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零二章 考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三百零二章 考驗字體大小: A+
     

    土豆吃飯很快,這是跟著方醒學的,若是不喝酒,一頓飯最多一炷香的時間。

    “哎喲!張公子來了,快請上樓來……”

    可他才將開始吃飯,樓梯口就下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身材豐盈,不,是超級豐盈,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甚至都快破了的感覺。

    這女人走下來沖著大堂左邊一桌人招手,聲線低沉,別有一番味道。

    那邊有人低頭道:“你認錯人了!”

    “怎么會人認錯呢!張公子,今日可是打五折喲!”

    那女人帶著一陣香風,特意從土豆的身邊沖過去,然后和那個男子糾纏了起來。

    土豆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知道大部分都是來看自己是否會去三樓,少部分是來監督的。

    他坦然自若的開始吃飯。爆炒牛肉里加了點紅油,辣子雞里油不多,但是辣的下飯。

    他們幾兄弟從小就被方醒揪著不許偏食,所以哪怕再不喜歡那盤菜蔬,土豆也慢慢的吃完了。

    “喲!馬老爺您怎么在這啊!”

    這時一個妙齡女人走下來,沖著土豆的左邊招手喊道。

    “認錯人了,某家姓梁。”

    那妙齡女子一陣風從土豆的身邊走過,身邊又是一陣糾纏。

    從上次的事件發生之后,為了平息張淑慧的憤怒,朱高煦就想到了一招。

    他每日讓土豆來這家酒樓吃飯,今日大堂,明日二樓。

    大堂還好些,但掌柜也會配合的叫女人下來招攬客人,誘惑土豆。

    而二樓就有些慘了,會聽到樓上的動靜。

    這是朱高煦召集了王府的幕僚們集體商議出來的辦法,報給張淑慧后,黃鐘和解縉竟然也同意了,于是就苦了土豆。

    他知道這個帶著懲戒措施的手段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是的,從那一天之后,他就覺得自己變了。

    這是莫名其妙的變化,他會回憶起那天那個女人呼吸的味道,沒有什么欲望,只是單純的覺得好奇。

    他在漸漸的回想著方醒的教導,許多年少時的記憶漸漸的從混沌變為清晰,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

    他在低頭吃飯,他知道會有許多目光在有意無意的盯著自己。

    而在這些目光的中間,方家的仇人一定是有的;反對方醒的人一定是有的;家里的人也有;連英國公的人都來了。

    至于皇帝會不會惡趣味的派人來盯著這里,土豆覺得有可能,就算是他不下令,錦衣衛和東廠,特別是東廠也會派人來。

    他在想著方醒以前的話。

    作為父子,方醒和目前的主流父親差別很大。

    嚴父慈母,這是當下的主流。

    而方醒卻是多了幾分慈愛,土豆經常會生出‘朋友’的感覺來,然后覺得自己是恍惚了。

    所以他們之間的交流很多,話更多。

    ——咳咳!你爹我和你媽是從小就定的親,不過兒子,爹希望你以后找個自己喜歡的。

    ——男女之間就是那個啥……要大了才知道。

    這就是方醒關于男女之間的表述,有用的信息不少。

    你可以去找自己喜歡的。

    當然,前提是父母得過眼同意,否則打斷腿!

    第二,男女之間的事,你現在還小,等大些自然會教你。

    土豆覺得自己不小了,換做是成親早的人家,家里現在就要為他相看媳婦了。

    可方醒卻早早的丟下話,說是土豆三兄弟的媳婦不著急,那些不等孩子長大就急匆匆把她們嫁出去的人家,方家不稀罕和他們結親。

    這話當時傳出去時,居然得到了不少人的贊同。

    其實宮中早就做出了垂范——成人才嫁人!

    皇家的公主有許多都是二十左右,甚至是二十多歲才嫁出去,最新的解釋是宣德二年的,皇帝親自做出的解釋。

    ——這樣能少些沒長開導致的難產!

