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失去了東方的撒馬爾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失去了東方的撒馬爾罕字體大小: A+
     

    死一個文官對于篾兒干來說不是什么大事,至于忠心,只要有足夠的好處,他就不愁找不到忠心的臣子。

    所以他交代去查這事之后就回去繼續睡覺。

    大晚上被叫來議事不是什么好的體驗,大家紛紛出了王宮。

    但那個有殺人嫌疑的文官卻被孤立了。

    那些文武臣子都在遠離他,仿佛他就是個瘟神。

    而和被殺的那位文官關系好的那幾人都在大聲的咒罵著他。

    “我發誓你會很快死去,你將會得到應有的報應,你活不過三天!”

    在大家的眼中,這種程度的詛咒和孩子們發誓說自己沒偷吃糖的作用差不多,只是哄哄人而已。

    連被詛咒的那位嫌疑人都沒在意,他走出王宮,站在高高的臺階上。

    前方的小廣場上,各家的仆人侍衛們都在等候著,火把熊熊,照的人的臉色閃爍不定。

    大家紛紛上馬,一時間打招呼的聲音到處都是。

    嫌疑人緩緩走到自己的馬前,兩個仆役在等著,一人牽馬,一人在邊上舉著火把照看。

    他緩緩上馬,身體搖晃了一下,只覺得身心俱疲。

    “回去!”

    此刻回家還能睡一會兒,哪怕沒有睡意,他也覺得自己該躺一下。

    ……

    王琰睡的極好,哪怕中途門外有人敲了幾下,他也只是呼吸停了一瞬,然后又繼續睡了。

    他一覺睡到了天明,然后洗臉,卻沒漱口,因為這里大多數人都不漱口,若是經常漱口,他的牙齒和口氣會和別人有區別。

    早上他沒生火,只是吃了半張昨晚剩下的干餅,差點被干透后鋒利的薄餅割破了咽喉。

    吃完餅,他走出家門,很嚴謹的關了門,最后上鎖,仿佛里面藏著萬貫家財。

    周圍的鄰居大多是這個時候出門,有的有家屬在,就無需鎖門,剩下的大多和王琰一個舉動和神態。

    他當時帶著一個‘小部族’來投奔老大篾兒干,手下的人都住在附近,這也是新人的必然反應。

    撒馬爾罕就像是黑夜中的燈塔,源源不斷的吸引著那些散落在草原各處的流浪漢和小勢力。

    這些人絡繹不絕的來到了這里,急需人口補充的篾兒干舉雙手歡迎。

    可隨著人越來越多,成分就越來越復雜,不時會爆發些沖突,小偷小摸,甚至是當街搶劫和殺人都時有發生。

    混亂的撒馬爾罕不是篾兒干所希望看到的,所以抓到那些人犯之后,大多都送進了軍隊。

    而混亂的治安讓大家出門都不大敢帶許多錢,可放在家里也危險,說不定轉眼就有人打開了那個簡易的鎖,然后進去席卷里面一切能賣錢的東西。

    王琰回身看了一眼,看到的都是漠然。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如果真有盜賊進了里面,王琰相信這些人依舊是這副麻木的模樣,事后也只會說什么都沒看到。

    陳登帶著幾個兄弟過來了,這不會引發什么懷疑,因為要想在撒馬爾罕活下去,活的好,那必須要組團,否則你就是被壓榨的那群人。

    幾人行走在貧民區狹窄的街道上,周圍那些目光都在打量著他們。

    這里有幾股黑勢力,當初王琰他們來時就敲詐過,只是被強硬的拒絕了。

    王琰的目光冷淡,而陳登卻伸手在脖子下拉了一下,冷笑著。

    這是一個威脅的動作,右邊十多個男子中有人忍不住就撲了過來。

    王琰沒看這個人,目光越過去,盯住了被那些男子簇擁在中間的一個韃靼人。

    那韃靼人冷冷的看著王琰,然后就看著自己沖過去的手下。

    呯!

