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八十八章 嚇瘋了1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八十八章 嚇瘋了1個字體大小: A+
     

    “濟南人士……”

    方醒的目光悠閑的看著外面,淡然道:“濟南人士……到此何事?”

    劉奕覺得有些不妙,就瞥了陳揚一眼,想請他緩頰,外加介紹一下方醒的身份。

    陳揚起身說道:“這位乃是當朝興和伯。”

    沒等兩人行禮,方醒不耐煩的道:“說吧,來此何事?”

    門外進來了兩個家丁,陳揚馬上就喝道:“還不快說!”

    “在下……為老大人來此一問。”

    說完兩人忍著緊張看向方醒。

    這位可是殺神,要是被他尋機拿下,他們就可以展望海外的新生活了。

    “濟南如何?”

    因為徐景昌和朱勇在濟南,所以方醒很自覺的把派過去的人叫了回來。

    劉奕下意識的說道:“濟南無事。”

    田靜恩此刻最后悔的就是跟著劉奕來了河間府,他看了一眼陳揚,只看到了冷漠,就知道這位已經被方醒給鎮住了。

    而方醒……

    方醒在喝茶,很慢,仿佛舍不得洗滌那些羊肉的油膩。

    ——他是一個殺人狂魔!

    他會毫不猶豫的斬殺他的敵人,然后用他們的腦袋筑成京觀。

    從交趾到草原,到海外,到處都是……

    可怖啊!

    田靜恩再看了方醒一眼,眼中全是驚駭,漸漸有瘋狂之意。

    方醒神色平靜,他今日進城不是要問陳揚什么事,而是他得知有些人想串聯,就來瞅瞅。

    所以他看了田靜恩一眼。

    這一眼很平常,略微帶著些許探究。

    魔鬼!

    田靜恩被這一眼掃到了,他渾身顫抖著,眼前仿佛看到了火焰在升騰,無數魂魄在火焰中呻吟慘嚎……

    這是地獄!

    無間地獄!

    劉奕也被看了一眼,他看到的卻是淡然,不屑的淡然。

    他有主宰我生死的能力!

    所謂的濟南如何,這話問的是可有人在謀劃反對清理之事。

    這是刑訊之前的問話嗎?

    劉奕有些緊張,他舔舔嘴唇,想了想,然后說道:“在下……”

    “鬼神…….魔神!”

    劉奕聽到了田靜恩的聲音在側后方傳來,很激烈。

    所以他很欣慰!

    他們兩人是好友,多年的好友。

    田靜恩的名氣比他的大,正義凜然,威武不能屈。

    而他卻多了些算計和婉轉,所以外面的風評當然就比不過這位好友。

    所以他很欣慰,欣慰于老友終于爆發出了不畏權貴的特質。

    他緩緩側身,面色冷肅。

    老友要完蛋了!

    所以他要冷肅,然后才好思考脫身之道。

    是的,他知道自己今日怕是跑不掉了。

    從濟南到河間府,不管路引上把理由寫的多么的冠冕堂皇,可只要方醒愿意,他們就會被定性為串聯。

    為了反對取消優待的串聯!

    所以他需要把自己的責任減輕縮小,而方醒的怒火顯然不會容許找不到傾瀉的地方,所以他的老友……

    他的老友田靜恩此刻已經瘋了。

    “吃人的鬼!你是吃人的鬼!”

    田靜恩癲狂的指著方醒叫罵著,嘴角白沫漸漸溢出。

    方醒皺眉道:“你二人乃是濟南士紳,到了河間府,準備串聯誰?那位陳老大人?”、

    “伯爺,沒有的事,陳老大人早就不問世事……”

    “是嗎?”

    方醒瞟了愈加瘋狂的田靜恩一眼,對劉奕說道:“那位陳老大人……可有劣跡?”

