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大明,亂不了(感謝‘也許那是幸福’成為本書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大明,亂不了(感謝‘也許那是幸福’成為本書盟主)字體大小: A+
     
        丁耀及手下暴尸府前,還有一人被吊在門上,慘嚎著,卻無人解救。

        尚茹此刻最后悔的就是昨夜當時沒自盡,此刻卻要飽受折磨。

        這和昨夜的處置方式如出一轍。

        盡數殺光!

        他覺得在見到了辛老七這等兇人之后,自己就該跑了,去找個地方喝醉,再找個女人瘋狂一番,然后等死。

        可他卻躲在了一處廢棄的宅子里,被人給揪出來時還在發燒。

        ……

        而消息也漸漸的傳了出去,辛老七一人殺敗六十余人的事被夸張成了一人獨戰千人。

        “昨夜你沒聽到,那喊殺聲啊!當真是讓人覺得身處陰曹地府,”

        一個男子在繪聲繪色的說著:“聽那聲音最少有千人,而那個辛老七就這么…”

        他比劃了一個提刀的姿勢,一臉震撼的道:“就這么一人沖陣,那真是……怎么說來著?”

        “慘烈!”

        他的同伴也是聽的悠然神往。

        “不是慘烈,那是豪氣,嘖嘖!真是萬人敵啊!”

        “也只有興和伯這等名將才能駕馭這等勇士,換了別人,怕是那殺氣都承受不住……”

        ……

        方醒回到布政司,就看到姜旭澤已經來了。

        “見過興和伯。”

        姜旭澤看著面色不大好,方醒目不斜視的坐到主位上,問道:“城中如何?”

        錢暉瞥了面無表情的姜旭澤一眼,說道:“各處驚駭。”

        “驚駭什么?”

        方醒揉揉眉心問道。

        “各處對昨夜的截殺有些吃驚,然后……”

        錢暉看了辛老七一眼,顯得有些好奇,說道:“不少人都對您的家丁有些……”

        方醒看了辛老七一眼,說道:“剩下的事不多,老七先去歇息。”

        辛老七告退,錢暉贊道:“一劍能擋百萬兵,豪杰啊!”

        方醒盯著姜旭澤,問道:“姜大人以為如何?”

        姜旭澤不知道在想什么,啊了一聲,霍然起身,嚇了錢暉一跳。

        他臉頰微顫,說道:“下……本官以為此事可行。”

        錢暉愕然,心想這是哪跟哪啊!這人難道剛才在走神?

        方醒冷笑道:“昨夜的截殺你必然知情,你竭力和錢暉爭斗,為的只是不讓城中戒嚴,姜旭澤!”

        方醒突然大喝一聲,姜旭澤的身體一抖,臉頰抖動的更厲害了。

        他強笑道:“興和伯,此事是怎么說的,常大人遇刺,下官身為右布政使,肯定得出來收拾局面,否則一旦動亂,那可是……”

        方醒逼視著他,冷冷的道:“錢大人都知道要戒嚴,你為何要阻攔?”

        姜旭澤說道:“本官當時只是擔心戒嚴之后人心就亂了,到時候若是有人從中點火,濟南城怕是要……”

        他有些語塞,因為他面對的是一位皇帝的親信,而且對怎么處置這等事的經驗無比豐富的方醒。

        方醒盯著他,似笑非笑的道:“編,你繼續編!”

        姜旭澤的臉都扭曲了,汗水從額頭上慢慢的流淌下來。

        他眨巴著眼睛,嘴角扯動著,說道:“興和伯,本官……”

        “來人!”

        方醒厲喝道。

        沈石頭大步進來,躬身道:“興和伯!”

        姜旭澤的臉已經被汗水糊住了,他擺手道:“興和伯,本官乃是布政使,你無權處置……”

        方醒目光鎖定他,起身道:“拿下!”

        “興和伯,你……啊!”

        沈石頭親自出手,只是一別,就控制住了姜旭澤。

        姜旭澤被逼著低下頭,他努力抬頭,用那絕望的眼神看著方醒,嘶吼道:“方醒,本官于你不睦,你這是公報私仇!本官要上告!本官要彈劾你!本官要……”

        方醒指指沈石頭說道:“他叫做沈石頭,知道他的身份嗎?”

        姜旭澤想回頭,沈石頭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喝道:“本官就在陛下的身邊做事,你這是睜眼說瞎話!”

