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膏粱子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膏粱子弟字體大小: A+
     

    校場的臺子上,武勛們都站在皇帝的兩側,如同上朝般的站位。

    天色已經大亮了,只是還冷。

    玉米還小,可膽子卻不小。

    朱瞻基坐在中間,下面一點擺放了一張從宮中帶來的小椅子,玉米就坐在上面,神態活潑的看著這些勛戚。

    朱瞻基看了兒子一眼,說道:“武事乃是一國之基,武事不彰,國將不存,這些道理你等想來都知道。”

    按照朱瞻基的吩咐,武學里的早操依舊在進行著,腳步聲和微微的震動傳到了臺子上。

    “個人的武勇……這是基礎,今日朕在此想看看諸卿和各家子弟的武勇,等早操結束后就開始吧。”

    朱瞻基的目光在顧玘的臉上掃過,很顯然,皇帝在路上時就得到了他和土豆發生沖突的消息。

    不過現在顧玘就站在土豆的邊上,也就是土豆和平安的中間,看似關系不錯。

    只是當朱瞻基的目光轉過來時,顧玘明顯的往后縮了一下脖子,看來還是有些害怕。

    方醒聽著朱瞻基在說著一些鼓勵勛戚和勛戚子弟們的話,仿佛大明的未來就在他們的手中,失去了他們的努力,大明將永墜黑暗。

    于是勛戚和他們的子弟都面露激動之色,仿佛也覺得自己就是國朝棟梁,大明少不得的大才。

    氣氛異常的和諧,當然,也有些小問題。

    玉米坐了一會兒就覺得無趣,可今日出來之前他就答應過自己的母后和姐姐,今天一定會老老實實的。

    ——除了要去更衣之外,不許說話。

    這是端端的叮囑,而做到的好處就是回去有很甜的點心吃,而且是玉米從未吃過的。

    所以他很老實,他莫名其妙的不想讓母后失望,不想看到母后的那種眼神,所以他很老實。

    一個小屁孩坐在那里幾乎是一動不動,只有眼睛累了的時候飛快的眨動幾下,這幾乎就是神跡。

    那些勛戚們開始沒注意,等過了一刻鐘多一些之后,見玉米依舊在那里坐著,不禁都在偷瞥著他的眼神。

    這等娃娃可不得了,不是傻子就是天才。

    玉米的眼神有些迷離,他覺得母后和姐姐給的任務好艱難,他現在只想脫離椅子去瘋跑一陣。

    朱瞻基看到了他的窘迫,卻未曾出手解圍。

    孩子,這就是皇家人的命。

    沒那個命,你就只能成為普通人,比如說朱高燧那種。

    早操結束了,太陽也從東邊跳了出來,揮灑著光,卻沒熱。

    朱瞻基點點頭,孟瑛就走到臺子前方,大聲的說道:“各家的子弟,有何本事,現在就使出來吧!”

    沒有什么抽簽和排名,皇帝帶著一群勛戚在上面盯著,誰敢弄虛作假?

    下面一陣沉寂,然后有人出來喊道:“陛下,臣徐顯忠請陛下一閱。”

    方醒看了殺氣騰騰的徐顯忠一眼,再次對定國公府就是皇家御用的‘雞’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徐顯忠不小了,可依舊用勛戚子弟的名義來獻技。方醒敢打賭,就算是徐顯忠展現出比辛老七還厲害的個人武勇來,他依舊只能窩在家里享受生活。

    徐家的富貴太多了,而且不但是武勛,還是國戚,加上南邊還有一個魏國公,想出頭就只能死一家人再說。

    徐景昌對此心知肚明,可他也不愿意讓南京那邊的徐家倒霉,大家就這樣不掌實權,不帶兵出征也不錯。

    朱瞻基微微頷首,那邊的徐顯宗就上馬,早有人把箭靶豎立在遠端。

    朱瞻基看到徐顯宗上馬,就說道:“定國公以為如何?”

    徐景昌得意的道:“陛下,臣子定然會三箭中紅心!”

