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葉落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葉落雪字體大小: A+
     

    “那梁平被人接應著跑了,關我屁事!”

    徐景昌和方醒在對峙,雙方怒目而視。

    閆大建有些尷尬,想勸吧,自己的身份好像摻和不進來。不勸吧,看這兩人的架勢弄不好會干架,到時候他就成了池魚。

    “特么的!”

    方醒粗魯的罵道:“成國公沒打招呼就回了京城,你就是山東的首腦,可你瞅瞅自己干的好事,連一個人都看不好,陛下還能指望著你干啥?玩女人嗎?”

    徐景昌勃然大怒,指著方醒喝罵道:“你特么的說什么?”

    閆大建越發的尷尬了,他沖著兩人拱拱手,然后悄然退了出去。

    “你特么的會玩女人嗎?也敢在本國公的面前說女人……”

    徐景昌的話漸漸的猥瑣起來,等閆大建消失后,他甚至還挑挑眉,說道:“今夜哥哥給你弄兩個女人?保證是雛兒。”

    方醒的目光追隨著閆大建而去,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拱門那里,這才沒好氣的道:“都出大事了你還想著玩女人,這是不想要國公的爵位了?”

    徐景昌沖著外面呸了一口,說道:“朝中肯定是想把我徐某人給弄下來吧?”

    “差不多。”

    閆大建還算是聰明,知道回避,否則徐景昌和方醒絕對會給他一個教訓。

    “那是朱勇干的蠢事,老子不傻,那梁平就在長清一帶被圈著,就等著看看誰是同黨呢!”

    此刻的徐景昌的身上哪有半分紈绔的氣息,他用手指頭在桌子上畫了個地圖,指著代表長清的地方說道:“就跑了他一個,而他的千戶所被我令人盯著,誰也別想再跑,到時候那些人自然會狗急跳墻。”

    “淡定,淡定!”

    方醒見他咬牙切齒的,就勸道:“此事不在于清理投獻,自然有陛下去收拾。”

    “什么意思?”

    徐景昌瞬間又吊兒郎當的問道,頗有些一人千面的狡狐模樣。

    “投獻只是一樁事,關鍵在于打掉士紳和讀書人的優越感,大家一起從頭開始,是騾子是馬就拉出來溜溜,別整日坐在家中叫囂著自己就是一匹千里馬。”

    徐景昌懂了,他不屑的道:“弄了許久原來還是道統之爭,不就是為了把儒家拉到和你們的科學差不多的地方來單挑嘛!說的那么高尚干嘛?”

    高你妹!

    方醒一臉黑線的道:“趕緊吧,我一到,那些人必定就慌了,盯著些。”

    徐景昌搖搖頭道:“哥哥我現在是戴罪之身,你懂的,哥哥我不好動,否則有的是人……陛下把朱勇說成了蠢貨,可哥哥我必須比他更蠢啊!蠢些好……”

    朱瞻基對勛戚的耐心在漸漸的減少,只是在平衡而已。

    等哪日出現一個新的,能和文官相抗衡的團體后,勛戚的好日子就差不多該結束了。

    明哲保身的毛病犯了啊!

    方醒搖搖頭,卻知道徐景昌前期的功勞不小,這是在主動低調。

    于是他也不客氣,起身吩咐道:“傳了本伯的話出去,穆棋謀逆,懸賞一百貫!提供線索的也算,知情不報的同罪!”

    “梁平呢?”

    徐景昌懶洋洋的問道。他既然決定不蹚這波渾水,自然不會摻和,若非是方醒,他問都懶的問。

    “隨便派些人去,拿了回來。”

    “你的家丁?”

    徐景昌對方醒的家丁,不,就對辛老七眼饞,恨不能重金把他挖回家去,為徐家保駕護航。

    方醒搖搖頭,冷笑道:“他們小看了陛下,是陛下的人。”

    “那個死人臉?”

    徐景昌想起了武川,不禁搖頭道:“那廝不是善人,上輩子估摸著就是個劊子手出身,渾身的殺氣。”

    方醒再次搖頭,說道:“讓他來。”

    徐景昌以手托腮,好奇的看著門外,想著皇帝身邊的人他多多少少都知道些,難道還有其他人馬?

    一襲白衣,步伐很小,聽不到聲音。

    “見過興和伯,見過定國公。”

    眉間一顆淡淡的黑痣,容貌俊美,不,是帶著些許嫵媚。

    “你是……”

    徐景昌記起了些,他驚呼道:“你不是被黃儼他們殺了嗎?”

    “葉落雪。”

    來人拱手,然后目視方醒,等待吩咐。

    “都恢復了嗎?”

    方醒問道。上次他在西市送走葉落雪之后,這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葉落雪的目光中多了些暖意,說道:“已然無礙。”

    方醒點點頭,說道:“那就帶人去,他在哪?”

    “誰?”

    徐景昌還在有些震驚,聞言下意思的反問道,隨后就知道這是方醒在給他表現的機會,急忙說道:“在長清,梁平就在長清。”

    “多少人?”

    葉落雪原先是仁皇帝的侍衛統領,現在的身份不得而知,不過卻無需和權貴們周旋,更無需諂媚。

    徐景昌下意識的說道:“加上梁平一共五人,都是悍卒……”

    “他才是悍勇!”

    方醒覺得徐景昌真的沒眼力見,活該被歷任皇帝拎出來示眾。

    葉落雪當年一人獨擋黃儼那幫子逆賊,都看到內臟了,依舊死戰不退,這樣的人,誰敢說比他悍勇?

    徐景昌有些意動的問道:“要不咱們去看看?”

    這貨想表現的心思也太明顯了吧?

    這是準備玩個虛虛實實,讓人覺得濟南城里空虛了,看看誰敢出來鬧騰。

    不過他想表現,方醒自然不會反對。

    “那就一起去吧,看看誰在外圍觀看。”

    ……

    長清隸屬濟南府,境內河流多,山多。

    “德華,我記得他是仁皇帝身邊的人,這段時日他哪去了?”

    一行人就像是游山玩水般的到了長清,沒和官面上的人接觸。

    徐景昌早已厭倦了坐鎮濟南城的差使,恨不能馬上回京,然后躺著養他個一年半載的。

    前方的葉落雪已經和人在接頭了。

    從決定出發開始,他的人就先期到了這里,和徐景昌的人交接梁平等人的蹤跡。

    前方就是一座丘陵,植被還算是茂盛。

    那些騎兵沒有隱藏,而是大搖大擺的在周圍游弋,封鎖住了這座丘陵。

    梁平是軍中宿將,自然知道他們五人無法在這些騎兵的追擊中逃脫,所以只是在這座山包上苦熬著。

    所以方醒很放心,輕松的道:“他一直在養傷,最近才好。”

    其實不是什么最近才好,而是因為葉落雪是屬于文皇帝的人。

    新帝登基,不管他是什么性子,首先得安置自己的心腹,比如說杜謙,就一再升官。

    這是酬功,變相的告訴大家:跟著朕有好處!

    怎么安置葉落雪也是個難題,這里面摻雜著信任的考量。

    所以此次算是一次小測驗,葉落雪再度出山,帶著手下圍剿叛逆。

    前方的葉落雪策馬過來,說道:“叛逆五人一直在里面,在下這便帶人進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
    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