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二十章 海晏河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二十章 海晏河清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興和伯,不要危言聳聽,士紳穩定鄉間有功,若是去了士紳,大明就要亂作一團了!”

        蹇義出班道:“陛下,百姓蒙昧,若無士紳鄉老宗族管制,大明如何能安寧?”

        方醒面無表情的道:“兼并!”

        蹇義為之語塞。

        “興和伯,士紳是……”

        “兼并!”

        “……”

        群臣舌綻蓮花,可方醒只是回以一句兼并。

        “一稅制!”

        方醒最后說道:“陛下,臣以為可行一稅制,賦稅徭役均按照田畝計算。”

        楊榮看了方醒一眼,他知道一稅制的好處,那就是避免了下面的盤剝,百姓可以得以休養生息,安居樂業。

        可一旦施行一稅制之后,兼并的可能性幾乎可以說去了一半。

        百姓的日子好過了……

        “陛下,此事暫時不妥。”

        楊榮再次出班,頓時成為了焦點。

        這個叛徒!

        暫時不可,你的意思難道以后可以?

        “陛下,清理田畝,剝離投獻就已經讓大明危機四伏。南方的消息,那些士紳已經在囤積糧食了,若是再行一稅制,臣怕……”

        囤積糧食,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而執行一稅制,官吏們就要離心了!

        朱瞻基卻沒有被嚇住,吩咐道:“令南邊的軍隊戒備,都督府要跟進,派人去督促,李維的事,朕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武勛們應命,朱瞻基和方醒飛快的交換了一個眼色,然后說道:“一稅制……諸卿當深思,朕也要仔細考量,但百姓不可魚肉,官吏不得盤剝,這是朕對以后的期許!”

        皇帝制止了事態的蔓延,按照群臣的估算,清理田畝這事起碼要延綿好幾年,后續的影響將會持續下去,百年后依舊可能會有反復。

        那么……

        群臣大多面露微笑,心想方醒這趟算是白跑了吧。

        方醒胡亂的拱拱手,然后朱瞻基無奈的道:“一稅制……是個長久的想法,諸卿下去和下面的說說,讓大家都想想,集思廣益……”

        這是要擴散輿論啊!

        楊榮的面色一緊,他覺得皇帝這是要火上添油。

        士紳們在造勢,說方醒濟南之行就是與民爭利。

        此時宮中傳出在醞釀一稅制,這對文人們攻擊的‘與民爭利’就是一記重擊!

        爭什么利?

        一稅制的好處誰不知道?

        這就是管住伸向百姓的那一只只貪婪的手!

        你想盤剝嗎?

        圣旨都說除去那一稅之外,旁的都不用交。

        你想讓我去干活嗎?

        皇帝說了,官府要找勞力,拿錢去招募!

        可以想象百姓的歡呼雀躍!

        可以想象他們對皇帝的擁戴會有多么的熱烈!

        什么清理田畝,來啊!趕緊把那些被兼并的田地還回來,我一家老小努力干活,遲早會活的像個人樣!

        這是皇帝,不,是方醒的陰謀!

        “管住下面小吏的手,砍掉那些貪婪!”

        朱瞻基冷冷的道:“管不住,那就砍上面的手!”

        “散了吧!”

        皇帝殺氣騰騰的話讓群臣無言以對,看到方醒當先走出去,有人就冷哼一聲,然后追了出去。

        方醒想回家,急不可耐。

        想起家中的妻妾和子女,他腳下輕快。

        “興和伯!”

        方醒已經下了臺階,聞聲回頭。

        一群官員站在臺階上,靜靜的看著他。

        宋老實夾著掃帚看著這一幕,突然覺得就像是上次兩幫太監在對峙。

        方醒對他笑了笑,然后微微仰頭,問道:“何事?”

        那個叫住方醒的官員已經縮在了后面,正在懊悔不已。

        楊溥居高臨下的看著方醒,終究忍住了那些話。

        可黃淮卻忍不得了,他咳嗽幾聲,說道:“興和伯,這是在翻天覆地。”

        方醒退后一步,說道:“那又如何?”

        他昂首以對。

        上面的群臣俯首看著他,眼神冰冷。

        你這是想徹底挖斷我們的根!
    >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
        這是……不死不休!

