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遺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遺愿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武勛們一陣振奮,張輔出班道:“陛下,臣以為哈烈兩年之內必然不敢東向,他們若是攻打沿途邊墻,必然會碰一頭灰,而大明在塞外就只有興和城孤立無援,至于奴兒干都司那邊,他們去了只是找死,一路被拖死!”

        長城在此時就能發揮出無與倫比的作用。

        只要軍隊不糜爛,依托著長城防御,在目前這個世界上,尚無任何勢力能打破這條長龍。

        你的大軍還在半路時,消息就會被傳到大明。隨后大明就會整軍備戰,密切監視著大軍的方向,然后集中防御,伺機反擊。

        這是一個幾乎無解的難題,所以張輔的話讓大家都面露微笑。

        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情報,讓大明得以判斷出哈烈的動向,堪稱是大功!

        朱瞻基看著憔悴到了極點的趙春和關起生,說道:“你等此行立下了大功,辛苦了。去吧,好生歇息,回頭自然會論功行賞。”

        等趙春兩人出去后,楊榮說道:“陛下,哈烈那邊看來有一統之勢,不過卻和大明無干,陛下,大明只需關注即可。”

        朱瞻基只覺得心中一松,對塞外敵人的擔憂消除了大半。

        “諸卿辛苦,各自回去吧。”

        朱瞻基才解散群臣,方醒就第一個溜了。

        見狀朱瞻基不禁失笑搖頭,然后去了后宮。

        和平的消息來了,大明依舊能在和風細雨中慢慢的發展起來。

        海晏河清啊!

        ……

        “公公,趙春他們回來了。”

        孫祥已經很久沒出面了,他知道皇帝是想讓自己傳幫帶,把安綸扶上馬,送一程。

        可這樣也容易成為背黑鍋的替罪羊,所以他現在深居簡出,和隱身差不多。

        當安綸滿面喜色的闖進來時,他瞇著眼,盯著安綸,依舊在撥動著佛珠,可速度卻快了些許。

        “你處置了就是。”

        安綸垂眸,默念著佛經。

        安綸束手道:“公公,少了三個兄弟。”

        安綸的手停住了撥動佛珠,他嘆息道:“生死輪回,紅塵紛雜,奈何!”

        安綸扶著他出門,說道:“趙春他們看來是吃了大苦頭,都不成人形了。”

        轉過一個屋角,前方圍著一群人。

        見到孫祥和安綸來了,大家閃開一條道。

        就在中間,正在回答著大家問題的趙春和關起生緩緩回身,見到是孫祥和安綸,趙春躬身道:“見過二位公公。”

        孫祥輕輕掙開了安綸的攙扶,走過來看著二人的模樣,嘆道:“他們呢?”

        趙春的眼圈一紅,低頭道:“公公,下官把……把苗喜丟在了撒馬爾罕……”

        “你……”

        孫祥之所以被人稱作孫佛,那不僅是他崇信佛教,更因為他愛惜麾下的生命。

        趙春跪下道:“公公,先是王石在打探消息時被發現,被……虐殺。”

        孫祥的神色黯然,問道:“王石可丟了大明的臉?”

        趙春抬頭,情緒激烈的道:“沒有!”

        他環視著同僚,說道:“王石被捕,就在下官的眼前,篾兒干的人用戰馬踩死了他,王石在去之前說……說別管他,他熬得住……”

        趙春哽咽著,擦了一把淚水,說道:“王石在布袋里都在喊著……”

        他在劇烈的抽搐著,胸腔一頓一頓的,聲音沙啞:“他在死前都在喊著大明……喊著大明萬勝啊……”

        孫祥默然,低聲念著佛號,神色哀傷。

        趙春吸吸鼻子,說道:“我們出城時被守門的軍士刁難,讓幫他帶貨,苗喜兄弟主動去了,然后長嘯示警……不往城門這邊逃,反而是往城里去……當時他離城門最多有一里地,他這是為了引開城門處敵人的注意,讓我們好趁機逃走……”

        眾人都垂首,知道苗喜絕無幸免的可能。

        “我們一路逃,敵人一路追,快到苦先時,敵人追上了我們,陳輝兄弟主動斷后……苦戰,被……梟首……”

        “好!好!好!”

