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四十一章 勃然大怒的方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四十一章 勃然大怒的方醒字體大小: A+
     
        大軍行進的動靜太大,一路上也談不上保密,所以朱高煦令人去沿路邊墻傳令,嚴令各處封閉關隘。

        實際上在冬季到來之后,各處關隘除去斥候之外,就已經不許進出了。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在方醒的建議下,朱高煦的威脅很血腥。

        ——敢私放人出關,全家殺了!

        空中飄著雪花,落在地上旋即就化。

        “加速!”

        大隊騎兵頂著雪花漸漸加速,后面的輜重車和炮車也跟了上來。

        朱高煦抹了一把臉,說道:“我們必須要在雪化之前突襲亦力把里!”

        長途趕路,特別是換馬趕路,對于大部分人來說就是個煎熬。

        ……

        春回大地,天山腳下的哈密依舊被大雪覆蓋著。

        哈密城只是座土城,在哈列王的東征中,這里曾經被攻破,原先的忠順王不知所蹤。

        大明在擊敗哈列王之后,因為朱棣的驟然故去,接任的朱高熾還沒來得及重新部署哈密戰略就駕崩了。

        所以現在的哈密衛就是個混亂之地,各方大小勢力趁著真空期開始了你爭我奪。

        樹林披蓋著一層厚厚的雪,白雪覆蓋著大地,中間有蜿蜒的地方在冒著熱氣。

        白雪皚皚,上面不時能看到動物的活動痕跡。

        一只馬蹄重重的踩在雪上,下面被雪水滋潤的土地微微反彈了一下,正在積蓄著力量,準備破土而出的嫩草被壓了下去。

        方五看了一眼前方的土城,回身吩咐道:“去稟告殿下,前方就是哈密城。”

        斥候旋即策馬掉頭,艱難的在雪中跋涉著。

        往回走了五里地不到,前方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黑線。

        斥候加快了速度,對面也迎來兩騎。雙方匯合后就往中軍去了。

        一路跋涉,人馬皆疲憊不堪。

        朱高煦看到斥候就急不可耐的問道:“可是到哈密城了?那邊如何?”

        “殿下,哈密城中未見防備。”

        朱高煦獰笑道:“一路上遇到的那些馬賊都在后面呢,殺過去!”

        ……

        殺氣騰騰的朱高煦看到了哈密城,也看到了城頭上慌亂的人。

        他用望遠鏡看了一眼,泄氣的道:“進城!”

        只有兩個城門的哈密城就像是個無辜的少女,敞開懷抱迎接著來自于大明的軍隊。

        進了城門,看到跪在邊上的十余人,方醒吩咐道:“帶兩個頭頂問話。”

        城中的簡陋出乎了大家的預料,朱高煦看著那些土屋,罵道:“什么狗屁地方!扎營!”

        牧民畏畏縮縮的站在土屋外面,那些佩刀的男子都跪在地上,頭也不敢抬。

        最大的一間土屋里,方醒皺眉看著屋里的雜亂,說道:“叫人去找木頭,桌子椅子都要打造出來。”

        手下領命去了,早有人把地圖掛在了墻壁上,朱高煦走過去仔細的看著。

        兩個男子被帶了進來,他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大明的官呢?”

        方醒坐在殘破的椅子上問道。

        有人在生火,沒干透的木材弄出了不少煙霧,被風吹了進來。

        通譯大聲的喝問著,其中一個男子抬頭,神色惶然的說了一堆。

        “伯爺,原先的兩名紀善,在哈烈王打破哈密時,一人戰死,一人撤離。”

        “戰死的尸骸何在?撤離的在哪?”

        城中的牧民加上所謂的戰士,不過是五百余人,這兩個所謂的頭領,已經被嚇破了膽。

        雖然不知道方醒的身份,可能率領一萬多人的,那至少得是個伯爵吧?

        “伯爺,戰死的已經找不到了……”

        “剩下那個呢?”

