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九十一章 求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九十一章 求變字體大小: A+
     

    方醒進京了!

    為了趕路,連戰馬都跑死在城門處。

    消息總是很快,晚飯時許多人都在用不同的語氣和態度在談論著這件事。

    方醒在河間府震懾山東,按理是不該擅自離開的。

    他來了,必然就是有事。

    在目前這個背景下,不由的不讓人心中揣度。

    方醒進宮了。

    朱瞻基正準備吃晚飯,聽到他求見的消息,也有些驚訝。

    這算得上是擅離職守了。

    等方醒來時,一臉的疲憊,朱瞻基趕緊叫人弄了一碗羊肉湯來。

    羊肉湯很鮮美,方醒幾口喝完,然后就請罪。

    “……河間府有人串聯,臣擔心影響擴大,直至京城,所以就下令按照口供拿人……”

    朱瞻基也在喝湯,他沒方醒那么粗魯,直接端著碗喝,而是用調羹緩緩享用。

    “……那些人大多……劣跡斑斑,流放有余。”

    朱瞻基的手拿著調羹停滯在小碗上空,然后緩緩送到嘴邊,喝了湯。

    “沒了?”

    “沒了。”

    方醒很坦然,也很無賴。

    這是制造既定事實,卻讓朱瞻基被動了。

    朱瞻基喝了湯,然后起身,和方醒一起出了暖閣。

    天黑了,宮中燈火點點,和天上的星辰對應著。

    朱瞻基到外面,站在臺階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上次我說過……京城怕是不易,權貴也在兼并,你……終究是去試探了。”

    方醒站在側面,兩人的周圍就只有宋老實。

    宋老實摸摸懷里的油紙包,心滿意足的夾著掃帚,繼續當著‘大內第一侍衛’的角色。

    “是的。”

    方醒沒有否認:“京城終究要先穩住,否則處處掣肘,河間府就在山東與京城之間,動一下,既不會讓京城惶恐,也不會無足輕重……”

    朱瞻基面色復雜的看著夜空,“你這是要背鍋嗎?”

    一旦失敗,由不得朱瞻基做主,方醒將會是佞臣、奸臣,史上能排上名號的壞種,自然會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清除優惠終究影響深遠,耗時不少,若是停滯于此,其它的革新怎么辦?”

    方醒喃喃的道:“咱們都還算是年輕,可終究抵不過時光的牽連,若是現在不弄清楚,以后誰能弄?誰敢弄?”

    “這是最后一次機會!”

    朱瞻基心中一震,側身看到了方醒臉上的嚴肅。

    “玉米……”

    “玉米他們不行,除非在你這打下基礎,否則他們必然不行。”

    星辰漸漸絢爛,方醒呼吸著清爽的空氣,說道:“那些被抓的人絕對沒有無辜者,我不會讓你的聲譽受到影響,至于京城的反應,估摸著沒幾個人敢招惹我吧,畢竟人稱寬宏大量……哈哈哈哈!”

    笑聲在夜色中顯得有些孤獨。

    朱瞻基并沒有笑,他聽著方醒的笑聲,突然覺得很累。

    身心俱疲!

    “我們要繼續努力,大明還差得遠呢!”

    方醒的聲音帶著些許振奮,他恢復了斗志,這對朱瞻基來說算是個好消息。

    “士農工商,加上權貴,弄清楚了這些,大明就算是安穩了,至少能多活三百年。”

    朱瞻基走下去,聲音低沉:“大明……能活多少年?”

    “三百年?”

    他回頭問了方醒,卻不想要答案。

    “前漢延綿,前唐……大明和前唐有相似之處啊!”

    朱瞻基瞬間大腦清明,就像是接通了浩瀚的星河,無一不清晰。

    “短暫的興盛,隨即陷入漫長的衰弱中,最后漸漸消亡……大明可是會這樣?”