    這是要辦案,把風暴從山東拉到河間府的意思。

    劉奕心中大悔。方醒既然選擇在河間府扎營,這分明就是有窺探這邊的意思。

    而他們的到來正好給了方醒借口。

    一個可以動手的借口!

    一個敲山震虎,讓京城震驚的借口!

    想到這里,劉奕覺得自己真是夠蠢。

    方醒分明就是盯住了他們兩個,然后等他們進了府城之后,來個甕中捉鱉。

    河間府怕是要……

    “死人!死了好多人!”

    他看到了瘋狂的老友!

    再正義凜然,藐視權貴,可也不會這般癲狂。

    除非他是在尋死!

    “他殺了好些人,血!到處都是血!”

    田靜恩揮舞著雙手,不小心就抓到了劉奕。

    劉奕吃痛退后,就看到田靜恩突然轉身,仰天喊道:“殺人了!”

    他跑了,朝著府衙外跑去。

    陳揚冷笑道:“裝瘋賣傻!抓回來!”

    在他看來,裝瘋賣傻就是不打自招!

    “殺人了!救命啊!”

    田靜恩瘋狂的嘶吼著,方醒的人沒有得到指令,所以只是看著。

    而那些衙役卻攔不住他,被抓的滿臉稀爛。

    慘叫聲中,有人拔出了長刀。

    “他是真瘋了!”

    長刀入鞘,幾個衙役拼命撲過去抱住了田靜恩,幾人扭打在一起,喘息聲在大堂里清晰可聞。

    “事已至此,他瘋與不瘋都跑不了罪責,所以他必定是真瘋。”

    方醒覺得有些無趣。

    “他們太軟弱了些,不過那些意志堅定之輩,大抵也不屑于為這等事奔走。”

    居然被自己的名頭給嚇瘋了!

    方醒仰頭嘆息,覺得無趣之極,起身道:“本伯馬上要口供!”

    ……

    刑訊在隔壁進行著,陳揚有些不安,特別是田靜恩的慘叫中夾雜著癲狂的話時,更是讓他如坐針氈。

    那些大逆不道的話讓人只想堵住自己的耳朵!

    陳揚面色蒼白的說道:“興和伯,這是瘋人瘋話。”

    方醒坐在上首,淡淡的道:“酒后吐真言。”

    陳揚仔細看了方醒一眼,覺得這人看著很普通,神色淡然,五官看著也普通,算不得英俊,只是有些沉穩的氣息,和從容之意。

    這些特征全部合在一起時,特別是方醒看了他一眼后,那眼神看似淡漠,卻讓人心悸。

    陳揚起身拱手道:“下官這就去交代。”

    方醒并沒有讓家丁動手,這是給了他面子,所以他必須要領情,并回報。

    陳揚去了隔壁,辛老七進來說道:“老爺,這兩人并不屬于什么勢力,就是來打探口風,也是濟南那邊擠兌過來的……”

    方醒看著堂外的陽光,神色有一瞬的呆滯,然后說道:“我只需要一個借口,而他們二人都不是好鳥,所以對此我并無內疚。”

    這兩人都是兼并的好手,上次被方醒鎮壓,幸而沒敢反抗,所以僥幸沒有被流放。

    兩人私下都有些見不得人的事,只是當時主要是清理,方醒不想節外生枝,這才暫時放了他們一馬。

    而后他們就進入了黑名單中,所以一到這邊就有人來稟告了方醒。

    而方醒選在這里駐扎,自然是有著自己的考量。

    “京城不少人都在盯著我吧?”

    隔壁的慘叫陡然凄厲了些,一個聲音在低喝:“說,你們在河間府找誰勾結謀劃?”

    “啊……”

    “說吧,說了有酒菜,不說……本官可是拿了你們的隨從,想要什么口供拿不到?”

    方醒微微一笑,起身道:“果真是官字兩個口,于謙現在也該有些官樣子了吧?”

    辛老七皺眉道:“老爺,于謙不會,這人的骨子里還是執拗著,小的有時候忍不住就想抽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