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十五章 危險(感謝“白白白的白某人”成為本書新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十五章 危險(感謝“白白白的白某人”成為本書新盟主)字體大小: A+
     
        方醒辦事的速度讓王裳開了一回眼界,不過是第二天,方醒就在城中找了個宅子,等王裳和大兒子王植到時,里面已經有幾個小吏在了。

        “這些人都是打下手的,先生有事吩咐就是了。”

        于謙被派來協調,忙的不可開交。

        王裳佩服的道:“興和伯做事雷厲風行,老夫倒是覺得慚愧了。”

        于謙手頭上還有事,他拱手道:“先生,興和伯說過,報紙的事不能急,文章慢慢的想,錢鈔別顧慮,砸!”

        “砸?”

        王裳清貧大半生,被這個砸字弄的有些懵。

        于謙苦笑道:“興和伯的的原話……您盡管花用,用完了算他輸。”

        王裳張開嘴,看看自己的兒子,王植也是目瞪口呆。

        這便是方醒要展示給他們看的底蘊!

        這時方醒走進來,見現場井井有條,就對于謙點點頭。

        王裳有些不適應這種豪奢的感覺,說道:“興和伯,那些文章能給撰寫人造勢,錢鈔用不了多少。”

        方醒愕然,然后不以為意的說道:“先生過慮了,方家從不炫富,家中用度也是平常,可并不缺錢。”

        “盡管砸!看中誰了,不肯寫的,就用錢砸!”

        王植問道:“興和伯,那……十貫就了不得了吧?”

        方醒看了他一眼,摸摸額頭,說道:“十貫……那只是……基本價錢罷了,先生看中的人,百貫不嫌多,若是有大儒愿意加盟,千貫也不是事……”

        說完他見眾人呆滯,就拱手道:“方某還要去尋人說事,監軍在這邊看看,有什么麻煩的拍板就是了。”

        他急匆匆的走了,王賀笑吟吟的道:“王先生莫要慌,此事興和伯上過奏章了,至于錢鈔……盡管花用,不過咱們不用雕版,用活字,倒不是為了省錢,只是想更方便些。”

        王裳父子都是面面相覷,被方醒的大手筆給鎮住了。

        而且方醒是私人出錢,皇帝居然也能答應,這里面值得說道的東西可不少。

        皇帝和興和伯的關系那么好,居然不怕猜忌啊!

        這時于謙過去叫人從最后一輛馬車上卸下一個大口袋,他回身道:“先生,這里都是錢鈔,到時候放在里面,隨時取用。”

        王裳下意識的道:“怕是會被盜了。”

        王賀挺著肚皮,隨意的說道:“王先生放心好了,誰若是敢偷這錢,興和伯會讓他知道啥是悔不當初。”

        ……

        “別擔心,當年太祖高皇帝也想折騰,可最終還不是煙消云散了?”

        酒樓里,整個二樓都被包了下來,錦衣男子和中年男子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菜品不多,世家子弟并不會用豪奢的場面來展示自家的底蘊,相反,他們更喜歡用學問和氣度來區分親疏。

        酒樓外面就是一條小河,打開窗戶,溫度極為怡人,景色也頗佳。

        錦衣男子點頭道:“二叔回去后可告訴家里,小侄在這邊必然不會墜了我家的名聲,有何消息會立時回報。”

        中年男子笑道:“他以為自己強項,可天下多少讀書人?且等他身敗名裂的那一日,咱們再到濟南來看看,看看那些人是何嘴臉。”

        兩人舉杯,一頓飯吃了小半個時辰,這才施施然起身,準備出去。

        錦衣男子走到窗戶邊往外看了一眼,然后身體一僵,說道:“二叔,那人看著有些眼熟……”

        ……

        小河邊,一張小桌,兩根矮凳。

        小桌子大抵是有些年頭了,看著發黑。

        “客官讓讓!”

        一個伙計端著個托盤來了,他毫不客氣的在兩個客人的中間站著,還嘀咕著:“吃飯就到店里吃,在河邊吃,那些婦人大清早就在河邊洗尿壺呢!”

        “你這破地方還…還敢和我較勁?看看這菜,肉都才幾塊,嘖嘖!老子這是到廟里了?”

