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我是奶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我是奶爸字體大小: A+
     

    “這不是什么清理士紳優待,看錯的人將會被朕丟棄。”

    “大明真正的控制者是他們,他們就是一條條繩索,在漸漸的往朕,往大明的脖子上套去,那繩套無比堅實!”

    朱瞻基認真的說著,而聽眾就只有一臉懵懂的宋老實,。至于俞佳,他在后面看著這個畫面,覺得非常的協調,自己就像是個多余的,所以沒敢靠近。

    “不想被慢慢的絞死,就必須要用長刀割斷那些繩索,然后順著摸過去,把制造繩索的人揪出來,毀滅掉他們制造繩子的能力,如此,大明方能長治久安……”

    這不是朱瞻基第一次和宋老實一起溜達,也不是第一次近乎于在自言自語。

    宋老實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朱瞻基,他雖然不知道皇帝說這些的意思,卻覺得很厲害。

    “吩咐人去傳話,那是朕許了的。”

    ……

    劉觀親自坐鎮河間府,隨后來了十多名御史,其中就有李二毛。

    “老師。”

    李二毛越發的沉穩了,一雙眸子看著深不見底。

    兩人在后面的小山腳下散步。

    太陽不大,曬得人微熱,卻在忍受范圍之內。

    蟬鳴已經沒有了,林中不時傳來幾聲鳥鳴。

    “劉觀在站隊,你們也得站隊,這便是無奈。”

    方醒看著李二毛無動于衷的神色,無奈的道:“你的城府最深,大概也是最不喜歡站隊的吧。”

    李二毛赧然道:“是的老師,弟子不喜站隊,不過此事與社稷息息相關,弟子卻是無懼。”

    方醒負手往前,右邊的山腳不時吹來一陣涼風,帶來陣陣涼爽。

    “你說說此事的根源。”

    方醒給李二毛出了個題目,很含糊。

    李二毛想了想,說道:“老師,其實弟子覺得清理士紳優待只是一個選擇,可您在河間府突然動手,把事態提升,目的很明顯……”

    方醒側身,含笑問道:“目的是什么?”

    左邊的營地外多了馬車和騎兵,李二毛看了一眼,說道:“老師,這是要斬斷讀書人對大明的影響……讓政令得以暢通無阻,減少阻力,讓以后的革新……”

    方醒微笑著,李二毛接著說道:“實際上革新的最大阻力就是他們,就算此次清理成功,可他們依舊保有對大明足夠的影響力,所以陛下和您應當是想削減這個影響力……”

    一陣沉寂,兩人緩緩往營地走去。

    方醒看似有些無奈,并有些憂郁。

    “你很好。”

    方醒最終還是夸贊和肯定了李二毛。

    李二毛仿佛知道方醒在憂慮著什么,他認真的道:“老師您放心,弟子不想做什么權臣……”

    方醒有些意外,隨即釋然道:“馬蘇沉穩,你卻是城府,你們之間有些重疊,不過我不會去刻意做什么,你們要自己努力,走好自己的路,不走歪……”

    這是方醒的態度:你們之間的能力差異我不會管,不會刻意幫助誰,也不會刻意打壓誰…….

    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最后的三個字。

    不走歪!

    這是告誡,也可以理解為警告。

    李二毛心中一凜,急忙拱手道:“弟子知曉厲害,定當走正道。”

    “所謂的正道歪道只是一念之間,而欲望就是主宰,希望你們牢記初衷,好生為了大明的未來而奮斗。”

    權力場上多少紛爭。多少暗算,多少糾結,最終會把一個好人磨礪成一個老鬼。

    方醒知道自己的弟子終究會變成老鬼,他只是希望他們能多些立場。

    “沒有立場和正確目標的那是政客,可恥的政客。”

    方醒正準備再教育李二毛一番,卻看到一騎奔馳過來。

    “老爺,大少爺和三少爺來了。”

    小刀明顯的也是有些發蒙,方醒卻很平靜。

    “誰帶著歡歡?”

    方醒大步過去,小刀下馬和李二毛跟隨著,說道:“大少爺和那個要弟。”

    “好吧,我也有當奶爸的那一天……”

    到了營中,大帳外已經圍攏了不少將士,見方醒過來都笑的有些幸災樂禍。

    大帳里傳來了孩子的哭聲,有些凄慘。

    王賀迎過來說道:“興和伯,你家的三公子可是……要個奶娘?”

    “多大的孩子了?”

    方醒沒好氣的喝罵著前方的人,然后進了大帳里。

    要弟正在哄歡歡,見方醒進來就起身道:“老爺,孩子有些怕生。”

    歡歡坐在方醒的床上嚎哭,土豆在邊上哄著,一大一小兩孩子,畫面很協調。

    方醒走到床邊蹲下,看著眼睛有些紅腫的歡歡,一直看著。

    歡歡的眉毛很秀氣,這是趕了莫愁的模樣。

    不過他的鼻子和嘴卻是方醒的樣子,有些嬰兒肥,很可愛。

    再可愛的孩子在嚎哭時,對于大人來說就是魔星。

    歡歡被方醒注視著,漸漸的停止了嚎哭,然后打了個嗝,父子倆呆呆的對視著。

    土豆在邊上瞅著弟弟,有些擔心方醒會收拾他。

    在他和平安成長的過程中,方醒不斷灌輸著一個觀點:男人少哭,哭多了就是女人。

    所以土豆和平安在懂事后就極少哭,偶爾哭方醒也不皺眉兇人,但事后會仔細給他們說男人的責任和義務,以及需要的性格。

    這便是傳承,每一個家庭不同內容的傳承,然后塑造出一代代華夏人。

    這也是底蘊,一代代的傳承下去,隨著婚姻等形式的交融,各種觀念混雜著,漸漸的融合,并漸漸的形成了普遍認可的價值觀、道德觀……

    歡歡畢竟還小,雖然有些怕這個父親,可要弟在,土豆在,他唯一悲傷的就是遠離了母親。

    看到他有些要抽噎的意思,方醒輕松的把他抱了起來,說道:“這里很好玩,你大哥他們都是第一次來,在這里你會學會去如何做一個男人……”

    他抱著歡歡走出大帳,那些將士早就被王賀驅散了,外面很清靜。

    “看看這些,你喜歡找螞蟻,這邊有許多,你大哥能帶你去。”

    “大哥…..”

    歡歡在方醒的肩頭看向土豆,可憐巴巴的喊道。

    土豆糾結的看著歡歡,想不搭理,卻心有不忍,就湊過去低聲道:“爹,我帶歡歡玩吧。”

    方醒把歡歡放下,蹲在地上,看著歡歡一頭扎進了土豆的懷里,不禁覺得自己做父親還是有些失敗。

    土豆牽著歡歡去了邊上,那里有一棵小樹,小樹下,土豆開始找螞蟻。

    “興和伯,這是何意?”

    王賀到現在才問這個問題,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

    “我害怕了,所以接了孩子來,怕留在北平被人給害了。”

    王賀一怔,隨即就明白了方醒的意思,他糾結萬分的道:“興和伯,你這是給誰挖坑呢?”

    “沒,愿者上鉤。”

    方醒的目光柔和,一直看著兩個在樹下玩耍的兒子,語氣卻淡漠了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
    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