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四十九章 生死,勝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四十九章 生死,勝敗字體大小: A+
     
        朱高煦的作用在此刻顯露無疑。

        他率領游騎死死的咬住了聯軍的尾巴。

        他大呼酣戰,身后的主力在不斷加速,想從兩翼切斷聯軍。

        可仆固卻毫不猶豫的斷尾求生。

        城頭落下箭雨,接著城門轟然關閉……

        剩下的千余聯軍就這樣被拋棄了。

        “退回去!”

        朱高煦遺憾的帶著麾下后撤,然后用箭矢緩緩的磨掉那些進退維谷的敵軍。

        那些被拋棄的敵軍仰頭哀求著,在城上無動于衷之后,他們破口大罵,罵著仆固的狼子野心,罵著烏恩的軟弱無能。

        于是城頭作出了反應,箭如雨下。

        這是逼著他們去反擊明軍。

        絕望的反擊!

        剛趕到的主力明軍輕松寫意的切割著這些聯軍,然后一點點的吃掉。

        仆固急匆匆的上了城頭,看著這一幕不禁失望的道:“失去了信心的軍隊,還比不過一群農夫。”

        烏恩麻木的道:“死守嗎?”

        “明軍不過一萬三四,而且沒有火器,咱們怕什么?剛才我已經派人去了撒馬爾罕,相信篾兒干不會放棄這樣一個聚攏人心的好機會,他會來增援,然后咱們干掉這些明軍……”

        仆固低沉的聲音讓周圍的人不禁漸漸拋棄了畏懼。

        “咱們的人馬雖然比明軍少了些,可咱們是守城,明軍要想攻城……”

        仆固重重的一拳擊打在城頭上,肅然道:“沒有三萬人,明軍就是死光了也別想進城!”

        烏恩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但還有些遲疑,就問道:“若是那個魔神來了呢?”

        仆固看看左右那些驚惶的軍官們,不悅的道:“他若是要來,肯定會一起,而不是拖在后面。不然剛才咱們真要逃,最多丟下三千人,咱們就能仗著地頭熟而逃出去。”

        烏恩面色漸漸恢復正常,然后說道:“把糧倉看好,那是咱們的命。只要有糧食,明軍就要拿命來填!”

        這是個被明軍,不,準確的說,這是個被方醒嚇壞的王子。

        沒看到方醒,這是烏恩安心的原因所在,是仆固的慶幸所在。

        若是方醒親來,仆固會毫不猶豫的舍棄烏恩,在先前就帶著麾下逃跑。

        頭也不回的逃跑!

        烏恩恢復了精神,腦子也靈活了許多,他說道:“咱們不能死守,否則明軍后續再來援軍,咱們就是死路一條!”

        外面的聯軍已經覆滅,剩下的人被明軍裹挾著往后面去,然后一隊隊明軍脫離了大隊,在周圍游弋。

        這是防止城中聯軍出逃的意思!

        “好大的膽子!”

        當看到明軍在離城五里左右就開始扎營時,烏恩不禁拍打著城頭說道:“晚上夜襲!至少試探一下。”

        仆固點點頭,守城不能死守,否則士氣大跌。

        他想了想,說道:“今夜不行,明軍必然戒備森嚴,明晚試試,就算是不成功,黑夜中明軍也害怕和咱們混戰,問題不大!”

        ……

        朱高煦很憤怒,下馬之后就拎著馬鞭沖到俘虜群中去抽打著。

        俘虜們沒敢躲,因為抽打就意味著自己能活命。

        “居然被發現了!一群蠢貨!蠢貨!”

        一群俘虜被朱高煦抽的抱頭蹲著,而常建勛已經來了。

        他跪在前方,說道:“殿下,小的有罪。”

        他率領的前鋒游騎就是被聯軍斥候提前發現,然后導致朱高煦的突襲計劃失敗。

        朱高煦氣咻咻的走過去,高舉馬鞭,最后卻沒抽。

        “蠢貨!”

        朱高煦一腳踢倒常建勛,回身道:“都盯好城中,俘虜馬上問話。”

        長途奔襲之后的疲憊馬上就顯現了,朱高煦畢竟不年輕,頭發都有些斑白。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常建勛滿臉懊惱的送來了肉干和酒囊。

        “殿下,仆固很謹慎。”

        常建勛不敢給自己找借口,那樣朱高煦能把他抽個半死。

        朱高煦一口氣喝了幾大口酒,放下酒囊,看著城頭方向說道:“烏恩膽小,不,是怕了,被方醒打怕了。仆固……方醒不是說此人堪稱棄子嗎,那就要看他的膽色了。”

        “殿下,他沒跑,會不會有援軍?”

        “有個屁!”

        朱高煦咬了一口肉干,罵道:“蠢貨!有援軍的話,他只需帶著咱們往那邊跑,到時候咱們反過來就要被追殺了!”

        “篾兒干此時正在想著把他那幾個弟弟弄死,統一哈烈,除非他有先見之明,否則這里就是孤軍。”

        朱高煦吃東西就像是野獸,腮幫子鼓動幾下,肉干下肚。

        這時楊慶過來了,行禮后說道:“殿下,損失四百余人。”

        朱高煦劈手就把手中的肉干砸向常建勛,罵道:“你去!自己去收斂了那些兄弟!”

        常建勛黯然去了,楊慶勸道:“殿下,此事怪不得常大人,那些斥候分了多路,一路遇襲,牛角號就能通知同伴去報信……”

        朱高煦瞪眼道:“本王知道,可他帶人游斗居然被咬住了尾巴,還兩次,兩次啊!”

        “本王為了不暴露身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亂帶!”

        朱高煦越說越氣,楊慶訕訕的道:“殿下,那是混亂……”

        朱高煦怒不可遏,常建勛去了前方。

        那些戰死的明軍遺骸都被堆在地上,一隊騎兵已經出發,他們將會帶回來柴火。

        常建勛站在邊上,呆呆的,靖難時他只是個年輕的小兵,沒見識多少戰陣的殘酷。

        等他被朱高煦莫名其妙的收為侍衛時,那時候的他只是個人武力了得。

        只是侍衛,不是武人!

        今天一戰,他就現出了原型。

        若非朱高煦后來親自沖陣,引導著人斷后,前鋒游騎大概是保不住了。

        柴火被帶回來了,常建勛架好柴堆,然后把遺骸放上去。

        點火,濃煙陣陣中,遺骸漸漸被火苗籠罩著。

        這是朱高煦對他的懲罰,讓他在焚燒的過程中感受一番內疚。

        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失敗后把原因拋之腦后。

        “殿下,小的錯了。”

        渾身黑漆漆,帶著一身熏烤味道的常建勛跪地請罪。

        朱高煦已經吃完了晚飯,正在喝酒,目光兇狠。

        “錯在哪?”

        常建勛垂首道:“小的只顧著……只顧著爽快,卻忘了……”

        “當時本王也沒在意這個。”

        天已經黑了,火堆照耀下,朱高煦朝后面招招手,一隊穿著黑色棉襖的軍士悄然摸了上去。

        這些暗哨將會為大軍提供保護。

        當然,這明顯不夠,所以朱高煦隨即令兩千騎兵值守。

        “本王去睡了,看好!”

        朱高煦不想解釋太多,他覺得這種情緒不該屬于自己。

        進了帳篷,他躺在薄被上,嘟囔道:“方醒那廝就是喜歡作祟,弄的人覺得有些不忍……”

        鼾聲響起,營地里漸漸的少了許多動靜。

        歷來大將的眼中從未有生死,有的只是勝敗!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