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五十二章 絕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五十二章 絕望字體大小: A+
     

    感謝‘月出孤舟寒00心事兩悠然’教主成為本書盟主!

    ......

    煙塵消散,聚寶山衛依舊沒有進攻。

    看到城頭的敵人在慌亂的奔跑著,王賀疑惑的問道:“興和伯,一鼓可下啊!”

    “下什么下?”

    方醒吩咐道:“林群安,各部分為兩處,前后城門各一,堵住他們出逃的路!”

    聚寶山衛隨即就一分為二,一部分開始繞城而去。

    硝煙依舊嗆人,一場短促的戰斗已經決定了生死。

    “咱們要糧草。”

    方醒只解釋了一句。

    王賀想了想,說道:“是怕他們狗急跳墻?”

    方醒指指那些去收攏敵軍戰馬的軍士,說道:“先前那些人大多都帶著不少糧草,可見仆固和烏恩壓根就沒準備給咱們留下點什么,所以別逼得過緊,給他們些希望,然后自然會絕望。”

    “絕望之人會做什么?”

    方醒看了一眼城頭,策馬回去。

    “他們就像是火藥,一旦有火星子,就會轟然炸起來。”

    “仆固要是敢下令燒糧草,都不用咱們進攻,堵住就是了。”

    王賀喃喃的道:“這就是人心啊!”

    “人心叵測,但求生卻是本能。誰要是斷了求生路,絕望時刻,什么上官下屬都蕩然無存,想想陳勝是怎么死的。”

    方醒策馬往營地那邊去了,王賀回頭揪住了一個文書問道:“那個…..陳勝咋死的?”

    文書一怔,脫口而出道:“逃跑的時候被車夫宰了!”

    王賀看看城頭,得意的道:“仆固啊仆固,那個烏恩可不是個好鳥,你也不是好東西,鬧騰吧,嗬嗬嗬!”

    天氣還冷,朱高煦卻赤果著上身,一個親兵在給他上藥。

    傷口是在背部,不算深。

    那應該是他充當箭頭,率部突出包圍時中的刀。

    看到方醒過來,朱高煦滿不在乎的道:“憋著他們,不是今晚就是明晚,他們肯定要跑。”

    “是,我們的糧草不多,必須三日內攻破別失八里城,此時不攻,多半是想招降,聯軍上下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就看仆固和烏恩的較量了。”

    方醒制止了親兵的包扎,辛老七拿出個瓶子,用里面的藥膏給朱高煦的傷口敷了厚厚一層。

    “好!”

    朱高煦只覺得傷口一涼,然后紗布一緊,傷口處原先的火辣感覺漸漸在消散。

    他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臂,回身道:“本王去歇息一陣,這邊你看著。”

    方醒看到他眉間有倦色,就說道:“殿下盡管去,回頭讓他們熬鍋藥粥喝了。”

    朱高煦喝道:“本王喝什么藥粥?晚些弄大餅!還有酒!”

    郎中嘀咕道:“外傷不可飲酒。”

    朱高煦一腳把他踢了個踉蹌,然后去了帳篷中,稍后就有鼾聲傳來。

    “伯爺,殿下昨晚就睡了一個時辰,然后就在外面盯著城中……”

    方醒點點頭,想起朱高煦也是差不多五十歲的人了,就交代常建勛:“你去小刀那拿一副藥來,晚上弄一大盆面條,就用那藥湯做湯。”

    這邊天黑的較晚,炊煙下,明軍的營地看著毫無防備,也沒辦法防備。

    有人建議挖壕溝,被方醒否了。

    “把飯菜弄好些!”

    方醒在營地里查看,一邊走一邊詢問情況。

    巡查一遍之后,方醒交代道:“受傷的兄弟今夜全部歇息,天塌下來也不要叫他們。至于防御,聚寶山衛輪換,騎兵出四千,一邊放兩千。”

    別失八里城是仆固和烏恩后來修建的土城,只有前后兩個城門,堵住之后,里面就成了甕中之鱉。

    “今晚還是明晚……”

    方醒看著城頭,冷冷的道:“仆固和烏恩,誰能贏?”

