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同時動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同時動手字體大小: A+
     

    黝黑的臉上皺眉密布,三十多歲的韓都就像是個孩子般的無助和茫然。

    他看看左右,左右卻站著軍士,手握刀柄,在盯著那群莊戶。

    他有些惶然不安,卻覺得胸口有一股子熱氣在奔涌,像極了昨天他吐血前的感覺。

    他張開嘴用力的呼吸了幾下,可胸口那股子氣卻消不去。

    “伯爺……”

    他哭喊了一聲,方醒冷然看著,卻不肯說話。

    你想自救嗎?那就開口。

    “小的……沒路走了啊!只能去借主家的錢……”

    在大明,最脆弱的就是農戶。

    他們沒有什么家底,每年的賦稅卻是少不了的,一個意外就能破家,然后不是居家逃亡,就是舉家為奴。

    大明從上到下,沒有一個渠道是給他們的。

    這就意味著,他們的生死不在朝中和皇帝的眼中。

    這是誰的悲哀?

    方醒想起了給土豆的那封信里說的話,大多是在告訴他男女之間的關系,很小心翼翼,并故作不在意。

    他看著從人群中怯生生走出來的幾個人,最大的都有二十歲了,穿著破爛的衣服,露出了干癟的胸膛和肋骨。

    他沒娶妻!

    直覺告訴方醒,這個男子比土豆大,大不少。

    可他現在只想能填飽肚子,而土豆卻處于少男的煩惱之中。

    一個是現實,一個是吃飽撐的煩惱。

    如果土豆現在出現在方醒的面前,他能一巴掌把這個大兒子給扇倒在地。

    瞬間的不忿之后,方醒從這種情緒中解脫出來,問道:“當初為何不賣地?”

    賣掉一部分土地,周轉一下也好過做佃農啊!

    韓都吶吶的道:“沒人買,地契也在老爺那里,小的沒有……只能找主家借錢。”

    提高收入,官府介入扶助,取消路引,漸漸取消戶籍……

    從這件事上方醒就想到了許多,但都需要一一去改變。

    他退后了一步,袁杰上前,正義凜然的道:“黃家這是在違律,為官者放貸,還是高利貸,這是在喝血,無恥的喝血!”

    “這是袁縣尊。”

    人群中有人在介紹著袁杰的身份,頓時這些莊戶的眼睛都在放光。

    縣尊說的話,那肯定是沒錯的啊!

    “縣尊大老爺,小的要檢舉。”

    “大老爺,老爺還弄過我家媳婦……”

    “.…..”

    一群莊戶七嘴八舌的在舉報著,方醒有些不渝,楊田田就湊過來低聲道:“伯爺,對他們來說,陛下都比不過縣尊……”

    “縣官不如現管?”

    楊田田想了一下,由衷的敬佩道:“沒錯,就是這個意思,再下去的話,縣尊都不如糧長管用。”

    邊上那幾個青衫男子正在緊張的書寫著,那些百姓的控訴就是彈藥,將會發射在整個大明的士紳頭上。

    “都是謊言!”

    一聲尖叫打破了和諧的控訴氣氛,方醒回身看了看,卻是跪在地上的黃環在嘶吼。

    “這是你自己造的孽!”

    邊上的番子一巴掌扇去,黃環依舊在叫罵不停,番子就找了找,最后干脆從褲襠里掏出一塊不知道是干嘛的布堵住了黃環的嘴。

    黃環在翻白眼,瘋狂的嘔吐著,卻因為被堵住了嘴沒吐出來,身體不住的在涌動顫抖。

    黃環的遭遇讓這些老實的莊戶都發狂了,人人爭先恐后的檢舉黃家的惡行,那些老實和麻木漸漸的變成了猙獰。

    方醒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最后交代道:“高利貸是違律的,朝中不會承認,陛下不會承認!”

    “陛下萬歲!”

    韓都熱淚盈眶的高喊著,能看出他的感激是誠懇的,但當袁杰宣布原先黃家放的高利貸都要重新審查時,方醒看到了貪婪。

    無數的貪婪!

