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少年心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少年心動字體大小: A+
     

    英國公府里,張輔見土豆有些走神,還以為他是少年貪玩少睡。頂點更新最快

    “你如今也快到出來做事的年紀了,你爹是怎么想的?科舉可要去嗎?”

    土豆一怔,然后恭謹的說道:“舅舅,科舉我家自然是不去的。”

    “是了,去了就是認輸。”

    張輔隨后又問了些話,土豆心中焦急,卻不敢顯露出來,只得忍著。

    可張輔是何等的老道,從他身體的細微動作和眼神中早就看出了眼前的少年想告退。

    “家中有事?”

    張輔好奇的問道。

    土豆大慚,覺得自己怠慢了長輩,就說道:“無事。舅舅,我只是在想著陛下的題目。”

    “什么題目?”

    “陛下問目前大明最大的問題是什么。”

    “最大的問題?”

    張輔一下就陷入了沉思。

    土豆想把腦海中那個女孩的模樣給推出去,最好忘掉。

    可他越推,那女孩的印象就越深刻。

    他想起了那還殘留著的嬰兒肥,以及瞪眼裝兇悍的可愛。

    她沒叉腰吧?

    叉腰可是潑婦。

    土豆在極力回憶著,卻沒注意張輔在盯著自己。

    等他從頭到尾的回想了好幾遍,覺得那叫做馮霖還是馮鈴的女孩并未叉腰時,心情不禁就愉悅了起來。

    等他清醒時,就看到了張輔那探究的目光。

    “別的人家如你這般年紀,不是下地就是跟著做生意,讀書上進的也開始要準備進考場了。”

    張輔一直覺得方醒把土豆教的極好,不卑不亢,老成。

    可今天的土豆卻有些走神,讓他不禁起了童心。

    “你這個年齡……也該定下了,你爹怎么說?”

    土豆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說道:“舅舅,我爹說還早呢。”

    張輔揶揄的道:“年少懵懂,當年我和你爹都經歷過,罷了,你爹太固執,總說什么十八歲以后才好,就看你娘是怎么想的,總不能給你找個普通的女子吧,哈哈哈哈!”

    ……

    隨后土豆就去了吳氏那邊,結果被吳氏和身邊的嬤嬤丫鬟們取笑了一番,只說他少年英俊,且等回頭就給他相看媳婦。

    等張懋奶聲奶氣的叫了幾聲哥哥后,吳氏就心滿意足的叫人送土豆去前面。

    “咱們府上看似得意尊貴,可這勛戚啊!它最要緊的就是帝王的恩寵。”

    吳氏等他走后,就有些惆悵的說著自己的煩惱。

    她的奶娘就勸道:“夫人,現在南北徐家都不景氣,咱們府上可是大明勛戚的頭面呢!”

    吳氏嘆息一聲道:“那是假的啊!說句大逆不道的,就算是封王,可要是沒了圣眷,那還比不過一個指揮使呢!”

    奶娘這才知道她是看到土豆后,就聯想到了兩家的現狀。

    稍后土豆被張輔留了飯,隨后告辭。

    走出英國公府,土豆有些茫然。

    馬蹄敲打在石板路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小刀在后面坐在車轅上,嘴里咬著一根雞骨頭,嘴角多了油膩。

    他看了前方惆悵的土豆一眼,突然說道:“大少爺,那女子家住在黃華坊。”

    土豆的身體一僵,說道:“小刀叔,哪個女孩?”

    小刀嘿嘿的笑道:“大少爺,那馮家就在文思院對面的巷子里。”

    土豆在馬背上看著有些僵硬,嘟囔道:“和我沒關系。”

    小刀把腳搭在車轅上,身體微微后仰靠著一個木箱子,戲謔的道:“大少爺,您肯定想知道消息的來歷吧?”

    土豆沒搭理他,小刀說道:“小的先前和英國公府的張琪喝酒,請他幫忙去查了一下。”

    土豆還是沒搭理,可心中卻對英國公府的手腕感到震驚。

    不過是一個多時辰,居然就查清了那女孩家的情況,這個能力若是用于邪路呢?

    他以前聽方醒和黃鐘說過皇帝對勛戚的態度,好似對女人和小人,近則不遜,遠則生怨。

    如今看來,勛戚,特別是武勛,皇帝大概忌諱的是他們在軍中的影響力和手段。

    “那馮有為有兩個孩子,大兒子叫做馮祥,沒成親,說是定親了,親家是個小官的外甥女。那馮有為就是以畫畫養活了一家人,那馮祥在讀書,只有馮霖幫襯著,經常幫馮有為送畫。”

    小刀自顧自的說道:“馮霖好像比少爺你小了一歲還是一歲多,家里和街坊都叫她阿霖,那個什么……他們說是下面兩個木頭的霖,不是鈴鐺的鈴。”

    提到鈴鐺,土豆瞬間感到了惆悵。

    他看著前方,恍惚又見到了那條大狗,那眼神冷冷的,就像是在山林中回頭看著自己,催促著自己趕緊跟上。

    “大少爺,那女子很能干,就是兇。哎!兇的女人讓人頭痛,可出門卻放心,男人,難啊!”

    小刀搖頭晃腦的說道:“你說我家里的那個吧,當年賣春卷賣的風生水起,一個小女子就能撐起一個家,等嫁進來了,那家里都沒我說話的地方,整日就得聽她的安排,不聽她也不吵架,就看著你,看的你頭皮發麻。好嘛,遇到這樣的女人怎么辦?只能聽了唄!”

    他嘀咕了半晌,見土豆沒反應,就跳下馬車,也不擔心馬拉著車跑了。

    他走到土豆的馬邊,說道:“大少爺,明日啊!錯過了明日,馮家怕是要倒霉了,那女子弄不好就會挨打,哎!想著就心痛啊!”

    土豆有些不自在的在馬背上磨動了一下身體,干咳了一聲,欲言又止。

    小刀促狹的笑了笑,說道:“大少爺放心,小的保證不給老爺和夫人說,若是說了,回頭就被趕出來睡一宿,冷個半死。”

    土豆尷尬的看著前方,也沒拒絕。

    小刀回到了馬車上,加速和土豆并行,說道:“大少爺,小的這就回去了,回頭給老爺夫人說您是遇到了同窗,在喝茶。”

    土豆呆呆的看著他趕著馬車加速走了,然后捂著額頭道:“這是哪跟哪啊!”

    方家對孩子管教的不是很嚴,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自覺。

    土豆覺得不能去,就漫無目的的在城中轉著。

    龐大的帝國除了軍隊之外都在休息,一切都靠著慣性和自覺在運行著,卻也各自安分。

    五城兵馬司的人自然是沒法休息的,越是熱鬧他們就越忙碌。

    有人認得土豆,見他神色茫然的牽著馬在街上閑逛,有個軍士想討好,就喊道:“小伯爺可是要去貢院嗎?”

    這邊有武學,也有貢院,可這話卻問錯了。

    土豆一怔,然后才發現自己居然到了黃華坊。

    他只覺得心跳略快了些,就敷衍道:“多謝相告,在下只是找個同窗。”

    那軍士還熱情的想為他帶路,領隊的小旗官一腳踢了他個踉蹌,然后對土豆說道:“小伯爺放心,這片地方才剛清查過,保證沒青皮。”

    刺殺是不可能的,這是大家的共同判斷。

    誰要是敢去刺殺土豆,沒人知道方醒會變成什么樣。

    他最大的可能是發瘋,然后無差別的展開報復。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