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一十六章 我想聽慘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一百一十六章 我想聽慘叫字體大小: A+
     

    酒是好酒,泰西的酒洪保喝不慣,所以還是喝船上的酒。

    不過下酒菜卻是泰西的。

    一只涂抹了蜂蜜的羊腿被烤的金黃金黃的,看著極有食欲。

    這是泰西作法,洪保只是想試試味道,然后慢慢的微醺。

    海浪輕輕拍打著船身,人也跟著微微晃動,可時間長了之后,你就會習慣了這種晃動,并漸漸忽略它。

    洪保聽著細雨浸潤著戰船的細微聲音,滿足的道:“等咱家老了之后,若是能有這般愜意,那就算是沒白來這世上走一遭。”

    張旺拎著羊頭在啃。

    羊脖子那里的肉不少,他用力的撕咬著,連同筋脈一起吞噬進去,然后在喝一大口酒,嘆息一聲。

    相比較之下,洪保吃的更斯文一些。

    他吃羊腿比較細致,仿佛是擔心這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頓食物,所以細的讓人發指。

    別人吃羊腿或是雞腿都是從頂端,也就是肉最厚的地方下嘴。可洪保卻是從最下面,肉最少的地方開始吃。

    他滿足的看著還剩下大半的羊腿,然后輕啜了一口酒,看著桌子上搖曳的油燈說道:“他們想要什么?”

    張旺正在嚼著羊蹄筋,他的牙齒和羊蹄筋的碰撞,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

    他用力的吞下沒嚼碎的蹄筋,眼中閃動著利芒,說道:“他們想要大明的寶貝。”

    洪保嘿嘿的笑道:“怎么辦?”

    “殺了,若是不服,那就再殺,直至他們想和咱們翻臉。”

    “不,他們不敢翻臉。”

    洪保用力的在羊腿的頂端咬了一大口,頓時那羊肉就塞滿了他的嘴。

    他滿足的咀嚼著,就像是在享用著龍肝鳳膽。

    他慢慢的吃掉了這一口羊肉,然后沒喝酒,眼中有些莫名的興奮。

    “大明雖然不懼泰西,可我們需要讓他們內部多些矛盾,所以……殺光來的人,行不行?”

    “公公放心。”

    張旺幾下吃完另一只羊腿,打個飽嗝,遺憾的看著邊上的酒壇子,起身道:“公公安坐,下官去了。”

    洪保點點頭,說道:“記得讓他們的叫聲凄慘些,大一些,不然嚇不走那些魑魅魍魎。”

    張旺推開艙門,一股寒氣就沖了進來。

    “地獄的天氣!”

    張旺抱怨一聲,洪保說道:“不必關了。”

    張旺的背影在燈光中閃動了一下,然后消失在甲板上。

    “咱家想聽聽叫聲,越慘越好啊!”

    洪保繼續喝酒,燈火照耀著,人影在艙壁上微微晃動,猙獰,且孤獨。

    從用藥迷倒鄭和開始,洪保就已經把自己看做了死人。

    他知道自己不管立下多大的功勞,可只要他對鄭和下藥的事曝光,那些功勞能保住他的性命就算是祖上積德了。

    “祖上……殘缺之人,祖宗不認喲!”

