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七十九章 正如紅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七十九章 正如紅塵字體大小: A+
     
        “咱家……累了。”

        孫祥看到了俞佳,他在門外,見孫祥回身,就拱拱手,然后搖搖頭,退到了邊上。

        這是不想打擾孫祥最后的時刻。

        這個待遇算是極佳,而且很有人情味。

        孫祥微微搖頭,回身看著這些手下,心中百感交集,冷淡的姿態自然就裝不出來了。

        看著他們,千言萬語,以及未來的蕭瑟和孤獨在心頭涌動,孫祥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安綸的臉上還有被孫祥抽打的紅腫,他低聲道:“公公,說些話吧,好歹以后有些香火情。”

        太監最不奢望的就是情義,所以他們喜歡在任上時就把權利使盡。

        然后就算是落魄了,也不能悔。

        這世間大抵沒有誰能比太監這個群體更理解人性本私、人心難測的道理吧。

        再也沒有!

        所以孫祥微微搖頭,卻看到了那個年輕的番子。

        那是一雙哀傷的眼睛。

        不舍、悲傷、滄桑、惻然和擔憂……

        孫祥一直在搖頭,微不可查的搖頭,并苦笑。

        “走便走了,這是何苦來哉!”

        他不想讓皇帝知道自己的心思,不想讓皇帝猜忌東廠里有多少是自己的心腹。

        所以他今日越冷淡越好。

        可……

        孫祥拱拱手,干咳了一聲,說道:“咱家只有些話想對你等說說,跟著陛下,緊緊地跟著,別陽奉陰違,這便是咱們東廠的要務,記住了這些,憑誰也不能動你們。”

        他再次拱拱手,微微側臉,看著右邊的安綸說道:“你……且好自為之。”

        “咱家走了!”

        孫祥突然提高嗓門喊了一聲,然后轉身,在大家來不及反應過來之前往門外走去。

        瞬間,他的腰背一下就塌了下去,佝僂著。

        俞佳在門外拱手道:“孫公公,此去盡可放心,若是有何需求,自然有人照拂。”

        孫祥的臉上多了不少皺紋,老態畢露。

        他拱手笑道:“那些小崽子們多少有些念舊,不過咱家去了皇陵,自然會安心守著,只愿去后能得眷顧,好歹去天上繼續服侍仁皇帝。”

        俞佳點點頭,說道:“一定,陛下對孫公公也多有信重,此番離去,當是榮養。”

        這是個讓人極為狂喜的允諾。

        榮養,自然是有人伺候著,衣食無憂,醫藥無憂。

        孫祥微笑道:“陛下隆恩,奴婢感激不盡。”

        他點點頭,看了安綸一眼,眼神寧靜,然后大步向前。

        前方有一輛馬車,孫祥上了馬車,馬車緩緩而去。

        安綸追了出來,他忘記了和俞佳見禮,而是呆呆的看著離去的馬車。

        俞佳也忘卻了目的,和東廠的人目送著馬車遠去。

        “紅塵煩苦……如身在荊棘,心不動,則無傷。心動,則荊棘刺身,百般煎熬……”

        “心清明,則得大自在,萬般榮華皆為虛幻,水中花,井中月,于我何傷……”

        安綸呆呆的看著馬車遠去,眼中多般神色涌動,最終變為安靜,并無情緒。

        他的手下意識的摩挲了一下,然后失笑。

        佛珠并非人人皆可撥動,這是孫祥的話。

        心中不寧,心中無慈悲,數佛珠的次數越多,罪孽便越多。

        俞佳微微一笑,覺得算是完成了一事,就滿面春風的說道:“安公公此后掌管東廠,必然是平步青云,咱家在此提前賀喜了。”

        安綸的心中一凜,急忙堆笑道:“俞公公說笑了,咱家只是僥幸,此后當戰戰兢兢,不敢輕率。”

        俞佳和方醒的關系不錯,而安綸卻羞辱了方醒。

        那么俞佳的客氣是哪來的?

        俞佳點點頭,說道:“那咱家這就回去了。”

        安綸想送,俞佳卻笑著婉拒了。

        他笑的很和氣,態度卻很堅決。

        方醒是誰?

        當今陛下亦師亦友的心腹!

        以后弄不好就是未來太子的老師!

        這樣的人也是你安綸能羞辱的?

        現在不和你計較,那只是因為你這是在表忠心。

        可你表忠心卻找錯了對象!

        以后……誰知道呢!

        俞佳看了安綸一眼,卻意外的沒看到惶恐,相反,卻很平靜。

        這人……

        送走了俞佳,安綸回到原先孫祥的房間里,反鎖門,然后從柜子里摸出檀香點燃,就學著孫祥在床上盤腿坐著。

        檀香渺渺,室內溫度漸漸升高,幾如蒸籠。

        安綸的鼻尖多了汗珠,漸漸的,他的背腋出多了濕痕。

        其實驗證心境的辦法,最好的就是打坐。

        特別是夏天時,心不靜,自然煩躁不安。

        “……諸般罪孽,皆為夙緣,當不興貪嗔,不興殺戮……”

        漸漸的,安綸的身體在微微顫抖著。

        呼吸就像是低泣般的在室內輕輕的回蕩著。

        無數微塵在光明中盤旋著,或是上升,或是緩緩落下。

        正如紅塵!

        一聲嘆息,然后是緩緩的呼吸聲。

        ……

        馬車出城,一路往皇陵去了。

        而方醒此刻已經身在聚寶山衛。

        熟悉的營地,熟悉的操練,讓方醒輕松了不少。

        他記得原先老千戶所里許多人的名字,偶爾忘記的,只要對方說出什么時候進來的,經歷過什么戰斗,方醒多半都能想起來。

        “陛下令聚寶山衛過河間府,然后左右游弋,至于海對面,此次并不在清理之列,那邊也沒有什么可以清理的。”

        天氣炎熱,方醒的精神也變得灼熱起來。

        “此去山東,各部分開監督各地,一旦發現異常,先動手!”

        方醒篤定的道:“動手了再說,敢反抗的殺之無罪,事后有錯,都算是本伯的!”

        林群安問道:“伯爺,那些人大多是士紳,地方官府可會合流?”

        方醒沉吟了一下,王賀卻不屑的道:“他們不敢!大軍在側,誰敢附逆,馬上全家拿下,沒誰能例外!”

        林群安笑道:“那下官就放心了。”

        “遮遮掩掩的,哪像是廝殺漢!”

        方醒喝罵道:“擔憂就擔憂,怕個屁!那些官吏若是同流合污,拿了再說,殺之無罪,這是本伯的話,稍后傳下去。”

        王賀遺憾的道:“可惜咱們只是在外圍啊!多少功勞都讓給了定國公和成國公。”

        方醒淡淡的道:“沒什么功勞!”

        王賀一怔,旋即醒悟過來。

        “他們已經升無可升,這只是投名狀罷了。”

        徐家畢竟是皇親國戚,只要不犯大錯,自然會與國同休,所以徐景昌下手就沒留情過。

        只是成國公朱勇卻要仔細觀察,一旦發現有躲避矛盾之舉,此后成國公府大抵就關起門來做人了,還比不得一個豪商。

        這便是帝王信重與否的利害關系!

        失去帝王的信重,你必須要誠惶誠恐,什么享受就別提了,那是自作孽。

        你還得要戰戰兢兢的,吃穿用度都得主動降低,否則自然會有察言觀色的御史揪住不放,彈劾你驕奢淫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