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二十九章 忠臣之后的試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二十九章 忠臣之后的試探字體大小: A+
     

    我其實不想去武學!

    第一眼看到武學,土豆就感到了一絲不協調。

    迎接他的是一個板著臉的小吏。

    一路往辦公的地方去,小吏一路不耐煩的叮囑著。

    “武學一切都是規矩,走動吃飯睡覺,甚至是疊被子都是規矩,一旦違反了就是棍棒!”

    “你算是插班生,是哪家的子弟?”

    “不是子弟。”

    土豆覺得自己并未撒謊,因為三任皇帝都未把方醒定位在武勛的范圍內。

    小吏回身皺眉道:“要誠實,在武學里,上官問話,你必須要誠實,否則被打個半死也不能怨天尤人。”

    土豆微笑點頭,心中微微一哂。

    武學再嚴格,可也沒有聚寶山衛嚴格。

    小吏有恐嚇的嫌疑,但土豆不準備去計較。

    一棟二層建筑下面,柳升正在喝罵著一個官員。

    “……那些學員都是各地精選出來的,若是吃了發霉的糧食上吐下瀉,戶部和兵部就等著掉人頭吧。”

    那官員被罵的渾身顫抖,正在惶然時,柳升見土豆過來,就放過他,然后板著臉對土豆說道:“你爹可舍得你被武學磋磨?”

    土豆躬身道:“見過安遠候。”

    柳升見他并未趁機和自己套近乎,心中就滿意了五分,對那小吏說道:“馬上帶著他去辦了入學之事。”

    柳升急匆匆的走了,土豆這才發現那小吏在呆呆的看著自己,就說道:“勞煩大人了。”

    “不敢不敢!”

    小吏有些尷尬,先前他只知道新來的插班生叫做方翰,卻沒往方醒的身上想,等柳升一說話,他哪里還不明白。

    于是后面的報名程序就簡單了許多,小吏甚至還不著痕跡的恭維了一番方醒對武學的貢獻。

    土豆覺得這是第一課,人心反復,只為權勢的一課。

    等他被分到班級里,自我介紹叫做方翰后,不管是教授還是學生都在看著他。

    土豆看了一眼這些目光,發現大多是戒備,少數是敵意。

    這是第二課,到了新的環境之后,你的身份不一定會成為你的護身符,很有可能會成為麻煩的來源。

    于是他走到了自己的座位邊上,就如同是在知行書院里一樣的微笑著坐下。

    教授看了他一眼,說道:“已經開了半年的課了,你若是跟不上,就多和同窗請教。”

    這位教授小心翼翼的在表態,卻不肯被貼上阿諛奉承的標簽。

    ……

    未來的興和伯進了武學,京城中的許多人都認為是塵埃落定了。

    以前方醒總是在文武之間來回竄,就像是個流竄犯。

    那時候他還可以用文皇帝來當借口,可現在呢?

    武學出來就是武人,這個是毫無疑問的。

    商輝來了。

    “武學……在下覺得莫不是被宮中厭棄了嗎?”

    面對問題,方醒覺得自己需要想一下。

    “武學實際上和書院差不多,只是一個學文,一個學武。”

    商輝作為忠烈之后,皇帝直至現在才想到讓他進武學,這讓京城不少權貴都看低了寧昌伯這個爵位。

    商輝也是如此,所以看著有些頹廢。

    “你一直在老家,學了些什么?”

    “請了先生,學了四書五經,文章也學著寫了。”

    這是個標準的權貴模樣,甚至還算是上進的。

    說完他才想起方醒是儒家的對頭,就想解釋一下。

    方醒沒管這個,“這些打基礎也好,只是看你的模樣,這是以為進武學是被冷落的開始嗎?”

    商輝大抵算是個自覺的伯爵,學習也很刻苦。

    所以他有資格說自己不是糜爛的勛戚。

    “興和伯,在下家中的田地不多,就是靠著爵祿度日,甚至連奴仆都是按照規矩的數量收的。而后在下一心讀書,想著自己沒什么本事,為官只會害民,為將只會害兵,可算是有自知之明了吧?”

