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六十六章 書院擴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六十六章 書院擴招字體大小: A+
     
        辛建中午叫了外面的菜,結果吃了之后上吐下瀉。

        郎中來了之后,在菜里扒拉幾下,吃了一口,然后篤定的說這是被人下了藥。

        吏部左侍郎被人下藥,這事得通天啊!

        可辛建卻說大概是弄錯了,言辭鑿鑿,帶著焦慮,讓大家有些疑惑。

        等蹇義出來后,見狀只是皺眉,并未安撫或是憤怒,只是說自己要出去一趟。

        大家都有些悟了。

        辛建這是惹到人了啊!

        而且這人他惹不起,連蹇義都忌憚。

        怪不得蹇義會把許多權利轉給了郭璡,看來原因多半是這個。

        作死,做大死!

        辛建面如死灰,出了吏部的蹇義卻是面色灰白。

        他站在外面想了許久,長街上不少人見了都拱手問好,他只是微微點頭,好似倨傲。

        最后他還是轉身回去。

        他覺得自己并沒有立場去阻攔方醒,除非是走公家的渠道。

        可走公家……

        他回到值房后,面色慘白的辛建就來了。

        “大人,方醒這是想置下官于死地。”

        辛建咬牙切齒的道:“陛下再信重他,可這幾乎與當街殺人無異,大人,難道朝中要袖手嗎?”

        蹇義面無表情的道:“想想慈溪的由來。”

        辛建瞬間蒼老了不止十歲,臉上的肌膚都垮了下來,身上的晦氣連蹇義都察覺到了。

        ……

        “叔,慈溪是什么由來啊?”

        兩個女娃排排坐在方醒的前面,雙手托腮,一臉的求知。

        方醒干咳一聲,說道:“慈溪,這個就要提到前漢的一個人物,叫做董黯,這董黯侍母至孝,可他的老母卻被鄰居姓王的羞辱打罵,沒幾月就去了……”

        兩個女娃頓時就愁眉苦臉的怕了起來,方醒笑了笑,接著說道:“那董黯當時也沒去報仇,等姓王的老母死了之后,這才去……咳咳!后來皇帝赦免了他,還讓他出來做官,只是董黯卻不肯,后來當地就把一條溪水的名字改叫做慈溪。”

        兩個女娃一臉的震撼,方醒有些后悔自己教了她們這個,就吩咐道:“天氣冷了不許多坐,出去玩吧,記得帶一條狗。”

        無憂和珠珠起身出去,在外面喊了一聲,兩條大狗就歡喜的沖了過來,然后跟著出去。

        小白不知道方醒說這個故事的意思,張淑慧卻再清楚不過了,她低聲道:“夫君,要不還是直接些吧。”

        “你不忍心?”

        方醒問道,見張淑慧的眼圈漸漸的紅了,就說道:“不是說這個,而是說女人的心太軟。”

        張淑慧這才好受些,說道:“公公的仇怎么著也得報了,妾身只是擔心夫君這般做的話,陛下那邊會有些芥蒂。”

        方醒笑著拍拍她的手,說道:“你放心,若是我真想干掉辛建,這世上沒誰能阻攔。況且陛下那邊也不會阻攔,所以……多準備些禮物送到涿州去,咱們家這些年帶累他們太多了。”

        張淑慧被他轉移了注意力,有些難受的道:“是啊!十多年了,涿州那邊一直在擔驚受怕,妾身……禮物是一回事,夫君,方寅他們怎么辦?”

        方醒沉吟道:“那幾個孩子都被耽誤了,不過……要看他們自己的想法,愿意科舉出仕,那我會盯著他們的應試之路,諒那些人也不敢動手腳。若是科學……”

        “他們愿意進書院。”

        方醒想起了方寅他們的興奮,不禁笑道:“不知天高地厚,以為悖逆潮流就是年輕人該干的,等以后碰了一頭包才知道厲害。”

        張淑慧歡喜的道:“夫君,可他們還有銳氣呢!”

        是啊!

        方醒點點頭,然后起身道:“書院該動動了。”

        張淑慧見他出門,心中有些憂慮。

        書院一直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生存,規模一直維持著原狀。

        皇帝從來都不畏懼挑戰,早就說把書院的規模擴大些,可方醒一直沒同意。

        方醒一路到了書院,和解縉密議。

        “擴張多大?”

        解縉的眼珠子里都寫滿了‘早該如此’這四個字,順帶鄙夷了一番方醒的謹慎。

        方醒拿了一張紙,用炭筆勾畫了一下,說道:“當初修建的時候教室就有多余的,就目前而言,兩倍如何?然后后年再繼續擴張。”

        “你想蠶食?”

        解縉有些不滿的道:“擴招學生都要用上兵法,你這是怕了?”

        方醒搖搖頭,說道:“沒怕,只是我更想扎實些,驟然擴招太多,老師調配也有問題,管理也會有問題,所以解先生,一次兩倍已經不少了,我還擔心書院到時會亂套。”

        “覺得老夫不行了?”

        解縉氣咻咻的說道:“老夫當年做首輔時你還在撒尿玩泥巴,老夫當年下屬多少人?你這是瞧不起老夫?覺著老夫老了,不行了?”

        方醒無奈的道:“解先生,咱們書院要口碑,一步到位的話,學生會參差不齊,到時候敗壞了名聲咋辦?”

        ……

        方醒頂著一臉的唾沫進了宮,灰頭土臉的模樣讓朱瞻基也有些好奇。

        “解先生覺得應該一次招收千人以上……然后就噴了我一頓。”

        “書院?”

        方醒點頭,朱瞻基說道:“你忍了許久,只是為了等待科學的子弟變多嗎?”

        “是,沒錯。”

        方醒解釋著自己的規劃:“一座高樓,如果說下面那些自學的科學子弟是基礎,那么頂樓就是書院,基礎不牢,高樓就站不穩,絕對站不穩!”

        “多少?”

        朱瞻基覺得方醒在書院和科學上的謹慎幾乎能和最老的老臣相比,而且固執,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般的呵護著。

        “三倍!”

        這是解縉噴了他一臉唾沫的成果。

        “一百五十人!”

        見朱瞻基一臉的嫌棄,方醒不爽的道:“還有金陵書院。”

        一年多兩百人,這比科舉都不少了。

        “需要更多的老師。”

        朱瞻基點中了要害,方醒贊同道:“而且底下的那些科學子弟越來越多,書院招生的生源也會變多,這就是小河水滿。”

        “校舍是現成的,因為以前學生少,老師們都在過悠閑日子,這下算是一次報復,我很樂意。”

        方醒想報復一把解縉,可卻擔心把老爺子累壞了,于是就把怒火發在了解禎亮的身上。

        要擴招,那必然需要提前放出風聲,好讓有興趣和有實力的人做好準備。

        于是解禎亮被逼著寫了好多份招生通告,等他寫的手都抽筋之后,才知道方醒早就令學生們在抄寫了。

        也就是說他被方醒坑了一把。

        得意于父債子償的方醒卻不知道那些告示貼出去之后的反應……

        北平城的城門外都被貼上了告示,書院派來的學生站在下面,給那些圍過來的人朗讀和解釋。

        “.……明年年初招生,就過完元宵,這次招生一百五十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
    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