    >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    孫祥連叫三聲好,眼中有淚光在閃爍著。

        “這三位兄弟可有未了之事?”

        孫祥撇開了安綸,說道:“咱家一力承當!”

        “多謝公公!”

        趙春磕頭,然后說道:“苗喜和陳輝只是掛念家中,王石有個兒子,一直想送到知行書院去讀書……公公,苗喜和陳輝的好說,知行書院那邊……下官聽聞他們每年招生,要考試,下官擔心……”

        “好!”

        孫祥點點頭,然后拔腿就走。

        安綸楞了一下,才猜到了孫祥的意思,他追上去,扶住孫祥道:“公公,您……”

        孫祥擺脫他的手,側臉冷冷的看著他,說道:“他們為國捐軀,咱家要退了,退之前為他們了了身后事,也算是沒白帶了他們一場。”

        這是孫祥第一次大步走,速度很快。

        安綸看著那背影消失在眼前,有些迷茫。

        身后事……可知行書院從不破例的啊!

        孫祥走的很快,一路還問了方醒的行蹤。

        等他氣喘吁吁的站在皇城外時,就看到方醒已經打馬在前面準備離去。

        “興和伯……”

        方醒勒馬回頭,見到是孫祥,就下馬過來。

        “孫公公這是找方某有事?”

        孫祥的低調和識時務極得朱瞻基的贊賞,所以方醒覺得他應當不必擔心離開東廠后的日子。

        孫祥滿頭大汗,拱手道:“興和伯,咱家手下有個在撒馬爾罕捐軀的好漢子,他家中有個兒子……”

        隨后孫祥就給方醒說了王石等人的壯烈,最后說道:“興和伯,你看行不行?給……給咱家一個面子吧!”

        孫祥居然求人了!

        方醒面色肅然,就在孫祥心中失望時,他卻拱手道:“我去看看。”

        兩人回到了東廠,趙春他們正在吃飯,見孫祥果真把方醒請來了,就放下筷子,說了王石的遺愿。

        “都是好漢子!”

        方醒見慣了生死,可依舊唏噓不已。

        孫祥說道:“咱家只能想辦法給他們家中多些撫恤,可知行書院……興和伯,咱家往日不求人,今日還請你看在王石臨死前還在喊著大明萬勝的剛烈,請……”

        說著他就深深躬身了下去。

        方醒一把扶住他,說道:“什么書院都比不上這些為國捐軀的好漢子,孫公公,去他家看看吧。”

        ……

        王石的家很普通,院子很小。

        敲門之后,方醒說道:“我就先不進去了。”

        孫祥了解的點點頭。

        “誰啊?”

        一個女人在問話,孫祥卻半晌答不上來。

        說什么?

        我是東廠的孫祥,來通報王石殉國了?

        方醒走過去幾步,背對大門。

        稍后門開了,孫祥簡單的報了身份,被引了進去。

        沒多久,里面就傳來了嚎哭聲,撕心裂肺。

        一個婦人和一個孩子的哭聲讓周圍人家都出來了,等看到方醒和東廠的兩個番子站在外面時,甚至有人準備沖過來毆打。

        “東廠辦事!”

        一塊腰牌就解決了問題,那些街坊隨即就有了些不好的猜測。

        “王石都差不多兩年多沒露面了,這是犯事了?”

        “說不準呢!那王石看著也挺和氣的,居然被東廠的人找上門來了,可見在外面是犯大事了。”

        “哎!可憐那孤兒寡母哦!”

        方醒聽著這些話有些不滿,一個番子過來低聲道:“伯爺,咱們東廠不少人都沒露過身份,就是為了方便行事。”

        方醒點點頭,這時門里有人出來,說道:“伯爺,孫公公有請。”

        里面的哭聲已經低了些,方醒閉上眼睛,調整了一下,隨即就進了小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
    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