        宋老實覺得上面的人好兇,他縮了一下脖子,然后想想方醒對自己不錯,就鼓起勇氣走到他的身邊。

        方醒昂首而立,宋老實杵著掃帚站在他的身邊,倔強的看著群臣。

        不管什么立場的官員,當想通了皇帝和方醒的算盤時,內心的那股恐懼就不可抑制的盤踞在大腦中。

        沒了這些,文官是什么?

        文人是什么?

        泯然眾人矣!

        文官將會變成一塊塊城磚,鋪滿大明各處的城墻。

        文人將會重新扛起鋤頭,下地勞作,或是丟掉所謂的體面,去經商!

        眼神聚焦,漸漸灼熱。

        就像是烈火,想把方醒燒為灰燼!

        黃淮捂著胸口,面色漲紅的道:“士農工商!舍此……大明就亂了!”

        “大明亂不了!”

        方醒冷冷的道:“這是一場戰斗,對手是百姓和你們,而我只是一個引子。”

        從來一個人都無法去做這等大事!

        王安石不行!

        張居正也不行!

        “你們勢力龐大,但我也有盟友!”

        方醒指著宮外說道:“我的盟友就是百姓,當我揭開那一張張虛偽的面具時,百姓會知道該選擇什么。我相信,他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而后,你們將惶恐,惶然不可終日……”

        夏元吉搖搖頭,說道:“興和伯,冷靜!”

        他覺得方醒走的太遠了,走的太急了,一波波的進攻讓大家慌亂了,然后必然就是反擊,最后……爭斗嗎?

        大好局面啊!

        就不能緩緩嗎?

        等大明的國力上升到某個高度之后,咱們再動手,那時候反對的力量就會小許多啊!

        方醒微微搖頭,說道:“無論是去除優待還是一稅制,都是對大明有著脫胎換骨作用的舉措,可你們在想什么?”

        “你們在想的是道統,是便宜,是自己的家族和子孫,大明呢?大明在哪?”

        一雙雙陰郁的眼睛盯著方醒,宮中出來的太監看到這個場景,頓時被嚇得跑了回去。

        “陛下,興和伯和百官在對峙呢!”

        剛回到后面暖閣的朱瞻基聞言大怒,眼神中多了殺機。

        “抱殘守缺之輩!”

        這一刻,朱瞻基想的是馬上把書院擴大,開到各地去。

        他握著玉佩,這是他準備給玉米的禮物,但是想先把玩一陣,把棱角都磨圓潤了再給他。

        棱角……

        朱瞻基舉起玉佩,呼吸急促,最后還是緩緩放下。

        這時太后身邊的李斌來請見。

        “可是母后有事?”

        朱瞻基起身就準備去寧壽宮。

        王振躬身道:“陛下,太后娘娘有話。”

        朱瞻基一怔,緩緩坐回去,“什么話?”

        王振恭謹的道:“太后娘娘說,朝中之事莫急,一件一件的辦,就像是種莊稼,不能才育苗就想著去收獲。”

        朱瞻基冷靜下來,說道:“去轉告母后,朕知道了。”

        等王振走了之后,朱瞻基冷冷的看著外面,說道:“這只是一次試探,給百姓希望的試探。”

        他不傻,方醒也不傻。

        此時拋出一稅制的想法,不過是和文官文人們拉鋸而已。

        暫時擱置一稅制,那些人必然會松一口氣。

        其后消息被刻意傳出去,百姓自然知道以后會是什么日子。

        那么……誰還愿意把土地投獻給士紳?

        若還有,那必然是傻子!

        這不過是他和方醒之間的一次雙簧而已,目的就是為了打破那些投獻土地的百姓心中的畏懼。

        可……阻力……

        朱瞻基捂著額頭,只覺得一陣疲憊襲來。

        一稅制必須要施行!

        不管多久!

        一旦施行之后,會導致連鎖反應,良性的反應。

        百姓歡喜,安居樂業。

        士紳無從巧取豪奪,只能另謀出路。

        官吏們沒有了盤剝的機會,輔以嚴苛的監督,大明將會真正的……

        朱瞻基松開手,喃喃的道:“海晏河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
    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