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清君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清君側字體大小: A+
     

    “若是早些通個消息,也不會發生這等慘事,哎!”

    “是啊!”

    這些人在說的是一件慘事:金陵府有家士紳聽聞要清查田畝,而他自家收了不少投獻的土地,有人嚇唬他,說肯定會被舉家流放到遍地野人的海外去。

    那人不知道傻還是膽子小,竟然當晚就一把火燒了自家的宅子,一家子都被燒死在了里面。

    “慘啊!”

    一陣唏噓之后,只有幾人沒摻和,其中就有曹瑾和汪元。

    汪元沒有得到打傘的待遇,卻安之若素的在喝酒,神態自然。

    而曹瑾卻是立場在動搖,上次方醒幫了他,而且是不講回報的幫了他,不然曹安現在也只能在家里發呆,這輩子能否找到個好職位都說不定。

    不,是不可能!

    曹瑾想起了那段時間自己去求人得到的結果,不禁冷哼了一聲,讓身側站著的曹安有些不安。

    曹安是擔心自家老父跟著邱幀他們鬧騰,到時候得罪了方醒,曹家可扛不住方醒的怒火。

    人就是這樣,幾年前的曹安意氣風發,揮斥方遒,當真是春風得意,面對方醒用入室弟子的招攬不屑一顧。

    可不過是幾年后,他就成了四處碰壁的愣頭青,若非方醒幫忙,他至今還在家里蹲。

    這就是成長,而催化劑就是挫折!

    曹瑾面色漸漸安靜,曹安心中一定,見那幾個士紳依舊在說著那件事,就說道:“清者自清,既然做下了,那便認了,該怎么處置就怎么處置,何必去舉家自焚…..”

    “黃口小兒,你懂什么?老夫……”

    一個老儒本想呵斥曹安,卻被方醒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一下,頓時就說不下去了。

    曹安卻備受鼓舞,就繼續說道:“按照朝中的規矩,自家有投獻的,主動交出來,以往的出息都不算,只收了土地。若是不肯而被查出來,不反抗,也就是收取三年的出息,哪家缺了這點錢糧?不過是覺得委屈罷了……”

    方醒心中嘆息著,然后饒有興趣的問道:“為何委屈?”

    曹安朗聲道:“從洪武年后期開始,投獻就開始露出了苗頭,等靖難之役后,趁著混亂,不少人都收了投獻,然后慢慢的就開始了蔓延……”

    方醒微微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到了現在,士紳收取投獻的田地,大家都認為是理所當然,朝中想要收回去,誰會愿意?到手的好處,有幾人愿意交出來的?”

    曹安長身而立,聲音清朗,當真是翩翩少年。

    “再說士紳總以國為己任,如今被收了田地,難免認為自家滿腔熱血反而被刻薄……”

    后面的話他不敢再說了,不過方醒已經很滿意的點頭道:“正是這個理。”

    他看著這些士紳道:“說過許多次了,陛下說過,朝中說過,本伯也說過,這投獻是違律的,偏生你等就以為這是應該的,讀書人嘛,聯手起來為自家弄點好處,哪代帝王不應允?”

    他的話漸漸刻薄起來:“不應允的帝王,多半是昏君,贊同的多半是佞臣,一句話,你們說的才是真理,別人就算是說眼前是馬,你等也能呵斥為牛!”

    城下正好進來幾個騎士,他們牽著馬進了城,問了人之后,就仰頭看向城頭,然后當先一人上來了。

    “小的奉命拜見伯爺,有緊急軍情。”

    這人已經被搜過身了,方醒見那些士紳驚訝,有人在隱住笑意,就接過文書看了看。

    “紹興府開始清理之日就有人造反,那些人進了山……”

    一陣出氣聲傳來,方醒仿佛沒聽見,淡淡的道:“紹興知府畢昀親自帶隊去鎮壓,想來逆賊長不了。”

    畢昀?