    他有些感傷,并在嘆息著,直至外面越來越安靜。

    細雨本是潤物無聲,可在極端的靜謐環境之下,六識靈敏的人依舊能感覺到那溫柔的浸潤。

    這種時候不適合潛入,可黑暗中有黑影在蠕動,方向正是船隊。

    四艘戰船,一艘在碼頭外,時刻保持警惕。

    三艘戰船和兩艘糧船停靠在碼頭上,靜悄悄的,幾點燈火在雨夜中就像是被雨點敲打的螢火蟲,仿佛下一刻就會黯淡。

    甲板上有些滑,濕滑。

    暗哨一動不動的呆在船頭艙室的外面,艙室延伸出來的一點兒類似于屋檐般的突出,正好擋住了細雨的落下。

    于是他極為安逸的坐在那里打盹。

    所謂打盹,那是因為周圍看不見人影,需要全神貫注的使用聽力,所以他就閉上了眼睛,甚至忽略了嗅覺。

    專心才能獲得更好的體驗。

    在安靜的環境中,你覺得再無聲響,可當你把所有的精氣神都集中在耳朵中時,你就會發現,一個更加微觀的世界在向你招手。

    細微的浪輕輕撞擊在船身上的聲音,很小,卻清晰可聞。

    甲板下面傳來了同袍的鼾聲,盡管經過了幾層過濾,卻能分辨出呼吸的節奏。

    這些聲音都能分辨,當船身傳來了摩擦的聲音時,暗哨的身體微微動了一下。

    聲音很小,可在暗哨那幾乎是停滯了的大腦中卻如同是黃鐘大呂般的巨響。

    “怎么樣?”

    距離碼頭不遠的那處地方,昨日還是洪保的暫居地,現在卻換了個主人。

    不,是三個主人。

    “在里斯本時你們為什么沒動手?那里的地形更容易些。”

    一張桌子邊上圍坐著三個男子。

    阿貝爾的嘲笑并未讓亨利王子憤怒,他只是微笑道:“他們想殺了我,知道嗎?只是因為我對航海的濃烈興趣,以及對他們船隊的好奇,他們就想暗殺我。”

    “那又怎么樣?”

    多克不復白天的嚴肅,帶著點兒輕佻說道:“那是一個大國,挑釁他的代價最少是你的生命,亨利……殿下,我想您大概是過于癡迷航海,卻忘了什么叫做大國,比如說……”

    “金雀花嗎?”

    阿貝爾冷冷的道。

    多克的輕佻漸漸消散,他的眼中多了冷酷,緩緩的說道:“阿貝爾,你想重新開始嗎?不,是法蘭克想重新開始,體驗一下大國的力量嗎?那么好吧,我想金雀花會滿足你們的這個要求。”

    阿貝爾的面色發青,淡淡的道:“大國,和大明相比,誰大?”

    多克突然吹了聲口哨,笑道:“看吶看吶,有人在挑唆我們和大明之間的關系,真是糟透了的主意。”

    亨利低喝道:“夠了!”

    三人靜靜的坐著。

    外面突然有人低聲說道:“出去了。”

    阿貝爾的呼吸一緊,說道:“這里是你們的地盤,至少現在是這樣。”

    “你的膽子比老鼠的還小阿貝爾,你害怕明人報復嗎?”

    多克搖搖頭道:“明人會一體記著,會認為是咱們一起策劃的陰謀,所以你應當祈禱能成功,至少能偷到火藥。”

    三人齊齊低頭,向自己心中的神明祈禱著。

    ……

    細雨微微,一個黑影慢慢的從船舷翻了進來,然后趴在甲板上一動不動。

    慢慢的,他沒有回身,只是輕輕的拉了一下帶著的繩索。

    然后又上來一人。

    兩人在黑暗中互相摸摸對方的手,然后分散往向兩頭爬去。

    他們不知道大明的戰船通往甲板下面的真正通道在哪里,所以必須要分成兩處去尋摸。

    他們的動作太輕柔了,就像是兩條青蟲在甲板上蠕動,悄無聲息,卻始終在移動著。

    其中一人摸到了船頭,這里被人重點提示,說是最可能的地方就是這里。

    因為明人的進出口是在船尾,但這里卻曾經進過貨物。

    那是從糧船上輸送過來的貨物,都是密封的木桶,被判定為火藥。

    他蠕動到了船頭,然后看看左右,就伸手去觸碰艙門。

    然后一股風就在他的身后吹過,接著他的大腿那里發出了一聲響……

    “啊……”

    凄厲的慘嚎在寂靜的夜里傳出很遠,許多人都聽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
    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