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冤冤相報何時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冤冤相報何時了字體大小: A+
     

    俘虜們繼續清掃城頭。

    實際上現在是冬天,離漢人過年還有十幾天,沒什么風沙,所以城頭上看著很干凈。

    可按照篾兒干的邏輯,你不干活就得受死,所以不管是干什么,不能讓人閑著。

    掃大街不大現實,會引發莫測的危險,比如說這些明軍俘虜突然暴起,然后引發騷亂什么的。

    所以在開春之前,這些俘虜還得繼續掃城頭,有時候還負責搬運物資。

    幾年的俘虜生涯讓這些明人都麻木了,讓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是沒人反抗過,可最后都變成了懸掛在城門外的人頭。

    這是敵人!

    沒有任何人比這些戰俘對哈烈的印象更為深刻。

    若是繼續分裂和爭斗的話,哈烈將會漸漸自我削弱,直至被人滅掉。

    可篾兒干卻統一了哈烈,少了內部紛爭的哈烈將會走向何方?

    當太陽滑到了天邊時,一天的勞作完成了。

    如果換做是別的地方,大抵沒活的時候會把他們關押起來,可撒馬爾罕卻不行。

    篾兒干需要這些明軍俘虜每天都在城頭露面,他希望這樣能給自己的臣民們鼓勁打氣。

    馬松早就習慣了被人打量和嘲笑。

    以前哈烈人畏懼大明時,他們出來都要經受一波雜物的攻擊。

    現在大家都習慣了,除了在街上時有些孩子會扔東西,那些哈烈人都不肯多看他們一眼。

    時間總是會抹去一切新鮮,正如男女之間從像是磁鐵般的相互吸引,到漸漸的看著那張也許是絕美的臉蛋而沒有任何感覺,這只需要時光在中間小小的作祟。

    馬松盯著那個將領,他發誓自己一定能報仇,他甚至都想著怎么報仇,比如說喂大便。

    大家一起下了城頭,然后往城中去。

    小市場里也漸漸的冷清下來,只剩下兩個還在討價還價的商人,以及幾個在等著他們協商結果,好能接了這單苦力活的男子。

    氣溫開始下降,馬松感到有些冷,他木然看了那邊一眼,就看到了一張恍惚見過的臉。

    而趙興卻已經確定這幾個人就是昨日看到過的,而且那人看著自己的目光都是一個樣,微微閃爍著溫暖。

    他從未被人這般看過,所以就多看了對方幾眼。

    可那人卻回過頭去,吸著鼻子等待著商人的協商結果。

    那是錯覺吧?

    趙興有些失望,身后傳來了熟悉的吆喝聲,他只得加快了腳步。

    快過了小市場時,他忍不住又回頭看了那邊一眼。

    一無所獲!

    回到囚禁的地方,半塊干餅子就是他的晚餐。

    趙興的體重在這幾年掉了三分之一,脫掉衣服,滿是污垢的身上能清晰的看到胸骨。

    黑暗中,他躺在已經霉變的干草上,靜靜的想著家鄉。

    夜晚降臨,唯有睡覺才能讓人忘記自己的處境。

    趙興沒睡,他聽著那些鼾聲在想著心事。

    他想跑,但這幾年他仔細觀察過,找不到逃跑的時機。

    城中是死路一條,要跑就只能往城外跑。

    作為曾經的斥候百戶,只要有一匹戰馬,他就敢說自己能有五成把握逃到大明。

    可怎么才能從那些看守的軍士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而城門處的軍士更是第二道關卡,讓他屢次打消念頭的關卡。

    換做是旁人,在這種絕望的環境下肯定會放棄這些想法。

    可趙興卻不同,他從未放棄。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親,被俘之后,如果無人證明,那么他會被當做陣亡殉國來處置。

    他擔心自己的母親會傷心欲絕。

    “娘!”

