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 試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 試探字體大小: A+
     
        “那家人如何?”

        “還好,沒敢動。”

        方醒嘆息道:“我很矛盾,既想他家膽子大的沒邊動起來,又想他們被嚇得瑟瑟發抖,奈何!”

        王賀無奈的道:“興和伯,那是不能亂動的,不然從上到下都要翻天了。”

        方醒點點頭,起身道:“陳揚那邊應當是有了些眉目,進城去看看,好歹知道地方的士紳在想什么。”

        兩人帶了些護衛出了營地,往府城去了。

        從出京開始,方醒身邊的守護力量就增強了,不但有家丁,還有一隊精銳軍士。

        進了府城,一路往府衙去。

        街面上很是熱鬧,特別是聚寶山衛駐扎在府城外的消息傳進來后,對混亂的擔憂都消失了。

        于是酒照喝,女人照玩!

        方醒一行人馬眾多,頓時就占據了大半地方,那些百姓只能往兩邊靠,卻不敢埋怨。

        只是擠來擠去的,卻讓兩邊做生意的商家大聲抱怨著有人擋住了財路。

        方醒走在中間,見到一家賣羊肉的小店外面一陣鬧騰,然后一個男子拎著把砍骨刀追殺出來,把三個大漢追的亡命而逃。

        “再敢來偷東西,砍死!”

        方醒看了有趣,就對擋在自己身前的辛老七說道:“正好快午飯了,去他家看看。”

        于是一群人隨即就擠滿了小店,剛才還彪悍無匹的掌柜兼廚師馬上就喜得合不攏嘴來。

        “小店主要是羊肉,牛肉也有些,不過卻少,而且都不大新鮮。”

        方醒在灶邊看了一眼,說道:“羊肉羊雜弄一些,煮一碗面條。”

        “你們想吃什么自己叫。”

        方醒在最里面的一張桌子坐下,家丁們和軍士們大多都要了面條,于是掌柜忙的不可開交,最后還得要人去自己端了來。

        辛老七給方醒端了一大碗面條過來。

        面條上面飄著一層辣椒面,下面是一層羊肉和羊雜,最底下才是面條。

        攪拌一下之后,方醒獨自開吃。

        羊雜略微帶些苦味,特別是羊肝極嫩,讓方醒也丟下了對寄生蟲的忌諱,吃的風卷殘云。

        等他吃完后,手下的人才剛剛都得了面條。

        看到掌柜得了清閑,方醒招手讓他過來。

        掌柜的到此時也看出方醒不是一般人,就堆笑著過來問了吃食可還好。

        “還不錯,你的手藝在京城也大可做得。”

        方醒夸贊一句,就在掌柜的歡喜時,他突然問道:“最近城中可有生面孔?”

        “有啊……”

        掌柜的脫口而出,然后懊惱的道:“大人,小的胡言亂語……”

        “說說。”

        方醒摸出張寶鈔,指指店里正在吃面的手下說道:“這里都是我的人,說說這些事。”

        那些吃面的人都抬頭看了掌柜一眼,各種眼神讓他的腿有些發軟,就顫聲道:“大人,小的……”

        方醒把寶鈔放在桌子上,說道:“這是額外的。”

        掌柜看看寶鈔,吞了口唾沫,說道:“最近有些生面孔,大多是問了城外駐軍的動向,還有的問了……興和伯……”

        收攏各種消息,開店的就得有這能力,否則多半是沒啥生意,遲早關門大吉。

        掌柜瞥了方醒一眼,心中的那個猜測卻越發的肯定了。所以他不等方醒繼續問,就說道:“那些人不敢去城外,就在城中問話,小的這里都有三批人來問過話,他們還給了些……”

        生意人的本能讓掌柜賣了個關子,可方醒卻在想著事,就繼續問道:“士紳和佃農們對山東之事如何看?”

        方醒這話問的隨意,他也沒指望掌柜能知道多少,只是想順帶了解一下民情而已。

        可掌柜此時基本上已經確定了他的身份,渾身微顫,束手而立,說道:“士紳們叫罵,說是與民爭利。佃農們也不滿,不過有那個一稅制在勾著,他們倒是覺得可以看看……”

        “勾著……”

        看來民間對皇帝許諾的一稅制依舊是半信半疑啊!

        不過也難怪他們這般看。

        從古至今,田稅歷來都是王朝的根基。

        吏治清明的時代,加上田地有多余的,所以百姓的壓力還不算太大。

        可不管是什么時候,一稅制,這個大抵真正的試驗還是在北宋。

        結果處處反對,最后自然廢了。

        一稅制……

        出了這家店鋪,方醒等人沿街而去。

        他在想著一稅制的時機,卻暫時不得法。

        一切的一切,都得等士紳的優待被取消之后才能施行。否則所謂的一稅制,最終難免會變成壓在百姓頭上的大山。

        等見到了知府陳揚時,他正在聽取稟告。

        一番行禮之后,方醒看了稟告的那個小吏一眼,正在訕訕的陳揚趕緊解釋道:“興和伯,各地都有人來詢問是否要……行山東之事,民間不安。幾位士紳想求見下官,只是……”

        方醒隨意道:“讓他們來,本伯正好聽聽他們的說法。”

        沒多久,外面就被引來兩人。

        “在下田靜恩,見過大人。”

        “在下劉奕,見過大人。”

        一個眉心有紅痣的男子自稱田靜恩,方醒卻未聽聞過,不過卻對陳揚的知趣很滿意。

        劉奕的法令紋很深,他微微一笑,那皺紋看似能夾住一片肥肉。

        “大人,在下和劉老大人是親戚,去歲才見到老大人,如今老大人悠游林下,讓人艷羨啊!”

        陳揚冷冷的道:“劉老大人已然致仕,你有何事?”

        縣官不如現管,那位提拔過陳揚的劉老大人如今也是有些不甘寂寞,卻不料有方醒這尊大神鎮著,陳揚哪肯買他的賬。

        劉奕楞了一下,就看了在邊上喝茶的方醒一眼,就看到他的嘴角還有油漬,臉上還有剛吃東西的汗漬。

        這人是誰?居然敢大喇喇的坐著。

        他略一思忖,就說道:“在下聽聞興和伯駐于城外,卻擔憂老大人家中的那些薄田……若是被收了,老大人怕是身后要凄冷啊!”

        陳揚在心中已經把那位老大人給罵進了墳墓,然后板著臉道:“老大人在河間府……倒也和氣,至于優待,山東都動了……多想無益,回去告訴老大人,若是家中缺了什么,只管來找本官,本官還能補貼些。”

        這話很是漂亮!

        他先是點了這里是河間府,意思是不在此次清理的范圍。其次又大義凜然的說了此事的必然性。

        最后的補貼那只是個笑話!

        大家都知道這是客氣話,外加笑話!

        所以劉奕和田靜恩的面色都不大好看。

        官場上的相互照應是多年的規矩,你今日不照應別人,明日可沒人照應你。

        這兩人用一個致仕的官員來試探,結果卻被陳揚給頂了回去。

        就在他們心中惱火,面色卻如常時,邊上的方醒突然問道:“你二人哪里的?”

        劉奕二人一愣,接著心中一緊,知道輕視了方醒。

        陳揚冷哼一聲,劉奕二人趕緊說道:“在下二人乃是濟南人士,見過大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