        這時王賀進來了,他看了規則的二人一眼,說道:“撤離的那個叫做林楚,當初哈烈大軍壓境,他正好不在城中,這才得以逃脫,不過后來也不見他回去……”

        這時通譯激動的道:“伯爺,他們說上個月還在城外見到過林楚,不過城中當時沒給他們進來,所以林楚帶著些漢人走了。”

        方醒霍然起身出去,喊道:“一千人,十隊,帶著本地人馬上出發,去尋找林楚!”

        軍令一下,馬上就集結了一隊騎兵。

        風雪中,一千余騎兵分做十隊,開始吃干糧。

        城中一片死寂,只有方醒的怒吼在回蕩著。

        “這是恥辱!去找!找到他們!死了也要把他們的骸骨帶回來!”

        狂風卷著雪花在飛舞著,騎兵們轟然應諾,殺氣騰騰的沖出了哈密城。

        “這是恥辱!”

        朱高煦出來了,不以為然的道:“戰亂哪有不死人的,你太在意了。”

        方醒的臉色有些發青,他恨恨的道:“居然不給入城,你想想當時林楚帶著那些大明人該有多絕望?我現在終于知道了他為何不回去……”

        朱高煦是廝殺漢,所謂的死亡人數,在他看來大抵就是個數字罷了。

        方醒搖搖頭,面色鐵青的道:“這是大明的失職,帝王的失職,我輩的失職!來人!”

        看著方醒帶著一隊騎兵和家丁沖出了哈密城,朱高煦無奈的道:“這人怎么說風就是火的……”

        ……

        密林之中的一片空地上,木屋一間連著一間,燒火的煙在這片樹林中蘊集著,屋外卻看不到人。

         一身臟兮兮的殘破皮襖,頭發和胡須一縷縷的黏在一起,臉上被柴火熏的黑乎乎的。

        身前的火堆不時因為木材沒干透而爆出火星和炸響,可林楚的眼珠子卻動都沒動一下。

        沒有凳子,沒有桌子,屋子里只有一口鍋。

        門被人推開了,幾個婦人進來,麻木的把那口鍋架在火堆上,然后加水。

        水開了,一塊肉干被扔進去,隨后就是幾坨不知名的,黑乎乎的東西。

        湯里漸漸有了些味道,一個婦人說道:“大人,沒糧食了。”

        林楚的眼珠子動了一下,說道:“會好的,春天來了,那些獸類都忍不住會出來覓食,叫他們準備去打獵。”

        “大人,那些人兇得很,被他們看到我們打獵,會被搶走弓箭和獵物。”

        幾個婦人的眼神絕望,但卻沒有哭泣,大多都是麻木。

        對于她們來說,興許餓死還算是個不錯的結局,只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

        林楚吸吸鼻子,看了一眼鍋里的黑糊糊,說道:“別怕,他們不敢殺咱們。”

        可他心中也清楚,兩三年的時間過去了,大明依舊沒有派人來哈密,那些人漸漸的不再把大明放在眼里。

        當貪婪掩蓋了擔憂之后,他帶著的這群漢人,大抵會成為奴隸。

        而女人……

         他看著這幾個蓬頭垢面的女人,說道:“叫他們打造兵器,木槍,對了,還有那個……標槍,都弄起來,好歹也能保住咱們的食物。”

        一個婦人突然哀求道:“大人,家中的孩子都瘦的不成人形了,咱們去打吧,把邊上那幫人打跑了,咱們就有吃的了。”

        另一個婦人咬牙切齒的道:“他們搶了咱們多少吃的?大人,和他們拼了吧!”

        “對,咱們和他們拼了!”

        林楚嘆息道:“大明已經擊敗了哈烈,亦力把里現在就是那些人在盤踞著,馬賊不少。他們只是忌憚激怒大明,這才給了哈密一個安寧。可忌憚是忌憚,一旦那邊的哈烈人和大明翻臉,哈密留不住啊!”

        幾個婦人低下頭,淚水滴在地上,漸漸的哽咽起來。

        前路盡斷,回去無望,這是什么?

        這就是絕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