    屋里突然有人在夢中喊了一聲娘。

    趙興側身過去,窸窸窣窣的聲音中,淚水無聲的滑落下去。

    ……

    沒有攬到那筆生意的王琰帶著手下的幾個兄弟回去。

    此刻家家都在做飯,城中多了炊煙。

    炊煙漸漸聚合在一起,看著就像是一層薄薄的云彩。

    他帶著人在那些大街小巷里亂轉,路上還奢侈的一人買了一個大肉餅。

    等他們舔著嘴唇到了權貴的聚集區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兩個男子悄然走過來,稟告道:“大人,那人已經回家了,家中很安靜。”

    王琰在看著兩百多步開外的那座宅子,說道:“篾兒干死了大臣,目前他的嫌疑最大,心情必然不好,哪有心情說話。”

    肖顧偉笑嘻嘻的問道:“大人,咱們為何要殺他們呢?”

    王琰說道:“營救他們的時機到了,在此之前,咱們需要讓城中混亂一些。”

    漸漸的,周圍的不少宅子里都開始了人聲鼎沸的歌舞。

    撒馬爾罕掐著東西交通的咽喉,各種女人都在這里匯集,而這些權貴自然能最先享受到。

    陳登帶著人摸了過去。

    過了半個時辰,陳登回來了。

    “大人,沒問題。”

    王琰點點頭,說道:“動手!”

    他親自帶著陳登幾人悄然接近了宅子的大門。

    一個軍士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居然悄無聲息的打開了大門。

    室內沒有點燈,只有臺階上面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微光在閃爍。

    兩個軍士飛快的搜索了四周,回來搖頭。

    王琰當先上了臺階,就像是回自家般的自在。

    上了二樓就能看到走廊,也能看到從房間里泄露出來的燈光。

    用燈光去判斷有沒有人最有效率,陳登很快就找到了主臥。

    他準備悄然打開臥室的門。

    “踢開!”

    王琰低身吩咐道。

    陳登納悶的道:“大人,會暴露。”

    王琰不再解釋,陳登心中一凜,于是退后一步,然后猛地一腳踢在房門上。

    “嘭!”

    臥室的門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被踢飛了進去。

    “你們是誰?”

    床上躺著一個中年男子,他被驚醒了,已經坐了起來。

    王琰當先過去,手中的短刀在燈光的照耀下閃著輝光。

    男子知道自己是嫌疑人,可他更知道那人不是自己殺的,所以郁悶,但卻坦然。

    此刻見到王琰持刀過來,瞬間他就想了許多。

    不是每個人都能在死之前想到留下兇手的線索。

    可這個男子就做到了。

    當王琰手中的短刀被揮舞起來時,他叫喊道:“我沒殺人!我沒殺人!”

    “他說了什么?”

    王琰止住了短刀,一個軍士說道:“大人,他說自己沒殺人。”

    王琰微笑道:“好極了!”

    男子聽不懂這些話,卻很快就分辨出來這種語言的來處。

    是明人!

    他后悔了,電光火石間,整件事都在腦海中過了一遍。

    兇手就是明人,他們想挑撥!

    他張開嘴準備把這個消息用嘶吼傳出去,但刀光更快。

    血光閃過,王琰不用去查看,憑著手中剛才的感覺就知道男子已經完了。

    他再次當先走出臥室,此時幾個仆人被剛才踢門的動靜驚動了,加上男子后來的喊叫,所以他們都跑了。

    在發生刺殺時間之后,所以的嫌疑都指向了他們的老爺,而現在的哈烈還未穩固,野性十足的官員們來報復的幾率很大,不跑的是傻子。

    是的,沒有誰來查看,讓王琰的打算都落空了。

    “走!”

    他們快速的下了臺階,正好那幾個傭人都跑了出去。

    “殺人了!”

    喊叫聲中,王琰帶著人消失在黑暗之中。

    巡夜的軍隊很快趕來,然后見了那位嫌疑人慘死之后,馬上就安排人去追索。

    他只是讓人追索,然后就親自去把消息稟告給篾兒干。

    這是一個漩渦,他不想摻和進來。

    是的,到現在為止,他的判斷就是仇殺。

    你殺我,我殺你,冤冤相報何時了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