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 揭穿,光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 揭穿,光棍字體大小: A+
     
        私人恩怨!

        如果是別人說出這話,辛建大抵只會冷笑。

        可說這話的是馬蘇,方醒的入室弟子,幾乎是半個兒子的馬蘇!

        那幾乎就是方醒親自在說著這話。

        私人恩怨!

        誰都知道方某人寬宏大量的名號。

        可以往只是恩怨,朝政什么的。

        而現在卻是殺父之仇!

        很狗血,卻很現實。

        辛建沒想到馬蘇居然知道這事,他嘶聲道:“那是無稽之談!方醒為了謀害本官,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嗎!”

        是啊!證據呢?

        沒有證據你居然敢對朝廷官員下手,這真是大明開國以來最狂妄的勛戚啊!

        馬蘇在各種目光的聚焦下說道:“辛大人,若是這般,可進宮向陛下求助。”

        蹇義瞬間忘記了方醒給吏部帶來的屈辱,眼中多了異彩。

        這是個含蓄而總能在紛擾中抓到問題重點的年輕人,難得啊!

        可這個年輕人卻是方醒的弟子,這讓蹇義只能苦笑。

        辛建就像是被封住了嘴般的無話可說。

        你要是覺得方醒是在無緣無故的弄你,沒來由的弄你,那你進宮向皇帝求助啊!

        按照大家的看法,皇帝到目前為止來說,基本上一個明君是跑不了的,那么方醒再如何受寵信,也不可能得到他的支持。

        無數目光聚集在辛建的身上,只要他大喝一聲馬上進宮,那么吏部這些官吏都準備陪他一起去叩闕。

        可辛建卻呆呆的看著地面,仿佛那里有千萬財富。

        他先前對方醒的污蔑不少,所以馬蘇難得的不饒人,說道:“老師已經抓到了那個楊二,楊二吐實,當年老太爺乃是因為擋住了某些人的路,所以被人誣告,這是實打實的證據,所以,若是有人敢再污蔑老師,下官少不得要和他辯駁出個道道來。”

        辛建悚然而驚,想呵斥,但馬蘇卻凜然盯著他,大有今日就把此事鬧到御前的意思。

        鬧到御前的話,按照朱瞻基此前的規矩,辛建逃不過舉家流放。

        流放他是愿意的,可他和方醒乃是殺父大仇,就算是流放,不把他虐死方醒肯定不肯罷休。

        所以他哪敢去御前,只是想給方醒增加些心理壓力,順便撈取些輿論,這才敢破口大罵。

        馬蘇的一番話直接讓他的計劃破產,吏部官吏們再無恥,可在見過辛建的反應之后,大抵都確認了這人當年誣告了方鴻漸。

        想起當年方醒的遭遇,若非清醒過來,大抵就是父子倆都死在了辛建的手中。

        殘忍狠毒啊!

        辛建看到這些眼神,頓時面色灰暗。他想辯駁解釋,卻一時無從下手。

        關鍵是蹇義一直沒出來,這是什么意思?

        你們玩,這事兒本官不摻和了!

        辛建看著馬蘇,眼睛瞇成了線,說道:“陛下辛苦,每日歇息的功夫都不夠,馬蘇,你這是什么意思?”

        這等找茬的問題馬蘇壓根就沒看在眼里,只是淡淡的道:“辛大人,公道自在人心,想想董黯!”

        為母報仇的董黯,慈溪的來由……

        如今雖然不是漢朝,可按照皇帝對興和伯的信重,和對辛建這種人的鄙夷,只要不死,方醒真的可以隨便弄。

        可在這種情況下,真的是死比活好啊!

        馬蘇微微頷首,然后看看左右,轉身進了值房。

        噗!

        關門的聲音不大,卻格外清晰。

        那些圍觀的官吏面面相覷,一個小吏大抵是被辛建折騰過,就說道:“這不說話就是默認了,此事要見血,咱們可不能當傻子,走了走了!”

        “回去做事了!”

        “趕緊回去,今年的考成可還差得遠呢!年底要是出不來,都等著收拾吧!”

        越是年底,吏部和戶部就越忙,所以聽到這話,那些官吏都紛紛轉身,各自回去。

        “大人!”

        有人看到了站在里面的蹇義,等辛建循聲看去時,卻沒了蹤跡。

        死路一條!

        那些官吏在心中給辛建預設了結果,然后唏噓著回去。

        蹇義在值房中呆坐了半晌,然后悄然出了吏部。

        當方醒得知蹇義來訪時,有些不悅的道:“請他進來,不,讓黃鐘去接一下。”

        蹇義不是劉觀,若是和劉觀翻臉,別說是迎接,方醒只會放狗。

        等蹇義來的時候,方醒已經在書房外面等候。那怕是外書房,可也算是不錯的待遇。

        兩人分開坐下,有人奉茶。

        蹇義不是來喝茶的,可這一路他心中有些焦躁,所以自顧自的端起茶杯,緩緩的吹著,然后喝了幾口。

        方醒看著外面,冷風吹進來,他也沒叫人關門。

        坦蕩蕩!

        蹇義大白天來拜訪,而不是來信,這就是坦蕩。

        “你想如何?”

        蹇義放下茶杯問道,神色淡然,眉心處卻微蹙。

        冷風吹得長袍的下面微微擺動,方醒右腳微動。他看著鞋面,反問道:“蹇大人為誰而來?”

        蹇義須發斑白,側身對方醒說道:“你知道的。”

        方醒側身看著他,說道:“是。”

        蹇義嚴肅的道:“給他一個結果,不管是什么,本官不會干涉。”

        方醒搖搖頭道:“家父可以說是死于他手,所以他想怎么死,可以自己選擇,而不在于方某。”

        貓戲老鼠!

        方醒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漸漸逼迫辛建,最終讓他自己選擇最后的道路。

        蹇義起身道:“好吧,本官自然會去設法,只是興和伯,勢不可使盡啊!”

        方醒起身拱手道:“若非是涉及亡父,方某不會如此。”

        殺父之仇,那是不共戴天!

        蹇義苦笑拱手告辭。

        回到吏部之后,他叫來了辛建。

        不過是半日,辛建看著就像是個好勇斗狠的青皮,一臉的無賴模樣。

        “自己回家安置好家人,然后自己尋個辦法。”

        辛建瞬間就軟了。

        失去了蹇義的庇護,他就是風中之燭,而方醒就是風。

        ……

        辛建死了。

        “他居然死了?”

        方醒有些失望,還有些懷疑。

        他懷疑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出手,讓他不痛快。

        是的,他能為那位父親所做的事,也就是兩樣。

        一是為他報仇。

        二是讓方家擁有未來!

        “老爺,那辛建昨夜在自家大門外上吊自盡,他穿著白衣,衣服上寫著當年誣告老太爺的事……”

        “難得!”

        方醒沒想到辛建居然那么光棍,不,是如此果敢。

        蹇義隨即派人來說了:辛建承認了當年的事,方鴻漸就徹底洗脫了罪名,那么此事就此了結。

        關鍵的是,吏部反對書院擴招的呼聲一下就小了許多。

        “老師,蹇大人老了許多。”

        馬蘇回來,很客觀的說了吏部現在的情況。

        蹇義把不少政事都甩給了郭璡,同時上了請罪奏章,請朱瞻基把辛建的缺口補上。

        結果很明顯,郭璡得了最大的好處,而蹇義則有些消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
    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