說就走了。

    “這是欺負人啊!”

    劉觀漸漸的苦笑起來,自言自語道:“是啊!陛下向國子監動手了,本官卻無所作為,是不該,可……罷了!”

    他抬起頭道:“來人!”

    門外進來一人,劉觀閉上眼睛道:“召集御史議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