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鄭和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鄭和歸來字體大小: A+
     
        外界這種尷尬的心態方醒很了解,所以他準備進宮。

        “我是去惡心人的。”

        方醒笑呵呵的上馬,然后一溜煙就進了城。

        北平城依舊繁華,人來人往。南北商人在此交匯,每天出入的錢鈔和貨物都稱得上是天文數字。

        百姓和商人自然對所謂的太子少師沒啥興趣,對于他們來說,每天能吃飽飯,這就是最大的享受。

        至于其它,抱歉,除非你是大奸大惡,否則誰在乎你做了什么官。

        “伯爺。”

        方醒沒有回頭,來人近前,問道:“伯爺去宮中謝恩?”

        “沒,去看看殿下。”

        “你是故意氣人是吧?”

        一股幽香襲來,靜月走在方醒的右側,稍微落后些。

        這個女人現在越發的豐盈了,方醒看了一眼,就想到了一個東西。

        水蜜桃!

        “聽聞你現在的日子過得很舒坦,不錯啊!”

        “多謝伯爺,那人被抓了之后,小女的日子就好多了。”

        朱濟熿和她之間的過往就像是云煙,已經在這個女人的身上看不見了。

        方醒知道這個女人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但他也沒主動問。

        果然,寒暄幾句之后,靜月就再靠近了些,說道:“伯爺,有人說您這是越走越遠了,有些得意忘形了呢。”

        靜月經營的地方多是貴客,所以這個消息應當是不會錯。

        “多謝了。”

        方醒微微頷首,然后加快的步伐。

        靜月站在原地,看著方醒的背影,直至家丁牽著馬從她的身邊走過,才露出了一抹苦笑。

        “女人啊!就不能走錯一步……”

        這世間對女人太苛刻,走錯一步就是錯了一生,再也無法回頭。

        方醒知道靜月一直想找自己當做靠山,可他卻沒有興趣。

        他知道有人給這種地方做靠山,不但有錢,而且女人隨便玩。

        他無法禁止這種地方出現,卻不想去沾染,僅此而已。

        等進宮見到朱瞻基后,方醒說想見見玉米。

        “剛接到消息,鄭和馬上就到了。”

        朱瞻基叫人去后宮通知,他和方醒在殿前溜達。

        “按照日程來算,他們應當是沒有探查到新航線。”

        朱瞻基有些遺憾,作為一位年輕的君王,他對外界有著足夠的好奇心。

        方醒也很遺憾,不過他記得以后對這條航線的探索也是經歷了幾次磨難。

        “慢慢來,這次不成,下次再去,反正船只會越造越好,經驗只會越來越多,只是鄭和卻不能再出海了。”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朕也不想讓他亡于海上,終究要落個壽終正寢,這才是對功臣的交代。”

        方醒猶豫了一下,說道:“外間對那個太子少師之事頗有些議論,終究對孩子不好,所以我今日就想來看看,好歹是個意思。”

        朱瞻基面色微沉,說道:“許多事都是身不由己,不過大明的未來總是最重要的。那些人…朕今日接到了不少奏章,都是試探著問孩子的老師之事,可笑!”

        “只要朕開口,大明各地的大儒,朝中的重臣,他們就能給朕開出一份名單,能從這里拉到宮外!”

        方醒覺得這事目前還早,啟蒙也用不著別人,此時陷入這個爭斗中,顯然不符合長遠利益。

        “慢慢來吧,還得好幾年,這時候爭吵,會一直吵到孩子覺得皇宮不夠他跑的年紀。”

        等玉米被抱過來后,方醒就上手了。

        孩子還算是給面子,沒哭,只是小身子不肯安生,在襁褓中不停的掙扎著。

        方醒對朱瞻基笑道:“是個不安分的,不過這樣才好,太老實了,長大要吃虧。”

        方醒抱孩子比朱瞻基專業了許多,孩子也安生了,只是一雙眼睛左右看,有些茫然。

        “是個強壯的小子!”

        方醒笑瞇瞇的下了評語,然后把孩子交給奶娘。

        “陛下,鄭和進宮了。”

        “那么快?”