    ……

    城中已經是人心惶惶,絕望讓聯軍將士呆若木雞。

    街道兩邊坐滿了聯軍將士,他們用麻木的目光看著緩緩走過的仆固和烏恩。

    “糧草不缺。”仆固覺得需要給烏恩灌輸些信念,否則聯軍內部出現分裂,就憑著他麾下的那點人,很難給明軍造成麻煩。

    “是,可士氣全無。”烏恩淡淡的道:“而且明軍有那種大銃,我們的城墻擋不住。”

    仆固側身看著他,認真的道:“是的,如果主動投降是不錯,可你是哈烈王子。烏恩,不要讓老王蒙羞,不要讓哈烈蒙羞!一個也思牙就足夠讓明人輕視你們!”

    烏恩扯扯嘴角,說道:“魔神早就到了,可卻沒有及時跟上,這是貓戲老鼠。仆固,沒有什么哈烈了,至于我那可憐的父親,他是個勇士,自己了結了自己,而我……”

    “而我,不,而哈烈,在失去我們之后,篾兒干只能和肉迷聯手,然后做肉迷的先鋒,最后……”

    仆固的臉上沒有表情,問道:“你不看好我們之間的聯手嗎?”

    烏恩突然放松了下來,說道:“明人…..仆固,火器才是關鍵,明人的火器能把咱們的騎兵一排排的打倒,那些大銃能讓最厲害的勇士都只能變成肉泥,肉迷有嗎?”

    “有!”

    仆固突然想喝酒了。

    外面明軍圍城,而且來了他最忌憚的聚寶山衛和那個方醒。

    于是他想喝酒了!

    兩人進了屋子,卻分了先后,烏恩這次沒有走在最前面,不但落后,還拉開了幾步的距離。

    生疏和戒備就這么產生了!

    “去拿酒來,還有,弄只羊來。”

    兩人相對沉默著,稍后一個炭盆被端了進來。

    烈酒來了。

    仆固喝了一碗,然后眼睛越發的亮了。

    炭盆上的全羊在慢慢的變成金黃,有人拿小刀削了一碗肉片過來。

    仆固吃的豪邁,而烏恩顯得心事重重,并帶著戒備。

    “喝吧,這大概是咱們最后一次喝酒了。”

    仆固把酒壇子遞過去,揶揄道:“我真要下黑手,多少次機會?”

    烏恩點點頭,給自己倒了一碗酒,慢慢的喝著。

    天色漸漸的灰暗下來,烏恩有了酒意,也不用刀子,直接抓起肉片大嚼著。

    仆固看著炭盆,說道:“咱們無路可走了。”

    烏恩點點頭,“是。”

    他繼續在大嚼著,就像是餓死鬼投胎。

    按照他對方醒的了解,被抓后,能保命就得要感謝滿天神靈庇護。

    “他沒弄京觀,這對你來說算是個好消息。”

    仆固的聲音有些飄忽:“不過……他的脾氣,也思牙為何不敢回大明?”

    烏恩笑了笑,喝了口酒后,說道:“因為他坐視那幾個明人被虐殺,心虛了。”

    “阿魯臺虐殺了明人,后來他的下場很慘烈,仆固,你率軍來到這里,讓明人對肉迷產生了敵意,所以……”

    烏恩有些幸災樂禍的得意。

    仆固淡定的道:“是的,除非我能交代些什么,否則我就會呆在那尸骸堆積成的山頂,這一點我早有準備。”

    烏恩打個寒顫,趕緊又喝了口酒。

    “烏恩。”

    “嗯?

    仆固的聲音很嚴肅,烏恩側臉……

    “告訴你的麾下,明人將會殺光他們,為死在撒馬爾罕的明人報仇……”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