    從此之后,不少人都選擇跟隨皇家的規矩,讓女兒長大后再嫁人。

    所以土豆現在壓根就沒有考慮自己未來的媳婦。

    “.…..聽說這次水師會和泰西大戰啊!”

    “為何?不是三國的使者才將來嗎?”

    “那人出海,哪會空手而歸?不殺個幾百上千人,不鑄幾個京觀,那人就會坐立不安……”

    “嘖!那可是擅自……哎!不過誰讓人家是寵臣呢!”

    “.…..北方的殺戮也是起于他的建言,那人就是殺神轉世啊!對我大明也不知是好是壞。”

    “.…..”

    土豆從容的吃完了這頓飯,沒剩下飯菜,若非是已經習慣了,掌柜會認為方家已經窮到了揭不開鍋的地步。

    他親自去結賬,然后出去。

    大堂里的人,包括那兩個在糾纏的女人都在看著他。

    別人的孩子,如土豆這般大的時候,多有開葷的。

    可興和伯家的居然不同啊!

    可土豆每天都來這里吃飯,這是什么意思?

    舍不得?

    還是說是作態?

    唯一知情的掌柜哪敢把朱高煦的安排說出去,于是包括秦樓里的女人和伙計都是滿頭霧水。

    可自從土豆每天中午來吃飯后,秦樓的生意就火爆的不行,天天滿座。

    于是大家都忙碌的不行,倒也忘記了細究此事。

    在大家的注視下,土豆從自己的飯桌前走過,走到后面一桌時,他止步,對那兩人拱拱手。

    這是什么意思?

    這一桌坐了兩個男子,一看就是生意人打扮,點的菜也不少。

    這兩人愕然,然后起身拱手道:“小伯爺這是……小的不敢。”

    土豆放下手,說道:“剛才聽到二位賢達談論起了家父,只說殘忍暴虐,于大明壞處極多,敢問二位身份。”

    大堂內瞬間就鴉雀無聲,不少人都目露笑意,幸災樂禍的等著看狗咬狗。

    是的,這里的人來自于各處,見土豆和人發生沖突,不少人的心中自然是要用狗咬狗來形容。

    英國公府來的是一個家丁,而方家來的也是一個家丁,兩人還坐了一桌。

    見土豆去找那兩人的麻煩,英國公府的家丁低聲問道:“弄那兩個?”

    方二搖搖頭,說道:“解先生說了,老爺一直想著磨礪幾位少爺,所以沒危險咱們先別管。”

    英國公的家丁忍不住捂額道:“這可是府上的大少爺啊!換做是我們府上,早就打破了那兩人的腦袋。”

    方二在看著那邊,隨口道:“你們的那位少爺不是聽說很聰慧嘛,外面都傳遍了。”

    兩人一下扯起了八卦,那邊的兩人卻面帶懼色的看看大家,然后說道:“沒有的事啊!我二人剛才一直在談生意,小伯爺……”

    “哈哈哈!”

    “有趣!”

    大堂里短暫的響起了笑聲,都想看看土豆的應對。

    土豆指指自己的耳朵,說道:“我可以私下去讓你們后悔自己剛才說的話,可家父說過,男人,做事就是要堂堂正正。”

    “好!”

    方二帶頭,大堂里稀稀拉拉的有幾人叫好。

    土豆肅然道:“剛才你二人的話涉獵頗廣,就像是朝中的重臣,我不知道你等的身份可是如此,再請教。”

    他再次拱手,目光卻漸漸的凌厲起來。

    這兩人額頭見汗,其中一人強笑道:“小伯爺說笑了,我二人剛才可沒說什么犯忌的話,若是有得罪之處,還請小伯爺海涵……”

    大堂里的人覺得這番口舌之爭果然是好玩,紛紛舉杯輕啜,然后含笑看著。

    然后他們的笑容就漸漸堅硬……

    土豆突然抓住了兩個盤子,然后用力的砸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
    娛樂玩童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