    商輝有些迷茫,更多的卻是憤慨。

    “那么你以為進武學就是把你踩在了泥地里?”

    “難道不是嗎?”

    商輝畢竟還年輕,而且多年無人教導,所以有時候難免不知道分寸。

    方醒看了他一眼,說道:“武學并非是茍且之地,犬子也才剛入學。”

    可土豆才十多歲,畢業后風華正茂,而我呢?

    商輝眼中的委屈之色越發的多了,先前那些話他在宮中陛見時不敢說,可在方醒的面前卻絲毫不忌諱的就說了。

    “好吧,就沖著你的信任,給你說說。”

    方醒覺得商輝還是個孩子,在許多方面太稚嫩了,若是被卷進京城的紛爭之中,多半是要成為別人的槍。

    這桿槍只要不對準方醒就行,但最好的辦法就是送進武學,做個榜樣。

    “北征時,你父親為前鋒軍中的指揮使,前鋒統軍大將無能,是你父親振臂一呼,然后更是親自突陣在前,鼓舞士氣,最后戰死。”

    “若非有你父親在,北征時前鋒估摸著就要全軍覆沒了,所以你可知道寧昌伯這個爵位的意義嗎?”

    商輝起身道:“知道。”

    父親是他的驕傲,不,是全族的驕傲。

    “當父親戰死的消息傳來時,沒人會相信,因為父親多年征戰,武藝高超。”

    商輝有些回憶著說道:“后來就有人來,帶著在下進京受封,那時候在下渾渾噩噩,后來才想到,這是父親用生命給我換來的爵位。我在享福,他卻進了牌位里。”

    “所以我不想什么建功立業,只求平安度過此生,不給家父丟臉就行了。”

    方醒瞇眼看著前廳的外面,漸漸的,商輝就有些局促了。

    京城對于他來說就是一頭張開大口的老虎,能讓他相信的也只有方醒了。

    不知過了多久,方醒突然意趣闌珊的道:“你去吧,歇息幾日就去武學,好好的學,學好了才不是米蟲。”

    商輝起身拱手告退。

    黃鐘把他送了出去,再回來后就發牢騷道:“商易戰死后,府中多有表示,算是親近。可今日商輝卻顧左右而言他,不肯說出是誰讓他來試探的,可見還是想和光同塵,給自己找個地方。”

    方醒對此只是無奈:“從武學校閱之后,權貴們都擔心陛下會收拾他們,所以試探陛下的心意就是重中之重。而商易……”

    “商易是軍中的楷模,他的兒子自然地位不一般,再沒有更好的人選了。”

    方醒把茶杯放下,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覺得精力旺盛,就心中大快。

    “我還在壯年,卻把土豆丟進了武學里,那些人都以為方家以后要走武人這條路了。”

    黃鐘嘆道:“可武人這條路怎么走?權貴們弄不清,也不是弄不清,他們不愿意過苦行僧的日子。”

    方醒搖搖頭道:“商輝是覺得既然要進武學,那么前幾年為何不讓他進,他甚至在擔憂自己進武學會不會是陛下在謀劃什么,卻不想做棋子。”

    黃鐘愕然道:“他難道不知道進了武學就代表著陛下的看重?”

    “可權貴們并不這么看,直至我讓土豆也進了武學,他們就慫恿商輝來試探。”

    方醒有些唏噓的道:“我知道土豆不想從軍,可那小子聰明,在校閱之后就知道方家責無旁貸的道理。”

    黃鐘勸道:“您如今在大明軍中就是近乎于無敵名將的地位,若是家中沒有繼承人,對軍心士氣也是一個影響啊!”

    方醒笑道:“沒那么玄乎,陛下只是想讓權貴們看到一點,想維持自己的榮華富貴就得要為大明出力,而權貴走文官的路子自然不大妥當,所以從軍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