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二百三十九章 頃刻翻轉的人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二百三十九章 頃刻翻轉的人生字體大小: A+
     

    張弼覺得自己就是個悲劇。

    從父親張友因為違禁被抓進去之后,家中就來了許多親戚。

    “賢侄,當年你父親可是欠了我不少錢,只是一直拖著。”

    一個他要叫堂叔的男子在貪婪的看著家里的布置,說道:“如今他進去了,興和伯要把他流放到海外去,賢侄,我的那筆錢該還了吧。”

    張弼還年輕,他惶然的道:“堂叔,此事小侄沒聽家父說過啊!”

    男子看了其他人一眼,頓時那些人都紛紛作證。

    “賢侄,當年的事他們都知道,你快把錢還了吧,好歹我還能去探望一番我那可憐的堂兄。”

    “快還吧!”

    “你不還錢我們怎么幫你?”

    “對對對,趕緊還了,咱們各自去找關系,一定把你父親給弄出來!”

    張弼惶然不安,管家在邊上跺腳,卻被兩個親戚逼住了,那兩人冷笑著,只是把厲害關系一掰扯,管家就沒轍了。

    所以男子是一家的頂梁柱,失去了他,幾乎就垮了大半。

    張弼無助的看著管家,他知道自己要是不依,這些人會馬上落井下石,然后再和官吏勾結,把張家給吞了。

    所謂的科舉世家,所謂的必須要有子弟做官,這些的初衷是什么?

    不少都是為了保全家族,進而還能擴展家族的勢力范圍。活泛點的家族都會去侵吞別人的田地,收取投獻。

    這就是耕讀世家的另一種詮釋方式。

    張友一朝入獄,張家就算是徹底的垮掉了。

    張弼想起先前進去尋自己母親說話的那些女眷,頓時連腿都軟了。

    邊上的這些親戚見狀都互相交換著眼色,心中歡喜。

    這就六神無主了啊!

    張家不就等著被咱們給分了嗎?

    哈哈哈哈!

    “有官兵來了!”

    這時外面有人喊了一嗓子,頓時那些親戚馬上就往外跑。

    張弼一下就軟坐在地上,他伸手喊道:“堂叔救我……”

    可這些剛才還在想著要瓜分張家的親戚卻無人回頭,稍后一些女眷也跑了出來,亂作一團。

    “要被抄家了,快跑!”

    那些女眷再也看不到‘蓮步婀娜’,提著衣服的下擺拼命的往外跑。

    張弼呆呆的看著這一切,然后掙扎著起來,緩緩走到了大門外。

    遠處來了一隊騎兵,百余人。

    這里是金陵城外面的一個莊子,算得上是半個城里,所以莊上的農戶們不傻,都躲在家中,沒人敢出來。

    張家的親戚來了不少,他們站在離張家三四十步的距離,然后指指點點的,仿佛和張家并無關系,只是來看熱鬧的。

    張弼的母親也出來了,見狀叫一聲苦,然后就癱倒在了地上。

    “抄家啊!”

    那些親戚在嘖嘖稱奇,張弼的母親趴在地上喊道:“二叔,救救我兒吧。”

    親戚中的一個男子仰起頭,仿佛沒聽到這聲悲鳴。

    女眷們終于跑到了各自男人的身邊,然后捂著胸口在喘息,慶幸不已。

    那隊騎兵漸漸逼近,稍后分做兩隊,一隊原地待命,一隊簇擁著一個男子過來了。

    那男子穿著青衫,看著三十出頭的模樣,神色冷峻。

    及近,張弼一下就跪在地上,然后說有罪。

    “我的兒!”

    張母一下沖到張弼的身前,跪在地上請求道:“大人,一切都是民婦所為,和小兒沒關系,民婦愿意流放海外……”

    “娘!”

