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這樣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這樣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字體大小: A+
     
        原先瀛洲信佛,掛在嘴邊的大多都是神佛。

        可后來他們掛在嘴邊的卻是魔神。

        而魔神的職務和姓名自然是他們耳熟能詳的。

        一個站在城門邊沒走的百姓本來是恐懼的靠在墻根邊,聽到興和伯這個名頭后,他緩緩離開城墻,走到了辛超的馬前,然后緩緩跪下。

        “魔神!”

        城頭的將領喝令道:“開門,本官親自去驗證。”

        “大人,前天不是有人通報,說是興和伯要來咱們這邊嗎?”

        將領沒搭理他,直接下了城。

        有人說道:“你懂個什么,興和伯最重軍紀,若是咱們不驗證就開門放人進來,大人肯定要倒霉。”

        ……

        將領出城,和辛超一起到了方醒的身前。

        當看到那整齊列陣的一千余人時,將領心中已經確認了方醒的身份。

        聚寶山衛的陣列沒人能模仿。

        哪怕是玄武衛那等歷經戰陣的火器衛所來了,可那股子漠然卻模仿不來。

        那是百戰百勝帶來的自信。

        “下官孟恩,見過伯爺。”

        方醒沒下馬,說道:“還好你沒大開城門,否則你在軍中的路就到頭了。”

        “進城!”

        陣列緩緩前行,城門大開,那個百姓瘋狂的跑了進去。

        “魔神來了!”

        瀛洲早已廢除了原先的語言,可終究時日尚短,所以當這個熟悉而陌生的語言在城中響起時,街上的行人都呆住了。

        瀛洲的征服者和殺戮者來了。

        是他一舉揭開了那些秘密,讓瀛洲再無神靈。

        是他清剿了瀛洲那些大名,讓瀛洲從此回歸于安寧。

        軍隊緩步進城,腳步依舊是那么的從容。

        整齊的腳步聲漸漸靠近,一聲槍上肩,邊上不少瀛洲本地人就跪下去了。

        方醒騎馬在前方緩行,看著兩邊跪倒一片,而站著的大抵都是中原來的移民,他們此刻都熾熱的在看著方醒,在看著這個陣列。

        陣列入墻般的前行!

        “魔神!”

        一個老人虔誠的跪在地上,然后五體投地。

        方醒微微搖頭。

        一個站著的百姓喊道:“大明萬勝!”

        這是優越感引發的呼喊。

        “大明萬勝!”

        一陣歡呼聲中,方醒在思索著融合度的問題。

        本地人是敬畏,而移民卻是自豪。怎么把敬畏轉化為自豪,這需要從各方面去考量。

        前方出現左布政使陳杰,右布政使虞誠。

        方醒下馬,陳杰拱手道:“多年未見,興和伯風采依舊,可喜可賀。”

        方醒拱手道:“陳大人在瀛洲多年,為大明換回了一個布政使司,功在社稷。”

        兩人相對一笑,都有些唏噓。

        虞誠拱手道:“興和伯,您的威名在瀛洲可止小兒夜啼,如今再次登岸,對我等倒是一件大好事啊!”

        方醒哦了一聲道:“可是地方不靖?那本伯倒是想要看看麾下的兒郎們是否還能殺敵!”

        “伯爺,可是來鎮壓他們的嗎?”

        這時一個商人模樣的男子在邊上大聲問道。

        方醒瞥了一眼,淡淡的問道:“怎么回事?”

        虞誠的面色鐵青,喝道:“打出去!”

        兩個小吏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木棍,沖過去把那男子打的抱頭鼠竄。

        “叫你胡說!叫你胡說!”

        兩個小吏一邊打一邊喊道:“都是一家人,你這等失心瘋的也敢來這里找死?滾!”

        那商人大抵是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就裝作發狂的模樣,一邊跑,一邊大叫著。

        “算他聰明!”

        陳杰目視著那商人遠去,低聲道:“但凡移民過來的我們都有過交代,至少表面上不能出岔子,一定要看做是一家人。”

        這個政策沒錯,方醒點點頭問道:“那他是怎么回事?”

        虞誠接過了問題說道:“瀛洲歸于大明之后,金銀出產不少,于是中原不少商人都以為這里遍地金銀,然后……”

        “眼高手低,這是急眼了!”

        方醒說道:“這等人就是敗類,會壞事,要是不愿意找事做,那就直接送回中原去。”

        陳杰點頭道:“是不能讓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氣氛被這么一下弄的有些灰暗,方醒朝著兩邊拱拱手,說道:“方某此行是來看看大家,如今見大家的日子不錯,方某就心滿意足了,稍后就回去。”

        沒人回應這話,移民是因為不知道怎么回話。

        而本地人則是覺得如釋重負,偏生又說不出挽留的話來。

        兩個本地人站在側后方,其中一人低頭低聲道:“前面那個七郎是最大膽的,經常吹捧那些小吏,肉麻的話隨口就來,只是為了一個飯碗,可你看他現在跪在那里話都不敢說,可見那魔神在瀛洲的聲勢之凌厲,無人敢犯。”

        他的同伴用更低的聲音說道:“橫二,你別說了,小心那些人盯著你。”

        橫二冷笑道:“當初我在明軍攻進城之前就去配合,所以他們倒是認了我的財物田地,可上次我聽聞明人那里開始清理投獻的土地,瀛洲這邊本來就地少,估摸著要強行壓下去,祖輩傳下來的土地也會被收回去。”

        他的同伴把腦袋埋的更低了,看似很恭敬,可那漸漸尖銳的話語里卻帶著惡毒。

        “你家里的土地不少,就是明人的眼中釘,橫二,明人歹毒,會殺死你,并玩弄你的女人和女兒,所以你還是早些逃跑吧。”

        前方的方醒已經上馬走了,那些跪在地上的本地人都紛紛起身,然后說著見到魔神的幸運。

        橫二說道:“害怕到了極致就會奉為神靈,這樣的秉性還有什么可能?”

        同伴捅了橫二一下,然后轉身,橫二跟在后面,說道:“多謝你的提醒。”

        原來就在剛才,他們背后的店面里出來一人,而且一看就是本地人。

        若是被他聽到先前那些話……

        橫二看了一眼街上巡邏的軍士,覺得自己大概是要被抄家滅族了。

        前方的同伴看看左右,低聲道:“看看那些百姓吧,他們現在減稅了,恨不能自己從出生時就是明人。先前那個商人被毆打也是演戲,若是咱們的商人說了犯忌諱的話,稍后就會一家子悄無聲息的消失,所以……橫二,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吧,好好的活著,興許以后會有機會。”

        橫二低頭不語,但握緊的雙拳暴露了他的心情。

        同伴嘆息道:“你的父親死于那一夜的混亂,但你不能確定就是明人的軍隊斬殺的,那一夜混亂不堪……”

        “是的,不能確定。”

        橫二的眼中漸漸平靜。

        “可災禍是明人引來的,那一場大災禍,讓整個瀛洲變色。”

        同伴看了一眼左前方的那隊軍士,用肩膀頂頂橫二,兩人走到了邊上一個街道上。

        這一條街上多了些明媚。

        一條小河把長街隔斷,可一架小橋卻讓這隔斷多了詩意。

        楊柳依依如絲雨。

        橫二站在小橋邊上,惆悵的道:“這樣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