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七十五章 廠衛對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七十五章 廠衛對峙字體大小: A+
     
        皇宮之中,朱瞻基趕走了所有人,只有沈石頭在稟告。

        “……興和伯說,家國天下,咱們要分清楚,他們弄的這個把戲屬于私人,私下的爭斗,他肯定會用私人的手段去讓那些人嚎哭。”

        “興和伯說不能隨便把私人恩怨卷進國事里,那只會讓事情更麻煩……”

        “私人恩怨……”

        朱瞻基陰著臉道:“是什么人?”

        沈石頭說道:“陛下,此事連興和伯也不知,他說不管這些東西,只要找到,殺了,或是全家移民……”

        朱瞻基突然笑了一下,說道:“他這是在耍賴,不要活口,就是要血淋淋的和那些人說清楚,誰再弄這等事,那就全部弄死!”

        殿外白晃晃的有些刺眼,朱瞻基起身走了出去。

        “那些人……”

        朱瞻基扶著門側,目光莫測。

        “太多!”

        ……

        “那些人太多,追根溯源的話,不勝繁瑣……”

        方醒站在茶館的樓上,看著沈陽突然出現在街道中間。

        他臉上的刀疤在陽光下少了些猙獰。

        可那雙眼睛卻沒有絲毫溫度。

        他站在十字路口的中間,緩緩看看左右。

        安綸!

        他的眸子一縮,在右邊的屋檐下看到了笑瞇瞇的安綸。

        安綸沖著他笑了笑,然后點點頭,身后涌出一波番子。

        “殺光!”

        安綸不知道上面為何會下達這個命令,不過他沒時間去琢磨。

        沈陽冷冷的點點頭,身后的長街涌出幾十人。

        他在前,身后左右站著兩排錦衣衛,氣勢頓時就把東廠的壓下去了。

        “殺光!”

        沈陽卻琢磨出了些東西。之所以殺光,說明那些人很多,多到能讓人麻木的程度。

        多,那就殺,誰冒頭就殺!

        這是不耐煩的表現!

        他身后的錦衣衛們從兩側沖進了前方的路口里,東廠的人一怔,安綸右邊的臉頰微微顫抖著,尖聲道:“去找到他們,殺光!”

        東廠的番子們小跑著沖了進去。

        這個路口已空蕩蕩,只剩下了沈陽和安綸兩人!

        “沒生意,關門關門!”

        兩邊一陣上門板的聲音之后,蕭條。

        陽光照在身上滾燙,讓人無法睜開眼睛。

        “我們先來。”

        “是,但是你們不行。”

        “是嗎?”

        安綸冷笑道:“孫公公馬上要退了,沈陽,你確定錦衣衛要和東廠開始嗎?”

        沈陽瞇眼看著前方,臉上的刀疤扯動一下,說道:“人稱他為孫佛,殺戮與佛何干?”

        安綸嗤笑一聲,說道:“你是誰的人?”

        “圍住!東廠的滾開!兄弟們,圍住這里!”

        “錦衣衛的不要臉!滾!”

        “怎么,要來一場?”

        “來啊!誰怕你錦衣衛了!來!抄家伙!”

        憤怒的喊聲傳了過來,可卻沒有動手的聲音。

        這是兩邊的人在為自己的上官打氣助威。

        “廠衛不和,這非國朝之福啊!”

        里面在不斷的搜索著,不是有人大喊,然后發出慘叫。

        ……

        重新回來的杜謙覺得自己有些丟人了。

        發現問題馬上進宮稟告,這沒問題,這是政治正確。

        可方醒沒動啊!

        他為何不派人去稟告皇帝?

        就是因為此事棘手,以后怕是會遇到不少。

        現在去稟告,就是把難題拋給了皇帝,讓他作難……

        我的擔當呢?

        方醒私下令人去斬殺了那幾人,這就是把事情控制在私人層面,那些懂這個意思的文官文人們只能暫時忍著。

        清理田畝、取消士紳優待……甚至還在挖著一個叫做一稅制的大坑。

        這都是在點燃矛盾,可以讓大明崩潰的矛盾。

        所以……

        杜謙心中暗驚:方醒這是在背鍋啊!