        徐景昌忍住了破口大罵的沖動,可伙計卻不肯服輸,他把菜擺好,退后一步道:“這得看您能出多少錢,想吃肉多的,另外點菜就是,小店不說多,羊肉每日都是新鮮的,雞鴨就更不用說了。”

        徐景昌冷笑道:“牛肉可有?”

        伙計得意的道:“草原來的肉牛,客官想要多少?煎炒烹炸,隨意!”

        徐景昌怒極而笑,說道:“草原的肉牛大多給了京城,濟南一地一日能有兩頭牛就了不得了,就你家這腌的店面,上牛肉來,老子看看究竟是不是肉牛。”

        伙計駁斥道:“你還能吃出是哪來的牛肉?別說是你,濟南城中誰都吃不出來。”

        方醒說道:“他真能吃出來,去吧,弄一斤牛肉來。”

        伙計看了方醒一眼,方醒擺擺手,無意間流露出的氣息讓伙計心中一驚,然后一路糾結著回到店中,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掌柜那兩人要牛肉。

        徐景昌風塵仆仆的,隨手抹了一下臉,把微黑的手給方醒看,說道:“哥哥我一路疾馳,除去吃飯睡覺都在趕路,德華,你就請我吃這個?”

        方醒說道:“他家的素火鍋別具一格,味道不錯,嘗嘗吧。”

        一個小炭盆上面擱著一口小鍋,香氣撲鼻。

        兩人吃了一會兒,牛肉真的上來了,還是炒的牛肉片。

        徐景昌吃了一片,對邊上強裝鎮定的伙計說道:“這就是耕牛,要是錯了,我今日就一頭跳下這河里去!”

        那伙計面色發白,還想爭論,方醒說道:“去吧。”

        他只是淡淡的一句話,伙計話都不敢再說,拱手告退。

        徐景昌悻悻的道:“為何我嚇不住他?”

        方醒指指他的頭頂,說道:“有樹葉,而且全是灰。”

        徐景昌側身用手在頭頂上拂了一下,然后灰塵和一片樹葉落下。

        “你喝吧。”

        方醒中午不喜歡喝酒,于是一壺酒就被徐景昌征用了。他一邊喝一邊罵著這一路的鬼天氣。

        等吃了炒牛肉之后,他贊道:“居然這般好手藝?回頭問問廚子可愿去徐家做事。”

        “大家都不容易,別坑人。”

        方醒最近睡眠不足,他吃了一碗飯就放下碗筷,只是看著小河發呆。

        小河清澈,方醒隨手抓住一根垂下的柳枝,眉間的疲憊漸漸消散。

        “……你在濟南弄的驚天地泣鬼神,京城幾番輿論大嘩,那些讀書人恨死你了,你媳婦倒是聰明,知道少出門。”

        “……宮中來接你閨女都是十余騎跟著,嘖嘖!你說你弄這個干啥?有那功夫不如多打下幾塊疆土,等中原的耕地不夠了,全都移出去,到時候讓那些士紳自己種地,豈不快哉?”

        方醒揉捏著柳枝,說道:“我剛醒來的時候,見到花草樹木都歡喜,覺得生機勃勃,每日都看不夠。天長日久,我卻越發的忙碌了……”

        “后悔了?”

        徐景昌以為他的壓力太大,就寬解道:“別怕,哥哥我奉命前來,就是給你壓陣的。誰敢欺負人,咱們兄弟聯手,弄死他們!”

        “沒怕!”

        方醒松開柳枝,說道:“我不會怕他們,只是瞌睡來了。”

        “那就睡唄!”

        徐景昌隨口說道,然后就見到小刀突然冒出來,走到方醒的身后說道:“老爺,人出來了。”

        “誰出來了?”

        徐景昌放下筷子問道。

        方醒笑了笑,側身看去。

        中年男子正好看過來,他也微微一笑。

        “天氣不錯。”

        方醒說道。

        中年男子點頭,然后看看天色,說道:“是不錯。”

        “喝一杯吧。”

        方醒指著自己的側面,出言邀請。

        中年男子想拒絕,卻在方醒的微笑中看到了一絲危險。

        “那就多謝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