        姜旭澤大汗淋漓的回頭道:“興和伯,此事本官并無私心,必然是有人從中作祟。”

        他看了在邊上冷笑的錢暉一眼,說道:“本官和錢暉往日就有些齷齪,這是他在背后當小人,小人!”

        最后的厲喝幾乎是用盡了姜旭澤的力氣,隨即被帶了出去。

        錢暉拱手道:“興和伯,本官和他…”

        方醒壓壓手,等他坐下后說道:“昨夜若是被姜旭澤控制住了這里,那本伯大概要亡命了,安心做事吧,且穩住濟南,到時候功過自然有個說法。”

        濟南城雖然恢復了正常秩序,可昨夜的廝殺卻讓人心生怯意,于是街頭就冷清了不少。

        方醒想睡覺,可最后還是帶著人上街,算是安撫人心。

        錢暉在布政司召集一干官員,唏噓道:“濟南城發生了大事,幸而興和伯殺伐果斷,諸位,否則今日大家就等著戴罪吧。”

        那些官員們都覺得幸運,同時也想起了方醒進濟南之后漸漸強硬的表現,不禁暗自后怕。

        連姜旭澤都被拿下了,他們算個屁啊!

        錢暉敲打道:“此事還會有手尾,你等不可懈怠,不可勾結……外人,一旦發現,興和伯的手段你等也見識了,不死就流放!”

        流放?

        下面的官員們想起那些被斬殺殆盡的刺客,還有被吊在大門上慘嚎到現在的尚茹,沒誰覺得方醒會手軟。

        ……

        于謙跟在方醒的身邊,一行人緩緩走在街道上,那些百姓見到后不禁就放松了些。

        興和伯都出來溜達了,身邊就幾個家丁,咱們怕啥啊!

        于是漸漸的人就多了起來,可大家都在偷瞥著方醒身后的家丁們。

        “那就是興和伯的家丁吧?”

        一個婦人抱著孩子問道。

        邊上一個男子在偷窺著她的身段,聞言就熱心的道:“是啊!不過沒那個辛老七,估摸著是受傷了。”

        婦人崇拜的看著方醒身后的家丁們,說道:“那可是一人能打千人的厲害啊!要是我兒子以后能這般厲害就好了……”

        她抱著的男孩吸著手指頭,好奇的看著負手緩行的方醒。

        那男子趁機近前了些,眼睛下斜,說道:“最多幾百人,一千人?那得是神仙了。”

        婦人覺得也對,立場頓時在動搖著。

        而她抱著的孩子卻突然嚎哭了一聲,婦人就抱著他顛了一下,結果側身時就看到了男子在窺探自己,那眼神猥瑣之極。

        “不要臉!”

        婦人下意識的就一腳踢出去,正好踢中男子的迎面骨。

        “啊!”

        迎面骨一旦受創,那痛苦的滋味可不好受。

        男子的慘叫驚動了正在享受著這份悠閑的方醒,他微微偏頭看去,就看到一個婦人在踢打著一個男子,還在叫罵著。

        “老娘說你咋那么好心,原來是偷看,不要臉,回家看你娘去!”

        男子被踢的連連后退,周圍的人卻沒沖過來看熱鬧,都在看著方醒。

        偷窺?

        方醒看看穿的嚴實的婦人,不禁覺得那男子實在是太猥瑣了,就吩咐道:“叫他原地等著,稍后叫人來處置。”

        這等偷窺婦人的勾當不算少,沒被發現的話,大抵自鳴得意。

        可被抓住也就是關幾天的事兒,至于在牢里會不會被撿肥皂,那就不得而知了。

        “缺德!”

        家丁過去處置了一下,隨后回來,那男子站在路邊,等方醒他們走了也不敢動。

        于謙忍不住罵了聲缺德。

        方醒覺得有些疲倦,他打個哈欠,說道:“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德在前。德啊德,誰有德?本伯以為能盡本職,能孝順父母,能把家照看好,這便是德了。至于其它那些虛無縹緲的德,還是讓別人去尋求吧,本伯估摸著最后要和道家差不多了。”

        于謙無語望天,卻覺得有些道理。

        日頭漸漸升高,但溫度卻也不算高,

        城中百業開門,這時有孩子指著大明湖方向喊道:“彩虹!有彩虹!”

        方醒瞇眼看去,就看到一彎彩虹掛在天上,七彩斑斕。

        于謙喃喃的道:“好漂亮的彩虹。”

        方醒用手遮眉,微笑道:“不,這是絢爛。上午的彩虹,這是極好的兆頭,大明,亂不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