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蓄須的皇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蓄須的皇帝字體大小: A+
     

    汪元的身上看不到用刑的痕跡,可卻對那用刑的男子畏之如虎。

    他如蒙大赦的在喘息著,見方醒進來,就想怒喝,卻被那男子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就讓汪元放棄了喝罵的打算。

    “說吧。”

    方醒對那用刑的男子點點頭,表示贊賞,然后開始問話。

    邊上多了個文書在記錄。

    作為東廠的文書,就算是在血泊中站著也得要有面不改色繼續工作的本事,否則就是瀆職。

    等汪元斷斷續續的交代完畢后,那男子對方醒歉然點頭,然后再次用刑。

    慘叫聲中,文書開始逐個核對名字,翻來覆去,顛來倒去的問,若有不對,馬上那慘叫聲就會提高幾個調門。

    半個時辰后,名冊終于核對出來了。

    “勞煩幫本伯抄寫一份。”

    文書看向陳實,陳實點點頭。

    稍后方醒帶著名冊就走了,陳實去見安倫。

    安倫翻看著名冊,眉頭一時緊皺,一時鄙夷的放松。

    “都是結黨營私之輩,有這份名冊在,以后就別想被重用。”

    陳實關心的卻不是這個,他試探著問道:“公公,那方醒拿著名冊去干啥?”

    安倫搖搖頭,說道:“這不是咱們該摻和的,小心惹禍上身。”

    陳實覺得安倫今日過于和善了些,有些當年孫祥的影子。

    誰也不愿意上官是一個脾氣不好,還喜歡處罰下屬的性子,所以這算是個好消息。

    安倫突然擺擺手,陳實躬身告退,出去時看到門外站著一個消失許久的番子。

    等他走后,番子進來稟告道:“公公,閆春輝在福州很是低調,而且很謙遜,上下都說他好。”

    安倫摩挲著已經冰冷的茶杯,問道:“戒備可嚴?”

    番子覺得安倫像是沒睡醒:那閆春輝才是幾品官?也敢說什么戒備森嚴嗎?

    而且他怕什么?

    “公公,閆春輝和同僚一般的上下衙,有時候還會去外面找樂子。”

    說完后安倫沒回應,番子從福州一路趕回京城已經是身心俱疲,站了一會兒后就小心的抬頭看過去。

    安倫在看著手中的茶杯,微垂的雙眼里,不知道是惆悵還是憂傷。

    ……

    京城中多了些過年的氣氛,各家店鋪都無一例外的派出伙計在門外招攬顧客。

    方醒下馬感受著這股氣氛,同時也在看著那些琳瑯滿目的商品,琢磨著家人是否喜歡。

    他看到了南方的筍干,也看到了南方利用交趾的蔗糖制作的各種糖,而且形狀各異。那些獸類的糖最受歡迎,幾個大人笑呵呵的看著自己的孩子在那挑選。

    方醒走過去看了看,甚至是嗅了嗅那些糖果的味道。

    掌柜贊道:“客人一看就是行家里手啊!這蔗糖的味道濃郁,只要懂行,無需仔細看,嗅一嗅就知道真假。現在有的人用那些雜糖來冒充蔗糖,黑心啊!”

    那幾個孩子好奇的看著方醒,然后用信賴的目光看著自己的父母。

    然后就是尷尬。

    雖然現在大家的日子好了不少,可若非是逢年過節,沒人會來買還有些貴的蔗糖。他們的父母甚至都還沒下定決心是否要買些回去。

    方醒笑了笑,說道:“以后會越來越多,越來越便宜。”

    隨后他挑選了些獸形糖果就走了。

    “真會便宜起來?”

    幾個家長在問著掌柜。

    掌柜專做蔗糖這一行,對細節了解的很深,但對大勢卻不如方醒了解。

    “有的,西洋那邊就開始種植甘蔗了,以后會在那邊弄成了蔗糖,用船送回來,肯定會便宜。”

    “西洋啊!現在聽說很恭順。”

    “對,大明水師剛擊敗了泰西聯軍,大海之上再無對手,誰敢不恭順!”

