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十四章 慌什么(感謝“就支持nader”成為本書新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十四章 慌什么(感謝“就支持nader”成為本書新盟主)字體大小: A+
     
        QQ群,624065836,方家莊。無需驗證全訂。全訂的進去可找管理員,驗證后轉全訂群

        王裳家的門檻已經被卸掉了,幾輛馬車直接開進了院子里。

        “這是……”

        王裳看到那些男子從馬車里卸貨,一個袋子有些泄露,漏了些大米出來。

        方醒說道:“陛下不差餓兵,先生盡可收下。”

        “落魄半生,老了老了,老夫居然還能吃皇糧?這可是祖墳冒青煙了啊!”

        王裳自嘲道:“興和伯,此事老夫接過之后,那些人可不會坐視,化筆為刀…口舌為劍……”

        方醒無所謂的道:“見明,何為見明?我見大明,我對大明之所見,先生大膽去做,文以載道,方某相信先生蟄伏多年后的爆發,至于其它,他們若是要動粗,本伯會用真正的刀劍來和他們說話。”

        一句話,別熊!

        “王植世兄行事嚴正,先生可愿意割愛?”

        方醒隨口說道:“報紙不可能只有先生您的文章,您也無法一一溝通,讓世兄去如何?大流大流,眾人皆迷,但方某相信必然會有人不甘,到時候請他們做了文章來,先生審核,若是能付印,那便給了潤筆費……”

        王裳訝然道:“潤筆費?”

        這時候文人的文章能夠付印,那是寧可倒貼錢都行。

        方醒居然要給錢?

        這是腦子抽抽了吧?

        王裳的詫異讓方醒不禁失笑,他說道:“文人之間的風雅我不管,不過這是戰斗!”

        “戰斗?”

        王裳陡然感到肩頭一沉。

        方醒終于表態了,而他將作為奔赴第一線的戰士,用筆作刀,和那些儒家子弟廝殺。

        不見血的廝殺!

        驚心動魄的廝殺!

        “既然是戰斗,軍糧是必備的,放心吧,比拼財力,方某并不懼任何人。”

        王裳看到了半扇豬,他沉默片刻,說道:“興和伯,您要去動那家人嗎?”

        “我行正道,他家若是坐不住,那便出招吧,”

        王裳自嘲道:“老夫多年與眾人為敵,自以為大明獨一份,誰知道興和伯您的膽子比老夫還大,畢竟……”

        “圣人家,惹不得?”

        方醒搖搖頭道:“那只是個招牌罷了,他家也非常清楚,自家只能做個招牌,任何越矩的動作都有可能會導致被厭棄,而科學……正在身后,手持大斧。”

        王裳被這個比喻給逗笑了,可仔細想想卻真是這么回事。

        “科學是潤物細無聲,不上臺,儒家卻是以天下為己任,喧囂不休……”

        說到以天下為己任時,老先生明顯的帶著譏諷。

        方醒也笑了,說道:“無需文藻,咱們要辦讓百姓都能聽懂的報紙。”

        ……

        秋季干燥,湖邊是個好去處。

        兩個男子在大明湖邊散步。

        太陽曬的人微暖,湖面有微風不時吹來,如情人的手,輕輕的撫摸著臉。

        “你在這邊諸般運作,依舊不成,家中有些惱火了。”

        錦袍男子的身邊是一個中年男子,兩人沉默了一陣,錦袍男子說道:“二叔,方醒看似魯莽,從到濟南開始只是按部就班,那些人在長山造反,小侄是知道的,可這等事不可能成,只想著讓他難堪罷了……”

        中年男子不滿的道:“老五,你是在家里坐井觀天慣了,卻低估了方醒。那人可是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爵位,長山那等陣仗,對他而言就是孩子的玩鬧。至于后面借機截殺,手段倒是不錯,可惜……”

        錦衣男子懊惱的道:“丁耀當年可是悍匪,手下都是一幫子亡命徒,可誰曾想方醒的手下卻更為悍勇,那夜……廝殺聲震動了半個濟南城。他們用女色迷住了李維,那個時候無人能插手,那般好的機會,居然被那個辛老七一人殺破了膽!”

        中年男子眉間不見惱怒,淡淡的道:“此事非一時之勝負,你要明白這個道理。方醒應該也清楚,所以你看他馬上就偃旗息鼓,就是不敢進一步激怒儒家子弟,否則眾怒難犯……”

        兩人說著,不知不覺走到了前方的畫舫邊上,錦衣男子指著畫舫說道:“二叔,這女人號稱大明湖第一艷,她的姘頭現在在牢中,按照方醒的殘忍,肯定是死無葬身之地,二叔……”

        中年男子干咳一聲道:“你多久沒做文章了?”

        錦衣男子不自在的道:“二叔,到了這邊之后,小侄每日戰戰兢兢……”

        “怕什么?”

        中年男子看了畫舫一眼,說道:“就算是陛下,若是沒有確鑿的證據,也不敢拿咱們家的人怎么樣,所以你這是多慮了……”

        錦衣男子笑了笑,正準備說話,卻見自己的仆役急匆匆的跑過來,就皺眉道:“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世家子弟最注重的就是規矩和風儀,中年男子側身過去,覺得這個侄子越發的沒出息了。

        “……那方醒和王裳親密,有人等方醒走后潛入了王家,聽到王家人說什么邸報……還說要給潤筆費。”

        中年男子嗯了一聲,喝問道:“什么邸報?”

        仆役滿頭大汗的道:“二老爺,王家養了條小奶狗,警覺的很,那人后來被小奶狗發現了,幸而跑得快,不然……”

        中年男子無語望天,稍后搖頭道:“居然被一條小奶狗給發現了,回頭處置了他!”

        錦衣男子身體一震,躬身道:“是,二叔。”

        那仆役面露懼色,只恨不能蒙住耳朵。

        中年男子負手看了他一眼,說道:“繼續盯著。”

        仆役如蒙大赦,急忙告退。

        錦衣男子擺擺手,然后說道:“二叔,方醒這是要做什么?”

        中年男子看到他面露急色,就冷冷的道:“慌什么?養氣功夫哪去了?”

        錦衣男子急切的道:“二叔,您不知道這方醒……”

        中年男子冷笑道:“他連進士都不是,小兒輩罷了,你卻畏之如虎!若是不成,我便讓家中換個人來。”

        錦衣男子急忙認錯。

        大家族中的競爭比官場還激烈,若是一朝被認為無能,以后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水磨工夫才能慢慢的爬起來。

        中年男子面色稍霽,說道:“你年輕,不知道那些大勢。文皇帝去了之后,方醒蟄伏了多久?這是為何?不就是因為沒了靠山嗎?”

        錦衣男子吶吶的道:“二叔,當今陛下和他的私交更密切啊!”

        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往畫舫那邊走了兩步,負手而立,微微仰頭看著上面,說道:“你不懂啊!大勢之下,當今陛下可有文皇帝的威信?你看他登基以來的舉措,無不是先試探,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動作,想想文皇帝吧,文皇帝不會去試探,一旦下了決斷,誰敢阻攔?”

        錦衣男子突然抬頭,看了畫舫上面出現的雀舌一眼,揮手劈砍,低聲道:“二叔,那就……”

        中年男子也看到了雀舌,他微笑道:“我家什么都不涉足,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心守著學問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