        可我在做什么?

        “廠衛……是個不錯的稱呼。”

        下面路中間的沈陽已經舉起了手,于是那些喊聲消失。

        “錦衣衛讓了,沈陽不錯,知道大局為重,沒有被權利的甘美所迷惑。你呢?”

        方醒看了杜謙一眼,然后離開窗戶邊。

        “興和伯……”

        杜謙覺得心中惶然,有些空蕩蕩的感覺。

        方醒搖搖頭,帶著人下樓。

        這是不屑還是什么意思?

        杜謙神經質的冷笑著。

        你想說我是在蠅營狗茍,只看到了權利的甘美,卻不知道為皇帝分憂嗎?

        杜謙心中漸漸的陰郁,然后漸漸的后悔。

        他保持著風度下了樓,看到方醒站在大門外,盯著沈陽和安綸。

        左邊有人在狂喊著,杜謙從邊上擠出去,就看到兩個男子正被一群東廠的番子追殺過來。

        沈陽和安綸都齊齊過來,可等看到方醒出來后,都有些難堪的拱手問好。

        方醒皺眉看著他們,冷冷的道:“不管你們是真是假,可別誤了事!”

        不管兩人尷尬,方醒轉身,看著那兩人飛快的跑過來。

        這一片區域的店鋪都關門了,每一個口子都有人堵著。

        所以這兩人看到方醒一人負手擋在前方,頓時先前看到的殺戮導致的恐懼就爆發了。

        東廠和錦衣衛的人抓到人之后也不廢話,不是頭目的,直接一刀梟首,然后拎著腦袋去計數。

        而他們就不是頭目,所以一旦被抓,必死無疑。

        死就死了,拖一個墊背的如何?

        而且這個墊背的還是……

        “是方醒……”

        兩個拿著菜刀和柴刀的男子不知道是該驚喜還是該絕望。

        可沈陽和安綸就在方醒的身后,他們倆可不敢坐視方醒遇襲,沈陽第一個反應過來,拔刀就沖向了那兩人。

        安綸沒佩刀,他無奈的跟了上去。心中祈禱沈陽千萬別買破綻,然后讓人一刀剁了他。

        家丁們都在后面,他們正好遇到了被接來準備進宮的無憂。

        “爹!”

        方醒早看到了無憂,只是他早上出門時的借口是去通州看工坊,此刻卻在大街上被碰到了,他有些囧。

        “爹,你騙人!”

        崇拜自己老爹的無憂傷心了,掙開鄧嬤嬤的手,然后飛快的跑了過來。

        “小姐!”

        方醒聽到了喊聲,就無奈回身,然后蹲下,伸出雙手。

        在他的身后,那兩個男子瘋了,其中一個被沈陽一刀剁翻,而另一個卻趁機一腳踢飛安綸,然后絕望的沖向了方醒。

        “爹!”

        無憂撲進了方醒的懷里,委屈的道:“爹,你騙人!”

        方醒尷尬的抱著她起來,說道:“爹這是有事,做些小孩子不能看的事。”

        無憂趴在他的肩頭,剛看到了一雙兇狠的眼睛,然后就被側過身體。

        “小孩子家家的,不許好奇這等事。”

        方醒抱著無憂往馬車那邊去。

        那些侍衛沒有動作,家丁們也沒有動作。

        茶樓的二樓,看熱鬧的人都齊齊驚呼了一聲。

        “爹,他是壞人嗎?”

        無憂好奇的想躲過方醒的遮蔽去看看那個男子,方醒卻用手直接擋在了她的眼前,笑道:“要乖。”

        “爹……你欺負人!”

        鄧嬤嬤疾步而來,和方醒錯身而過。就在方醒把無憂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胸前時,她低喝一聲,身體躍起。

        就在身體躍起的同時,一柄細劍凌空。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