    張弼手足并用的膝行上前,說道:“大人,小的一家……”

    這是悲慘的一幕,接下來如狼似虎的軍士會沖進張家,然后把所有的財物收集起來帶走。

    然后張家將會從此在大明消失,變成某個島嶼上的苦力。

    張家的親戚們在邊上腦補著這些場景。

    “夫君,幸好沒拿了他家的東西,不然現在可脫不了身。”

    “是啊!運氣運氣,回家叫人整治些酒菜,你我夫妻喝一杯壓壓驚。”

    這邊大多慶幸,然后看到領頭的青衫男子說話了,都湊過來了些。

    “你就是張弼?”

    “是,小的……學生就是張弼。”

    “那封書信就是你寫的?”

    張弼抬頭,失禮的盯著男子看,然后惶然磕頭道:“是,學生萬死。”

    “不,只要你愿意帶路,那便是有功。”

    張弼抬頭,汗水糊住了眼睛也不顧,竟然問了個問題:“家父違禁,學生只愿家父歸來,不知……可否?”

    男子沉吟了一下,點點頭,說道:“好,許了你這個愿望。”

    張弼心中狂喜,最后大膽的問道:“敢問大人是……”

    男子看了那些愕然的親戚一眼,淡淡的道:“本伯方醒。”

    噗通幾聲傳來,張家的親戚那邊已經倒了幾個,剩下的也是呆若木雞。

    “興和伯……”

    張母卻是深宅婦人,不知道這個名號的威力,只是不信。

    而張弼是讀書人,他自己都和同窗批判過方醒的科學和跋扈。

    所以他頓時就狂喜起來,對張母說道:“娘,是興和伯,是興和伯!”

    張母茫然的道:“兒啊!興和伯是干啥的?他的話能信?”

    張弼喜道:“娘,興和伯一諾千金呢!”

    張母一下就歡喜起來,然后被張弼扶起來,就指著那群親戚罵道:“一群畜生,滾!滾遠些,以后我家的門,你們休想再進來,咱們……咱們老死不相往來!”

    方醒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然后問道:“都是讀書人?”

    張弼點點頭,“是的伯爺。”

    方醒笑了笑,說道:“仗義半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張弼楞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哭了起來,哽咽道:“多謝伯爺相救。”

    “你說王家有刀槍可是屬實?”

    方醒盯著他問道:“若是有假,罪上加罪!”

    張弼沒有猶豫,馬上說道:“伯爺,學生當年和王耀同窗,一次酒醉后聽他說過自己無意間在他父親的書房里看到過不少刀槍。”

    說著他低下了頭,出賣同窗的行徑終究讓他感到了內疚和羞愧。

    方醒吩咐道:“來人,帶上他,我們馬上出發!”

    有人牽著馬過來問張弼是否會騎馬,結果否定,于是就派了一個馬術不錯的軍士帶著他。

    張母惶然道:“伯爺,小兒……小兒這是去為何?”

    張弼坐在軍士的身后說道:“娘,孩兒去辦事,今日就能回家。”

    張母只是看著方醒,膽大之極。

    方醒點點頭:“是,他今日就可歸家。”

    張母得寸進尺的繼續問道:“伯爺,拙夫可能歸家嗎?”

    親人的安危能讓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看似柔弱膽小的深閨婦人變成勇士。

    方醒點點頭,“是,今日若是順利,你丈夫也會歸家。”

    “多謝伯爺!”

    張母鄭重跪下,叩首道:“以后民婦日日在家祈禱,只求伯爺公侯萬代,代代平安。”

    這個有些綁架的味道,方醒卻沒動怒,他微微點頭,再看了那群面色慘白的張家親戚一眼,喝道:“出發!”

    張母等方醒一行遠走之后,起身沖著那群親戚呸了一口,罵道:“你們且等著,等我夫君歸家了給你們好看!”

    那些親戚面色難看,有人還說了些軟話,可張母大抵是被他們今天的落井下石傷透了心,只是不理。

    于是張母昂首挺胸進了家,那群親戚面色慘淡的各自回去。

    這和一刻鐘之前的地位換了個個。

    這就是人生!

    頃刻翻轉的人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仙尊那時喜歡你無限恐怖完美盛宴超品相師
    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