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1棍,1顆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1棍,1顆棗字體大小: A+
     
    前廳完全是大明風格的裝飾,墻壁上掛著幾幅字畫,其中一幅是蘭草,寥寥幾筆就勾勒的清雅淡然。
      左邊官員,右邊士紳,上首就是方醒。
      錢映在左邊第一個坐下,然后說了一番本地官紳對大明忠心耿耿之類的話。
      這等老生常談自然是沒什么營養,若是往常的話,這些官紳大抵是會神游域外。
      可今天他們都在認真的聽著錢映的話,不時看方醒一眼,眼中有好奇,但更多的是畏懼。
      “……今年的銅鐵出產爭取比去年高一成。”
      錢映匯報完后就笑瞇瞇的看了一眼方醒。
      官員大部分是中原來的,士紳恰好相反,都是本地的。
      方醒看了一眼這些士紳,說道:“朝鮮這幾年越來越穩定,陛下和朝中對諸位的作用很是激賞,所以殿下和本伯本來是要南下,可還是渡海而來,只為代表陛下來看看你們。”
      這些都是套話,可一個士紳猛地站起來,然后朝著京城方向跪下喊道:“陛下萬歲!”
      他的眼中含淚,剩下的士紳們紛紛跪下高喊起來。
      方醒看到了官員們的愕然,這說明士紳們以往沒那么激動。
      他抬抬手道:“陛下知道你等的忠心,所以準備今年在本地重啟科舉。”
      “陛下萬歲!”
      那些士紳們頓時就爆發出了更大的熱情,有人竟然真的落淚了,激動的不能自已。
      從被劃為布政使司開始,因為不斷要進行甄別,所以這邊一直都沒開科舉,這讓不少本地人抱怨自己被區別對待了。
      科舉科舉,科舉就是要做官啊!
      不能做官的話,那還苦苦讀書作甚?
      清理士紳兼并土地的行動同樣蔓延到了這邊,不過只是放出風聲,并未立即執行。
      這是考慮到人心向背的問題。
      百姓在許多時候都是愚昧的,而士紳作為中間的一個階層,他們壟斷了話語權,可以輕易蠱惑人心,散播謠言,放大某些恐懼。
      所以錢映一直在忍耐著。
      但現在他顯然并不想忍下去了。
      方醒這頭殺人魔王駕臨朝鮮,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所以他起身,然后微笑道:“諸位高才,想來定能蟾宮折桂。”
      “多謝大人。”
      這些士紳起身擦拭淚水,但歡喜的氣氛漸漸的開始散發出來。
      朝鮮一地在讀書的能有幾人?在場的士紳不管從學識還是從見識方面,隨隨便便就能甩他們十幾條街。
      所以一旦在朝鮮重開鄉試,那幾乎就是為他們準備的。
      錢映仿佛不知道這些般的說道:“去歲朝中令各地清理投獻,本官硬扛著,好歹也多收了一年的糧食,今年卻是不成了。”
      他前面的話有些收買人心的嫌疑,可方醒卻不為所動。
      他在看著喜氣瞬息消失的可笑,看著這些士紳不敢相信的看著錢映。
      “大人……”
      有人想爭辯,可眼角瞟到方醒端坐上首,那雙眼微微瞇著的神態,頓時就收回了自己的話。
      這位可是要殺人的啊!
      于是前廳里的氣氛變得尷尬起來。
      沒人說話,這些士紳都有些進退兩難。
      他們就是當初果斷投向大明的那一批人,作為獎勵,他們得了不少好處。
      如今朝中要收回田地,那……那還怎么活?