    “是啊!塞外也消停了,海上也安穩了,歷朝歷代可沒大明這般厲害的。”

    “以前那些人喊大明威武,咱們不過就是聽聽罷了。前幾日路過軍營,聽到里面操練時喊大明威武,不知怎地,我居然就覺得身體發熱,就想進了里面,和那些軍士一起操練,然后去了沙場上喊這句話。”

    掌柜見幾個顧客都一臉自豪,就湊趣道:“在下也出過海,是去小琉球看甘蔗田,那一次恰好遇到了船隊下西洋,我的個老天爺啊!那船鋪滿了整個海面,眼中全是船只和風帆,別的啥也看不到,那時候就覺得生在大明真的挺好。”

    “是啊!下輩子咱還做大明人!”

    ……

    方醒拎著糖被人叫進了宮中。

    朱瞻基的胡須越留越長,方醒看了有些違和。

    “為何這般看朕?”

    朱瞻基已經處置完了政事,正在品茶。

    皇帝這個位置雖然累的能讓方醒望而卻步,可在一些珍稀資源的享受上卻是能讓人羨煞。

    方醒喝了一口茶水,沒有感覺到一點澀味,滿口幽香。

    他在琢磨著能否弄半斤這種茶葉回家去喝,就隨口說道:“在我的印象里,你一直是面黑無須,這一下子就那么長了,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是地位轉換帶來的不對勁,兩人對此心知肚明。

    方醒習慣那個在方家莊打混的年輕人太孫,甚至后來那個郁郁寡歡的太子也成。

    只是成了皇帝,身份變化之后帶來的隔閡讓人回想起當年的際遇后,不禁悵然。

    朱瞻基莞爾道:“不蓄須總是差了威嚴,本來還想修理一番,可端端上次揪朕的胡須沒揪穩,一下就摔了,朕干脆就蓄須吧。”

    這個近乎于兒戲般的決定里是否有國事的壓力和群臣的壓力?

    方醒沒有說話,在想著當年那個年輕人漸漸走上這個至高寶座的經歷。

    都不容易啊!

    一個國家都被壓在一個人的肩頭上,那壓力能有多大?

    方醒覺得自己肯定承受不住,那么朱瞻基呢?

    朱瞻基微笑道:“黃淮已經上了奏章,說是休養的差不多了,不肯在家空耗時日,準備回來,朕在想啊!這人去后究竟有沒有來世,若是沒有,這一世蠅營狗茍,忙忙碌碌的可劃算嗎?那些人若是也如這般想,那么他們努力做事,到老也不休息的精神頭是哪來的?”

    這個話題比較散漫,可是由朱瞻基提出來的,方醒不得不想了想。

    他這個感慨從哪來的?

    方醒覺得應當是在看到南方那些造反的卷宗之后來的。

    就算是被拿回那些投獻的土地,可那些造反的士紳依舊能活的很滋潤。

    那么他們這是為了什么?

    “有人說那些造反的人是貪心不足,朕以為不全是。”

    朱瞻基有些悵然的道:“人這一生來的無知,漸漸長成,覺得自己能把老天給捅出個窟窿來。指點江山,直抒胸臆,何等的痛快。”

    皇帝累了!

    他需要休息!

    方醒正準備進言,朱瞻基卻繼續說道:“漸漸人就開始變老,等有了兒孫,看著他們如自己當年一般的出生、長大,德華兄,很茫然啊!覺得自己遲早會和那些滿臉斑紋的老人一樣,想想就覺得這世間再無留戀之處。”

    方醒覺得自己是聽到了一個想出家的皇帝的感慨。

    他知道朱瞻基有許多事情和憤怒都沒法和別人說,只能自己憋著。

    所以他覺得自己該做些什么。

    “你這是累了。”

    方醒斷言道:“人在累了之后就容易沮喪,覺得萬念俱灰,舉目灰暗。”

    “你扛住了壓力,縱觀史冊,再無比你更堅強的帝王。”

    朱瞻基突然笑道:“果然還是你了解我,壓力之下,朕確實是覺得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