    那些農戶在貪婪的看著韓都,然后有人喊道:“大人,小的祖父也曾借過黃家的錢。”

    “小的借過黃家的耕牛……”

    一時間群情激昂,眼瞅著形勢大好,方醒卻吩咐道:“要講道理。”

    要講道理?

    袁杰一怔,在他看來,就該利用農戶們的這股子勁頭趁熱打鐵,把氣氛烘托起來,然后順勢宣傳。

    可方醒這是什么意思?

    講道理?

    做大事的誰講道理了?

    方醒招手,辛老七牽馬過來。

    他搬鞍上馬,坐穩后說道:“謹守律法!”

    他帶著騎兵遠去,袁杰想了想也覺得有些沒意思,可場面卻是要維持的,就喊道:“看賬冊,賬冊上有的,多收了多少利息,到時候全部結算給你們。”

    金陵城中,方醒帶著人一路招搖過市,看到市面有些蕭條,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回到住所,費石已經在等著了。

    兩人一路進去,費石說道:“伯爺,那些士紳都怕了,大多縮在了家里,以前慷慨激昂,指點江山的那幾個今早想出城,被人攔截了回去,如今在家里惶惶不可終日……”

    “早上消息傳出去的時候,城里亂了一陣,下官帶人在看著,沒插手,結果沒人敢蠱惑,最后就平息下去了。”

    “金陵府衙和六部等衙門都有些慌亂,后來各部的長官出來呵斥了一陣,只說允許戴罪立功,那些官吏就像是發狂般的做事,沒人敢懈怠。”

    這是方醒預料中的事,所以他沒什么驚訝或是欣慰,進了里面后,柳溥也在。

    “陽武侯那邊怎么說?”

    氣溫升上來了,前廳里非常的燥熱。

    方醒拎著蒲扇在扇動著,卻越扇越熱。

    柳溥說道:“陽武侯說各部都已經在待命了,約定今日一起動手,只看信使能否壓住地方官府。”

    方醒冷冷的道:“信使持有公文,敢阻攔者,嚴加處置!”

    ……

    吉安府,一隊騎兵轟然沖進了府城。

    “閃開!”

    緊急信使無人敢攔,他們背上背著小旗,一路沖到了府衙的大門前。

    “魏常何在?”

    領頭的信使是個小旗官,他的臉上被曬的黑漆漆的,嘴唇干裂,一看就是在長途趕路。

    小旗官下馬時踉蹌了一下,守門的沒敢攔,只是喊道:“有緊急信使!”

    時值午后,午飯后的府衙里只有蟬鳴的聲音,大多數人都在睡覺。

    這聲喊驚動了那些官吏,于是一陣叫罵聲傳來,有人依舊繼續睡,有人出來看了一眼。

    小旗官帶著人沖了進來,那些官吏見是軍士,都有些緊張。

    “魏常何在?”

    小旗官一路到了大堂,魏常已經來了。

    魏常一邊整理衣裳,一邊惱火的問道:“是何事?那個衙門的?”

    小旗官問道:“可是魏常?”

    魏常一著急就把腰帶給弄壞了,他一肚子的火氣不知道找誰發,就沒好氣的道:“沒見本官的官服嗎!”

    小旗官厲喝道:“問你是不是魏常!”

    魏常被嚇了一跳,“是是是,本官就是魏常。”

    大堂外來了不少官吏,小旗官拿出公文,大聲的道:“朝中有令,南方即日開始清理投獻!”

    魏常一個激靈,“什么?清理投獻?”

    小旗官手握刀柄,喝道:“從此刻起,小的會留在吉安府,若是有人陽奉陰違,上報布政司處置。布政司不處置,上報金陵,一體同罪處置!”

    而與此同時,當地駐軍也得到了消息,于是就打散了軍隊分赴吉安府各處,監控整個清理過程。

    ……

    “畢昀何在?”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紹興府府衙里也迎來了一隊軍士。

    老態龍鐘的畢昀出來問話,等得了公文后,他不禁仰天長笑。

    “好啊!你們的好日子到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龍古帝我的神秘老公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
    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神級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