      可方醒坐在那里喝茶,卻讓他們不敢出聲。
      丟掉那些多余的田地會有些難受,可不丟掉的話,大抵會丟掉小命吧。
      大家不時偷瞥一眼方醒,見他依舊神色淡然,心中不知怎地就越來越慌。
      “當然,應當這樣。”
      一個士紳當先應承了下來,只是那臉上仿佛掛著半斤苦水,苦不堪言。
      于是人人附和,氣氛好似又恢復了和睦。
      方醒說道:“天下十之八九都清理了投獻,只有朝鮮和瀛洲還在觀望,這讓陛下如何對這兩處放心?今年的科舉怕是都來不及了,明年重新開始吧,縣試、府試、鄉試,然后德才兼備者就一路飛升,直去京城,本伯在此就先為諸位賀了。”
      頓時那些士紳的眼神就熾熱起來,前廳里恍如多了幾個太陽。
      方醒微微頷首,然后也不打招呼,徑直就走了。
      錢映笑瞇瞇的道:“這可是陛下的恩賜,從此咱們這邊就再無隔閡了。”
      朝鮮改布政使司的時間并不長,時間不長,原先的格局依舊被某些人懷念著,興許遇到機會了會冒出來試試天意如何。
      而錢映當年被派來朝鮮擔任布政使時,朱瞻基親自和他說話,讓他盯住了那些遺老遺少。
      所以錢映在幾年的主要工作就是安撫,外加鎮壓。
      鎮壓自然是離不得錦衣衛和東廠的,錢映看了那位被發展成為錦衣衛內線的士紳一眼,就和他們打個呵呵,隨即就各自散去。
      出了這處宅院后,那些士紳們相互拱手,親密的就一起走,大抵是找地方密議一番。
      “科舉入仕……咱們這邊讀書人少,原先有底蘊的大多毀于當年的那次謀逆,所以鄉試的把握極大。”
      一家酒樓的包間里,兩個士紳關上門,門外還叫了隨從盯著,不許人靠近。
      一個眼神銳利的士紳伸出食指豎在嘴上,然后悄然打開了窗戶,猛地探頭出去左右查看。
      另一人頭發有些斑白,他取笑道:“明人現在不大管咱們了,你那么慌張做什么?”
      窗戶關上,士紳回來坐下,說道:“要謹慎,那個魔神來了,想想當年的那一場大火吧,誰放的?”
      頭發斑白的士紳搖頭道:“都過去了,死的人不能復活,所以你還記著這些做什么。”
      眼神銳利的士紳說道:“你們都被魔神拋出的銅錢給迷惑住了,蠢!”
      頭發斑白的士紳冷笑道:“誰不知道鄉試之后還有會試和殿試?可你別忘了,明人要想這里永遠的安穩下來,咱們就是不可忽視的力量,所以咱們去參加科舉,中舉的可能性比明人還高,想想當年的南北榜吧,當年的太祖高皇帝可是老獅子,殺人不眨眼,可依舊要妥協,明白嗎?”
      眼神銳利的士紳微微搖頭,說道:“那個魔神睚眥必報,知道緬人有多倒霉嗎?”
      “不知道。”
      “這是商人傳來的消息,魔神上次路過那邊的海岸停留了幾日,然后遇刺……”
      “好笑嗎?”
      見同伴在笑,眼神銳利的士紳冷冷的道:“天知道那場刺殺是真是假,可隨后緬人就失去了他們的大腦。”
      朝鮮的士紳自詡是朝鮮的大腦,所以頭發斑白的男子一下就被嚇住了。
      “都過去幾年了,而且緬人那邊據說很安穩,他為何還要來那么一出?”
      “有人說是有仇,可卻查不到。”
      “這人隱忍之極,對時機的把握更是無人能及,所以咱們……”
      眼神銳利的男子突然側耳,然后舉杯。
      兩人喝了一杯酒,稍后門外有人說道:“老爺,是有人打架,現在被勸住了。”
      兩人聽了這才放心,眼神銳利的男子放低了聲音說道:“現在明人如日中天,誰敢揭竿而起那就是蠢貨,你別去做這等蠢事,否則以后咱們就絕交!”
      他的同伴指指自己斑白的頭發說道:“不去,我家里有兒有女,兒子也聰明,現在就想多從明人那邊弄些好處,等以后兒女就穩定了,三代之后,我家也能成為大明的世宦,那我死也瞑目。”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