    射箭以三箭為限,免得有人射不中后一直滯留。

    朱瞻基點頭表示期許。

    于是馬蹄聲噠噠響起,大家都在瞅著徐顯宗的手段。

    而武學的學生連早飯都不吃了,在教官的帶領下在邊上觀看。

    武學中目前最多的還是現役軍人,那些從各地衛所推薦選拔出來的種子,進了武學后還要進行一次選拔。

    其次就是平民學員,人數不多,一百余人,恰好夠一個百戶所的編制。

    漸漸的馬速起來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等著徐顯宗來個開門紅。

    馬背上張弓搭箭的姿勢很美,讓方醒想起了那些雕塑,看著充滿了力量感。

    手一松開馬上就抽出箭矢,重新拉弓。

    三箭飛快的射了出去,徐顯宗打馬回來,下馬后躬身行禮,然后閃到了邊上的人群中去。

    方醒從頭到尾都在看著他的表現,可現在卻只能微微低頭,低聲說道:“這就是你說的三箭中紅心?都脫靶了!”

    那三個立著的箭靶上空蕩蕩的,和剛做出來的時候一樣干凈。

    方醒聽到了偷笑聲,不用看,大家此刻都在想著徐景昌剛才吹噓的三箭中紅心,然后三箭脫靶的巨大反差,讓人發噱,順便想看看徐景昌怎么厚著臉皮請罪。

    這活脫脫的就是逗逼啊!

    徐家難道除了當殺雞儆猴的那只雞之外,還要擔當國朝的笑料嗎?

    徐景昌出班,惶然道:“陛下,犬子昨夜犯錯,被臣收拾了一頓,臣萬死。”

    這惶然看著真的太假了,那些武勛都在低頭等著。

    可朱瞻基卻只是淡淡的道:“回家繼續操練。”

    “是。”

    徐景昌低眉順眼的回班,大家都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

    難道今日只是走個過場?

    “陛下,臣……”

    第二人出來了,行禮后上馬,比先前徐顯宗更迅捷的速度,不管是馬速還是射速。

    嗖嗖嗖三箭之后,方醒看著箭靶上的箭矢,說道:“藏拙了吧?這下臉丟大了。”

    徐景昌低聲道:“丟什么臉,都是親戚還害怕丟臉,莫非是所謀甚大?”

    方醒懂了,于是就看著那些‘年輕人’出來展示自己的箭術。

    中原對草原,只要有戰馬,有悍勇之士,草原異族幾乎都是亡命奔逃的命。

    這種展示個人武勇的手法很節約時間的,沒多久,沒出手的就只剩下一半人了。

    那些勛戚子弟在磨磨蹭蹭的,朱瞻基的耐心也好,甚至還俯身問了玉米,然后叫人帶著他去馬車里方便。

    等了一下,孟瑛見依舊沒人出來,就吩咐人去讓他們抽簽。

    這才是真正的校閱!

    朱瞻基神色淡然的坐在那里,有子弟在下面沒出手的勛戚都心中發顫。

    “等什么呢?難道是擔心朕過于歡喜了嗎?”

    朱瞻基刻薄的道:“讓他們放心,朕的身體好得很!”

    這話一出口,就再無回旋的余地了。

    徐景昌出班建議道:“陛下,要不還是用木刀木槍比試一番吧。”

    朱瞻基沒點頭也沒搖頭,等下面抽簽結束后,他只是靜靜的看著。

    射不中不是問題,大不了說是疏于操練。

    可當那些子弟連弓都拉不開,甚至有人手臂受傷的時候,朱瞻基的臉就和煤炭一個顏色。

    不過他臉上的肌膚本來就黑,倒也看不出來。

    第五個拉弓拉傷了手臂的勛戚子弟出現后,朱瞻基霍然起身,然后牽著玉米就走。

    大家都傻眼了,看著賈全和沈石頭帶著侍衛們,護著皇帝父子上了馬,然后一溜煙就走了,不禁面面相覷。

    這個……下面還怎么玩?

    皇帝生氣了!

    那些沒出手的勛戚子弟都苦著臉,知道自己的名字一定會在稍后被送到皇帝的手中,等承襲了爵位之后,就別想撈到差事。

    現場開始嗡嗡嗡的嘈雜起來,孟瑛大聲的說道:“各家的家丁也可以試試,若是有好的,也可以推薦進軍中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