    陳登保持著出拳的姿勢,挑釁的看著那個韃靼男子。

    而沖過來挑釁的男子已經一頭栽倒在地上,他的印堂剛才被陳登重拳擊中,已經失去了意識。

    那些男子都為之一愣,隨即一陣叫罵后就逼了過來。

    “要來嗎?”

    陳登冷笑道:“有本事就晚上,或是現在出城,生死不論,敢不敢?死了你的老婆就是我的女人,敢不敢?”

    這是草原上的規矩,你被對手干掉了,你的妻子會成為對手的女仆或是女人,你的孩子有很大的幾率成為奴隸。

    “殺光他們!”

    那群男子在咆哮著,周圍的人都在慫恿著,巴不得他們馬上開始大戰。

    甚至兩個七八歲大的孩子都在揮舞著拳頭在叫喊,而他們也是在慫恿。

    “殺光他們!搶了他們的女人,讓他們的崽子做奴隸。”

    陳登的眼中兇光四射,卻要等待著王琰的指示。

    王琰看看周圍那些人,然后漠然的看著那個韃靼男子,微微點頭。

    陳登仰天大笑一聲,然后一人突前,猙獰著道:“來,要么現在來,要么城外來,或是晚上也行,但是要壓錢,不然老子現在就干掉你們!”

    他的眉心處在跳動著,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世間有一種人,他們總是行走在死亡的邊緣,卻一直不死。

    他們會不斷去嘗試弄死自己,比如說陳登現在想一挑十就是這種想法。

    那些男子開始憤怒,他們挽起袖子,看模樣是準備一擁而上,把陳登打死在這里。

    死一個人不是大事,那些軍士也不會追查,只是住在附近的人要倒霉了,會被驅趕著把死者的尸骸拖到城外去。

    “回來!”

    那個韃靼男子突然阻攔了手下,然后冷冷的盯著王琰,說道:“我記住你們了。”

    這是威脅,陳登悄然低頭給王琰翻譯著。

    王琰點點頭,冷漠的推開身前的人,當先走了出去。

    走出這條街道后,王琰說道:“剛才的紛爭很好,那些人完全把咱們當做了來撒馬爾罕找食的馬匪,回去記得記錄下來,武學那邊要,咱們自己也要傳授下去。”

    這里沒什么人,陳登蕭瑟的道:“大人,咱們是黑刺,以后會不會就沒了。”

    黑刺是文皇帝朱棣的黑刺,忠心是否能讓現在的皇帝放心?

    “會有的。”

    王琰說道:“咱們這次來到撒馬爾罕,就是陛下對咱們的信任,現在消息都打聽的差不多了,就等著動手救出那些兄弟,咱們就算是大功告成,回去陛下自然會有功賞。”

    他們在城中到處轉悠,在午飯前找到了一個搬運貨物的活,這還是他們打跑了兩幫競爭對手之后才搶到的活。

    做好之后已經是午飯后了,幾人在邊上買了餅子,然后討了水,就蹲在外面吃。

    這里是一個小市場,靠近城門。

    新城有六個城門,這只是其中的一個。

    由于大明斷絕了和哈烈的貿易,并且因為原先的韃靼和瓦剌兩部被大明打趴下了,所以現在的撒馬爾罕就成了一個跛子。

    東西方貿易的重鎮,現在卻失去了東方。

    于是稅收就減少了許多,不復老王在時的繁茂。

    篾兒干為此夙夜憂慮,可更遠處的那些林子里的野人卻不好交易,而且路也遠了些。

    所以篾兒干在試探著打通更遠的商路,比如說泰西。

    商路在許多時候都帶著政治含義,通過就是緩和,阻攔就是敵對。

    所以篾兒干認為自己的這個試探就是一箭雙雕。

    如果是方醒在的話,一定會告訴他,泰西人就在等著這個機會。

    是的,泰西人現在就想和這兩國聯系上,然后告示他們,我們是朋友。

    而這個朋友的基礎就是擁有著共同的對手。

    那個龐然大物!

    大明!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