    在場的人想起那個小老頭,大多都恨的牙癢癢。

    那人對儒家子弟從未有什么好臉色,紹興一府之地本該文教興盛,卻遇到了這個不愿勸學的父母官,也是倒了血霉。

    被這事一攪,原先的話題就再也提不起來了。

    方醒只是喝酒,不時有人上來找他,眾人見他三兩下就處置了那些文武皆有的政事,不禁心中暗自佩服。

    最后終于有人忍不得了,起身拱手道:“興和伯,敢問此事可否有法外開恩的余地?”

    嗯?

    方醒皺眉看著這人,這人卻昂然道:“那些人多是措手不及,再說南方士紳遍地,若是全數打倒……興和伯,朝中可是這般想的嗎?”

    這是威脅,方醒笑了一下,然后端坐著問道:“你自覺有資格來威脅本伯嗎?還是說你們已經在暗中勾結接,準備……謀逆?!”

    這人躬身道:“在下不敢,只是近日見人心惶惶,就為那些人問一問。”

    這話很是得體,幾個老儒甚至都在撫須微笑,怡然自得。

    “呯!”

    撫須的手一緊,然后下巴一疼,胡須就落在了手中。

    那老儒愕然看著地下的玻璃渣,再抬頭看看面沉如水的方醒,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

    “滾!”

    方醒指著城下喝道:“腐儒安敢論國事?滾!”

    那人一臉的愕然,正準備駁斥,一個軍士上前,單手就提著他的后領,喝道:“再說話就掌嘴!”

    那人果真是說了,“南方是大明的根基,興和伯,你行不義之舉,遲早身敗名裂,遺臭萬年……”

    “啪!”

    那軍士乃是黑刺的人,黑刺行事從來不許打折扣,規矩在那里。他也不去問方醒,直接一巴掌就把這人扇腫了半邊臉,然后罵罵咧咧的別著他的手臂往城下去。

    “伯爺,此人是趙普,金陵人士,按理他今日沒資格來這里,應當是跟著來的。”

    身后有人在低聲介紹情況,是費石。

    方醒微笑道:“這可是個名人啊!”

    費石湊趣道:“伯爺英明,那不就是話本里宋太祖的丞相嗎?!”

    這話配合趙普剛才的言行有些陰毒,不過卻正合方醒的意。

    趙普被別著往下走,方醒不會懲罰他,所以軍士也只是驅逐罷了。

    快到臺階邊上時,趙普猛地一掙扎,那軍士單手別著他,只聽那關節處咔嚓一聲,竟然就被他掙脫了。

    趙普一掙脫了控制,就吊著左手沖了過去。

    他的臉上全是悲憤之色,喊道:“殺逆賊!清君側!”

    臥槽!

    這話一出,所有士紳都齊齊起身,包括邱幀在內都是一臉吃了大便的模樣。

    方醒也是有些吃驚,看著跌跌撞撞沖過來的趙普說道:“留活口!”

    他身后的費石已經滿臉猙獰的要出手了,聽到這話,就心中一喜,知道方醒的家丁不準備動手。

    他疾步過去,那趙普見他來的兇狠,就伸出能動的右臂去抓他的臉,若是被抓住,說不得就要破相了。

    費石閃避了一下,趙普用力過猛,身體就往前栽倒,費石順手擒住了他完好的右手,倒是得了個便宜。

    “逆賊,你不得好死!”

    趙普被逼著跪在方醒的身前,破口大罵。

    費石目視方醒,想請示是否堵了他的嘴。

    方醒見趙普一臉慷慨就義的氣勢,就有些好奇的說道:“清君側……為何不說昏君呢?或是直接改朝換代。”

    趙普冷笑道:“我輩忠心耿耿,豈是你這等小人所能污蔑的!”

    “住口!”

    那曹安竟然斷喝了一聲,然后呵斥道:“你趙普忠心耿耿的怕是那些人吧,你等抱成一團,有好處一起分潤,有難處一起應對,如今這群人都遭難了,你趙普就開始上躥下跳,敢問你的忠心是給了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神級升級系統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升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