        朱瞻基揮手讓奶娘帶著孩子回去,吩咐道:“迎他進來。”

        迎,就是功臣的待遇。

        朱瞻基不準備再讓鄭和出海,這算是給他一次禮遇。

        而奶娘抱著玉米回到了坤寧宮中,見到胡善祥就喜道:“娘娘,興和伯抱著殿下就歡喜呢,說殿下是個強壯的小子。”

        說著她看看左右,怡安揮揮手,那些宮女都出去了。

        “可是還有什么話?”

        方醒能在此時來見孩子,這就是做姿態。

        本伯和這個孩子有緣啊!

        奶娘低聲道:“先前興和伯說殿下是個不安分的。”

        胡善祥瞬間白臉,怡安低喝道:“說話說完!”

        奶娘抱著孩子福身,然后說道:“興和伯接著說,不安分才好,老實了長大要吃虧。”

        胡善祥這才歡喜,怡安瞪了奶娘一眼,說道:“興和伯這是給陛下先提醒,以后殿下若是跳脫些,也有個說法。”

        天地良心,方醒只是隨口說了這話,可卻被胡善祥身邊的人仔細的揣摩了一番。

        鄭和黑瘦了許多,老態畢露。

        “臣有罪。”

        朱瞻基的禮遇沒讓鄭和感到歡喜,他苦澀的道:“船隊在木骨都束遭遇風暴,損失了幾艘船,臣也病了幾日,船隊副使洪保果敢,帶著幾艘船獨自向前……”

        洪保?

        方醒想起了那個名利心有些重的太監,想起了和他的幾次交流,不禁有些嗟嘆。

        “可有把握?”

        朱瞻基越來越像是個皇帝了,直接就問了結果,卻不是擔憂船隊會遭遇的危險。

        鄭和搖搖頭,說道:“陛下,臣也不知。船隊太大,若是全數去探索航道,一路的補給怕是不易。”

        他沒有說本來是自己要去的,也沒說洪保下藥的事。

        這便是擔當!

        朱瞻基回身問道:“按照陸路推演,那邊該經過什么國家?”

        方醒不用想,就說道:“先是昆侖奴的一大片地方,那些地方大多蒙昧,但此刻卻不算是好地方……再過去,應當就是泰西,其中就有法蘭克!”

        朱瞻基想了想,吩咐道:“馬上讓法蘭克使者來,朕要見他。”

        “他們還沒走?”

        方醒有些愕然,他去了濟南之后就沒關注此事,此時的法蘭克也不值得他關注。

        朱瞻基搖搖頭,說道:“那些人一心想探探大明的底線,順帶還想撈些好處回去,只是卻一直未遂。”

        朱瞻基去更衣,方醒和鄭和在殿前說話。

        “鄭公,此次回來就歇息吧,寫書,把您航海的事都寫出來,到時候刊印天下,也算是一個功德了。”

        方醒希望鄭和的經歷能激發百姓對大海的興趣和好奇,并給后人留下豐富的航海資料和經驗。

        此時他們倆的身邊無人,鄭和指指自己的鬢角,唏噓道:“咱家老了,在木骨都束的外海,那一刻,咱家只覺得會葬身大海,可終究是舍不下,就準備親自帶著小船隊去,可洪保……”

        方醒有些好奇,鄭和對船隊的掌控力那無需多說,洪保是怎么取得了他的同意呢?

        “他下了藥。”

        方醒愕然,鄭和卻有些傷感:“咱家睡醒時,他早就帶著船隊跑遠了,王景弘請罪,可咱家如何能怪罪他們?只是……咱家這身體沒他們好,要死,也該是咱家去啊!”

        他對洪保船隊的前途不看好,可方醒卻覺得有希望。

        “這是咱家第一次在那地方遇到風暴,這分明就是上天的警告,可咱家……進退兩難啊!”

        船隊此次帶著超量的補給出發,若是遇到風暴就回航,那士氣可就沒了,下次出海到了木骨都束,大抵沒誰愿意繼續前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