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二十二章 僅存衣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二十二章 僅存衣冠字體大小: A+
     

    三十余匹戰馬一路轟然到了金陵城外,這些人臉上的塵土幾乎遮蔽了長相,任誰都分辨不出來。

    可在中間卻有人是被綁在了馬背上,看著奄奄一息的模樣。

    走近些就能看到馬背上居然撲了一層軟墊子,這是不想一路顛簸死此人。

    這些人在城外一里多的地方住馬,隨后一騎近前說道:“速去稟告伯爺,霍大人的衣冠到了,郭候也到了。”

    守城的軍士和讓開道路的百姓都呆了一下,一人脫口而出道:“怎么那么快?”

    是啊!才出去多久,居然就掃滅了叛亂,而且還帶回來了……

    “衣冠?霍大人的遺骸呢?”

    帶隊的武川依舊冷漠,看不到疲憊,他大聲的道:“那些逆賊見霍大人不肯降,就叫人用石頭砸死了他,然后猶不解恨,就趕了野狗來……”

    “畜生!”

    城門處的軍民都齊聲唾罵著那些叛逆,可武川的話還沒完。

    他微微低頭道:“最后那些逆賊還把剩下的骨肉煮了,分給人吃。”

    “嘔!”

    人群一愣,然后不少人就蹲下去開始嘔吐。

    “天殺的啊!他們怎么能這般殘忍,圣賢書呢?讀到狗肚子里去了?”

    一個婦人忍不住哭了,然后哭聲傳染著,城門處漸漸多了許多嗚咽。

    有軍士牽馬沖了進去,一路喊著避讓沖到了方醒的駐地外。

    “野狗…..煮吃了?”

    方醒的咽喉涌動幾下,然后猛地低頭下去。

    室內有王賀等人,見他這般,柳溥就勸道:“德華兄,剮了賊人為霍大人報仇就是了。”

    王賀也有些不忍的道:“此事誰也沒想到,慘啊!”

    方醒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覺得大腦里嗡嗡作響。

    吃人他只在故事里和里,以及史書里見到過,可那都是在遍地餓殍的時代里才會發生。

    “現在是大明啊!”

    他抬起頭來,大家都看到他的眼睛有些發紅。

    柳溥說道:“小弟也沒見過這等慘事,也覺得難受,那些逆賊竟然和野獸一般,可見不是善類,今日不反,明日也會反。”

    “那是吃人啊!”

    方醒見過餓殍遍地的慘狀,但是吃人還是第一次聽說過。

    此刻他才覺得自己并未完全的服從于這個時代,他并未麻木。

    大家都嘆息一聲,卻不知怎么讓他接受這個‘普通’的事。

    “走,去接接霍大人。”

    方醒帶頭,大家都端著臉,魚貫而出。

    柳溥跟了上去,低聲道:“德華兄,家父以前說過,別說是吃人,大將在被圍城期間,自家的小妾女人都得交出去宰殺了充當軍糧,不然那些餓綠了眼睛的將士會把你給吃了。”

    方醒的腳步一滯,然后繼續大步出去。

    柳溥放緩了腳步,苦笑著。

    王賀跟了上來,和他并肩出去。

    “別在意這個,興和伯若是冷血,三代帝王怎會看重他?”

    柳溥偏頭看著王賀,皺眉道:“王公公,德華兄不只是熱血,更多的是坦蕩!”

    王賀微笑道:“對對對,沒錯。”

    他嘴上同意,心中卻在不滿:方醒坦蕩個屁,若非是那些人虐殺了霍嚴讓他接受不了,他只會把霍嚴的殉國當做是工具。

    ……

    城門外的那隊騎兵依舊在等候著,只是把郭候放了下來。

    被捆住雙手的郭候須發斑白,而在安鄉縣城被林群安攻破之前,他須發烏黑。

    他被兩個軍士在身后給控制住了,只能抬起頭來,貪婪的看著前方的人群。

    他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而他最想看的就是金陵城和人。

    他年輕時一直想在金陵城里做官,可終究未能如愿。

    而看人,是他擔心自己死后會忘記自己是人。

    太陽很大,但是他們一路疾馳而來就沒少被曬,人都是黑的,所以還算是適應。

    “在等什么?”

    緩過來的郭候干咳幾聲,一臉無所謂的問道。

    可沒人回答他的問題,那兩個拉著繩子的軍士站在他身后五步開外,只是用力的拉扯了一下。

    郭候的身體被拉著往后退了一步,他見城門里的那些軍士和百姓越來越多,看著他的眼神中多是厭惡和憤怒,就笑道:“夠本了!”

    這么囂張的話卻沒人做出反應,讓郭候不禁猜測著這些‘賊配軍’究竟是不是已經麻木了。

    百姓越來越多,漸漸的多了咒罵聲。

    “你不得好死!”

    “多好的霍大人啊!居然就被這些逆賊給害了!”

    “就是,也不知道怎么處置那些逆賊。”

    人心就是這樣的,只是得知了消息就能讓他們感同身受。

    而被帶來的郭候正是催化劑,后面就要看方醒怎么把這股情緒給鼓動起來,壓倒那些反對的暗潮。

    太陽很大,可那些軍民卻不肯走,都在等候著。

    當整齊的腳步聲傳來時,林群安把包袱解開,從里面拿出一件黑斑密布的官服來。

    那些軍民都往后靠去,林群安站定,身后的三十余人拔出長刀,斜指地面,神色肅穆。

    一隊軍士起步從城門內出來,他們持著火槍,分做兩排起步走到門外,然后莊嚴的轉向,面對中間。

    “舉槍!”

    一聲呼喊后,那些軍士都舉起了火槍,槍口傾斜對準了天空。

    林群安雙手拿著那件血衣走在最前面,身后是被繩子拉著的郭候,最后面是那三十多名軍士。

    長刀斜指,火槍豎立。

    “齊射……”

    “嘭嘭嘭嘭!”

    這是聚寶山衛為陣亡同袍送行的禮節,今日卻用在了霍嚴的身上。

    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舉動的含義,百姓們總是感情脆弱的,所以許多人含淚看著林群安拿著血衣走來。

    “那么大的響動,這是嫌霍大人的陰魂散的不快嗎?”

    有人在人群中嘀咕著,然后有人附和。

    這時方醒出來了,他一身甲衣,身后是金陵各級官吏。

    他們也在外面排了兩排,然后低頭。

    林群安當先走進人墻隔成的道路里,身后是被牽狗一般拉著的郭候。

    人群中間氣氛壓抑,這應當能讓郭候快意。

    可那股肅穆的氣息卻像是山岳一般的壓在他的身上,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已經豁出去了,所以抬頭就想大笑,卻看到了剛抬頭的方醒。

    他看到了不解和困惑,但并不認識方醒,所以他就冷笑了一聲,然后看到那些不解和困惑崩塌,變成了冷漠和殺機。

    夾道相迎,這是最高的禮節。

    前方的血衣引得百姓哽咽,可當郭候出現時,百姓的情緒終于找到了發泄的地方。

    “盾牌……”

    幾十名軍士舉著盾牌跑到郭候的周圍,然后用盾牌為他營造了一個安全的保護傘。

    瞬間無數雜物就飛了過來,砸在盾牌上噼啪作響。

    “砸死他!”

    正如同當時郭候叫人砸死霍嚴一樣的場景再現,可這里卻還多了咒罵。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