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一十五章 1尚書,1學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五百一十五章 1尚書,1學士字體大小: A+
     

    “整座北平城都在等著你發飆,可你卻在家里逗弄孩子。”

    張輔比方醒早回京兩個多月,全程目睹了那場叩闕,所以擔心方醒回來會展開報復。

    可到了方家后,方醒卻不在,最后還是在河邊找到了他。

    歡歡和無憂坐在邊上看漁網,方醒和張輔在邊上散步,家丁們在周圍游走。

    張輔居然胖了一些,這個發現讓方醒有些想笑。

    “你也黑了。”

    張輔有些窘迫的指指方醒的臉。

    方醒摸摸臉道:“到了我這個歲數,小白臉就是毛病,所以還是黑些好。”

    張輔微微嘆息,“土豆他們還小,所以你不能過于莽撞了。”

    黑些好,那就是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陛下是底線。”

    方醒的話讓張輔無話可說,只得嘟囔道:“你啊你,陛下那是釣魚呢!”

    “這是決戰,我不在……”

    方醒有一種被朱瞻基背叛了的感覺。

    張輔不知道他的想法,于是勸了一陣后,就被無憂邀請一起去起網。

    “魚!魚!”

    歡歡跟在無憂的身后歡喜的拍手。

    漁網被緩緩拉回岸邊,當看到掛著的魚后,兩個孩子都興奮的不行。

    無憂帶著歡歡取魚,最后得了半提籃,就跑過來顯擺道:“爹,好多。”

    “好閨女,好兒子,走,咱們回家做酸湯魚!”

    方醒夸贊著孩子們,無憂帶著歡歡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在前方,他和張輔在后面說話。

    “國子監完了,德華,得饒人處且饒人,不然又是一場風波。”

    ……

    方醒進城了。

    在回京的第二天早上,他打著哈欠出現在皇城外。

    稍后俞佳親自來迎,給足了面子。

    “興和伯這一次出行辛苦了。”

    俞佳主動和方醒寒暄著,方醒也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著,很是淡然。

    從朱瞻基登基之后,方醒就有意和俞佳、賈全這些人拉開了些距離,只是為了避嫌。

    俞佳一直在等著方醒問自己宮中的事,可一直等到了方醒進去陛見前依舊無話。

    他的膽子依舊大!

    俞佳覺得那些說方醒出京是避禍的言論可以消停了,誰信誰就是傻子。

    方醒稟告了這一路出行的情況,最后提及了跟著自己回京的阿臺。

    “阿臺在塞外多年,功勞不小。”

    朱瞻基簡單的下了定義,有功,但是很抱歉,阿臺此后也只能享受富貴了。

    “漢王叔在華州如何?”

    朱瞻基目前最關注的就是這個。

    提起漢王,方醒也輕松了許多:“殿下在華州很自在,臣離開之前,殿下帶著人已經出發了,準備探索出更適合定居的地方,為后期的移民做好準備。”

    朱高煦的性子是絕對坐不住的,才到烏龜鎮就下令清理人口,所有的壯丁都要接受操練。

    其后他更是派出斥候深入內陸,然后親自帶隊出發,準備在華州的內陸建立一個大型定居點。

    “臣此次帶回來了不少金銀,都是從華州和南海諸地出產的。”

    “好!只是夏元吉的身體,怕是……”

    夏元吉不行了,當方醒到了夏家時,夏元吉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

    他坐在邊上,回想著兩人之間的過往,良久不肯離去。

    生老病死本是規律,可方醒臨走時還精神抖擻,還能罵人的夏元吉卻已經再也起不來了。

    走出夏家,方醒站在外面,瞇眼看著藍天。

    “興和伯。”

    沈陽來了,他也胖了不少,原先陰森森的那張刀疤臉也多了和氣。

    這就是生活!

    方醒此刻才理解了帝王為何喜歡尋求長生不老之道。

    他們在進入中年之后,會看著自己的前輩不斷在衰老而惶然,當這股惶然從量變轉為質變后,寵信方外人就不是什么稀奇事。

    “那些人頻繁聚會很有錢,錢從哪來的?”

    “興和伯,是幾位豪商,他們的背后有些人。”

    “那些人很了得嗎?”

    方醒伸出手去,陽光照在手心上,暖洋洋的。

    沈陽為難的道:“興和伯,為首的一個商人……”

    方醒搖搖頭,目視著沈陽問道:“誰的人?”

    他知道這人的來頭不會小,否則哪怕是尚書也不會讓沈陽猶豫。

    沈陽低聲道:“是楊士奇的兒子。”

    “楊稷?!”

    方醒幾乎就是脫口而出。

    沈陽點點頭道:“楊稷一直在老家,這次有江西豪商在里面攪合,商人已經拿下了,可他供出來自家的生意里有楊稷三成的股子。”

    方醒捂額道:“楊稷可摻和進來了?”

    沈陽遲疑了一下,“不知道,那豪商供認楊稷摻和了叩闕之事,可卻沒有書信的證據,還說什么看了信之后,送信人當即就把信給吃了。”

    方醒差點想捧腹大笑,他搖搖頭道:“楊稷不可能那么傻,還吃書信,那不是扯淡是什么。”

    沈陽也失笑道:“錦衣衛傳遞信息都沒那么夸張,下官自然大半不信,只是這個豪商就是靠著楊稷才漸漸做大的……”

    方醒也有些頭大了。

    輔政學士里唯一不讓方醒生出反感的就是楊士奇,而楊士奇對自家的兒子也是夸贊有加,每每說楊稷在老家是如何的規矩,如何的不生事。

    “當年楊大人把楊稷弄回了老家去,也沒安排個職位,這就是大公無私。可楊稷……”

    沈陽搖搖頭道:“錦衣衛收到了一些消息,說楊稷在老家不大安分,有些紈绔。”

    “紈绔?”

    方醒想起了有商人向楊稷買楊士奇字畫的往事,而當時他提醒過楊士奇,可楊士奇卻對楊稷深信不疑。

    “紈绔有許多種。”

    方醒面無表情的道:“有的只是喜歡出去顯擺吹噓,不務正業。有的欺壓鄉鄰,無惡不作,你說的是哪一種?”

    沈陽微微低頭道:“下官……地方上有人說楊稷的手上有人命。”

    “可確實?”

    方醒盯著沈陽問道。

    沈陽苦笑道:“下官在得知消息后就已經派人去江西查探,消息很快就能傳回來。”

    方醒回身看著夏府的大門,說道:“夏大人怕是不行了,楊士奇再下去,朝中就會有些震蕩,時機不好啊!”

    沈陽目光閃爍道:“興和伯,那您的意思是……”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認真的道:“不要去揣測這些,作為錦衣衛指揮使,你需要的是判斷對錯,而不是去判斷這人背后的勢力有多大。”

    沈陽拱手道:“下官錯了。”

    他想起了紀綱,那位可不就是從這些小處開始的嗎。

    而且東廠一直在想揪到錦衣衛的大錯,要是被捅上去了,那就是沈陽想和楊士奇勾結的大罪。

    沈陽想到這里時,不禁汗流浹背。

    方醒饒有深意的道:“要站穩了。”

    沈陽拱手道:“多謝興和伯提醒。”

    方醒說道:“回去吧,此事……我先去找楊士奇問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