    星輝灑在殿前,點點反光,反射在朱瞻基的臉上。

    “可能吧。”

    方醒不能確認自己對大明的影響多大,哪怕韃靼和瓦剌已經消亡,倭國成了瀛洲,交趾變成了布政司……

    可時移世易,不管是哈烈還是肉迷,包括對大明抱著警惕的泰西,天知道以后會引發什么規模的對抗。

    如果后續大明自己作死,這些敵人將會毫不猶豫的發動進攻,正如明末時的那樣,先是內部混亂,烽煙四起,然后外敵窺探,尋機入侵。

    “總是內部要先亂起來,然后外敵才有機會,所以……還是要先清理內部。”

    ……

    夜禁了,方醒走在京城的街道上,不時前方的家丁會和聞聲來查看的人交涉。

    交涉的聲音很小,五城兵馬司的軍士也知道此時能出現的非富即貴。

    方醒想回家,想閨女了。

    家是回不去了,只能入住客棧。

    能在這個時候還有大批客人入駐,客棧的掌柜歡喜的叫人去煮飯弄菜。

    方醒坐在大堂里,大門敞開著,夜風卷入,微涼。

    晚上已經沒那么熱了,無數人家都在納涼。

    條件差的就是一壺粗茶,好的自然要精致許多。

    劉觀就在院子里的大樹下乘涼,邊上一張小桌上擺放著一壺酒,以及幾道小菜。

    “方醒進京了。”

    他在自言自語著,眼神迷茫。

    仕途如生命的旅程,不想停,要一直走下去,越走越高,越走越……孤獨!

    不只是帝王感到孤獨,重臣同樣孤獨。

    到了這個境界,你無法去徹底信任一個人,哪怕他救過你的命亦是如此。

    劉觀覺得自己的仕途已經不會再前進了,一點兒可能都沒有。

    皇帝對他有些不耐煩,幸而他能體察圣意,好歹把都查院控制住了,否則在去年皇帝就想換掉他。

    右都御史王彰在盯著他,只要皇帝流露出換人的意思,劉觀絕對相信都查院內部會興起一波‘倒劉’風潮。

    有人說他不是君子,就不該來都查院任職。

    都查院都查院,那是要糾察風氣的地方,不是君子你進來干嗎?

    而且還是左都御史,誰會服你的領導?

    于是他在都查院的日子頗為不好過,多次交換和迂回,這才漸漸的控制住了下屬。

    不過這些都是虛的,難免會因為某些變故而煙消云散。

    “君子……”

    劉觀輕笑一聲,舉杯喝了一口。

    他必須要破局,不然他將湮滅無聞,甚至臭氣熏天。

    所以他需要喝點酒,需要在利益之外加一個砝碼。

    一位當朝重臣,居然需要酒來幫助決策,說出去大抵會被人嗤笑。

    可劉觀就這樣喝著,直至月華漸漸變冷,四處寂靜。

    他回到臥室依舊沒睡,只是靜靜的想著。

    及至時辰,他慢騰騰的吃了一碗稀粥,外加一個小鍋貼,然后穿上官服去上衙。

    他的速度很慢,仿佛在期待著什么。

    他看到了神仙居已經開門了,幾個伙計正在門外灑掃。

    “都快些,里面也得洗刷干凈,然后吃早飯,有骨頭!”

    一個女人的粗獷聲音從里面傳出來,接著要弟就走出來。

    她看了劉觀一眼,也沒給好臉色,說道:“沒早飯,午飯再來!”

    看了官服就知道這是重臣,可莫愁說過,神仙居不需要和官員打交道,相反,要忌諱些,免得給方醒帶來麻煩。

    劉觀微微一笑,看著竟有些云淡風輕的味道,頗為灑脫。

    要弟楞了一下,覺得心跳好快。

    這種情緒從未出現在她的身上,讓她有些慌亂。

    劉觀知道這里是方醒小妾的地方,所以他微笑一下,然后準備繼續前行。

    “嘭!”

    就在他剛想偏頭時,卻看到要弟慌慌張張的轉身沖進去,然后一頭撞在沒卸完的門板上。

    呃……

    劉觀的臉都縮成一團,身體也跟著一縮,仿佛是自己撞在了上面,心想這得多疼啊!

    可要弟只是身體搖晃了一下,然后捂著頭沖了進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
    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